回到山沟去种田

第七百二十八章 观赏鱼大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二子从周 本章:第七百二十八章 观赏鱼大会

第七百二十八章观赏鱼大会

阿音重新将头发扎好,也举起啤酒,笑道:“雷奥先生你过誉了,这就是我们从小玩到大的器械。更新最快而且你们的十字弓比我们苗家弩稳定得多,要是这样都射不好,回去就该被爷爷罚练了。”

海因里希摇头感慨道:“欧洲骑士的消失,就跟这十字弓有关,一个农夫,可以轻易结束训练十年的骑士的生命。今天算是真正体会了十字弓的威力,照你们今天这样的配合,十字弓阵加上拒马石墙,对付骑士那是轻松无比啊!”

李君阁则是感慨另一个方面:“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没想到这还在德国玩了一把射礼,全都扣题了!”

几人又闲聊了一阵,雷奥还需要带着客户返回英戈尔施塔特,只能提前告辞。

海因里希又带着两人去采购了一些德国特色的小饼干。

小饼干多数是心形,上面用各色的糖霜装饰得非常漂亮,还写着一些传达爱意的句子,和香港的鹅蛋金有异曲同工之效,也是非常受游客们喜欢的礼物。

回到克莱伊庄园好好休息了一天,世界观赏鱼大会,终于开始了。

展会在一栋叫里恩大厦的建筑底层进行,世界各国的观赏鱼都在这里集中展示。

展会还分了海水,龙鱼,七彩,孔雀,斗鱼好几个品类。

然后就是各大鱼缸制造商,美轮美奂的珊瑚海景,淡水湖景的打造,大大小小的摆放在展厅中,那也是引人眼球。

门外还有一帮举着牌子抗议的环保主义者,那是针对过度捕捞海水观赏鱼的,几个警察在那里维持治安。

李君阁的展台是梅希安集团承办的,李君阁都没插手,因为人家的设计方案非常独特。

整个展台充满了未来感和童话色彩,一面弧形的白墙,白墙中部是白色突起的oblitustempus一行艺术字。

两个单词错开,每个字母底下有一圈蓝色的led小灯,被字母挡着,只见光不见灯,这样就给字母的轮廓加上了一个细细的蓝色光圈。

墙上是一个个玻璃球型的鱼缸,镶嵌在墙体当中,中间的水清撤纯净,每个鱼缸也有独立照明,同样看不到灯在哪里,或者说,一只鱼缸就是一个发光的水晶球。

以展墙中心为基线,五十对斗鱼每个鱼缸中一对,按彩虹的颜色分布像两边延伸,灯光非常特殊,还藏了紫外光,斗鱼在灯光的照耀下,身上的星光显得更加璀璨。

李君阁摇头赞叹:“能整!太能整!这种方案我是想不出来。”

依达问道:“这次大会还有单项奖,二皮我们要不要报名参加斗鱼评选?”

李君阁看着周围一圈其它厂家的斗鱼,摇了摇头说道:“还是算了吧,这也太欺负人了……”

泰国展团竟然是凯那姆和瓦猜带队,见到李君阁和阿音那是又惊又喜,赶紧过来打招呼。

李君阁看到他们也是很高兴,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凯那姆那是农业主管,瓦猜是因为拉普旺村也是国王建立的淡水水产研究所所在地,担负着国王斗鱼的繁育工作。

去年他们尝试了用国王斗鱼和泰国当地品种进行杂交,繁育出几款三色斗鱼,这次也带了过来。

老国王竟然将它们命名为“罂粟”。

想起老国王和泰国山区的鸦片种植斗争了几十年,才终于在全国范围内取缔了毒品种植。

现在竟然给几款新品斗鱼取了这么个名字,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虽然几款斗鱼的尾鳍和胸鳍展开后,几乎将斗鱼包成了一个整圆,薄薄的鱼鳍在水中游荡的时候,真跟罂粟花瓣非常神似。可这名字杀伤力太过,李君阁很好奇泰国的文宣部门怎么措辞。

凯那姆双手合什,语气中饱含崇敬:“我的王说,罂粟本身没有罪过,有罪的是使用它们的人类。如果仅作为观赏植物,罂粟其实不失为一种美丽的花朵。”

“我的国人,我们应该向往美丽与善良,而摒弃丑陋和罪恶。这样即使罂粟当前,我们也只会为它的美丽而惊喜跃然。”

李君阁和阿音也跟着合什点赞,老国王这是要成佛啊。

阿音倒是诚心的,李君阁纯属看人下菜碟,心里点赞的却是老国王无孔不入的教化方法和个人形象的塑造手段。

于是话题就又转到老国王的近况,瓦猜是王室总管,又拉着李君阁感谢,有了乌金血米和虫茶,老国王摘除胆囊后,消化系统倒是未见任何不适,今年的虫茶已经收到,就是这乌金血米为什么还不到?

李君阁只好解释,李家沟纬度偏北,水稻成熟时间肯定比泰国晚,现在正在采收,等收完肯定选最好的给你们。

之后又聊到鹅蛋金,长势倒是良好,也进行了部分嫁接,不过现在供奉王室都力所不逮,泰国老百姓想要吃到,那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听到李君阁不准备送星光斗鱼参选,两人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两人昨天布置场馆的时候就在星光斗鱼前待到差点错过了闭馆时间,甚至可以说只要是斗鱼参展商,都在星光斗鱼的展台前发了好一阵呆,那样子都不像观赏,不知道的还以为一群教徒在朝圣呢!

送走泰国参展团,又迎来了德国同行。

汉斯自己就是德国斗鱼大拿,把星光斗鱼在圈里好一通吹,因此星光斗鱼在德国的斗鱼培育者圈子里边,早已经是神物。

直到见到**,那才真是名不虚传,然后听说李君阁已经将这些斗鱼捐赠给了德莱恩家族旗下医学院,这就更加的尊敬了。

这个民族在二战之后进行过深刻的反思,现在都快有“欧洲白莲花”之称了,对这些事情尤其看重,因此也有不少人过来表示善意和友谊,诚邀李君阁去自己的斗鱼场观摩。

事情到此,其实李君阁在斗鱼养殖界的中的地位已经获得了公认。

听闻李君阁不会送星光斗鱼参评,汉斯为首的这群人也松了一口气,jungle你要是不参与,吊打泰国那帮子我们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然后李君阁就说人家泰国人今年怕也是这么想的,没看到农业部长都来了?他们以国王斗鱼为蓝本,培育出了几款三色斗鱼,“罂粟”我看过了,感觉不比你们的斗鱼差。

正好这时候观众已经进场,话题只好结束,大家散到各自的展位上等待。

李君阁这边最好办,基本不用招呼,因为业内已经对这鱼比较熟悉了,而观众们只是看个热闹,加上德国人对斗鱼本身就很了解,也不用多费唇舌,直接凭鱼的品相说话就行。

业务不是不可以谈,不过不是和阿音李君阁谈,而是和梅西安集团的商务代表谈。

用依达的说法,她要掌握市场对星光斗鱼的反应,为李君阁设计出一套定价规则。

虽然定价权在李君阁手上,但是也不能不讲道理胡乱开价,里边是有讲究的。

送了这么多斗鱼给德莱恩医学院,她和海因里希能回报给他的,也就这么多了。

李君阁就说起了过年期间给压岁钱的时候,大人间常用的那句话:“我那是给孩子的,又不是给你的。”

“再说老海的医学院还得费心研究,研究成果还要和李家沟集团共享,你们真的不欠我什么,要这样理论,你还送过我游艇呢。”

依达就笑这说要这么理论……哎呀那就真扯不清了,我现在思路怎么都给你带成这样了?

李君阁哈哈大笑说没毛病,依达姐姐你现在可以算是礼数周详人情练达,妥妥的李家沟风格了。

星光斗鱼在观众中引来奇特的体验和感受那是不容置疑的,“被遗忘的时光”,这个充满诗意的名字实在是恰如其分,很多游客走着走着就停下了脚步,然后忘情地迷失在这片星光里边。

然后展台就越来越拥堵,最后主办方只能派出工作人员疏导人流。

人都有好奇之心,越拥挤的地方越要去,星光斗鱼让人忘记时光的能力,被德国媒体一宣传,顿时前来观赏的人数大增,主办方于是适时地推出了名为“孩子的梦想”的江豚联合保护计划宣传。

这是一个两国政府,企业,志愿者之间的联合交流合作项目,是的继中国政府出面之后,德国政府也站了出来,如此惠而不费就能刷民众好感的项目,必须参与!

然后这边展会还没结束,首批德方志愿者,包括鲸类学家,企业技术小组,大学生志愿者,已经携带着设备和技术工程图纸向李家沟出发了。

李君阁打电话给王良厚,这帮人就安排住祠堂,条件就和哥大学子们一样,住房不够,就让他们自己在祠堂小广场上搭帐篷,一日三餐不用太好,给每人找一家民宿搭伙吃饭,主人家吃什么,他们就吃什么。

既然是志愿者,就要有志愿者的样子。而且如果特意安排好吃好喝,说不定反而会引来不通人情世故的老外们的质疑和反感。

不过攀岩,登山,溜索速降,从半山林场到李家沟的滑板比赛,五溪河长距离游泳比赛之类,可以在中德志愿者之间多搞,这才是缔结友谊的正确方式。

然后文化体验也不能少了,李家沟要时刻注意宣传自己,这么多好玩的体验项目,不管男女,总能找到他们喜欢的,李家沟招徕国际游客,就从这群人身上开始。

最后不光是江豚保护工作,其余和环保有关的工作,也可以分配一些给自愿者完成,当然这个纯属自觉自愿。

比如森林巡逻,水质监测,桫椤移植,林麝饲养,鱼类调查研究,金花茶保育……这些都可以让他们参与进来,以后这群人,就是李家沟集团的拥趸和背书者,也是网络舆论的引导者。

交代完这些大方向,李君阁就不管了,和阿音欣赏起水族展览来。

Ps:书友们,我是二子从周,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山沟去种田》,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山沟去种田第七百二十八章 观赏鱼大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山沟去种田第七百二十八章 观赏鱼大会并对回到山沟去种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