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山沟去种田

第七百二十七章 德国十字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二子从周 本章:第七百二十七章 德国十字弓

第七百二十七章德国十字弓

人群中不断地传出“O’zapftis!”的欢呼。

海因里希来到预定的位置招呼大家坐下,看着李君阁四处乱看,说道:“O’zapftis就是‘开喝’的意思,还有你注意女生们腰上的围裙,如果蝴蝶结在右边,就表示单身,如果在左边,就说明她已经有丈夫或者男友了。”

接下来就是上菜上酒,然后,O’zapftis!

硬菜以烤猪手,外加各种菜式,都是烤制居多,啤酒度数要比一般啤酒高,那叫一个过瘾。

帐篷里气氛非常热烈,铜管乐一会儿演奏一曲一会演奏一曲,大家都跟着欢唱瞎哼哼,听海因里希介绍这是德国的酒歌。

这种氛围使得阿音非常的开心,除了人脸肤色迥异之外,这跟苗家寨子里过节差不多的路数。

不时还有人跳上矮凳随着音乐跳舞,跳得好的,当然是喝彩,跳得不好的,那也是善意的哄笑和嘘声。

这气氛带得阿音很兴奋,然后海因里希和依达一怂恿,阿音也脱掉鞋子,站上矮凳跳了起来。

苗家舞有快有慢,传递欢乐的效果那是一等一的,没一会儿小桌周围就围了一圈踏着节奏拍掌欢呼的观众,一支铜管乐队也来到阿音旁边,几个老头一边摇头晃脑的演奏的德国传统乐曲,一边乐呵呵地欣赏阿音的舞姿。

几个觉得自己舞技还不错的也搬来了小凳子,跳上去蹭欢呼。

气氛热闹得一塌糊涂。

阿音跳了三曲才停下,李君阁将啤酒递给她,她站在凳子上高高举起杯子,大声欢呼了一声:“O’zapftis!”

周围人群顿时轰然叫好,也高高举起酒杯响应:“O’zapftis!”

阿音跳下凳子,开心地和乐队几个老头依次拥抱了一下,夸奖了他们的音乐,然后说了谢谢。海因里希还给了些小费,乐得老头们不要不要的。

人群慢慢散开,大家重新坐了下来,海因里希说道:“想不到阿音的舞技这么棒!”

李君阁笑道:“苗家三件事,唱歌,跳舞,过节,之后才说得到吃饭睡觉。”

海因里希笑道:“意思是为了唱歌,跳舞,过节,可以不吃不睡是吧?”

李君阁笑道:“就是这个道理!”

这时一个人端着杯子挤了过来,说道:“远远看到Ingris在这里跳舞,,跳得太棒了!对了海因里希,上次在门口怎么不上来谈谈?都不用再麻烦Ingris做宣讲了。”

来人正是雷奥,海因里希就给他介绍:“Ingris是李家沟村的行政长官,也是李家沟集团的……额,代言人。她是替她男友来你们集团做宣讲的。这位才是李家沟集团的总裁,Jungle。”

李君阁这次出来还是收拾了一下的,至少上身穿的是T恤,不过还是当年渝州老公司搞职工运动会时候发的国产货。

李君阁站起来和雷奥碰了一杯,说道:“雷奥先生,谢谢你们对拯救江豚做出的支持。”

雷奥看着李君阁这一身,笑道:“应该的,不过要是当时换你来,我会怀疑这是一个骗局。”

李君阁笑道:“其实不管是不是骗局,‘梦想创造奇迹’这个宣传语,你们都会使用的是吧?”

雷奥笑道:“这是一个不能拒绝的提议,我们集团已经在制作宣传片了,对了,接下来还会去你们李家沟取景,我们希望拍到江豚,还有Ingris骑着红魔鬼在山林中穿行的镜头。”

李君阁说道:“公益广告还是商务广告?”

雷奥说道:“一半一半吧,听说Ingris是不能接商务广告的?”

李君阁说道:“也不是不能接,但是影响总是不好,不过要是以动物保护,环境保护为主题,出镜时间很短的话,也不是不行。所得收益我们会捐赠到山水基金,用于李家沟环境保护建设。这样就应该没问题了。”

李家沟集团现在也不用靠阿音来挣钱,相反,营造出阿音的形象和号召力,对集团来说,远比挣上几千万几亿还要起作用。

雷奥为人非常傲慢,但是也分人,而且却偏就吃这一套,顿时对李君阁肃然起敬。

又敬了李君阁和阿音一杯,雷奥说道:“要是这样,等本子出来后,我们会寄给两位过目,争取就按你说的来。”

说完又道:“Ingris的出场非常重要,因为引擎叫‘男孩的梦想’,有了阿音的参与,就能抵消掉女权主义者的反感,也可以争取女性市场。”

“Jungle,Ingris,你们的确是有责任心的中国人,非常感谢你们的创意和慷慨,相信这次我们的合作会非常愉快。”

李君阁又说道:“其实如果仅仅是几个镜头的话,都不用劳驾广告公司亲临,东京电影节新锐最佳导演司星准,有一部电影马上就要在我们李家沟开始拍摄。”

“然后他的两部片子,《五溪河上的制竿师》和《蜀山》,都是在我们李家沟拍摄的,要说最了解李家沟的影视圈人士,非他莫属。”

“雷奥先生,我建议你们集团考察一下他的作品,如果可能的话,这部广告片的李家沟部分,交给他最合适。”

雷奥又敬了李君阁第三杯:“Jungle,我们会非常重视您的建议的,您实在是一位让人舒心的合作者。”

事情聊完,话题便又转回到啤酒节上,至于佣金什么的,那是王良厚凡梅嫂子他们的事情。

聊了一会儿,雷奥对几人说道:“我们那边在进行传统十字弓大赛,各位不去看看吗?”

李君阁和阿音顿时大感兴趣:“走,看看去。”

来到帐篷的娱乐区,就见这里盛放这一个玻璃柜子,里边有一把雕装华丽的十字弓。

欧洲十字弓,其实就是弩,不过和中原弩和苗家弩的样子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雷奥将玻璃柜子打开,把十字弓取出来,交给海因里希:“海因里希,您是军事贵族世家,看看。”

十字弓的主体更像一把步枪前面加上一把横弓,前端同样有一个踏脚环。

与中国弩不同的是,十字弓弩臂比中原弩短很多,相应的也就粗得多,这是为了在短弩臂情况下得到更大的弩力。

弩机和中原的弩机几乎一样,唯一的区别在于扳机上。

中国弩的扳机类似现代步枪扳机,而十字弓的扳机是一根长长的金属杆,几乎与弩身平行,可以利用杠杆原理,轻轻上抬便能将弩箭激发出去。

从机械的科技含量上来讲,传统十字弓弩机甚至还远远达不到秦代中国弩机的水平。这也导致了十字弓必须用到较长的弩体,不如中国弩短小精悍。

不过这又得到了一个意外的好处,就是可以将弩尾放到射手的肩膀上,增加稳定性能。

这把十字弓华丽非常,海因里希翻看了一阵,将它传给早就垂涎欲滴的李君阁,对雷奥说道:“不错,这是瑞士匠人赫德温特尔的作品,时间应该是十五世纪中叶,主材是鹅耳枥,周身装饰白色鹿角片浅浮雕雕饰,木质部分也有精美的花纹,算得上是一件艺术精品了。”

雷奥就竖起大拇指:“厉害了,还有吗?”

海因里希笑道:“考我是吧?那些花纹上有符腾堡的纹章,说明这把十字弓是符腾堡伯爵乌尔里希五世的私人物品。那个时候正是他作为帝选候腓特烈三世手下的重要将领,统帅帝国联军主力同腓特烈一世作战的时期。”

雷奥五体投地:“这就是德莱恩家族的传承吧?纹章学这东西,我看着就头大。”

海因里希就指了指李君阁:“那边,他们家族比我们家族古老太多了,家族第一代记载是公元十三世纪,比这把十字弓还要久远。”

李君阁就赶紧摇手:“雷奥先生你别提海哥瞎说,我们那是平民,海哥他们家是贵族。”

海因里希哈哈大笑:“得了吧,你们那处老宅,精致华美的程度不弱于我们家族的城堡。宅子里边居民三百,服务人员三百。而且你们家族还有完整的家族成员谱系图,你跟我说不是贵族?”

李君阁继续摇手:“亲戚,都是近的远的亲戚,最多偶尔出几个读书出仕的官员,大部分都是种田人。”

说完又道:“这个说起来太复杂了,三天三夜别想完,要不我们还是玩弓吧。”

玩弓当然不能玩这把,待阿音也欣赏完毕后,雷奥将十字弓重新锁进了柜子里边。然后带人走到比赛场上。

这里摆着几把仿制品,不可能如同符腾堡伯爵十字弓那般精美,都是朴实无华的实用器。

箭长一尺,三羽,相当粗壮,箭头如同大口径步枪子弹,当年能让骑士锁子甲退出历史舞台的神兵,的确不同凡响。

李君阁麻利地给十字弓上好弦,交给阿音。

雷奥一看李君阁上弦就知道是行家,说道:“Ingris也会用十字弓?”

海因里希说雷奥傲慢,李君阁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出来,说道:“哎哟她才真是玩这个的大行家,我都比不过她。”

雷奥惊讶道:“是吗?海因里希,要不我们也比比?”

海因里希也兴致勃勃:“比就比,玩欧洲十字弓,还能输给中国人,那就真是笑话了!谁输了谁买啤酒!”

然后……然后就真是笑话了……

阿音先试了两箭,然后摇了摇头,解下扎头发的皮筋,将头发挽成一个发髻,拿一支弩箭作为发簪插好,再将袖子收紧,一边用一根皮筋扎成箭袖。

做好准备后,两把十字弓开始轮换。李君阁只负责接过阿音手上的空弩,上弦装箭后放到阿音手边台子上,阿音则负责将放空的十字弓交给李君阁后,从桌上取过新的,重新瞄准发射。

五十米的靶子,除了头两箭稍偏,剩下很快被两人打出了默契的配合节奏。发射速度基本稳定在五秒一发,不疾不徐,行云流水,一点烟火气没有,却箭箭不离靶心。

三十支弩箭射完,周围已经围起了一大帮人,叫好声和掌声口哨几乎掀翻了顶棚。

欧洲有传承的家族,其子弟教育方面向来对体育非常看重,登山,滑雪,帆船,划艇,骑马,击剑,射箭,这几样是主项。

雷奥这回是真服了,举起啤酒向阿音敬酒:“完美的配合!精妙的箭术!优雅的风范!Ingris,你不应该是温婉的东方女性,你应该是我们德意志的女性!应该被印在马克上!”

马克是德国加入欧元区前使用的货币,货币上曾经有过三位德国杰出的女性:克拉拉·舒曼,安妮特·冯·德罗斯特-许尔斯霍夫,贝蒂娜·冯·阿尼姆。

而且德国女性盛产女汉子:体格高大,个性坚韧果敢,独立自强,爱憎分明。这些和阿音性格气质的确非常相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山沟去种田》,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山沟去种田第七百二十七章 德国十字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山沟去种田第七百二十七章 德国十字弓并对回到山沟去种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