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山沟去种田

第七百二十六章 啤酒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二子从周 本章:第七百二十六章 啤酒节

第七百二十六章啤酒节

这完全是易卜拉欣的家事,李君阁根本不知道前因后果,只能就事论事,知道什么说什么。

给易卜拉欣和依达解释甲骨文的奥妙让李君阁差点崩溃,这俩人的理解能力和阿里木完全是两个极端。

人家阿里木听了这一会都开始自己造字了,这俩却是说了后边忘了前边。

这让李君阁感觉就像是踩着飞剑凭虚御风之后,砰地一声整个人撞进了一大团凝胶当中。那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不过十几分钟后意思总算是解释到位了,然后就见易卜拉欣脸上翻起一片红潮,转眼强行压下爆怒,变得满脸铁青,神情阴郁比刚才暴怒之时更加的可怕。

然后拿起自己的手机拨打电话,一连串的阿拉伯语又快又急,李君阁不可能听得懂,但是明显是一种长期上位者居高临下的语气。

十多分钟后,易卜拉欣放下了手机,对屋里几人说道:“实在是抱歉,我必须立刻离开处理一些事情。依达,阿里木就再拜托你一段时间。Jungle,您的智慧让我钦佩,如果这事情是真的,我们拉赫曼家族欠你一个人情,一个天大的人情。”

李君阁赶紧站起来说道:“客气了易卜拉欣先生,我只是就事论事,不过我觉得你离开前需要去看看阿里木。这孩子一片纯孝,而且现在他心门已经打开,你们父子至少可以和谐地见上一面。”

易卜拉欣闭上了眼睛,两行眼泪又下来了,跟刚才的枭雄之姿完全是两个样子,说道:“谢谢你的提醒,我实在是一个愚蠢的父亲,我要去向我的阿里木道歉。”

看着易卜拉欣远去,李君阁对依达说道:“这易卜拉欣什么来路?好不简单的样子……”

依达笑道:“二皮你厉害了,要是真能让拉赫曼家族欠你一个人情,一生受用不尽。他们家族不光是能源世家,金融世家,还是政治世家。在中东影响力非常巨大的。”

李君阁就傻了:“中东……为什么会是中东……”

依达说道:“中东有什么问题?”

李君阁转身抱着阿音就求安慰:“天不佑我李家沟啊阿音……哪儿都好为什么是中东哇……中东人他们不吃猪肉的啊……”

阿音赶紧安慰:“没事儿没事儿,零抗猪于丫头那边不是说前景很好吗,我们自己想办法一样的,你这是好人做好事儿,以后会有好报的……”

惋惜归惋惜,日子还得过,收拾心情,李君阁说道:“答应了阿里木还要看他,我再去看看。”

回到阿里木的房间,李君阁又和阿里木画了四五十分钟的象形文字,算起来这娃短短两个小时内,已经掌握了二三十个字根,衍生出一两百多个汉字。

和阿里木分手,约好改天再来看他,出门对阿音说道:“被碾压惨了我……”

阿音笑道:“怎么了?”

李君阁说道:“现代常用汉字也就三千五百个左右,这小子一个月下来就会掌握汉语,而且是从根子上掌握……”

依达不信:“怎么可能,汉语不是世界上最难掌握的一门语言吗?阿瑟现在也只会说,好多字还不会写。”

李君阁说道:“汉语的难度在对于字型和一字多义的积累,记忆起来比符号文字语系时间要更长……”

扭头看了看房间里边:“不过这个问题,对阿里木来说,似乎比喝水吃饭还简单。”

说完摸着脑门对阿音说道:“你说要是以后真的出了一个阿拉伯籍的汉语言金石学家,那才真叫啪啪打脸哟……”

女医生又过来了:“李先生,你的方法真是太巧妙了,能不能留在我们医院,多陪陪阿里木?将他慢慢引导到人群中来?”

李君阁摸着下巴想了想:“依达,你认识许思吗?”

依达笑道:“知道,涵秋的老师,小芷的男朋友嘛。”

李君阁说道:“我现在严重怀疑这小子小时候和阿里木是一个毛病,如果易卜拉欣同意的话,我想带阿里木回李家沟,一来四爷爷的金石之学比我精深得多,二来也可以见见许老大,看他当年是怎么走出来的。”

依达面有难色:“这个……还得看易卜拉欣的意思,我不能提前回答你。”

李君阁挥挥手:“我就是这么一说,当然得看人家家长的意思,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还乐得清闲不担责任。”

周末两天终于空闲了下来,展馆已经准备好了,海因里希带着阿音和李君阁游览新天鹅城堡。

新天鹅城堡的建造者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也是一个神人,小时候迷恋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姑姑,也就是中国人熟悉的茜茜公主,长大后在临结婚前不久突然中断婚约,之后终生未娶。

国王性格中充满了浪漫和童话色彩,跟中国的李后主,宋徽宗有得一拼。

他与着名作曲家瓦格纳的交往,因过度挥霍,以及公私不分而遭内阁与人民的强烈反对。

最后瓦格纳被迫离开慕尼黑,使得他更加厌弃人类社会。

于是他跑到山里边打造了一个让他感到快乐与自在的世界,也是他根据瓦格纳的舞台剧笨想象出来的一个美丽世界。

然而还没完工,他就德国医药委员会宣布他患有精神病,五天后,莫名其妙地和自己的私人医生死在了一个小湖边,年仅四十一岁,还给家里留下了一屁股的债。

不过城堡是真漂亮,三面绝壁,背山面湖,风景秀丽,充满了童话色彩。

李君阁怀着深深的嫉妒对阿音说,这城堡不是精神病就设计不出来。

无数的卡通电影,包括迪斯尼的白雪公主城堡,都是以它为原型。

新天鹅堡开放的地方不多,几人在城堡中游览,随处可见都是彩色大理石地面的舞厅,金碧辉煌的大殿,名贵的古董,珠宝和艺术品。

站在城堡剧场里边,想到国王和这永远不能上演的瓦格纳的舞台剧,李君阁感慨道:“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啊,这国王,一辈子就生活在梦里了。”

阿音说道:“想要打造出一个童话般美丽的世界,决不能用童话般美丽的手段。二皮,国王走的路,和你走的路刚好相反,所以,他失败了,你成功了。”

李君阁笑道:“我那算什么成功,就一农家乐老板而已,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儿!”

新天鹅堡对面还有一个旧天鹅堡,那是国王童年时的夏宫,就是他和茜茜公主一起生活的地方,也是一处游览之地。

游览结束,一行人又到福森小镇上吃饭。

德国菜朴实无华,有点糙,基本就是各种烤,除了香肠火腿可以点点赞,剩下的一句话便可以总结——“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年人均消耗猪肉一百三十斤的国家,李君阁想着都打哆嗦。

这里的烤肉店就像蜀州的火锅店,大大小小分布于各大街小巷,光福森小小一个村镇,李君阁就看到不下七八家。

不过偶尔来一顿,作为异国风情体验,还是不错的。

吃过饭,一行人又驱车前往慕尼黑,喝啤酒去!

啤酒节开放的日子,周末的啤酒供应时间是早上九点到晚上十点半,十四个大帐篷,最大一个可以容纳九千人!即使停止供应啤酒后,还可以在里边疯到晚上十二点半!

在一个大广场旁边停好车下来,广场里已经人山人海了。

一道蓝色大拱门就是入口,上面一排大字“OKTOBERFEST”。

李君阁不认识,后边的BER估计就是啤酒,FEST就是节日,至于前边是啥就不知道了。

一支支传统德国风情的游行队伍从几人面前走过,依达介绍到:“这里是特蕾莎广场,每年啤酒节都在这里举行。现在看到的是民俗游行,整个德国各个地区都会派出自己的小团体作为单位参与,队伍约有一万人,每次出行长达七公里。”

李君阁看着游行队伍,都是盛装礼服,女生一般是灯笼短袖或者无袖衬衫,各色的传统马甲,再加上下身长裙,长裙外还有一条长围裙,类似藏族女生的传统穿着,不过围裙上的彩虹色彩带是竖条。

男人们的穿戴就稀奇古怪了,有西装礼帽挂着银色胸饰的绅士,有白衬衫红围裙的服装师,有皮黄围裙的鞋匠,估计也是纪念德国那些消失的职业。

队伍老长老长,要等他们走完那还有得等,于是海因里希带着几人从队伍缝隙中穿了过去。

两人在德国都是名人,也不敢在外面久待,带着李君阁和阿音直接进了一所叫做Armbrusthschutzen的帐篷。

帐篷不算特别大,但是布置得挺雅致,花边桌布的小餐桌看起来挺可爱,人也挤了不少,不过李君阁一看就明白了,这地方普通游客应该进不来,好些人看着都像是商务代表和相关上下游客户。

想起去年泰国之行后的路数,李君阁也见怪不怪了。

服务员有男有女,女生梳着金色的大麻花辫子,穿着齐膝女仆裙,胸前的马甲带子挤得紧紧的,将腰身凸显了出来,两个半球被推得高高鼓起,酥胸微露,可爱俏皮中还有一点小性感。

男生则是白衬衫,戴着窄沿礼帽,穿着齐膝盖的背带短裤,到膝盖下的白色长袜和黑色大头皮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山沟去种田》,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山沟去种田第七百二十六章 啤酒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山沟去种田第七百二十六章 啤酒节并对回到山沟去种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