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山沟去种田

第七百二十五章 雨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二子从周 本章:第七百二十五章 雨人

第七百二十五章雨人

李君阁问易卜拉欣:“阿里木会英文吗?”

易卜拉欣点头:“他会阿拉伯语,还能听懂英语,不过只会说简单的英文句子,写的话还只会字母,之后他就开始排斥与人接触了,学习也中断了。”

李君阁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进门之后也没有搭理一大一小,自顾自欣赏房间里边的摆设和风景画。

核桃玩够了火龙果,跳到李君阁面前,准备拿火龙果往李君阁嘴巴里边塞。

然后被李君阁严厉制止,拿手指垃圾桶,核桃将火龙果扔进了垃圾桶里,一副委屈的样子。

李君阁将核桃抱起来,那餐巾纸给它擦爪子,见到被阿里木弄脏的纸,准备将这作为交流的开始,便用英语说道:“它叫核桃,我能用纸给他擦手吗?”

阿里木看着李君阁,不点头也不摇头。

李君阁慢慢将手伸向被阿里木滴上果汁餐巾纸,慢慢将纸取过来,眼睛一直看着阿里木,但阿里木还是没有反应。

直到李君阁准备给核桃擦拭的时候,阿里木的眼神似乎凝滞了一下。

李君阁是习练五通拳的人,现在已经开始探究外五通中眼和耳,内五通中气和神的奥妙,虽然才刚刚开始摸索,不过已经远比常人敏锐,一下就捕捉到了阿里木这个变化。

李君阁于是轻声问道:“我打开看看可以吗?”

阿里木还是呆若木鸡,不点头也不摇头。

李君阁眼睛看着阿里木,将餐巾纸放回桌上,慢慢将它打开。

阿里木眼神里似乎有了一些生机,然后就听门外传来齐声的惊呼:“天啦!这是什么!”

李君阁低下头,发现餐巾纸展开活,上面竟然被火龙果汁染出了一个活灵活现的核桃!

眼睛,鼻子,身体轮廓,尾巴,无一不像,连那股调皮劲都跃然纸上。

李君阁心里震惊万分,脑海里边就出现了两个字,“雨人”!

门外的易卜拉欣都快疯了,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嚎啕大哭:“我错了!阿里木对不起,爸爸错了!”

反而是女医生非常冷静,一把捂住易卜拉欣的嘴:“先生!你冷静!一切等李先生出来之后再说!”

易卜拉欣满脸泪痕,不过声音是立刻收住了,又赶紧慌乱地爬起来,趴在窗边朝里看。

窗户是单向透明的,外面能看到里边,里边却只能看到一面镜子。

李君阁将餐巾纸放到一边,重新取过一张干净的餐巾纸,给核桃擦干净了爪子后扔进垃圾桶里,坐到阿里木对面,轻声说道:“画得太好了,我也会画,让我也画一个好不好?”

作为第一个解开自己绘画之谜的人,阿里木内心已经接受了他,于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李君阁转身出门,找医生取来笔盒本子。

回到病床前,李君阁拿起笔来,在本子上画了个圆圈,又在中间打了个点,将本子交给核桃,示意核桃将本子交给阿里木。

阿里木看了看图形,又抬头疑惑地看着李君阁。

李君阁指着室内画上的太阳说道:“日,这既是画,也是字,是太阳的意思。”

阿里木歪着头,看了半天,微微一笑,将本子交回给核桃。

李君阁接过核桃手上的本子,在太阳下画了一条直线,说道:“这念旦,表示太阳从地面上升起,有一天的开始的意思,还有白天的意思,还有每年的第一天的意思。”

阿里木用手指了指画上的树。

李君阁先画了一条竖线,上下加了两个圆弧,说道:“这念木,上面是树枝,下面是树根,有木头,树的意思,你看像吗?”

阿里木笑了,又指了指画上的溪流。

李君阁于是写下了象形的水字,说道:“水,河流。”

说完想了想,又在水上面画了个半圆,说道:“如果从洞里流出来的水,叫泉。”

阿里木点头,表示泉他见过,秒懂。

接下来两人便开始你来我往,很快就将画上的东西交流完毕。

然后李君阁开始画人,人字也很好理解。

接下来将人和木画在一起,说道:“如果累了,人可以靠在树上……”

阿里木将两手合拢,放在脸畔,做了一个睡觉的姿势。

李君阁笑道:“对,这是休,表示休息。”

接下来就是两人身上的部位,眼,耳,口,鼻,心,手,足。

李君阁先画了一只足,说是脚的意思,然后再画了一只,变成双脚,说这叫步,有脚印,走路的意思;又在两只脚之间加上水的象形,说这叫涉,有蹚水,沾染的意思。

……

雨人,俗称“白痴天才”,一般有自闭倾向,在生活方面都是白痴,语言交流也存在严重障碍,但是在天文,物理,数学,绘画,音乐等方面却有着极高的天赋。

据研究分析,牛顿,爱因斯坦,甚至比尔盖茨,都有过类似的症状。

现在李君阁越来越确认阿里木是雨人了,这孩子对形状,空间的天赋让人叹为观止,所有东西讲过一遍就能完全记住。

也不是李君阁突发奇想要用象形文字和阿里木交流,实在是他虽然和这么多画家交好,但是自己只画得一嘴好画,手底下的功夫,除开这个再没有别的了。

当画完手之后,李君阁又在纸上画了两个象形,像两把弯曲相对的叉子,说一个是左手,也表示左,一个是右手,表示右。

然后说因为两个字太像了,于是聪明的古人便又在右的下边加了个口,左的下边加了工,以示区别。然后对阿里木解释道:“右,加上口,就表示一边用手做姿势,一边口念颂辞,这个字就有了右边和祈求保佑两个意思。”

“后来为了区分这两个意思,就在右旁边加了个人,造出一个新字,用来专门代表保佑的意思,而原先那个右,就特指右边的意思了。”

说完又画了一个最先右手的造型,在手边画了一根竖着的木棍,说道:“古时候,父亲要负责打猎养活孩子,这根棍子就是他的武器,因此右手拿着棍子,就代表了父亲,这是父字,爸爸的意思。”

阿里木已经沉醉在了甲骨文的世界里,心里感觉这简直就是全世界最容易掌握最亲切可爱的文字,相比于阿拉伯字母和拉丁字母来说,甲骨文对他就是零难度。

不由自主的拿起笔,模仿步字左右脚的写法,也写了两个父字。

李君阁想了想,微笑着说道:“父亲的父亲,就是爷爷。你是想表达爷爷的意思吗?”

阿里木微微点了点头。

李君阁摇头说道:“古时候人寿命很短,小朋友一般见不到爷爷,因此刚开始并没有爷字,不过有另一个字。”

“看,还是这个父字,棍子上边加上一个小横枝,就表示拐棍,念作丈,这就是父亲老了,从使用打猎的工具养活你,变成了拄着拐杖需要你来奉养。”

“这个字表示老年人,拐杖,当然还有智者用棍子测量长短的意思。”

说完又说道:“后来日子好过了,人的寿命变长了,才出现了爷字。看,这是一个人托着一个初生的婴儿的样子,你爷爷是不是也喜欢这样抱托着你?”

阿里木笑了,拿手指轻轻摸着那个爷字,这孩子想爷爷了。

然后李君阁又重新画了一个左手象形,在下面画了一个工字,说道:“刚刚讲完了右手,现在我们讲左手。”

“工表示东西。”

“左手下边画工,就是拿起东西来供奉神灵,请求神灵保护的意思。刚开始也是一字双义通用。”

“和右字一样,后来我们为了区分也给它旁边加上一个人,让一个字变成两个字,原来那个左就专门用来表示左边,后来这个佐就专门用来表示保护,后来还引申出帮助,护卫,卫士的意思。”

然后阿里木接过笔,又在纸上画了起来。

李君阁都快无语了,这小子真当自己是仓颉。

阿里木先画了一个刚刚学到的心,然后又在上面画了刚刚学到的工,推给了李君阁。

李君阁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这次还真让阿里木蒙对了一个甲骨文,不过意思非常不好。

抬起头对阿里木说道:“东西放在心上,把心压着了,这是一个恐字。是恐惧,害怕的意思,阿里木,你是有什么让你害怕的心事吗?”

阿里木还是沉默,过了好一阵子,似乎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在纸上写下了两个甲骨文,佑,爷。

李君阁看了,放松了一些,笑着说道:“阿里木你真是个好孩子,你是希望上天保佑你爷爷吗?”

然后阿里木眼泪开始下来了,抹了一把,又在纸上写下来两个字,恐,佐。

我的个去!李君阁顿时感觉背上寒毛倒竖,两臂鸡皮疙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升起,心里边砰砰乱跳。

见识过阿里木的绘画天赋后,他起初只想着用甲骨文在他心灵上撬开一道缝隙,好让阿里木接受自己,没想到会出现这么刺激的情况,现在看来这事情,只大不小!

佑爷,恐佐!这怎么都不可能是好词!背后的意思太可怕了!

心有惊雷面若平湖,李君阁脸上保持这微笑,可手指都在轻轻的颤抖:“阿里木,你看今天我们学习了好多东西,需要休息一下换换脑子,要不让核桃继续陪你玩一会?我一会再来看你。”

见阿里木没有反对,只对核桃招手要它过去,李君阁这才站起身来往外走,走了两步转身说道:“对了,阿里木,我叫Jungle,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吗?”

阿里木似乎放下了心头许久以来的包袱,抱着核桃对李君阁笑着点头。

李君阁出了房门,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一把抓住易卜拉欣的手腕,叫依达找了个单独无人的房间,几人进屋商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山沟去种田》,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山沟去种田第七百二十五章 雨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山沟去种田第七百二十五章 雨人并对回到山沟去种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