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屋的秘密

第两百五十章15年前的掌控者九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小韵和小云 本章:第两百五十章15年前的掌控者九

1999年4月份,明镜屋主屋三楼。

小安已经睡着很久了,年轻女仆看了一眼房间角落里的座钟,上面显示晚上10:50,她轻手轻脚从小安身边离开,一边走,一边抚摸着小肚子,那里的小生命一直都很不安分,就像小安一样,女仆必须尽可能安慰她们才行。

女仆相信,肚子里还没有成形的小生命,也是一个女孩。在这座山上,生个女孩或许比生个男孩更好,那些上山的男游客,其中比较年轻的,也许会带着心仪的姑娘一起离开。那样子,就不用花费力气,自己去城里谋求出路了

这种想法本来女仆是没有的,至少在生第一个孩子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过。但自从第二个孩子舒雪出生,她的想法一下子就改变了。

明镜屋中每一个人都疯疯癫癫的,而且愈演愈烈,让女仆不得不害怕,可她除了这里,又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更何况身无分文,她要如何养活自己的孩子呢?

明镜屋似乎被诅咒了,这种诅咒随时随地可能会消失,也可能会变得更加强烈,年轻女仆现在只想保护那个承诺会爱她一生一世的男人,可最近一段时间,那个人也变得惶恐异常,让她琢磨不透。

沿着弯弯曲曲的走廊,向三楼最底部的一个房间走去,那是三楼的尽头,在那里,有一条捷径,可以直接通往隔壁楼梯间,然后下到二楼。这条捷径还是女仆在为安茜整理房间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她对任何人都没有说起,包括时常会住在哪里的安茜。

其实他现在所要去的那个房间,以前是安茜的卧室兼书屋,里面很多书籍都是地下室那位老人带给他的,在安泽隐居之后,老人常常假扮屋子里的管家,在女仆和她两个女儿面前出现,但却小心翼翼避开了中年女主人。

中年女主人是安泽的养女,虽然说受着安泽控制,但生活上的琐碎小事,以及一些男人粗心大意忽略掉的事情,女仆还是得听她的。

想起地下室里的那位老人,女仆就感到心脏一阵紧抽,疼痛从身体内部很深的地方爆发出来,让她无法忍受,漂浮的脚步停了下来,小腿腕处有些酸软的感觉,那里因为怀孕已经肿了起来,女仆弯下身体用手揉了几下,才继续向前走去。

穿过这些弯弯曲曲的走廊并不费事,也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因为来过很多次之后,女仆就已经熟门熟路了。她不用开灯就能找到正确的方向,天生对黑暗的适应能力很强。

当她推开那扇虚掩的房门,走进房间里的时候,本该透出光亮的缺口此刻被什么东西遮挡住了,一个瘦高个子的男人正在房间里等着她……

“你到哪里去了?今天你忘了要来见我的吗?”

“我知道,可是小安的情况不稳定,我自己身体也不是很舒服,所以才离开的晚了一些。你怎么还没有离开明镜屋,不是说等安泽你聚起来之后才离开的吗?”女仆顺手关上房门,她没有意识到眼前的人有多么危险,还向前走了几步。

“你真的认为安泽是隐居起来了?”看不清面目的瘦高男人继续问。

女仆对这个问题完全回答不上来,他问自己怎么认为?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来到诡谲屋不满两年的女人,事事都得听这家主人的话,她能有什么想法呢?

两个人沉默了几分钟,瘦高个子的男人一点也不着急,似乎想等着女仆先开口,可惜,女仆根本就不想回答他的问题,所以也跟着他一起等待。

瘦高男人向女仆一步一步走过来,越是靠近,他的脸庞就越是清晰,很快,年轻女仆终于看清楚了男人的面目,不过,不是她平时记忆中的那张脸孔,而是一种布满了虚无和黑色污垢,头发上还沾着绿色青苔的丑陋脸庞,就像是地下走出来的恶鬼。

在靠近女仆不到两步远的地方,瘦高男人站定身体,他这次没有提问,而是把上半身凑近女仆,轻轻把下巴磕在他的肩膀上,说:“她杀了他,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她杀了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诡谲屋的秘密》,方便以后阅读诡谲屋的秘密第两百五十章15年前的掌控者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诡谲屋的秘密第两百五十章15年前的掌控者九并对诡谲屋的秘密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