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仙老爷

姚良友借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李截半 本章:姚良友借驴

‘熙攘纷乱浓妆艳抹,

悲欢离合扭捏做作。

唱戏疯子听戏傻瓜,

你还是你,

我还是我。’

话说七年后,这杨初一,听到小老头儿黄家仙从吴坤手里借了两个道士的生魂。心中就猜了个七七八八。不过他还是问了一句:“你要这生魂,难道是为了……”

小老头儿叹了一口气说:“哎!是的。这又是我为了还愿,欠下的另一笔糊涂账!”

原来这杨奎山和他儿子,就是不喝小老头儿的酒,他黄家仙总不能做法强灌杨奎山爷俩吧!就算是强灌了,那也不算是‘请喝酒’,敬酒和罚酒还是有分别的。

眼看着杨奎山爷俩大限将至,这小老头也是脑抽,竟然想出来一个移花接木的方法。常言道:‘阎王让他三更死,谁敢留他过五更。’小老头儿竟然用这宋振江和孙文的生魂,顶替了杨奎山爷俩。

没想到又过了七年,杨奎山就是不喝他的酒,小老头儿最后也没有还了愿,还欠了吴坤一个人情。为了这两个生魂,他答应过吴坤,看护他女儿谬小白的坟。

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不但没还了愿,还又许了愿。

杨初一看着手里锈迹斑斑的鬼头刀‘不问’说:“这口刀的怨气太重,毕竟这是在村里,不如我把它拿到别的地方吧?”

小老头儿也不阻拦说了一句随意,叫让杨初一把鬼头刀给带走了。

……

正值灾年,庄稼都干死在地里,眼看着秋收无望。就有人挎着篮子,拖着棍子,拖儿带女出门逃荒了。稍有一点存粮的,也估算着怎么吃过来年,接上新粮食。

就那么一点粮食,怎么吃?穷人自有穷人的办法。除了吃糠咽菜,还可以精粮细粮换粗粮,一斗麦子在市场上换来斗半小米,就能吃饱了。一斗小米能换斗半高粱,一家人就能多熬好多天。

还有一个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在锅里抓一把土。并不是用土充饥,是抓上土,饭就难吃,就会吃的少,又能省着吃几天。

(呵呵!难以置信对吧!这还不是最困难的时候。后来在六零年*的时候,树皮草根,皮绳腰带,枕头糠,都能翻出来吃了。这些事,还有一些老人记得!呵呵!我不建议你去打听,因为那需要有过日子的心!这一辈受过苦的人,话匣子一打开,没有三天三夜,他们诉不完心里的苦水。)

灾荒还没过,又赶上瘟疫。死了好多人。人们饿得前心贴后心,那里还有力气抬死人啊。大都是用薄席卷了,用一块门板拖到坟地里,刨个浅坑埋了。

直到第二年的六月,才下了一场透地雨。有了草菜充饥,瘟疫也渐渐过去了。

真应了么儿的那句话:‘早死有人埋,晚死没人抬’。

一帆风顺谁信神?三灾八难才生鬼心。这次灾荒过后,台子杨的狐仙老爷庙,竟然香火姚旺了许多。

特别是后来,一个叫姚良友,小名叫三毛的人,让台子杨狐仙老爷庙名声大噪。

这姚良友,是台子杨村的一个女婿。小名叫三毛,可不是头顶只有三根头发,要说他长得还挺精神的。是因为他想事毛糙,说话毛糙,办事更毛糙。和他在一起,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能说出什么不走大脑的话,办出什么荒唐的事。

他用扁担抬过正在交配的狗,他还给二婶下过泻药,还把扎腰的扎包搭在厕所上,让二婶以为厕所里有人,最后拉裤子里。

曾经有一次,他和一个人打赌,说他冲着女人撒尿,那女人不骂他,而是骂那个人。那人不信,等有个小媳妇挎着篮子过来。他让那个人扶着他的胳膊,他翻着白眼,就解开裤子冲着那小媳妇撒尿。那小媳妇在身边走过去,恶狠狠的对扶着姚良友胳膊的那个人骂了一句:“他瞎你也瞎啊!”

最经典的一次,就是他给他爹借驴骑。那时候很少有车,好多人,出门就靠‘量天尺’,就是走着去,走着回来。那次姚良友和他父亲出了一趟远门,走着去的,两个人走了一天。办完了事,又走着回来,路挺远,他爹年纪又大一些,到了中午,就有些走不动了,两个人坐在一个村的村口休息。

他父亲一边捶着腿,一边嘟囔说:“要是有头驴骑就好了!”

姚良友一拍大腿,煞有其事的说:“你不说我还忘了,这村里我还真有一个认识的朋友,他家就有一头驴。我去他家借了来,把你驼回家,我再给他送回来就行了!”

他爹听了,那说敢情好!

姚良友还信誓旦旦的说:若是借不了来,可不能埋怨他。说完,姚良友就进村了。

正巧,村里有一户人家正在踩墙盖房。村里的青壮劳力都在跟着帮忙,姚良友就这么闯了进去,要讨一口水喝。有人干活,自然少不了水,也不多他一口。

等他喝足了水,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就指着院子里一个大姑娘问主家的女人:“嫂子啊!这是你闺女吧!能不能借我用两天,用完回头给你送回来。”

干活的人们听了一愣,都认为自己听错了。姚良友又提高嗓门说:“我说借你闺女用两天,用完了回头给你送回来。”

“打死他……”人群一下子就沸腾了,抄着铁锨招耙就过来揍他。姚良友早就有准备,撒腿就跑,一群人后面就追。

姚良友跑到村口,冲着他爹就喊:“爹哎!人家不借,还要打咱呢!”

他爹一看后面的阵仗,那里容得他多想,转身就跟着跑。一边跑还一边喊:“不借就不借呗!至于打咱吗?”

“打死他俩……”“一个也别让他们跑了……”

姚良友和他爹一口气跑出来有五六里路,总算是把后面的人给甩开了,爷俩气喘吁吁的瘫坐在路旁。等他爹休息的差不多了,姚良友就又问他爹:“爹哎!我借的这驴快不?”

他爹听完,知道他的三毛又犯浑了,顺手抄起地上的一个树枝子就打,姚良友就在前面跑,他爹在后面追……

本来是一天起早贪黑的路程,这次他俩到家的时候,太阳还老高呢!

……

姚良友的这些故事太多了,咱就不一一的表述了。要说这次姚良友来台子杨给老丈人帮忙干农活。不经意间做了一件让他想起来都犯怵的傻事。

起因还是因为一泡尿……

尿的不是地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狐仙老爷》,方便以后阅读狐仙老爷姚良友借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狐仙老爷姚良友借驴并对狐仙老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