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三一四章 这是一个局,都是局中人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不放心油条 本章:第三一四章 这是一个局,都是局中人

“咔嚓……”

张正义第三次看到自己的后背,看到自己的无头尸体,到嘴边的话,也没法说出口了。

等到他再次醒来的瞬间,立刻跟杀猪一样的嚎了起来。

“师兄,等一下!五成……”话没说完,再次感受到身体被束缚,秦阳的双手,轻轻的抱住他的脑袋,明显老了至少十岁的张正义,这次是彻底吓尿了,急忙加价:“六成、七成、八成,秦师兄,八成都是你!我得到的东西,八成都给你!”

秦阳不为所动,手中开始发力。

“九成!秦师兄,九成!”

张正义嚎出声,脸色白的如同死人,好好的一个二十来岁模样的胖小伙,现在已经变成了快四十岁的油腻胖大叔。

按照他的实力,复活这几次,少说七八十年的寿元消失不见了。

秦阳松开手,轻轻的拍了拍张正义的脸颊。

“张师弟,你早点这么说,何苦会受这么多罪啊,去挖人祖坟的是我秦有德,能分你一成,已经是师兄我宽宏大量了,剩下的自己拿出来吧。”

秦阳指了指桌子上摆着的三个戒指,两个手镯,一个吊坠,五个储物袋。

“都在这了……”张正义苦着脸摇头,然而,话没说完,看到秦阳又伸出了手,立刻嚎了一声:“我想起来了,还有一个。”

说着,张口一吐,嘴里又吐出来一个储物戒指。

“咔嚓……”

张正义又看到了自己的后背。

过了半日之后,张正义再次醒来之后,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又吐出来一个储物戒指。

“秦师兄,这次真的没了,我对天发誓,真的没了,全部都在这里,包括我自己的收藏,都在这里了,真没了,我这次说的是实话啊。”

秦阳没理会桌子上摆着的一堆储物法宝,而是蹲到瘫在地上的张正义身前,轻轻拍了拍张正义的脸颊。

“张师弟,你的不死神凰,还能让你这么复活几次?只是拧掉脑袋,其实并不会消耗太多寿元对吧?你说我要是把你剁成碎肉喂狗,以你不死神凰的层次,现在能复活么?”

“别,秦师兄,我知错了,真的知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张师弟,我是了解我的,我上次说过,若是你再用我的名号在外面搞事情,让我给你背黑锅,我就弄死你,我一向是言出必行,你不会,忘了吧?”秦阳语速很慢,听起来很和蔼。

可是张正义却吓的眼珠子乱颤,他是真的感觉到了,秦阳打算活活耗死他,一次一次的弄死他,等他复活之后,再继续弄死。

“秦师兄,我……”

“编好了再说!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最后一次编出来一个谎话糊弄住我的机会。”秦阳厉喝一声,一个耳光抽了上去。

张正义讷讷无言,好半晌一个字也没说出口。

秦阳看着来气,又是给了他一脚,金刀大马的坐在桌子前,拿出酒杯酒壶,自斟自饮。

“你不说,我帮你说吧。”

“从最初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蠢货,上次让我背黑锅,有情可原,你这家伙,看起来不着调,有时候挺蠢,可是我却知道,你满肚子心眼,做事也不会真的没了分寸,上次权当玩闹,可这次,你总不至于蠢到,用我的身份和样貌,去连挖了几十家祖坟。”

“开始我听了之后的确火大的很,可我给蒙师叔传了信,他竟然没反应,默认了我的做法,他们是知道我说出来就肯定会去做,他为什么一个字都不说?蒙师叔不说话倒是能理解,他徒弟犯了错,坑了下一代传道人,他不能说情,可我师尊竟然也不出来调停?”

“从那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了,越想越不对劲。”

“你这么怕死,怎么敢让我背这么大的黑锅,你是真的不怕死么?真的蠢么?不对,张师弟,咱们可是老相识了,你胡闹,却总能把握好分寸,不至于让人起真火,这次为什么做的这么蠢?”

“我身为盗门下一代的传道人,说句极端的话,盗门的人全部死完了,传道人都不能死,至少是绝对不能被自己人坑死,若是你自己让我背这么大一个黑锅,将我的名字和样貌,放到了所有人面前,不用我出手,甚至不等你挖几十家祖坟,蒙师叔便会第一个出手,将你活活溺死在粪坑里!”

“想到这,我就忽然明白了,蒙师叔知道,我师尊也知道,对吧?”

“我最近一直在南海的消息,他们肯定都知道,而我师尊之前还劝我,回宗门看看,你这边逃不下去了,就往南蛮跑,你是知道我也来南蛮了吧?”

“只要我来到这,肯定会知道这件事,而且我也会第一时间怒火攻心,冲过去将你活活打死,甚至会在外人面前,将你弄死,洗脱我自己的嫌疑。”

“于是,外人知道的情况就变成了,有一个胆大妄为之徒,以为幽灵船长不会踏足大荒,所以冒充幽灵船长的身份,在南蛮以北,大嬴神朝南部边境十八州,挖人祖坟,兴风作浪,然后被幽灵船长知道了之后,怒火攻心,亲自出手,将这位贼子击杀。”

“一场闹剧,完美谢幕,死的贼子是谁?没人知道了,他已经被怒火上头的幽灵船长剁碎了喂狗。”

“唯一吃亏的,就是那些祖坟被挖的门派,挖走的东西呢,谁也不知道贼子藏到哪了,大家也不会去怀疑信誉高到不容怀疑的幽灵船长私吞了,毕竟,连宝册都拿出来卖了,怎么会贪图这点利益自毁长城,而且顺理成章的,幽灵船长也正好露了个脸,踏足了大荒的土地。”

“至于为什么要伪装成我?”

“因为只有我来亲手打死你,你才能有一线生机,若是你死在别人手里,定然会被挫骨扬灰,让你神形俱灭,便是你有不死神凰神通护体,也屁用没有。”

“张师弟,我没说错吧?”

秦阳一边喝酒,一边说,语气愈发的平静,可是张正义却听的浑身寒毛炸立,满脸惊悚,哆哆嗦嗦好半晌才说出一句话。

“秦……秦师兄英明。”

“这谁的主意?”

张正义犹豫了一下,就见秦阳眼中寒光一闪,顿时,张正义一个哆嗦,脱口而出。

“卫师伯的主意,我师父帮忙参谋,跟我没关系,我也怕……秦师兄,别,我也有份,我就是稍稍帮衬了点,谁想到,他们竟然让我去做,我也不想死啊,我是真不敢啊,秦师兄,我真的是被逼的。”

“张师弟,你是不是觉得,我知道了真相,就没火气了?”

“噗嗤……”一柄剑捅穿了张正义的心口。

“老子火大着呢!”秦阳怒喝一声,拔出长剑,将快要断气的张正义踹到一边:“要办什么事,不提前给我通通气,真以为老子诸葛再世嘛,老子怒火上头的时候,谁都不管,哪特么能冷静下来去想?你这个鳖孙,装怂装傻惯了啊,到现在还跟我打马虎眼!你尽管糊弄我,看看咱们谁耗得过谁!”

等到张正义再次复活,苦着脸坐在那,看起来又老了两三岁……

“秦师兄,这次真不是我愿意的,他们要去找什么东西,可这事吧,一不能用原来的人,只能用新人,而且技术还得过硬,年轻一辈里没什么人,只有我一个能勉强达到要求,正好我还有不死神凰护身……

师父和师伯又说,伪装成你,到时候你再来弄死我一次,我就可以金蝉脱壳,正好从此,你也会坐实了幽灵船长的身份,别人怎么查,你都不会跟盗门扯上关系……

我们师兄弟情谊如此深厚,师兄你对我这么照顾,我当然愿意了,不就是死一次么,我都死习惯了……

况且以师兄的聪明才智,必然是洞若观火,能第一时间洞悉内情……”

张正义说的一脸动容,只是看到秦阳又拿出来剑之后,立刻苦着脸,老老实实的补了一句。

“师父和师伯还说,除了宗门要的东西之外,剩下的我拿到什么都是我的,我一个不小心,贪心上了头,就答应了下来……”

“他们让你挖什么东西?”

“我也不认识,看起来都没什么特别的,也就是些玉如意、玉佩、铜环之类的小玩意。”

秦阳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门内玩这一手,可是一口气将不少人都拖进去了,若不重要,他们不至于冒这个险。

甚至再想远点,这个局,是不是很久之前就开始铺垫了?

上次张正义伪装成自己,然后蒙师叔来了,是不是上次都是这俩老混蛋,在后面推波助澜的结果?

以至于这次听到张正义又狗改不了吃屎,立刻会怒火攻心。

以盗门隐藏的情报网,配合门内还有个擅长推演的蒙师叔,想要知道自己的行踪,应该不难。

也就是说,这次只是让自己来收个尾,帮张正义金蝉脱壳?

顺便,再将自己推出去?

他们为什么要将自己推出去?

思来想去想不明白之后,秦阳拿出蒙师叔和卫老头的画像,摆了香案,点上祝由香。

片刻之后,画像之中,两人走出来。

就见瘫在一旁苦着脸,明显老了一些的张正义,还有金刀大马坐在那,面无表情的秦阳……

俩老混蛋对视了一眼,眼皮齐齐一跳。

“正义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怎么搞成这样,你消消气,干掉他个三四次消消火就行了,别真弄死,你蒙师叔还等着他养老送终呢……”卫老头唉声叹息,瞪了张正义一眼,一脸的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张正义悄悄的看了一眼俩老混蛋,又看了一眼秦阳,心说你们借秦师兄之手的事,都被看穿了,还在这演戏,竟然还想让我背黑锅,别想我提醒你们,再说,我也不敢开口,秦师兄可是真的会杀人的……

张正义缩了缩脖子,蜷缩在墙角装死狗。

“教徒无方,教徒无方啊……”蒙毅仰天长叹……

“门内挖那些小玩意干什么?”秦阳冷不丁的问了句。

卫老头和蒙毅,面色微微一变,沉默了下来。

“这事的确是为师做的不地道,实在是你不在门内,有些事情,没法说的,必须在门内当面谈才行,这件事若是被人提前知道,跟我们盗门有关,后患无穷,只能这么做,我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肯定能看出来的,具体是什么,牵扯太广,在这不能说,不安全,待你回宗门之后,我再告诉你。”

“行,东西的事不说,用我的名字和样貌的事,总能说说了吧。”秦阳也不勉强,其实之前就猜到,敢冒这么大风险,东西必然非常重要。

只是不提前告诉自己,心里终究不爽。

“哎,秦阳,你莫要怪你师尊,这事真不能提前告诉你,不然的话,就真成演戏了,当日之事,必然会引来大嬴神朝的关注,若非你真的怒火冲天,含恨出手,有人能看得出来的,你想要踏足大荒,身份上就会天然受到怀疑。”蒙毅在一旁劝慰。

“你师尊也是用苦良心,有人可能会怀疑到盗门干的,但接下来,绝对不能让人怀疑你也是盗门中人,你从死海而来,一路的身份无懈可击,加上你在南海名声颇好,这件事之后,纵然有人能追查到盗门的蛛丝马迹,也不会怀疑这是盗门苦肉计,至少不会怀疑你。”

“为什么?”秦阳不解。

“身份,在大荒行走,尤其是在大嬴神朝,身份很关键,海盗的身份虽然不好,可幽灵盗不一样,真正传承久远的势力,都对幽灵盗有所了解,你以幽灵船长的身份进入大嬴神朝,切记一定要保持这个身份,这样你才能在夹缝中取益。”

秦阳还是不解,费这么大功夫,图什么?

“你既然已经进阶神海,自然是拿到了葬海秘典的第二卷,足够你修成神海、灵台、神门三个境界,可你不想知道后续的主修法门什么最合适么?”

“就在大荒?”

“没错,可是那门法门,是盗门中人,绝对不可能接触的到的,将你跟盗门可能存在的联系洗掉,你才有机会,同样的,神海才是一个修士真正开始修行的阶段,你拥有最完美的道基,神海阶段的修行,尤为关键,按照门中记载,诸部经典特点,最适合你的,尚未失传的有不少。”

秦阳砸吧了下嘴,有些回过来点味儿了……

“修行法门的事,暂且不说,我才刚刚进阶神海而已,先说说,你们这次利用我给你们扫尾的事,怎么办吧,别跟我说别的,别的目的,纯粹是为了找东西附带的而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品修仙》,方便以后阅读一品修仙第三一四章 这是一个局,都是局中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品修仙第三一四章 这是一个局,都是局中人并对一品修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