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三一一章 先打个半死,赵荣辉的拜贴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不放心油条 本章:第三一一章 先打个半死,赵荣辉的拜贴

一切风平浪静,秦阳也一直保持低调,有人来宴请,也从来没有去过,老老实实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他可不想跟最近的风波牵扯上任何关系。

现在每天都能传来新的消息,浮屠魔教内忧外患,闹的不可开交,夜家也不知道逃到了哪里,至少现在还没听说过夜家去投靠谁了。

轮转寺的大和尚,固执的可怕,对于这些打坐念经,一坐一年都能一动不动一下的大和尚来说,耐心也从来不是个问题。

他们已经跟浮屠魔教杠上了,隔三差五都要打一架,弄的浮屠魔教一些拥有职位在身的高手,都不敢随便离开魔教范围了。

再加上又有消息传出,黄泉魔宗得到了葬海秘典的宝册,一时之间声势大振,将浮屠魔教的声威再次压下去一些。

于是,黄泉魔宗和幽冥圣宗,也沉寂开始渗透浮屠魔教的地盘,蕴含大量人口的地盘,再到蕴含各种矿产资源的地盘,都被抢了去。

偏偏魔教现在压根没什么精力去对付……

这下,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的人就更多了。

从咎族那些罪人和罪人后代,再到白水郎,甚至还有两支黎族部落,也都跟着插手。

南蛮第一魔教的名头,算是彻底的名不符实了。

就在浮屠魔教焦头烂额的时候,秦阳却舒坦了。

反正早就有仇了,浮屠魔教落难,他自然就轻松了。

从最初的时候,干掉了杨帆和他的手下们,再到挖了葬海道君的陵寝,然后再到小魔佛的死,他拿走了佛骨金身。

尤其是枯血道姬,现在都被洗脑变成了村妇,待在王家村里相夫教子。

虽然枯血道姬的事跟自己没关系……

可这恩怨,早就已经结下了,以浮屠魔教的行事作风,被发现了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还不如有机会的时候赶紧踩一脚,先削弱削弱对方的力量。

以后万一正面对上了再说。

至于现在么,还是先解决身边的问题吧。

佛骨金身的问题,一时半刻是没办法,只能先填海眼了。

血喇嘛也没辙,这东西毁不掉,丢不掉,赖上了,也只能先填海眼。

反正一时半刻,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目前最要先处理的,就是轩逸的身体,也就是无面人。

无面人藏在塔底所在空间里,这么久了都没找到,终归是个隐患。

若他跟王家村那些老实巴交的村民一样,那倒也罢了,毕竟有实力却不搞事,让人放心。

偏偏无面人,有一手让秦阳都羡慕的眼珠子发蓝的易容伪装之法,从气息到声音,再到真元波动,尽数毫无破绽。

这一手本事,用得好了,可比拳头大的妙用还要多太多了,这一点秦阳可谓是经验丰富了。

腾开手了,必然要先解决无面人的事。

能讲道理谈拢了最好,谈不拢了,就想法设法的弄死了摸尸。

换做是谁,家里有一颗不定时炸弹,都会这么做。

再次来到塔底的空间,秦阳寻了一处灵气充沛的山坳出,将剩下的两条灵脉,拿出来一条,丢入山脉之中,让灵脉在山中扎根,改变此地的气韵,孕育灵石矿脉。

灵脉种入之后,此地灵气,顿时多了三分灵性,山峦叠嶂之间,也隐隐透出一股气势,犹如即将化龙一般。

秦阳满意的点了点头,有这条灵脉滋养,再加上幽灵号的供给,这里的灵田,也不至于会因为灵气不足,而跌落品阶了。

然后就拿出星落阵盘,丢入半空,将其祭炼之后,化作一方虚影,融入到大地之中,借助此地灵脉的力量,发挥出阵盘的威能。

这还不算,秦阳有继续拿出各种材料,熔炼出四杆阵旗,分立四方,没有星核,没有流星,就那材料硬凑,反正现在不差钱。

至于阵旗只能用一次,那也完全不是问题。

布置好星落大阵之后,念头一动,周遭空间便随之扭曲幻化,化作一方原野,头顶群星闪耀,颗颗流星,如同雨落,划过天空。

只需要秦阳念头一动,群星坠落,爆发出的威能,足够将阵中一切都统统碾成齑粉。

完成了这一切之后,秦阳才将阴桑木匣取出,打开了盖子,将轩逸的脸倒出来,丢在地上。

“别跟我扯没用的,你不老实,不想说实话,我能理解,你悄悄的动手脚,引来黎族的人,我也能理解,换做是我,我会干的比你更彻底,不过,这代表我能接受,我这人惜命,现在只能委屈你了,要么,你将你的身体引来,要么,你就尝尝我所学的一切,总有一种,能将你的面孔毁掉,意识湮灭。”

“你有三炷香的时间,在这期间,我一个字都不想听你说,三炷香之后,我看不到无面人入阵,那就对不起了。”

说完,秦阳后退一步,消失在阵中。

轩逸的眉头拧到一起,一声长叹,不怕遇到贪的,也不怕遇到聪明的,就怕遇到这种二话不说就莽过去,连谈也不谈的人……

连讲道理的机会都没有……

明明上次不是这样的。

望着天空中闪耀的群星,轩逸稍稍一琢磨,脸上的苦色更重了。

身为南蛮之人,这种特征极为明显的大阵,哪能认不出来,除了当年被浮屠魔教灭掉的摘星宗的星落大阵,南蛮再无第二个大阵有这种群星划过夜空的景致。

而能有这种景象,至少证明,大阵起码已经布置完善了七成,纵然是用阵盘布置,可能也是阵盘阵旗俱全,唯独缺少了核心的星核而已。

若群星落下,他只剩下一张基本没有力量的脸,怕是会死的很惨。

纵然意识能侥幸存留,可谁知道秦阳还有什么别的手段。

念头转了几个弯,轩逸就放弃了,果断的开始召唤自己的肉身。

要谈,也只能先按秦阳说的做了之后再说了。

三炷香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大半。

秦阳操控着大阵,注意到有一个人影,急速奔来,在阵外徘徊了一会,一头扎进了大阵之中。

可不就是一直找不到的无面人么。

无面人入阵之后,第一时间奔向自己的脸,可阵法一动,乾坤倒悬,空间移位,一个扎眼,无面人跟面孔之间的距离,就被拉扯到了阵法的两端。

天空中群星亮起,一颗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光芒尾巴,化作暴雨一般,倾盆而下,刺目的光晕,将夜空照耀的恍如白昼。

“轰……轰……”

荒原之上,神光炸裂,朵朵璀璨之花,争相绽放,光辉扭曲成极光,盘旋在高空中。

轩逸远远的望着这幅毁天灭地的景象,惊的眼睛珠子都差点凸出来。

“这……这……着实不当人子啊!”

本来还以为,秦阳是没耐心了,想要挖出来他的身体,再好好谈……

万万没想到,秦阳见面就下狠手。

待坠落的群星消散,大地变得千疮百孔,逸散的神光与尘埃,都随之沉寂之后,最中心的大坑里,无面人全身染血,躺在那里生死不知。

秦阳再次出现,轩逸瞪着眼睛,嘴唇哆嗦着“你……你……”个不停。

“别你你我我的,无面人之前差点坑死我,谁知道会不会见面就下死手?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你觉得我做的有问题么?”

轩逸无言以对,他的意识已经不在肉身上,秦阳将他和无面人割裂开来说事,他还能说什么。

总不能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情况下,说无面人不会这么做吧。

有前科了,这话说出来谁信啊。

“说吧,该说的都先说了,起码身份说清楚了,我们再好好谈,我这人最讲道理,无冤无仇的情况下,我最是乐于助人,急公好义,整个南海谁不知道。”

轩逸讷讷无言,心说你这话说的,跟真的一样。

心里这么想的,可嘴上却还是老实了,自觉再不坦诚布公,秦阳可能真的会结果了他。

“我名轩逸,姓仡楼,数千年前,乃是黑黎祭司,小哥,我们无冤无仇,你放了我,我肉身之前多有得罪,却也非我本意,你应当明白……”

说到这,轩逸见秦阳面色不善,立刻改口。

“当然,小哥横遭劫难,终归是我做的,定然会给小哥补偿,以表歉意,小哥你应当知道,黑黎之人,恩怨分明,是非对错,非黑即白,小哥你又救我脱离囹圄,我定不会做有损黑黎声誉之事。”

秦阳点了点头,黑黎乃是黎族九支之一,跟白黎差不多,只是没有白黎封闭的那么彻底而已。

仡楼乃是黑黎之姓,除了那些无姓之人之外,基本都是姓仡楼。

既然他说了所在,又有祭司之职,想要查清楚,会非常容易,甚至画像十有**都有。

因为黎族所有的祭司,只要是作古的,都会有画像在祠堂供奉。

他说的若是真的,放了他也没什么,黑黎的确是有口皆碑,最是是非分明,有仇必报,有恩亦必报。

无面人先是想坑自己,轩逸自己也不说实话,他不占理,毕竟,按理说是自己救他出来的。

“待我查清楚了,放了你也没什么,不过,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你。”

“小哥你问吧。”

“那位身穿嫁衣的姑娘,究竟是谁,紫霄为何要困住她,为何要困住你。”

“这个……小哥勿怪,这事我是真不能说,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能说。”轩逸苦着脸,闭上了眼睛,一副引颈就戮的架势。

秦阳沉默不言,再顺手招来几颗流星,将稍稍能动一下的无面人,再次砸个半死。

轩逸苦着脸,什么也不说……

秦阳只能将轩逸的脸,重新丢回了木匣子里,转身离去。

秦阳也没什么遗憾,意料之中。

嫁衣身份肯定不简单,出嫁十有**也有联姻的意思,紫霄费尽心机也要破坏,自然是牵扯甚广,秦阳也没指望随便碰到个谁,就能知道的清清楚楚。

看轩逸的样子,那是真的铁了心了,宁死也不愿意多说一个字。

不说拉倒,我还不乐意问了。

反正嫁衣已经走了,以前的事情,关我屁事,纯粹是好奇才问了一嘴,爱说不说。

只要确定了,轩逸对自己无害,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将他放了也就放了,正好交好一下黎族的人。

黑黎积累了这么久的信誉和行事作风,还是能信得过的,这些人执讴又单纯,比那些长了七八个心眼的家伙靠谱多了。

例行去买消息,等着去确认一下的时候。

刀疤却送来了正式的拜贴。

拜贴乃是坚硬的竹纸所制,打开之后,秦阳眉头一蹙,捏着拜贴的左手,开始染上了一层泥黄色,阴森污秽之气,想要渗入秦阳体内。

可惜这等东西,只是破开了表皮,便再也难以寸进,被血肉之中填满了魔手力量抵挡。

秦阳念头一动,催动移花接木神通,手背上开出朵朵昏黄色的小花,将这些力量祛除掉。

“船长……”

“没事,上不了台面的小把戏而已。”秦阳摆了摆手,低头看了看拜贴的内容。

“黄泉魔宗第二真传赵荣辉敬拜……”

随手将拜贴化为灰烬,秦阳有些意外。

拍卖结束了两三个月了,自己已经很低调了,现在基本已经没人来拜访了,递了拜帖的也都是南海的人。

偶尔也有想要拜访林风号和海鹰号的人,他们有事找酒鬼他们,可是酒鬼他们,早些时候就已经出海了。

失去了去加固封镇的义务之后,他们可以随意的放飞自我,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了。

拜贴虽多,可南蛮这边的拜贴,却是一个都没有。

赵荣辉来找自己干什么?还玩了一手在拜贴上下毒的下贱手段。

亏得自己之前还觉得,这人挺实在的,付款那叫一个痛快。

咦,不对,他们不会是发现宝册是假的,来找麻烦吧?

不至于啊,夜家逃的无影无踪,真品也被带走了,甚至连消息都没传出来,应该没人知道那是假的啊?

总不能他们没人能修成,就来找第三方麻烦吧?

那也不对啊,找麻烦的话,何必下拜贴?

黄泉魔宗难道还有特殊的癖好,杀人前专门送个拜贴,客气的告诉对方,我三天之后要来打死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品修仙》,方便以后阅读一品修仙第三一一章 先打个半死,赵荣辉的拜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品修仙第三一一章 先打个半死,赵荣辉的拜贴并对一品修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