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三零八章 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不放心油条 本章:第三零八章 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

旁人不知道秘典其实只有第一卷,只是奠基卷。

第一卷若是被浮屠魔教带回去,补全了葬海秘典,从此之后,浮屠魔教就相当于重新拥有了一册完整的秘典。

原本他们缺少了第一卷,以葬海秘典的危险性,没有第一卷奠基,又没有类似紫霄道经这种奠基法门凝聚出最稳固的道基,直接开练葬海秘典第二卷,谁练谁死。

其实说葬海秘典已经失传,也没错。

可若是真品被别人买走,只有第一卷,也是没多大用处,不影响大局。

秦阳原本的想法,便是看准了浮屠魔教会不惜一切代价,无论别人开价多少,他们都会更高。

无论中间的过程怎么样,会不会有人愿意冒着得罪死浮屠魔教的想法来搅局,浮屠魔教都不会放弃。

所以最后的结果,必然是魔教买走赝品。

而能出价第二高的人,自然会朝死里得罪浮屠魔教,而且也不会怕了浮屠魔教,将真品卖给他,价格高不说,还能杜绝秘典重新完整。

一举数得。

可现在,秦阳却有了新的想法,想改主意了。

因为来的人是夜高轩,追述夜高轩的先辈,再向前八代,就是血月死侍夜淅。

从最初碰到夜淅,半忽悠半蒙骗的,叫了声大哥。

从陵寝里回来之后,又听嫁衣说了夜淅的结局,秦阳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哪怕看到了“论”,也依然以死全忠,为了自己的家族后代,化去了血脉之契。

最终却落得尸骨无存,神形俱灭的下场。

就在秦阳陷入沉思的时候,拍卖已经进入到最后的争夺阶段,只剩下三方还在竞价。

黄泉魔宗的赵荣辉,三界山的颜山河,浮屠魔教的夜高轩。

剩下的,要么是浮屠魔教提前威胁恐吓,要么是给了别的承诺或者好处,让他们放弃。

再有的,就是大荒来的客人,他们压根就没得到消息说这次有秘典宝册出售……

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带足够的现金来参与……

拍卖会可全部都是现成的财货交易,只有一天的时间,没人会给你做准备或者是打欠条的可能。

“十八条灵脉。”夜高轩阴着脸,喊出了最新的报价。

这个价格,纵然是浮屠魔教也要元气大伤,整个浮屠魔教拥有的灵脉数量,其实还不到十八条,挖走了埋在核心的八品灵石,抽走灵脉,整条灵石矿脉就废了。

这个报价,也只是报价,最后结账的时候,能不用八品灵石,就绝对不会用八品灵石。

“十九条。”赵荣辉毫不犹豫的继续报价,就像是报了十九块最垃圾的灵石一样随意……

跟秦阳预料的一样,这货就是个搅屎棍,纯粹是来搅局的,吃准了浮屠魔教绝对不会放弃。

错过了现在的机会,浮屠魔教怕是连抢都没有机会去强抢了。

眼看夜高轩犹豫的时间越来越长,秦阳心里也有了决定。

吩咐了一声,立刻有人去给刀疤传话。

“诸位,这是我们第一次拍卖秘典宝册,相信很多人都没什么准备,也没时间去商议,现在暂停半个时辰,给诸位半个时辰的时间考虑,半个时辰之后,再继续开始拍卖。”

刀疤的话音刚落,夜高轩就第一个站起身,转身离开,这让有些不满的人,也只能按下不满。

最大的正主都没说话,他们有什么可说的。

夜高轩也的确需要时间,十九条灵脉,算算他带着资源,其实也就值这么多,再高的价,真的出不起了,若是有足够的时间,还可以慢慢磨,慢慢的筹备。

可现在压根没有时间,拍卖只有一天的时间而已。

他也需要去重新整备一下,看能不能再折出来些,能抵得上一条灵脉的东西。

夜高轩这边回到里单独的房间里,就见墙壁上,忽然浮现出一扇门,有人推开了大门,从里面走了进来。

“在下幽灵号船长,冒昧来访,还请勿怪。”秦阳从门内走出,缓缓开口:“出了点意外情况,有一个大客户要求暂停,有些话,必须要告诉阁下。”

夜高轩端坐在椅子上,冷眼看着秦阳走进来,气势凝而不散,如同一座山岳,镇压房间里的一切,让这里的空气都无法流动。

包括秦阳,在跨入房间的瞬间,也被镇压的动也无法动弹。

“阁下若是不想听,就当我没来过,拍卖半个时辰之后继续。”

秦阳头顶一口墨绿的铜钟浮现,一缕神光晕开,顶开了夜高轩的气势镇压,静静的看着夜高轩。

夜高轩面沉似水,盯着秦阳头上早就面目全非的昊阳宝钟看了一眼,沉声道。

“你想说什么?”

“有大客户,刚刚托付我们卖给阁下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

“黑塔塔尖,记录着葬海秘典。”秦阳沉声回了句,稍稍一顿,又加了三个字:“第一卷。”

瞬间,夜高轩的瞳孔一缩,目中意识,化作一道虚电,直入秦阳双目之中。

这一缕夜高轩意识所化的虚电,直入秦阳脑海,想要强行搜刮秦阳的记忆。

秦阳神情冷淡,意识沉入体内,看着那一缕笼罩整个意识海洋的虚电,再感受着体内那一缕先天气息覆盖神魂,轻车熟路的开始观想。

只不过这一次,跟上次不一样了……

上次只是引导窥视,这次是被人的意识,强行渗入。

念头一动,秦阳率先观想到黑影……

引导着夜高轩的意识,跟黑影的意识来了个大碰撞。

黑影现在虽说是个弱鸡,那也看对谁来说了,对于秦阳来说,魔手被完全炼化,黑影就相当于法宝元灵,他能调动魔手的力量,却也只是第二权限而已,被秦阳填了海眼,再加上海眼魔石,压制的死死的。

可黑影的意识,却是不灭意识,能存在无数年的时间,依然不灭,连他自己想自杀都做不到。

在秦阳观想引导的第一时间,黑影就察觉到了……

不灭意识跟夜高轩的意识碰撞到了一起……

霎时之间……

夜高轩的意识之中,看到的便是一尊笼罩整个世界的巨大魔手,魔手之上,一张狰狞的人面,人面缓缓的睁开眼睛,双目之中,似有灾劫演化,魔威涛涛,任由世界崩碎,生机绝灭,那一双眼睛依然存留不变,万劫不灭。

“滚!”黑影一声怒吼,夜高轩的意识便如同破布袋一般,被强行拍了出去,大半意识都被强行掐灭……

待夜高轩的意识离去之后,黑影才继续怒吼:“秦阳,你大爷!”

夜高轩的意识被轰走,他想走了,秦阳却冷笑一声。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有那么容易,一天之内,碰到两个人想要来搜刮老子的记忆,一个偷窥的老不休,一个破门而入想要强来的混蛋,当老子是泥捏的?

捏住嫁衣送的令牌,秦阳开始观想出嫁衣的样子,引导着夜高轩尚未完全退走的意识一起……

于是……

相隔万里之外,嫁衣飞行在万丈高空,忽然眉头一蹙,转头望来,一指点出。

夜高轩只看到一位身穿红衣的女子,尚未看清对方转头之后的样貌,就觉双目一痛,口中一声闷哼,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秦阳睁开眼睛,再次回到了房间里,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夜高轩。

夜高轩单手捂住双目,面颊上,两行血泪汩汩而下,他的气息都弱了一些,尤其是逸散出的意识波动,都变得涣散,明显是那一缕意识,被强行掐灭了不说,还顺着联系,将其重创。

若他跟绿叔叔一样只是引导着他回忆,偷偷的窥视,秦阳还没法这么搞,这个家伙,怕是在魔教里行事霸道惯了,见面就敢直接用自己的意识去强行入侵。

真以为老子境界低,就能任人宰割么……

我是不行,可是我后面可是有人的。

这才刚过了黑影和嫁衣而已,后面还有个佛骨金身和血喇嘛没弄呢,他就已经不行了。

“阁下,还要听交易的内容么?”

夜高轩放下手,双目被戳瞎,血淋淋一片,他不说话,自顾自的处理了伤口,拿出黑巾,蒙在自己的眼睛上,这才抬起头。

“我要先验货。”

“请便。”秦阳随手丢出真品。

夜高轩拿着真品,开始验货,这次明显感觉到跟赝品有些不同,虽然混乱依旧,却能从中感觉到深处蕴含的神妙所在,两相对比之后,自然能辨别出来哪个才是真的。

而这也是秦阳自信赝品不怕被人拆穿的原因,因为想到看穿赝品,就必须要有真品做对比……

夜高轩验证完之后,重新抬起头,双手用力握着塔尖,手上青筋都露出来了,特别想现在就拿着真品杀出去。

可是想到,刚才意识碰到的那两位,就一阵胆颤心惊……

第二位虽然强大的可怕,只是凭借着一丝玄而又玄的微弱联系,竟然都能隔空伤到他,可终归是在理解范围之内。

可是第一位,他的意识已经强大到世界崩溃,也依然不灭的可怕地步,只是意识接触到的瞬间,一阵发自内心的绝望就涌上心头,这是本质的差距,而且差距太大了。

意识就已经如此强大,这位的实力会强到到何等地步?

这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完全无法理解的存在。

他怎么敢去强抢啊。

恐怕也只有这等强者,压根就看不上记录着葬海秘典第一卷的宝册,这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鸡肋,留之无用,弃之可惜。

而那个赝品,怕也是其中某一位强者的游戏之作吧,也只有他们这种可怕的实力,才有可能将赝品做的跟真的一样。

恐怕从一开始,所谓的宝册,就是这两位强者丢掉不要的,却被南海的人抢来抢去……

既然赝品都能卖出去十九条灵脉,那真品自然也不会比这个低。

索性直接将鸡肋卖掉得了。

夜高轩忽然想明白了很多,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宝册之上,其实只有第一卷。

包括他,来之前都以为是完整的秘典。

而浮屠魔教需要的也只是最重要的第一卷。

直接卖给他,不走正常的拍卖,自然是省事了。

夜高轩的脑袋转向秦阳,若有所悟,难怪这位要在中途叫停拍卖,遇到那等不可思议的强者,他除了照办,还有什么办法。

“十九条灵脉,成交。”

“尽量以灵脉交易,不够的,可以用其他补足。”秦阳补了一句。

夜高轩一咬牙,点了点头。

“只有三条灵脉,剩下的用其他。”

秦阳闭上眼睛,等了一会,点了点头:“大客户说可以。”

“三条灵脉,全部都在这个乾坤戒里,剩下的都在这里,从功法秘术典籍,到灵丹法宝,珍奇宝物,抵得上剩下十六条灵脉,只多不少,只是不知道,前辈能不能看得上。”

“大客户说可以,至于其他,我就不知道了。”秦阳摇了摇头,随口回了句,至于大客户满不满意?

当然满意喽,大客户不就是自己嘛。

原本就没想过真的有灵脉,现在凭空多出来三只下蛋的金鸡,价值怎么都要比那些消耗品资源要强的多。

秦阳接过乾坤戒,打眼扫了一遍,也不一一轻点,整体没问题就行,反正知道夜高轩肯定不会在这种事上,克扣那么一点半点,没什么意思还得罪人。

夜高轩这边却很是郑重的将塔尖收起,连续加固封镇了之后,才收起。

秦阳转身离去,到了门口,脚步却忽然一顿,转过身问了句:“大客户挺满意,有些话让我转告你。”

“请说。”

“夜淅为父也好,为家主也好,为侍卫也好,都不曾有亏,他已经神形俱灭,却化解了血脉之契。”

夜高轩呆愣当场,秦阳不等他有什么反应,自顾自的离去。

而夜高轩呆呆的坐在那里半晌没有反应,好半晌之后,才猛然回过神,面色忽忧忽喜,颤抖着双手,想要捏出一个印诀,却半晌都无法冷静下来。

平息了好半晌之后,捏出印诀,他的眉心浮现出一个血色字符,可是这个字符的光晕绽放到极致之后,却缓缓的散去,消散无踪。

夜高轩双目的伤口里,血泪再次淌下,呜咽无声。

世人都知道夜家乃是浮屠魔教的打手,狰狞一脉最为倚重的家族,在魔教之中,权势滔天。

可是又有几个人知道,夜家血脉,上上下下,全部都是拥有血脉之契在身的走狗,世世代代无法翻身,永远都要为魔教生,为魔教死。

区区数千年时间,从夜淅那一代开始,到夜高轩,夜家竟然已经有九个家主了。

以他们的实力,活个数千年都是轻而易举,可平均下来,没有一任家主能活过八百岁。

怎么死的?还不都是为了魔教而死。

每每都是御敌之时,惨死当场。

无一例外。

旁人只知道夜家的权势是杀出来的,功劳堆出来的,可谁又知道,他们根本没得选择,只要有魔教的敌人,他们就必须犹如疯狗,上去撕咬,哪怕身死也不能后退。

这一切都是因为血脉之契。

现在血脉之契,竟然化解了……

被夜淅化解了。

也就是说,魔教做了对不起夜淅的事,违反了血脉之契规则的事情,才让夜淅拼死,化去了血脉之契。

多少年了,夜家早就已经忘记了血脉之契还能化解掉的可能,哪怕是已经化解了,也从来没人去尝试一下。

夜家无人知道,魔教也无人知道……

夜高轩又喜又忧,喜的自然不用说了,忧心的便是这件事,瞒不住的。

也瞒不了多久,说不定哪天,万一有哪个夜家子弟,做什么事情的时候,牵动了血脉之契,让血脉之契显化出来,届时,必然会知道,血脉之契已经被化解掉了,只剩下一个可怜的印记,随手就能抹去。

若这件事情被魔教的人知道呢?

夜家如何自处?

毕竟世世代代卖身魔教多年了,魔教利用血脉之契的规则,牺牲了多少夜家人,数不清楚了。

一朝失去了限制,魔教如何才会信,夜家不会反扑?

不,他们不会信的,他们只会要求再次定下血脉之契,更加苛刻的血脉之契。

魔教行事如何,夜高轩太明白了。

可他们会甘心再次签下血脉之契么?

甘心毁掉先祖夜淅拼的神形俱灭才得来的成果么?

不甘心的,夜家不会愿意的。

而夜家不愿意的话,魔教必然会狠下杀手,杜绝后患,一口气将夜家覆灭。

什么往日功劳,什么忠心耿耿,没人会信空口白话的。

必须签下更苛刻的血脉之契,才能保命,而这一次,必然会变成彻底的死士,生命都不在自己手里握着,魔教高层,一个念头,就能让他们统统去死。

现在,只要这个消息泄露出去,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

不想血流成河,夜家只有提前做准备,集体叛出浮屠魔教。

夜高轩拿出了塔尖,心里一阵寒意升腾。

阳谋,毫无遮掩的**阳谋。

要么死,要么反叛,没有第三个选择。

甚至于,他手里握着的塔尖,就是反叛的引子。

既然要反叛,塔尖自然是绝对不能送到魔教,绝对不能让魔教多出来一本秘典。

既然要反叛,塔尖就是他们反叛之后,还能活下去的保障。

纵然要去投靠别人,塔尖也是最好的敲门砖。

“大人,半个时辰到了。”

有人来提醒,夜高轩才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压下了纷纷扰扰的思绪,再次来到拍卖会场。

……

“十九条灵脉,还有人出更高的价格么。”

“十九条灵脉第一次……”

“第二次……”

“第三次,成交!”

“恭喜黄泉魔宗,拍到了葬海秘典的宝册。”

拍卖落下帷幕,赵荣辉愣了好半晌,盯着夜高轩阴沉的脸看了好半晌,才恍然大悟,哈哈大笑。

“哈哈哈,笑死我了,原来你们已经没钱了,竟然让我拍下了宝册……”

夜高轩阴着脸,一声不吭的离去。

作为搅屎棍,本来就没抱希望能拍下的赵荣辉,却意外的拍下了,这可是意外之喜。

对于大门派来说,相比十九条灵脉所价值的资源,秘典宝册才是真正的宝物。

资源基本无法让他们更进一步,可一门新的秘典宝册,却给了他们更进一步的希望,多了一条通往山巅的羊肠小道。

赵荣辉痛快的付账,等到他付完账之后,却发现夜高轩已经走了。

“走,我们也快走,按照提前准备的路线,横渡虚空,回到宗门,绝对不能给夜高轩这条老狗截杀的机会!”

赵荣辉也很快离开……

原本秦阳挺担心赵荣辉这个看起来就不怎么好说话的家伙,结账的时候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可事情异常的顺利,这边派人加班加点的折算,最后抵的灵石数量,竟然还明显比十九条灵脉所折算的灵石,还要多了不少……

“看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位赵荣辉倒是个实诚人……”秦阳叹了口气,开始让手下的人开始继续划分。

毕竟其中有一成五,是拍卖的手续费。

一天的时间过去,离开了幽灵拍卖秘境,秘境再次游历世外,再也无法进去。

秦阳站在幽灵号的船头,遥望着大荒的方向,琢磨着后面会引来什么风波。

要说坑钱这种事情,纯粹是顺手为之。

只是实在是不忍心夜淅落得神形俱灭的下场之后,他的后代,竟然还给人当狗。

从知道夜高轩是浮屠魔教的代表之后,秦阳就知道,肯定还没人知道血脉之契已经解开了。

血脉之契的根子没了,印记还在,只要不出现违反血脉之契的事情,这个东西就是个摆设,完全无用的。

他们没人知道倒是也正常。

若是有人知道,魔教绝对不可能让夜高轩来。

到底还是心善,不忍心,才给他们指了条通往自由的明路。

至于一不小心坑了浮屠魔教……

发生这种事情,大家都不想的。

毕竟自己本意的确是想做个好事。

叫过一声大哥,他的后辈就都是自己的后辈,不能让他们给人当狗,而且还是经常被抛弃的狗。

机会给他们了,怎么做,就看他们自己了。

实力有限,帮不上什么忙了,毕竟自己还要想方设法的,跟浮屠魔教撇清关系,佛骨金身这颗大雷,还在海眼里埋着呢。

“祝你们好运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品修仙》,方便以后阅读一品修仙第三零八章 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品修仙第三零八章 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并对一品修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