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

第一九五章 没有血肉之躯的家伙最可恨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不放心油条 本章:第一九五章 没有血肉之躯的家伙最可恨

秦阳气急,转身就跑。

真要是跟连煜打生打死,岂不是随了大坑里那个龟孙子的心意。

连煜是状态不好,是已经快死了,哪怕硬拖着,拖个一天时间,都能把连煜活活拖死。

可是此刻见到连煜的精神状态,秦阳就更没了正面交战,打生打死的心思。

这疯女人,已经完全不要命了,不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而是自己死了也无所谓了,谁知道这疯女人在这种情况,还有什么手段没施展出来。

只要有任何一丝机会,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拼着不要命,也要弄死秦阳。

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这话不是没道理的。

精气神贯穿如一,简直是如有神助。

而秦阳,看穿了那诡异少年的阴谋,自然不愿意捏着鼻子跳进对方挖的坑里,心中自然就少了三分战意,自然不愿意恋战。

秦阳转身就跑,连煜在后面紧追不舍。

狂奔出数里之后,秦阳琢磨着是不是已经离开诡异少年能干涉的范围了,这才一面跑,一面大吼。

“连煜,你能不能有点脑子,随随便便就能把你忽悠住了!”

回应他的是一连串尖锐的啸声,无数牛毛粗细的细流,化作数不清楚的尖刺,铺天盖地的当头罩来。

“噗噗噗……”

激流尖刺,落入大地,发出一阵阵古怪的声响,坚硬的黑石,瞬间便化作黑色的齑粉。

秦阳眼皮狂跳,面色发黑,不由的想到,当初忽悠连煜的场景。

这不要命的疯女人,弱点太明显了,太容易被忽悠住,哪怕明知道不太靠谱,只要有一丝希望,她都会牢牢抓在手中,而且性情执讴,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尼玛,这些修士,说好听了是意志坚定,轻易不会为外物动摇心智,说难听的就是一头头踩到狗屎都会梗着脖子说这是金子的倔驴。

神经病啊。

连煜一言不发,紧追不舍,下手狠辣无情,漫天暴雨,便如同她手脚的延伸,如臂使指,只要抓住一丝机会,便会痛下杀手,毫不留情。

秦阳如同被疯狗撵了一般,闷头逃窜。

冲出去十数里之后,秦阳的火气也不由的上来了。

“连煜,你别蹬鼻子上脸,先停下,等我把东西给你,完成了跟江川的交易,你要是还想找死,老子就免费送你一副棺材!”

然而,连煜依然不为所动……

秦阳肺都快气炸了,这人怎么这么倔。

当下也不管那么多了,伸手一挥,一口棺材落在地上。

“这是江川的棺木,你要让他死无全尸,尽管动手!这个是老梆子留给你的遗言,老子答应他,给你一些轻灵之水,也在这里,现在交给你,交易两清,过往恩怨,一笔勾销,但今天,你要是再蹬鼻子上脸,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了。”

秦阳丢下这些东西,也不管连煜是直接毁掉,还是干什么,反正给人家,人家爱要不要。

丢下东西,秦阳继续狂奔,心里暗骂老梆子不是东西。

这老梆子就是看清楚老子为人了,说交易,哪怕他死了,老子也不会昧下他的遗言,难怪这老家伙死的时候,还非要说什么恩怨两消。

他倒是明白很,知道真见到连煜,十有**要先打起来,生恐老子一怒之下,先干掉他的姘头。

秦阳狂奔一段距离之后,不见连绵如雨的攻伐之势继续,这才回头一望,停下脚步。

连煜呆呆的看着雨中棺木,看着放在棺木上的水晶,还有玉瓶之中,少许轻灵之水。

一步一步的走上前,几步之后,却停下脚步,满眼迷茫,踟蹰半晌,不敢上前,想伸手,却在半途缩了回来。

“你胡说!我师兄没死!”

连煜嘶声低吼,漫天暴雨之中,杀气骤起。

雨滴坠落,化作乌黑,杀伐之气,阴寒之气,裹挟着绞杀一切的伟力,淹没秦阳。

细雨如针,水球如雷,混乱霸道的力量,无差别的向着秦阳这边轰来。

一颗颗水球在半空凝聚,深沉的力量在其内汇聚,化作一颗颗癸水神雷,铺天盖地的坠落。

“轰轰轰……”

水球炸裂,雷声乍起,连煜状若癫狂,双手化作一片残影,印诀不断变幻,凝聚癸水神雷,对着秦阳这边便是一顿狂轰乱炸。

口中嘶声力竭的发出怒吼咆哮。

“师兄没死!没死!他还活着,他还在等着我去救他!”

“你他娘的找死,老子就成全你!”秦阳也是真火上涌,这疯女人简直有病啊。

化出水身,在暴乱的水流之中,不断游动卸力。

随着癸水神雷的波动,身形游转的速度极快,来回十数次闪烁,冲到癫狂的连煜身前。

瞬间恢复人身,右拳轰出,雷光大作,充满毁灭力量的咆哮,炸裂苍穹,光辉化作一道粗大的光刃,冲击到连煜身上。

“轰……”

漫天雨水,被震成了水雾,连煜的身体化作一道残影,嗖的一声倒飞了回去。

连煜跌落在地上,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身前一朵普普通通的珠花,绽放出朵朵金光,将其护持在内。

而后金光形如实质,浮现出一丝丝裂纹,咔嚓一声碎裂消散,珠花也从半空中跌落,吧嗒一声跌落在地上。

连煜看着珠花,又吐出一口鲜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手臂支地,手捧珠花,嚎啕大哭:“师兄没死啊,他还在啊。”

痛哭半晌之后,连煜的生意慢慢变得低沉,低声抽噎。

“他还在那,我刚才见过他,他还等着我去救他,他还在呢……”

“他等着我呢……”

秦阳站在远处,心中火气消散,望着跪伏在地上的连煜,面色复杂,良久之后,化作一声长叹。

“哎……”

这个时候,哪里还会不明白,大坑内的诡异少年,根本没蛊惑到连煜,连煜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假的。

可是明知道是假的,却还抱着一丝渺茫虚幻的希望。

她希望是真的。

她不是要来杀自己,而是一心求死。

难怪刚才交战之时,总感觉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连煜实力再跌落,精气神攀升到极致,怎么都不可能连伤到他都办不到。

她不是要杀自己,而是为了激怒自己,让自己杀了她。

秦阳想通这些,心里颇为复杂,真干掉连煜的心思,也没了。

杀一个一门心思,往自己剑上撞的求死人,有什么意思。

哗啦啦坠落大地,犹如天漏的暴雨,慢慢的化作淅沥沥的细雨。

连煜哭到没了声音,这才挣扎着站起来,慢慢的走向江川的棺木。

刚才交战激烈,偏偏棺木半点损伤都没有,甚至雨水都没有打湿棺木。

所以秦阳才确定,拿出来的一瞬间,连煜就信了,她就是一心求死,并不是要拉个人陪葬。

连煜步履蹒跚的走到棺木前,看也没有看轻灵之水,而是伸出颤抖的手,缓缓拿起那块水晶,在手中摸索片刻之后,才输入一丝真元到其中。

瞬间,一道金光自水晶之上飞出,在她面前,幻化出江川的身影。

江川直视着对面,面上带着一丝遗憾。

“师妹,当你看到我遗言时,我已经死了,我已经为你找到了轻灵之水,小哥是言而有信之人,定然不会昧下,我最大的愿望,已经完成,只是可惜,无法与你厮守。”

远处,秦阳面色一黑,这老梆子,这话什么意思,不就是拿话把人架起来,说好了交易,老子自然不会在交易里坑人。

而这边,江川话音一顿,满面肃穆。

“我死在杨帆手中,你切记小心,此子乃是真正的伪君子,心狠手辣,冷酷无情,此等自私自利之人,若是有需要,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时间紧迫,不便多说,你好好活下去,把我那份也活下去。”

江川缓缓的伸出手,似乎想要抚摸连煜的面颊,只是这边刚伸出手,光影消散,幻化出的身影,也随之消失不见。

连煜呆呆的看着半空中溃散的点点荧光,神情恍惚,脸上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默默的收起那块水晶,连煜打开棺材盖,看着里面模样凄惨,一半金身一半木身的江川尸首,身上悲痛的意念,如同潮水一样逸散开。

秦阳缓缓的走来,轻声一叹:“节哀。”

说起来,最初的时候,对这俩狗男女,那是真的恨之入骨,不管为什么,既然你要我命,那我也要你的命,很简单的理由。

以至于后面很长一段时间,秦阳一直惦记着,真要是有机会,绝对弄死这对狗男女。

再到后来,老梆子苦苦哀求,拼死开出了生路,也算是救了他一命,了却过往恩怨。

说起来,这次见到连煜,要说心里没有一点直接弄死连煜的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哪怕有交易在身,也有交易完成之后,反手再干掉连煜的想法。

只是打完一场之后,心里那一点点狠辣的心思,却越来越淡。

她可恨也好,可怜也好,一心求死之下,秦阳心里的天平,慢慢的越来越倾斜,最后一点念头也没了。

可能她也不想死的太平淡,也想死的轰轰烈烈一点……

具体因为什么已经不重要。

良久之后,连煜抚摸着江川面颊,不舍的盖上棺盖,将棺材收起,轻声自语。

“他怎么死的?”

“我们被困在海妖洞府里,无法离开,海妖仙子在里面大开杀戒,江川来追杀我,然后被杨帆阴了,他一身气血被吞噬献祭,召唤出了一头巨兽的胃部,强行在洞府撑开了裂口,而我和江川一起落入巨兽胃里。

这个时候,江川已经压制不住木行功法,走火入魔,必死无疑的时候,江川跟我做了一个交易,他施展魔剑,拼死斩开了裂口,交易的内容你知道了。”

秦阳也不隐瞒,直接实话实说。

心里面,秦阳其实挺佩服老梆子,作为男人,他真的是毫不亏欠连煜一丝一毫,至情至性的真男人,虽然最初的时候大家敌对,秦阳一直想弄死他,但这不影响感官。

想弄死他,和佩服他,不冲突。

连煜沉默不语,手中握着轻灵之水的玉瓶,眼神很是复杂。

以她对江川的了解,瞬间就明白她师兄为何这么做。

“这些轻灵之水,足够你脱胎换骨了,能好好活着,就别一心求死,江川为了让你活下去,你别辜负他的心意。”秦阳随口劝慰了一句。

“多谢。”连煜沉默半晌,出声道谢。

然后转身向着远处走去。

秦阳望着连煜背影,暗暗一叹,这执讴女人,怕是去找杨帆报仇的吧。

“等一下。”

连煜转过身,静静的看着秦阳,等着秦阳说话。

“你是和杨帆一起来的吧?他人呢?”

“进来的时候,被毒虫围剿,走散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但一定在这里。”连煜也不隐瞒,她现在恨不得将杨帆千刀万剐。

想起来当初江川曾经暗暗提点过,她却被蒙蔽心灵,总觉得江川想多了,现在不由的一阵阵后悔,钻心的疼。

“算了,等下聊聊吧,实话说,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弄死他,之前还打算告诉你这些,等着你去先跟杨帆拼个两败俱伤,我再当个黄雀,坐收渔翁之利。”

秦阳的话还没说完呢,连煜就一脸平静的接住话茬。

“你现在也可以,我杀不掉他,但可以重创他,到时候你帮我杀了他。”

秦阳被噎了一下,摇了摇头。

“先不说这些,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先干掉那个蛊惑人心的家伙再说吧。”

秦阳向着指印大坑而去,连煜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之后,跟着走来。

快到指印大坑的时候,秦阳眼珠子一转,对连煜伸手虚引了一下,示意连煜先走。

而这边,少年见到连煜回来,顿时咧着嘴笑了起来,对着连煜挥了挥手。

“师妹,你回来了?杀掉那个人了么?”

连煜一言不发,眼中寒意升腾,在她眼里,看到的依然是江川站在大坑底部,对着她挥手。

这时,秦阳才从连煜身后走出来。

诡异少年脸上的笑容,僵在了那里,挥舞的手臂,都忽然顿住。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秦阳大笑两声,单手握剑,猛然挥出。

道道涟漪扩散开,扫过少年的身体。

顿时,少年的身体,就似水中影像,被涟漪颤动的不断变幻,虚实之间,交错不停。

这时,连煜望去的时候,才真正的看到少年的样子,也看到少年手中的,不是什么珠花,而是一条头青身乌的怪蛇。

“来来来,我们继续,你阴我一次不算,又蛊惑人来阴我,今天话给你放这,哪怕磨个十年八年,老子也要把你磨死!”

秦阳不断机械的挥剑,掀起震碎神魂的波动,化作肉眼可见的浪潮,一浪接一浪的扫过少年。

少年的身躯,在浪潮之中,如同虚影,不断的扭曲,这时候,少年总算是急了。

“我现在就可以传你法门,你想清楚了,我死了,你就再也得不到这种高深法门了,你奠基之法虽强,却只是根基而已,我这里有更强的法门!”

“呵呵……”秦阳冷笑一声,手下不停。

“除了主修法门之外,我还有更多的法门,神通无数,我还可以传你血脉之法,只要我会的,都可以传你!”

“呵呵……”

“你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千金难买我乐意!”

随着涟漪浮荡,少年的身形,在虚幻之中,慢慢的缩小。

原本还像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可是现在,却犹如一个七八岁的稚子。

“我知晓上古的辛密,知晓湮灭在时光的传说,只要你答应跟我签订古老的血契,我的一切都可以给你!”稚子嘶声力竭的尖叫,这是真的怕了。

从未见过秦阳这种完全不讲理的人,什么人啊,这么多好处都不要么,非要弄死他。

“喊个屁!当老子白痴不成?”秦阳厉声大喝,恨不得上去踩死这货。

“当老子傻么?道不可妄泄,法不可轻传,就你这怂样,能传我什么厉害法门?你快安心的去死吧。”

秦阳黑着脸,挥剑的速度,都变快了三分。

这瓜皮货,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惦记着忽悠人,脑子有问题。

“胡说,我从来没听过什么道不可妄泄,法不可轻传,你信我啊,你答应我,哪怕不签订同生共死的血契,只要你签订一个互不伤害的血契,就可以!”坑底的家伙,已经变成四五岁小屁孩,气的哇哇大叫。

“孤陋寡闻。”秦阳嗤笑一声,索性直接封闭了听觉,闷头挥剑。

过了大半天,坑底的小屁孩,一路缩小,变成一个婴儿大小,再变成一个巴掌大的小娃娃,最后化作一缕阴影,在大坑中心,不断的游走。

这个时候,纵然是符文剑,荡起的镇魂波动,也无法抹去这一缕阴影了。

秦阳收起符文剑,望着那一缕游走在中心的阴影,心里又惊又气。

“幸好老子意志坚定,没有被他蛊惑,原来这家伙,到了最后竟然都想着阴老子!”

见到这一缕阴影,秦阳回忆着听过的传说,哪里还不明白,这家伙根本不是当年被一指镇杀在这里的那位强者。

那位强者早就死的透透的,只是当年那人太强了,纵然身死道消,神形俱灭,最后一抹影子,却意外在漫长的岁月之下,诞生了灵智,可惜,却好死不死的就在指印里,无法脱困。

特么只是一缕影子,还签什么最古老的血契!他根本就不是血肉生灵,签个屁的血契。

这货从头到尾都向着阴人,从头到尾就只是为了逃出来!

现在他的意识没磨灭,只余下最后一缕失去灵智,失去了所有力量的影子本体。

秦阳冷笑一声,屈指一弹,一点火光飞向大坑中心。

光亮照耀之下,大坑中心的阴影,飞速的缩小。

那一缕影子,躲在阴影里,躲避光芒。

然而,等到这一点刺目的火光,飞跃到正中心的时候。

所有的阴影都随之消散……

那一缕影子,暴露在光辉之下,飞速的缩小,直到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秦阳盯着大坑底部,一脸恨恨。

费这么大劲,屁好处没得到。

所以说,这种没有血肉之躯的家伙,最可恶。

阴损毒辣,时刻想着阴人就算了。

特么死了,连尸体都没有。

想摸尸都没法摸!

可恨之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品修仙》,方便以后阅读一品修仙第一九五章 没有血肉之躯的家伙最可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品修仙第一九五章 没有血肉之躯的家伙最可恨并对一品修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