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有邪

18.第 18 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因酱 本章:18.第 18 章

    短短两句话,花光了勇气。

    夏悠悠也就是一念之间,才想着借口去厕所,追出来,提了这个荒唐的要求。在说出口以后,她便陷入了复杂的矛盾中,那是后悔与庆幸并存。

    还好,阮宥什么也没问,回答得很快,他点点头:“快回去吧,我等你。”

    她便心满意足地回去排练,两个人目送走了背影,项明旻失了阵神:“我呢,我呢?”

    阮宥站在前面,跟过去几步,久久立在那里。这个时候,从舞蹈室里传来夏悠悠的歌声,在空旷的体育场里,嘹亮而空灵。

    袁老师对夏悠悠的表现不够满意,说了她几次:“嗓子不舒服吗,悠悠?有几个地方跑调了。”

    “哪里?”夏悠悠问,袁柯便示范给她听。

    都是不易被察觉,容易失误的地方,她照着纠正了过来,照理说这种错误是不会犯在她身上的,更别说,纠正以后,之后的排练再到唱歌的部分,调子还是照样有点跑。

    袁柯索性没再提醒,只是委婉地提了一句,让她私下里自己再多练练,结束之后还特意问她:“我昨天看你的表演还觉得感觉很到位,今天状态不对吗?还是说,你跟米罗不熟,所以演起来没有默契?”

    袁柯联想到本校学生普遍排外,不承认“分校”的人是他们校友,担心夏悠悠这边存在这种问题。

    “我……”夏悠悠虚心听着,不去辩解,“对不起,袁老师,我会努力调整的。”

    “我对你很放心,”袁柯示意她不要太有压力,“老师只是想说,你可以多跟米罗交流交流,默契是可以培养的。”

    “知道了,袁老师。”

    应付了老师,夏悠悠出去找人,楼道里没人,她茫然地站了一会儿,然后才听到从头顶上的楼梯传来的脚步声。

    她抬头,阮宥正走下来,目光在亮起的楼道灯里,显得正暖。

    “我让明明先回去了。”他这么说,好像是特意要让她安心。

    夏悠悠如释重负。

    排练结束得比平时晚,袁老师又留了她,这个时间已经错过了末班车。

    两个人并肩下了楼,脚步轻轻的。

    这个时候可以问了吧。

    “出什么事了吗?”少年问得小心翼翼的。

    良久,夏悠悠微不可闻的声音消散在夜里,零零星星地飘入他的耳朵。

    他努力去捕捉。

    “妈妈病了,我想去医院看看她。”

    这么小的声音都不像言行举止向来大方的夏悠悠。

    阮宥意外中点了一下头:“我陪你去。”

    需要住院的病,很严重吧?

    他犹豫要不要问问清楚,夏悠悠用沉静的声音在路上一点一点陈述给他听。

    “今早发现的,她起床以后,到我房间把我叫醒,跟我说她胸口很痛。”

    其实,丁玥的原话并不是这样,她跟夏悠悠说的是“悠悠,妈妈心痛,快痛死了”,那给夏悠悠带来的震动无以复加。

    夏悠悠眼里的成熟不属于同龄人,消沉也同样不属于。她怕吓着阮宥,用一种很平和的语气说了出来,那语气有点像她每周一次的例行会议主持。

    “医生说可能是心绞痛,要住院观察,我在医院陪了她一上午,她让我回学校上课,说她没事,明天就出院回家。可是,她到现在连个电话都不打,不告诉……”

    她没说完,阮宥叫了她一声:“悠悠。”

    把她的话打断了。

    “阿姨不会有事的。”阮宥说完招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夏悠悠愣了一下后,拉开门坐上去,他也跟着上来。

    阮宥查了查“心绞痛”这个词条,拿给她看:“这个病还是中年男性得的比较多,既然医生说可能,那说明也可能不是。”

    “嗯。”夏悠悠抿住唇,挤了一个淡淡的笑,“可能真的不是。”

    他看着这个笑,却很担心:“叔叔还是在出差吗?”

    她迟疑着点点头。

    夜里的医院住院部依然灯火通明,到处都是静悄悄的,两个人说话都不敢太大声。

    夏悠悠找到了病房,却有些忐忑,跟阮宥说:“我妈不让我来看她,你先帮我去看看,她睡下没。”

    阮宥听了话就去了,数着房间号,没走多远就折回来,小声告诉她:“阿姨的病房熄灯了,应该睡下了。”

    “噢,我去看看。”

    夏悠悠慢慢拧开门把手,轻手轻脚地走进了病房,阮宥在门外帮她看着。

    病房是多人间,她凭着印象走到丁玥的床前,就着门外的光,看清她的脸,蹲下去摸了摸她放在被子下的手。

    睡得很沉,梦里面应该不会心痛了。

    刚从病房里退出来,关上了门,从值班室里出来巡逻的小护士就叫住他们:“你们干什么的?”

    阮宥下意识地把夏悠悠挡到后面去:“病人家属。”

    护士姐姐问:“哪个病人的家属?”

    夏悠悠忽然从阮宥身后探出了脑袋。

    她很幸运,小护士恰好对丁玥有印象,一提起来就知道:“没有,不是心绞痛。”

    “你妈妈的各项身体指标还都挺健康的,杨医生说,痛可能是心理作用。”

    “真的吗?心理作用又是什么意思呢?”

    小护士笑笑:“这个我也不太懂,应该没什么关系,不放心等明天白天来问杨医生嘛。”

    原来是虚惊一场,有惊无险。

    夏悠悠再三道了谢,才跟阮宥一起下了楼,路上她的脚步很轻快,阮宥在后面跟着她,目光柔软。

    他说过没事的。

    他追过去:“我送你回家。”

    她羞涩地笑笑:“谢谢你陪我。”

    应该是累着了,也因为绷了一天的神经得到了放松,上车后,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尖尖的小虎牙露出来,像只疲倦的小动物。

    打完哈欠她的眼睛蒙上一层亮亮的水光。

    “我今早是五点半被叫醒的,好困。”

    阮宥在那一刻很想抱抱她,不过这样的冲动只会让他觉得自己很唐突,便隐忍了情绪。

    “你可以在车上睡会儿,到了我叫你。”

    “其实我爸爸已经去世了。”她脑袋靠上椅背,冷不丁地告诉了他,平常得跟告诉他早上吃了什么没没有两样。

    他心里一空。

    转过头看她时,她已闭上了眼睛,脑袋歪向一边,均匀地呼吸着。

    车程说近不近,出租车穿过寂静的街市,阮宥双手支在膝上,一个人消化她刚才的那句话。

    不知什么时候,有一阵没一阵的“砰砰”声响起来,他再一看,女孩的脸挨着了车窗玻璃,一下一下地磕在上面,眉头微微皱着。

    这情景似曾相识,他上次不也靠着车窗睡着了?

    就是睡得很不安稳,途中会磕醒好几次。

    他心惊胆战地看着她的脑袋撞着坚硬的玻璃,试探性地伸了只手过去,想让她垫着自己的掌心,会舒服一点。

    却没能如愿,迎来了一个小小的颠簸,司机没注意红灯,来了个急刹车。

    夏悠悠一头撞上了前面的椅背,不知所措地“嗯”了一声,揉揉脑门。

    阮宥看到她这副无辜的样子,也忍不住弯起了嘴角,她却没醒,摸了被撞的地方以后,又垂下了头。他便故技重施,重新把手放在她可能会磕到的位置,等着她。

    依然没能如愿。

    车开过几条街,司机面无表情地留意着路况,后视镜里两个孩子的暧昧氛围也被他看在眼底。

    他活了四五十岁的人,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这样青涩的场景,不觉会心一笑。

    此时,阮宥正为着夏悠悠突然不靠玻璃了,暗暗失落,手也不知道该不该收回来。

    刚要动,就看到身边的女孩子,迷糊地闭着眼睛,慢慢倾斜过来,朝着他的方向。

    倚上了他的肩膀。

    阮宥放在窗框上的手臂,本能地一僵。

    不知所措地就垂了下来,哪哪也不好放,他瞳孔放大,加重了呼吸。

    她身上好闻的味道,钻入鼻腔里。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他的一颗心蹦到了嗓子眼,眼睛瞪得大大的,终于还是放松了下来,小心翼翼地让她靠着,手悬空在她身边护着她,希望她能睡得安稳一点。

    在他看不见的角度,倚着他的女孩,睡颜铺着层浅浅的笑意。

    她微微地,把眼睛睁开了一道缝,很快又紧闭。

    神不知,鬼不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真有邪》,方便以后阅读天真有邪18.第 18 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真有邪18.第 18 章并对天真有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