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有邪

17.第 17 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因酱 本章:17.第 17 章

    其实,夏悠悠也从没牵过男孩子的手。

    要怎么形容呢,跟爸爸那种成年男人宽厚的手掌不一样,阮宥的手骨架清晰,还有少年特有的单薄,共同点是都很温暖。暖得沁出一层薄汗。

    他会跟她一样暗自悸动吗?

    排练了一晚上,同一个场景也重复了无数次,本该习以为常,夏悠悠却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来得更不安。

    会出事的吧。

    中场休息,袁柯把阮宥叫过去问了次话,多半是还在纠结,为什么先前挑演员的时候,没发现他。早知道也不用那么麻烦,还得跑到分校选人。

    夏悠悠之前怎么说的来着,袁老师是没有仔细找。

    抛开异域挂的长相,还是阮宥的脸更符合东方的审美,而且,他的腿比米罗的更长。

    阮宥能在这种时候出现,也真是戏剧性。不过,当结束了排练以后,夏悠悠一出舞蹈室的门,就受到项明旻热情洋溢的问候,就不奇怪了。

    哪里有热闹哪里有他。

    真是好兄弟,凑热闹还非要把阮宥也拉上。

    夏悠悠破天荒地对项明旻笑了一下,背着包先走一步。

    夏悠悠刚走,阮宥就从里面出来:“还没走?”

    “等你一起回家啊。”项明旻自我感觉就是个小甜心,但很快就琢磨着阮宥话里的意思不对,“怎么,嫌我留着碍事了吗?”

    “不是那个意思。”阮宥就是随口一问,没想到这个人平时毛毛躁躁,这种时候瞎敏感。

    项明旻却给他下了定论,幽怨道:“渣男,利用完人家就想扔。”

    阮宥感到好笑:“我怎么利用你了?”

    他一问,项明旻就盯着他,坏坏地笑个不停。

    “是不是我叫你来的?小手都拉了。”

    一句“拉小手”,让人莫名紧张,阮宥急着朝他“嘘”了一声,四处看看,确认没什么人。

    项明旻却来了劲,追着他问:“怎么样怎么样?演男主角是什么感觉啊,你这是不是把那个混血儿挤下台了?”

    阮宥摇摇头:“没有,我只是暂时代替一次。”

    “那怎么行?”项明旻唯恐天下不乱地煽动他,“你得让袁老师对你负责啊,书记的手还要再牵别的男人吗?”

    最后一句话听了简直生气,阮宥停下脚步,少有地叫了他的全名。

    “项明旻,住嘴。”

    夏悠悠前脚上了车,后脚两个男生就跟了上来。

    只剩最后一个座位,她站着没动的时候,项明旻已经走到身边,大大咧咧地跟她说:“书记,你坐啊。”

    以前跟蒋思甜她们坐车,都是她给女生让座,这一回成了被劝座的那个,还真有些不习惯。

    “坐吧。”阮宥也轻声劝了一句。

    夏悠悠便坐下来,总觉得,项明旻看她的目光,很热切,让她一阵不自在。

    她便问道:“项明旻,你回家也是乘这一班车才到吗?”

    突然被问到这个问题还是措手不及的,项明旻都没想那么多,他就是看阮宥赶着上了这趟车,自己也硬跟着。

    阮宥在他傻眼的时候替他回答:“我们两家离得很近。”

    项明旻好像明白了什么,一阵支吾后附和道:“对对,我跟阿宥家离得很近,他乘什么车我坐什么车。”

    “嗯。”夏悠悠应了一声,不知道信没信。

    她的心思跑到了别的地方,刚才听项明旻叫“阿宥”,感觉好亲切。

    听许蕾拉说,这两个人是发小。

    换了往常这个时候,她本来可以跟阮宥说几句话的,这一次有他的朋友在,她便不好开口,也不知道可以聊什么。

    过了几站路,车上有了空位,她提醒道:“去那边坐吧。”

    “不用不用。”项明旻笑眯眯,“我们就站这儿。”

    夏悠悠歪过脑袋:“可是,你们不是到底站才下车吗,还要开很久呢?”

    “啊,要坐到底站啊?”项明旻张张嘴,看看阮宥。

    阮宥巴不得拉着他快走:“去吧。”

    两边的座位隔得有些远,夏悠悠放松了坐姿,头转往窗外,看路过的风景。

    项明旻拿手机查了几遍地图以后,更加困惑,压低了嗓音问阮宥:“回咱家坐这班车不到啊?”

    “嗯。”阮宥坐在窗边,一手搭在窗框上,支着脑袋。

    一目了然,完全不需要解释的事。

    项明旻回味过来,脸上的表情很好看:“亏我还一直替你着急,原来你这么闷骚。”

    阮宥不说话,他又问:“她在哪站下?”

    得到回答后,项明旻自顾自地推理道:“等她下了车,你就再下一站下,然后打车回家。”

    算了算时间:“厉害,本来坐专车十几分钟就到了,你这一折腾,快一个小时才到家,你爸都没发现啊?”

    “我爸哪懂坐公交的事,他以为就是这么慢。”阮宥轻描淡写。

    再加上张叔疼他,在很多事上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会帮他兜着。

    项明旻嘎嘎直笑:“你牛比你牛比。”

    他还在调笑着人家,车已经不知不觉过了几站路,夏悠悠到了站。

    “我到啦,明天见。”她站在车门边,朝两个人道别。

    项明旻当然是开开心心地回应:“书记慢走,明天见。”同班同学就是这点好,每天都能见着面。

    阮宥却有些迟疑。

    “阮宥,明天还来吗?”夏悠悠点他的名了。

    阮宥愣愣,随即被旁边的人搂住脖子:“他去的,去的去的,放心吧。”

    车在这时停稳,车门应声而开。

    夏悠悠低头含蓄地笑了一下,没再等阮宥的回答,就说了声“好”,便几步跳下去。

    然而,第二天到舞蹈室的时候,米罗已经早早地坐在那里,朝她挥手了。

    夏悠悠只诧异了一秒,就恢复如常,平静地准备接下来的排练。

    袁柯来时看到米罗,总算松了口气,开排前,附在夏悠悠的耳朵上告诉她:“虽然昨天的男孩挺好的,但我一开始找的是米罗,总想着再给一个机会,只要他以后一直按时出席就还让他接着演。”

    “嗯,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咱们开始吧。”夏悠悠不明白为什么袁柯会特意跟自己解释,毕竟这是她主导的舞台剧。想着,夏悠悠往米罗那边看了一眼,而他笑眯眯地望着她。

    因为他的缺席,大伙陪他把昨天的内容重新排了一遍。

    夏悠悠深吸一口气,开始念台词,米罗的台词也没什么问题,等到情节进行到“被辅导员发现”时,米罗正要靠近她,忽然从门外传来一句:“住手!”

    米罗牵夏悠悠的动作一滞,排练中断,袁柯狐疑地往外看,刚才有个脑袋探出来大喊一声后,就缩回去了。

    阮宥把人拉住一路狂奔,躲进楼道里,两个人气喘吁吁。

    “你干嘛?”

    “我没忍住。”项明旻替他忿忿不平。

    “别捣乱。”

    “你不介意啊?”

    “不介意。”阮宥话是这么说,心里难免没有失落,但他正色道,“别闹了,先回去吧。”

    袁柯走出门外,左右环顾,室外的走廊空无一人,昨天那群来凑热闹的孩子再次扑了个空以后,今天索性没人来了。

    她半天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便回到舞蹈室拍拍手:“继续吧,重来一遍。”

    夏悠悠便调整了站位,清清嗓子,排练继续进行。

    米罗走到她身边。

    “那边的同学,这么晚不回家,在这里做什么?”

    画外音响起后,两个人都做出夸张的惊恐表情,米罗刚要伸手——

    “不准碰!”门外又一次探出了个脑袋,大吼一声。

    “给我站住,项明旻!”这一回,袁柯眼尖地认出了这个捣蛋鬼,严厉地把他叫了回来。

    场面一阵混乱。

    “你捣什么乱?”袁柯问他。

    阮宥眼见着这个惹事精被抓包,硬着头皮也走过来,替他说话:“对不起老师,我把他带走。”

    “阮宥?”又来一个,袁柯更疑惑了,“你们俩搞什么?”

    项明旻把阮宥的手甩开:“我就是看不得那个男的牵书记的手。”

    “怎么就看不得?”

    “我喜欢书记。”项明旻理直气壮。

    声音不大,所有人都让他吓了一跳,阮宥更是皱紧了眉头。

    袁柯看看他,倒是笑了:“知道了。”

    “我们这是演舞台剧,不是来真的。”袁柯循循善诱,给他灌输道理,“你追女孩子,也不应该这样,蛮不讲理,你已经影响到了夏悠悠的正常排练。”

    项明旻斜了里面的那个米罗一眼,态度良好:“嗯,我错了,老师。”

    “知错就好,早点回去吧。”袁老师笑眯眯,“阮宥,你也是。”

    阮宥这才松了口气,点了头后,把项明旻拉出去,他却仍然不愿意走,到了楼道里,又纠结起来。

    “你都背过剧本了,就回去啦?”

    袁柯做事也忒不厚道,哪有把人叫来又让人回去的。

    “她事先跟我说得很清楚,我就是来替补,是我自己答应的。”阮宥也认真地跟他讲起了道理。

    项明旻闷闷不乐:“我不管,你不许走。”

    他们还在争执着,一个柔软的声音叫了他们一下。

    “阮宥,项明旻。”

    两个人一起回头,看到了站在墙边的夏悠悠。

    她怎么出来了?

    阮宥后知后觉地担忧起来,刚才项明旻曾在那么多人面前说喜欢她。

    然而,她又再次,单独叫了他的名字。

    “阮宥,你可以等我排练结束吗?”她问道。

    然后补了一句,“你一个人就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真有邪》,方便以后阅读天真有邪17.第 17 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真有邪17.第 17 章并对天真有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