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有邪

10.第 10 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因酱 本章:10.第 10 章

    原来他这么令人捉摸不透吗?

    夏悠悠完全没有领会到,这是个别有用心的试探,反而一本正经地帮老师分析起来:“可能不爱说话的人,心里的想法都很多吧,不管怎么说,其实是件好事。”

    嗯,总比他跟项明旻鬼混在一起好得多。

    沈心然笑笑,摸了摸她的肩膀。

    “有时间帮老师了解了解他心里的想法,好吗?”

    这个班主任当得,太尽职了。

    夏悠悠能理解,点点头:“您放心。”

    她们说话的时候,阮宥回了包间,找到个角落坐下,安静地玩起了手机。

    项明旻本来还在跟男生们吼“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看到他,让出话筒就挤过去,勾肩搭背的:“怎么生气啦?”

    “没有。”实际上,阮宥的心情还很好。

    “我发誓我没透露人家的名字。”项明旻笑出一口白牙,“他们都在猜是谁,但你放心,绝对是猜不到的。”

    另一边,蒋思甜和徐萌越分析越起劲:“我觉得就是悠悠。”

    江赫被她们热烈的讨论吸引住,好奇地想要加入:“你们在说什么这么开心?”

    在一小拨一小拨的小团体的窃窃私语中,夏悠悠点的歌到了,是在她后面点歌的男生把她的歌顶了上去。

    《挥着翅膀的女孩》前奏一响起,包间里欢呼了起来,项明旻把铃鼓拿起来摇得哗哗响,大声喊:“唱英文的,唱英文的!”

    这首歌实在是太正能量了,夏悠悠笑得很无奈,正得就像她这个人一样。

    从小到大都是所有人眼中的乖乖女,乏味而无趣,但偏偏讨人喜欢。

    一句“i can fly/i’m proud thaan fly”响彻了房间,所有人鼓起了掌,将这次聚会的气氛掀到了最高点。

    这是他们在这一年里,最轻松的一天。

    之后就开始了更紧张的训练。集训队在原本一周一次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次,是周一的晚上。

    沈心然把上次的模拟试卷拿过来,测试结果不太理想。

    “第一次模拟只是对大家的情况摸个底,这样的结果也可以理解,之后大家努力加油久好了。”沈心然看着手里的卷子,顿了顿,想说什么,欲言又止,还是把试卷递给第一排的同学,“发下去吧。”

    打了鲜红分数的试卷发到每个人手里,教室里一片唉声叹气。

    夏悠悠早有心理准备,一半分数都没拿到的试卷,还算是在意料之内,她倒是好奇起了阮宥,他该不会是满分?

    想着,试卷发到了他,负责分发的同学很惊讶地放下了那张试卷,夏悠悠往那边看了一眼。

    一百二十分。好高。

    诶,没有满分,是错了一题吗?

    沈心然叩了两下讲桌,开始逐个讲解试题。

    夏悠悠也迅速进入状态,认真地记下笔记。

    四道题足足讲了两节课,沈心然擦了几次黑板,长吁一口气:“大家休息二十分钟,然后回教室自习,有什么没听懂的来问我。”

    夏悠悠揉揉太阳穴,想去外面走走,沈心然走过来,在阮宥面前俯下身,拿过他的试卷。

    “知道自己的失分点在哪了吗?”沈心然的声音轻轻的,只有他们三个人才能听得清。

    阮宥点头:“嗯。”

    夏悠悠忍不住看过去,才发现他试卷上的答案有好几处都画了横杠。

    “题答得太不规范了,你的问题不是这些题难不难,而是基础没打稳,丢三落四的,把数学课本翻出来,好好看看推导过程应该怎么写。”

    沈心然很无奈,明明他这四道题的解题思路十分巧妙,但解题过程写得一塌糊涂。

    夏悠悠听了会儿热闹,还是出去了,心里有些感慨。

    当一个人足够努力,是可以让学习成绩达到一个高度的,但到了这个高度以后,想要再往上钻一点,就会发现十分吃力,因为还有一种叫做“天赋”的东西,拥有它的人,不需要努力就可以轻轻松松把你超越。阮宥大概就是这样的人。

    好羡慕他。

    她趴在栏杆上发呆,有人来喊她:“夏悠悠同学——”

    夏悠悠回头,是她们班的音乐老师袁柯。

    “袁老师。”看到音乐老师,夏悠悠内心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这位老师确实是吃艺术这碗饭的,课上得相当好,人也活得十分不食人间烟火,四十来岁,心态却很年轻,换句话说,就是热爱折腾。

    夏悠悠参加“一鸣杯”就是受了她的指导,决赛当天也是由她设计造型,要不是那对梦幻得不要不要的羽毛翅膀,“挥着翅膀的女孩”形象也不会那么深入人心。

    “有事跟你商量,快来我办公室。”袁柯笑眯眯地招手让人过去。

    夏悠悠边走边向她报备:“袁老师,我一会儿还要回去上课噢。”

    “我已经跟你们沈老师说过啦,她说下一节课自习,夏悠悠同学,不用担心。”袁柯毫不含糊地截住她的退路。

    “……您找我干嘛呀?”

    “这不是要准备文艺汇演了嘛,老师有个想法。”

    “可是,我们班的节目表已经上交了呀,报名也截止了。”

    夏悠悠亲自收取了那些表格,她们班报上的节目是文艺委员的钢琴独奏。直到上周五截止了报名,袁柯都一直没来找她,她还以为自己这次逃过了一劫,大大松了口气。

    “那是以班级为单位的,老师这个不一样,演员要从各个班选。”

    “演员?”夏悠悠一听到这个词,感到头皮发麻,“您要排小品吗?”

    “是舞台剧。”袁柯揽过她的肩,把她揽进办公室,关上了门,“已经跟领导说了想法,他们批准了。”

    夏悠悠在这一坐,就是一节课的时间。袁柯把这个舞台剧整个都给她讲了一遍,从剧情到节奏,再到每个人的台词,事无巨细都一一说过。

    “那就这么定了,过几天剧本给到你,我们开始排练。”袁柯单方面确定了她的意见,才打算放她走。

    夏悠悠只能暂时答应下来,如果拒绝,大概这老师又会拉着自己说半天,今天晚上就没法回去了。

    她出了办公室往回走,教室的灯光还亮着,进去一看才发现已经没了人,她收拾好自己的书包,关了灯,锁上门,再看看时间,这个点,不知道还能不能赶上末班车。

    到了校门口的站台,果然空无一人,不见平时一起等车的小伙伴,夏悠悠叹了口气,考虑是步行到地铁站还是直接打车回家。正踌躇着,一个长长的影子从她身后,投到眼前。

    夏悠悠一转身:“咦?”

    还有人。

    “你还没走吗?”

    阮宥挠挠头:“嗯,沈老师让我在她面前把那四道题重写了一遍。”

    是吗。

    夏悠悠莞尔:“沈老师是为你好。”

    “嗯,我知道。”阮宥眸子里的神采,温顺得像绵羊。

    他走到夏悠悠的身边,站了一会儿。

    “还有车吗?”

    夏悠悠这才想起来,她现在是要回家的。

    “最后一班车已经走了。”

    “噢……”

    两个人似乎都心不在焉的,说完这个也没有认真地考虑该怎么办,一动不动地继续呆站着。

    还是北风吹得太冷,才让他们稍稍有了些清醒。

    “你准备……怎么回去?”

    “我去地铁站了,你去吗?”夏悠悠被他一问,慌慌张张迈开了脚步,没发现自己还同手同脚了。

    可是地铁站那么远。

    阮宥记得她家附近也没有地铁站,这意味着她要步行好久,这么晚,路上遇到危险怎么办?

    “可以等我一下吗?”阮宥拿出手机。

    夏悠悠停下来,看着他。

    他打了个电话,听内容应该是打给家里的司机的,挂了以后她才不好意思地说:“不用那么麻烦。”

    “没事,车正好就在附近,一会儿就到了,反正我也要回家,顺路。”阮宥道。

    其实也只是要一个不拒绝的理由,他说得很周到。

    夏悠悠低下了脑袋:“嗯,谢谢。”

    阮宥的脑袋更低:“不用谢。”

    他说得没错,车就在附近,可能还不到十分钟,就停在了他们面前。

    阮宥先去开了门,让到一边,让她上车,这个很自然的绅士举动让她心跳了跳,弯腰坐进去。

    他从另一侧拉门进来,跟司机说:“张叔,这是我的同学,夏悠悠。”

    这好像是第一次听到他说自己的名字。

    夏悠悠很新奇,在脑海里搜寻了半天,认识他也有这么多天,他好像真的没有叫过她。

    他以后也会像其他人那样,叫她悠悠吗?

    这时张叔回头和蔼地笑了笑:“夏小姐好。”

    “张叔好。”夏悠悠回过神,“麻烦您了。”

    “不麻烦,应该的,夏小姐坐稳,系好安全带。”

    夏悠悠低头找,一只手已经越过了她,从她那侧找到了安全带,拉过来卡进卡槽里。

    少年的体温偏热,身上淡淡的香皂味被体温融化,沁入她的鼻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真有邪》,方便以后阅读天真有邪10.第 10 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真有邪10.第 10 章并对天真有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