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代小日子

22.第22章 除匪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拾玖景观 本章:22.第22章 除匪患

    第22章除匪患

    *

    工作组的各项工作,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叶抒文,作为一名刚刚投身革命的青年学生,也亲自参与了这场行动。

    对他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更是激动人心的。

    烟土就像一颗毒瘤,祸害国民百年之久。

    旧社会也曾多次禁烟,却收效甚微。

    以往,上面政令下达,到了下面却无法执行。尤其是行署、县乡一级,官商勾结,相互包庇,街面上三五步就设有一家烟馆,而烟土走私贩卖更是到了愈演愈烈之势。

    烟土之患,始终难以根除。

    可到了新政权这里,就像秋风扫落叶一般,利落地解决了。

    这一回,不光是虎头镇,包括区、县、行署在内都展开了清扫行动。

    烟馆被查封了,烟鬼被集中起来强制戒烟。整个市面上立马清新起来,乡民们的精神面貌也大有改观,就连空气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在惊叹的同时,更怀着一份敬仰。

    对自己所做的那份工作,也更加认真执着起来。

    这天,他收到了省城的来信。

    是他的同学林美华写来的,说想他了,要他结束实习,尽快回城。可他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哪里舍得离开?

    于是,认认真真地写了一封回信,细细描述了乡间的景致和生活。

    在他的笔下,一切都是美好的。

    无论是乡村,还是教学。

    字里行间,更是迸发着一股激.情和梦想。

    他跑到镇子上,亲自把这封信投递了出去。

    他希望远方的亲人,能理解自己的这番举动。

    更希望他们能支持他,鼓励他。

    *

    工作组这边,为了彻底消除“匪患”,一连开了几次会。

    叶抒文把收集到的资料,整理出了一份书面报告。由曹组长亲自去县里,向上级部门做了工作汇报。

    县武装部接到报告后,高度重视。

    先派了几名侦查员,扮作货郎前去侦查。

    发现张家坝地处山涧腹地,大小五个村落都分布在山坳里。最大的一个村子,有五百多户人家。而小村子也有一二百户人家,可谓人丁兴旺。

    这几个村落里,无论男男女女,还是老老少少对陌生人都很戒备。当地县政府派去的工作组,无论采取什么办法,都很难开展工作。

    更为严重的是,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工作组的队员们都被村里人秘密监视着,就连行动都不甚自由。

    这么看来,这几个村子的确有问题。

    再结合沿线群众的举报,这伙歹徒极有可能藏着一批武器弹药,对他们绝不能掉以轻心。

    摸清了情况之后,县武装部与行署大队共同制定了“春雷”行动计划。准备趁着农闲时节,联合邻县秘密展开行动。

    经过一番紧张筹备,到了四月里,张家坝的几个土匪村被一举端掉了。

    当时,两县的武装部集中了全部力量,一共出动了两千多号人马,仅一个晚上就把几个村落给包围了。

    攻打最大的那个村落时,武工队员们还未进村,村口负责瞭望的土匪就发现了异常。

    警报一响,村里就行动起来,妄图反抗。

    结果,乒乒乓乓一阵打击,当场击毙了十几个负隅顽抗的匪徒。武工队进村后,通过相互检举,光青壮年汉子就抓了四五百。

    而临近的几个小村落,也抓获了三四百。

    这批歹徒,被全部集中到了县里关押起来。

    他们都是有前科的惯犯,有的甚至有命案在身。

    对所有参与人员,绝不能轻易放过。

    已构成犯罪的,要公开审判。对罪大恶极的,要从重从严。对那些受到裹挟的,要进行批评教育和劳动改造。

    消息传来,青沙河流域顿时沸腾起来。

    沿线的大小村落里,都燃放起了鞭炮。

    一时间,“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就像过年一般。

    祸害乡民长达几十年的“匪患”,终于被根除了。

    这一行动,真是大快人心。

    新政府在群众中的威望,也大大提高了。

    上课时,叶抒文特地把“匪患”这个词好好讲解了一番。

    说历朝历代,乡间都是土匪出没。

    而地方官府呢,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不问,任其发展。

    也唯有咱们的新政府,才是真正为劳苦大众着想。

    “春雷”一响,一举歼灭了大股土匪,为一方乡土保了平安。

    徐甜甜坐在下面,静静地听着。

    心说,叶先生的思想觉悟可真高啊。

    这样追求进步,日后是不是能躲过那一劫呢?

    *

    社会秩序好了。

    乡里的日子也更加好过了。

    每到镇上逢集,十里八乡的村民们都纷纷前来。有沿街摆摊卖土特产的,也有专门来买东西的,集市上格外热闹。

    这天一早,天刚蒙蒙亮。

    徐甜甜就爬了起来。

    她唤醒冬娃,给他穿戴一新,准备去虎头镇赶早集。在灶屋里,吃了块黑饼子垫了垫,就和凤芝一手拎着一只竹筐子,随着爹和启康一起出了门。

    这会儿,微微有点凉。

    田间的露水还很大。

    放眼望去绿油油的麦苗上,湿露露的一片,在晨曦中泛着莹润的光泽。

    冬娃穿着蓝夹衣,趴在爷爷背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他很少起这么早,昨儿一听娘要去赶集,说什么也要跟了去。

    徐甜甜没法,只好答应下来。

    她想,让孩子出去见识一下也好。

    现在,街上的治安好了,花拍子、二流子也没了踪影。村里的孩子,大多跟着家长们出去逛了逛。冬娃自小就没出过门,这一回也好好出去瞧瞧。

    到了虎头镇上,太阳已经冒出了头。

    街面上人来人往的,非常热闹。

    转了一圈之后,爹从一家摊子上抱了两只白生生的小猪娃子,放在竹筐子里,让凤芝和启康提着。

    接着,又牵了一对小羊羔子。

    那对羊羔子才满月不久,睁着一双毛绒绒的大眼睛,咩咩地叫着。把冬娃乐得咯咯直笑,非得亲手握着缰绳不可。

    爹见冬娃喜欢,就让他牵着缰绳头,自己在一旁护着。

    路过一家烧饼摊子时,一股香气袭来。

    爹犹豫了一下,还是从怀里掏出了两百元(两分钱),买了五个热气腾腾的烧饼。一人分了一个,让大家好好过了一把瘾。

    徐甜甜一边闻着,一边咬着。

    这是刚出炉的热烧饼,吃着又软乎又香甜,别提有多好吃了。

    她想,以后能天天吃上热烧饼就好了。

    买好了东西之后,爹领着一家人,来到了自家的杂货铺子前。

    这间铺子在背街里面,门前并不算热闹。

    平日里,主要做街坊邻居和老顾客的生意。

    这也是当初上家转手的原因之一。

    爹让启康在外面牵着小羊羔,自己带着家人进了铺子。

    徐甜甜是第一次来。

    看铺面的确很小,也很不起眼。

    可一进门,货架上却是琳琅满目,东西很齐全。启宽大哥见爹来了,赶紧搬了凳子出来,让爹坐下来歇了歇脚。

    未等爹吩咐,就打了两罐酱油和香醋,包了一包咸盐、几块皂角等日用品。又顺手拿了两刀草纸,让凤芝搁在筐子里。

    最后,还从后面拎了两罐黄酒,说是陈年老酿,让爹喝了暖暖身子。

    “爹,要不去后面歇歇?”

    “不了,一会儿还要赶回去咧,这猪崽子和羊羔子得赶紧喂喂,估计饿了快半天了!”

    徐甜甜倒是想去后院瞧瞧。

    这里可是她下一步发展的目标,怎么也得熟悉一下才成。

    可看爹的意思是想立即赶回去,也只好作罢。

    说话间,见门帘一挑,一位身材矮小的村妇抱着个娃,从后面走了出来。

    “爹!”她站在大哥身旁,低声喊道。

    “嗯……”爹嗯了一声,脸上淡淡的。

    “冬娃娘和凤芝也来了,要不去后院坐坐?”妇人腼腆地说道。

    “不了,嫂子,一会儿还要回村里上课去呢!”凤芝笑着应道,徐甜甜在一旁也冲着嫂子笑了笑,让冬娃上前给大娘行礼。

    对这位大嫂,她印象不深。

    趁着这个机会,悄悄打量了一番。

    见大嫂果然是个麻脸,眼睛小,鼻梁塌塌的,皮肤又黑又糙,的确不好看。尤其是和身材高大、气宇轩昂的大哥站在一起,很不般配。

    可俩人成婚后,除了一开始大哥闹了一场之外,这十年就这么过下来了。

    平日里,夫妻俩客客气气的,从不争吵,也没听到大哥抱怨过什么。即便大嫂做不好家务,大哥也只是皱皱眉头,就含糊过去了。

    徐甜甜心里一阵感慨。

    看来,启宽大哥还真是个厚道人啊。

    即便心里再不满意,可一旦认了,也就这么平平静静地过了下来。

    这么多年了,也习惯了吧?

    临出铺子前,爹又吩咐道:“启宽,今儿拿的这些东西,都记在账上哈!”

    “好咧,爹!”章启宽麻溜地应了一声。

    这是爹定下来的规矩,无论是哪家哪房,只要拿了东西就得记在账上。

    即便是自己家里,也得守着这条规矩。

    这么做,一是自家心里有个数,每月花销了多少,都一清二楚的。二是便于月底盘账,对那些赊账的,也好追帐,对那些赖着不还的,也有个考量。

    做生意,是盈是亏,得有个准数。

    否则这生意做下来,肯定是亏的。

    对爹和大哥的这套生意经,徐甜甜很是佩服。

    这生意要想维持下去,账面是一定要清清爽爽的。

    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都是如此。

    *

    转眼间,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启康拿着个饼子,直接去了学校。

    一家人提着猪娃子,牵着羊羔子出了虎头镇。

    刚拐过一道弯,迎面撞见了叶先生。

    他穿着一身灰色制服,和一位女学生并肩走着,手里还拎着一只小皮箱。

    那女学生剪着齐耳短发,穿着一件月白色的斜襟褂子,一条黑布裙子,一双白袜子和一双黑布鞋,看着格外素雅。

    俩人站在一起,就像一对佳人。

    惹得过往的乡亲们,不错眼地打量着,还时不时地咬咬耳朵。有几个半大孩子,干脆跟在俩人身后,就像看不够似的。

    “章大叔!”见到章存林一家,叶先生主动打着招呼,还特意瞅了瞅那对小猪娃子和小羊羔子。

    “哎呦,是叶先生啊,您这是去镇上赶集啊?”章存林背上驮着冬娃,笑着问道。

    “是啊,去街上逛逛,顺便给她找家客栈住……”叶先生站在路边,客气了几句。又向章大叔一家介绍了那位女学生。

    说她叫林美华,刚从省城那边过来,想在乡里住几天。

    说着面色微红,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徐甜甜一见,就猜出了这位女学生的身份。

    这十有八.九,就是传说中的那位订婚对象吧?

    这是专门跑来看叶先生的?

    可为何又噘着小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五十年代小日子》,方便以后阅读五十年代小日子22.第22章 除匪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五十年代小日子22.第22章 除匪患并对五十年代小日子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