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代小日子

21.第21章 灭渣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拾玖景观 本章:21.第21章 灭渣滓

    第21章灭渣滓

    *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上课的间歇,徐甜甜也在村子里走了走。

    她带着冬娃去自家地里瞧了瞧。

    见地里的麦苗,绿油油的一片,已经一脚深了。

    中午,忖着青溪的水暖了,就端着木盆子,学着村姑的样子蹲在溪边洗衣服。

    她就着一块青石板,在褂子上揉了皂角之后,拿着一根棒槌,对着褂子捶捶打打的,感觉自己越发像个村姑了。

    等启康放学后,还会和他一起去野地里捡柴禾,听听小鸟的叫声。

    偶尔,也会去青沙河边走一走。

    看看河里过往的船只,想想下游的徐家湾和爹娘兄弟。她打算瞅个时间,带着冬娃回娘家一趟,看看爹那边的情况如何?

    当然,这得等她适应了翠翠的身份之后。

    否则稍有不慎,岂不是自露马脚?

    对虎头镇,她也想过去瞧瞧。

    这可是她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平日里,见那些架子车、毛驴车还有大马车来来往往,穿梭在乡间的小道上,有的直达镇子,有的通往县城。

    她明白唯有走出去,才能有更大的发展。

    只是这个时机得把握好了。

    在村里村外走动时,徐甜甜发现自家的条件算是好的。

    家里有吃有穿不说,院里还打了一眼水井,随时都能压水喝。而村里绝大部分人家都打不起水井,要去村口的大水井里挑水喝。

    庄户人家,在没分家单立门户之前,都是三代同堂的大家子。

    院里十几口人,每日光挑水就是个体力活儿。

    那些大脚村妇还好,那小脚媳妇可是受了罪了。

    男人家勤快一点的,能帮着媳妇做点活儿。遇到那些封建老思想的或混账的,家务活是一点儿都不肯沾手的,净指望着媳妇儿当牛做马地干活呢。

    由此可见,这村妇的日子该有多辛苦?

    可环境使然,乡里就是这种习俗。

    这不比还不觉得,这一比较,更加坚定了她离开村子的决心。

    *

    这天,轮到章存林家准备派饭。

    一大早,他吩咐冬娃娘做点好吃的,说给工作组的同志们好好补补。

    徐甜甜爽快地应了一声。

    就掂着柳条筐子去菜地里拔了一颗大萝卜,揪了几个青辣椒,又剜了几棵小青菜。见韭菜也长出来了,就用小铲子割了一茬嫩韭菜。

    回到灶屋,她和凤芝一起做了两锅玉米面饼子。

    瞅着快响午了,就先用油渣炒了一盘萝卜片,接着又炒了一盘小青菜。还把事先剥下来的萝卜皮切成细丝,和青椒丝、香醋拌在一起,做了一盘酸辣爽口的小凉菜。

    另外,又炒了一盘韭菜炒鸡蛋,熬了一锅大米粥。

    她发现,经过这段时间的适应,手脚灵便了不少。

    好像翠翠的那股爽利劲儿已恢复了三成,比前一段可是好多了。她暗暗松了口气,总算能应付那些繁琐的家务活儿了。

    就是针脚上,还差了点。

    估计要想掌握翠翠的那一手绝活儿,还得多练练。

    工作组要来了,叶先生也要登门了。

    凤芝自然是满心欢喜。

    她把院子里外都打扫了一遍,堂屋里的条几和桌子也抹得干干净净的,就连窗户台上也清理了一遍,窗棂子一尘不染的,窗户纸也格外透亮。

    徐甜甜抿着嘴,暗自好笑。

    这小姑娘怀春,就是这种反应吧?

    可惜,自己还没恋爱过一回,就多了个娃娃成了孩子她娘。按照这个年代的习俗,恐怕也很难再遇到个合适的了。

    歪瓜裂枣的,她又相不中。

    于是,心里就打着单身一辈子的主意。

    她想,养儿养猪奔小康才是她的奋斗目标。

    只要能过上好日子,把冬娃抚养成人,即便单身也没什么。

    如今新社会了,男女平等。

    她有头脑,还有文化,怎么也能混出个名堂来吧?

    *

    到了吃饭点,叶抒文随着工作组一起来到了村东头。

    章存林正在院门口候着。

    见工作组来了,便热情地把人让进院里,大声招呼着凤芝打水,让工作组的几位同志洗洗手,准备吃饭。

    叶抒文一进门,见院子里既宽敞又干净,几间大堂屋也格外敞亮。

    心想,这是村里的富裕户儿,也是个讲究人家。

    他随着曹组长等人进了堂屋,刚在桌前坐下。

    就见徐翠翠端着一只木托盘走了进来。她放下托盘,麻利地摆上了饭菜,笑着招呼着他们。凤芝也端着一只馍筐子,搁在了桌上。

    随后,又送上了一碗碗香喷喷的大米粥。

    “乡里人家,粗茶淡饭的,也没什么好吃的,曹组长,还有叶先生你们就将就着吃点吧……”章存林在一旁陪着,客气地让道。

    曹组长心知这是乡里待客的客套话。

    这会儿正刚上春荒,农家宅院里能吃上这些已算是好的。

    而叶抒文一见到徐翠翠,就有点惊讶。

    原来,这就是徐翠翠的家。

    经过这段时间的走访,对翠翠的事情也有所耳闻。想不到乡里竟有这样的奇女子?不禁生出敬佩之意。

    当然,也不免有些惋惜。

    这样美丽聪慧的女子,就这么深藏在乡间了?

    她还不到二十岁,就这么带着个孩子守在这所院落里?

    想想,还真是可惜了。

    这顿饭,吃得格外香甜。

    一桌子饭菜做得很好,即便是粗茶淡饭,可口味却非同一般。曹组长连连夸赞,章存林听了却淡淡地一笑。

    家里面,冬娃娘做饭的手艺好,凤芝这两年也跟着学到了五六分。

    若论起做饭炒菜,这村里还真没谁家能比得过的。

    这个时节吃食少,这饭菜也就将就着点了。

    而叶抒文,对这顿饭的印象非常深刻。

    他想,如果能天天去章大叔家吃饭就好了。

    *

    转眼到了三月底,天气暖和了不少。

    河提上的野花也开了。

    田间地头,还有漫地里长出了嫩嫩的野菜儿。

    村里的大闺女和小媳妇们,还有半大孩子,都挎着柳条筐子、拿着小铲子下地剜野菜儿。什么荠荠菜、灰灰菜、扫帚苗儿、马兰子头、苋菜等等。

    这会儿正赶上时令,鲜嫩可口不说,还特别养人。

    徐甜甜也跟着启康和凤芝,学会了识别野菜。

    每天一早出门,踏着露水剜那么一小筐子。

    回家洗干净之后,焯一下水,用盐和香油一拌,就是一道风味小菜。或者用干面拌一拌,上锅蒸熟,再用油盐和蒜末拌一拌,更是一味特色佳肴。

    这吃得好了,心情也好。

    徐甜甜的气色越加好了起来。她面容红润,头发乌黑锃亮,整个人看着水灵灵的,就像棵水葱儿似的。

    引得村里的大闺女和小媳妇们啧啧赞叹,这村东头的冬娃娘还真是个出挑的,十里八乡的也比不上吧?

    对她的脚,也没人再说三道四了。

    如今解放了,不兴裹小脚了。

    那些裹了一半的早就放了脚,那些裹残了的只能后悔不迭。

    像凤芝这样的小闺女,算是幸运的。

    她娘走得早,爹心疼她,舍不得让她受罪。当初,奶奶和大娘也拿她没办法,追啊撵呀的愣是没裹成。

    这么一来,她和翠翠一样,都是大脚。

    现在可好了,又兴起大脚来了。

    那些小脚闺女,反而不敢到人前,生怕被人说思想落后。

    可脚已经成型了,再放开也晚了。

    *

    村里的风气真的变了。

    闺女媳妇们借着去识字班,都大着胆子出门了。有几个,还打算结伴去虎头镇上逛逛。以前,不赶到庙会等大节日,家里是不允许女人们跑那么远的。

    可如今是新社会了,谁还敢拿这个来约束女子?

    村里面,除了几个顶级老封建之外,家家户户都变了个样子。

    而工作组,也取得了新的进展。

    经过一番明察暗访,发现老乡们虽然对党的政策有所了解,可心里还存有疑虑。最明显的,就是担心这政策是否能长久了?

    为了打消这种疑虑,就要从群众最关心的问题着手。

    工作组找了几个积极分子谈心之后,又在老乡们中间摸了摸底。发现虎头村也好,虎头镇也好,最痛恨的就是上游的那帮子土匪。

    解放前,不管是富户还是穷户,都受过土匪的骚扰。在青沙河沿线,虎头村算是富裕的,被土匪盯上后一连抢了好几回,还烧了几间屋子。

    一说起来,老乡们就痛恨不已。

    年纪大的老人们还说,上游的张家坝,穷山恶水的,一连几个村落家家户户都是土匪。

    他们白天种地,晚上装扮一下,就跑到下游来抢劫。抢了东西之后,就连夜坐船跑了。歹徒们成群结队的,又抱成一团,谁也不敢去招惹。

    那几个村子,常年累月的干这个营生。

    听说,和镇子上的地痞流氓也有勾结,还四处埋了眼线。

    所以,乡亲们都不敢吭声,生怕遭了报复。

    曹组长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即与虎头镇的工作组取得了联系。

    很快,便制定出了一个行动计划。

    县里武装部还专门派了一支小分队过来,与工作组一起动手把镇子上和村里的烟鬼、二流子、暗门子、坏分子都给集中起来,开了大会。

    让他们每天去镇子上的工作组报到,除了交代自己的恶行之外,还顺带敲打了一番。

    另外,还得互相检举,几个罪大恶极的立马被关押起来。

    那些烟鬼们,也被武工队员看管着,在镇公所里集中禁烟。

    镇上的治安,顿时好转起来。

    街面上再也看不到欺行霸市的,也看不到那些收保护费的。那些私下贩卖烟土的,也匿了形迹,没了声息。

    还有河沿上那些暗门子,也停了营生。

    除恶扬善,邻里和睦。

    乡亲们自然拍手称快。

    十里八乡都纷纷赞道:“还是新社会好啊,这事由政府管着,恶人们再也不敢出来横行霸道了……”

    社会上的渣滓被消灭了。

    对工作组来说,下一步就是从根本上解决“匪患”问题。

    这是一桩大事,不是靠一两支小分队就能完成的。这需要与邻县联合起来,统一行动,集中力量把土匪窝给端了。

    也唯有这样,才能彻底消除隐患,让群众们放心。

    从而树立起新政府的威信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五十年代小日子》,方便以后阅读五十年代小日子21.第21章 灭渣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五十年代小日子21.第21章 灭渣滓并对五十年代小日子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