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代小日子

20.第20章 金手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拾玖景观 本章:20.第20章 金手指

    第20章金手指

    *

    这天下午,章存林没去识字班。

    他打着进城给爹看病的旗号,和爹一起乘坐马车赶往县城。

    到了城里,太阳都快落山了。

    他派人去了那家客栈,给启铭捎了话,让他抱着宝儿来客栈附近的“喜来面馆”一趟。还特别强调说不可带其他人,否则就不认他这个儿子。

    章启铭听了,唬了一跳。

    爹和爷爷莫名进了城,难道是听说了那事?

    那天,淑娟受了惊吓,回来后洗澡又受了凉,结果就一直卧病在床。这么一来,宝儿回乡之事也给耽搁了。

    他本打算等淑娟好一些,就再次返乡。

    因为怕家里怀疑,也未敢提起。

    可爹这话里,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一时想不明白,可也不敢违抗。

    于是,就抱着儿子去了面馆。

    到了那里,爹和爷爷果然在坐。

    见了宝儿,二老自然舍不得撒手,说孩子长得像他。可爹接下来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令他震惊不已。

    “宝儿不得回乡,三十年后方可入籍?”一开始,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连问了三遍,见爹一口咬定,也不禁慌了神。

    这究竟算哪门子事?

    可爹一脸严肃,爷爷也闭口不谈。

    他知道族里起了变化。

    难道是由“泼粪之事”引发的?可爹和爷爷都说,村里并不知道这事与章家有关,也没有任何风声透露出来,所以莫要再提起了。

    既然与此无关,可宝儿为何不能返乡?

    他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可怜巴巴地瞅着爷爷。

    最后,爷爷实在抗不过了,才吐了口:“启铭,莫要再问了,这是宝儿的命相决定的……”

    章启铭感到哭笑不得。

    乡里搞封建迷信不假,可还未到这种地步吧?

    他喊了声爷爷,可爷爷也板着脸,嘴里叨叨着:“启铭啊,族里也不是不认,就是多等个三十年而已,那时宝儿正好三十岁,俗话说三十而立,到那时候,让他爷给他好好操办一下,这入籍之事,一定要办得风风光光的……”

    章启铭见和爹、和爷爷都说不通,心知入籍无望。

    他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爹虽然一向刻板,可心里还是疼他的。而爷爷就更不用说了,一直把他捧在手心里,生怕他受一丁点儿委屈。

    可今儿这是怎么了?

    不通人情不说,还劝他赶紧带着淑娟离开,早点回南方去。

    章启铭冷了心,也点头答应下来。

    南方天气暖和,淑娟回去也好。

    她这病啊,一半是气候不适应一半是心病。等明儿离开这里,这心病自然就好了吧?反正,离婚书已经拿到了,回去后给岳父一家也有了交代。

    章存林见儿子答应了,心里也不好受。可现在实在没有别的法子,这事不能再继续拖下去了,唯有硬下心肠来。

    事情定下来之后,爷孙仨人要了三碗面条,趁热吃了起来。

    临到分手时,章启铭也有些伤感。

    他站在面馆门口,见爹和爷爷上了马车,说要摸黑赶回去。可一路上却频频回头,冲着他和宝儿直招手。

    他心知爹和爷爷也舍不得他们。

    可自己却选择了另一条道路。

    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

    爹进城了,说是给爷爷瞧病去了。

    徐甜甜自然知道。

    可爹进城后,又做了什么?

    她并不清楚。

    本来,她已经做好了准备,等着迎接下一波挑战。可没想到,三天过去了,那个章老三再也没露面不说,孩子入籍之事也没再听人提起。

    这是起了变故?

    她心里有些纳闷。

    想问问凤芝,却又不便开口。

    后来,还是启康打听到了一二。他找到翠翠姐,悄悄说道:“姐,听说那个小娃娃不回来了,跟着三哥回了南方……”

    徐甜甜听了,松了口气。

    她搞不清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那一窝子不回来了,对她可是极大的利好。她知道只要那娃娃进了村,定会惹来无尽的联想,人前人后被人指指点点,也在所难免。

    现在倒好,一下子安生了。

    她和以往的纠葛,也彻底脱离开来。

    不知自己交了什么好运?

    还未发力,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直到一周后,徐甜甜收到爹捎来的点心匣子,里面还附了一封信。拆开来,只有一张便条,上面却一个字都没写,只画了几个小人儿,穿的破破烂烂的。

    叫花子?

    她这才猜到了事情的原委。

    她算是明白了,目前最大的金手指就是爹。

    有这么一个爹护着,可真是安全得很哪!

    所以,她也要把爹给保护好了。

    *

    这事力量了,徐甜甜心情大好。

    冬娃也感受到了。

    见娘开心,他也屁颠屁颠地上来凑热闹。一到晚上,定要搂着娘的脖子,让娘讲故事才肯睡觉。

    徐甜甜心知不能惯着孩子。

    可一见到冬娃那张小脸,心没来由地就软了。

    而凤芝呢,自从上了识字班整个人都变了。

    一有空,就在地上划拉着练字。

    遇到不会写的,就问翠翠姐。

    徐甜甜也乐于教她。

    经过这段相处,她也发现了,凤芝虽然有点小脾气,可心底善良,对冬娃也疼得慌。自来姑嫂之间少有融洽的,像她和凤芝这样的,算是处得不错的。

    还有就是启康。

    自从她变成姐姐之后,启康待她一点都没变,反而更亲近了。平日里,他话虽然不多,可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能帮忙时,一定会帮她一把。

    有这么一个兄弟在身边,她自然也很满足。

    另外,章家爹待她还是客客气气的。

    无论吃什么,都记得她那一份,与以往也没什么两样。对冬娃,更是没得说,每次去镇子上,一定会捎点吃的给冬娃。

    冬娃嘴巴也甜,见了爷爷知道喊人,最拿手的就是抱腿。

    徐甜甜看了也直乐。

    这孩子不知跟谁学的?

    只要和人亲,就揪着人家的裤腿不放,一副我跟你亲的小模样。

    俗话说,三岁看老。

    看来,冬娃也是个开朗性子,一点也未受到他爹的影响。

    徐甜甜感到十分欣慰。

    她打算把冬娃的教育,也提到日程上来。

    心想着,得好好培养一下,以后怎么也得考上大学不是?

    等冬娃大学一毕业,可就是国家干部了。

    *

    自从识字班开课以来,工作组那边就取得了不小进展。

    农协的威信立起来了,妇救会的作用发挥出来了,党的政策也宣传下去了。与此同时,还在村里发展了一批积极分子。

    曹组长对这位叶先生,自然是刮目相看。

    当初,对他还存有疑虑。

    这位省城里来的青年学生,趁着学校实习期间,自告奋勇地下到乡里锻炼。他一没吃过苦,二没受过累,听说还是个大户人家出生,自小锦衣玉食的,家境非常好。

    这样的人能行吗?

    可他很快就发现,这位叶先生教书认真,性子也好。对乡亲们十分耐心,也没有城里人的那种毛病。

    他住在祠堂外院里,和组里的其他同志一样,睡得是大通铺,铺得是麦秸草,盖得是粗布被褥,吃得是农家派饭。

    说到派饭,就得感谢一下农协会长章启良和妇救会的崔主任。

    没这俩人动员安排,工作组恐怕得自己做饭吃。得派人去镇子上买粮,每日得去村里大水井挑水,还有吃菜也成问题。

    现在,能去老乡家里吃饭。

    每顿饭,按照人头向老乡支付饭钱,可是方便了不少。

    一开始,老乡们都不敢要钱,把他们当客人来看待。

    后来,在同志们的一再坚持下,老乡们才闹明白这工作组不同于旧社会那些吃官饭的。

    旧时那些下乡的巡视官员,欺压老百姓不说,还伸手乱拿乱要。而工作组,是真心为老百姓着想的,是令人放心的好政府。

    群众的思想觉悟提高了,后续的工作就好开展了。

    曹组长开会说,下一步要继续发动群众,想群众所想,为群众扎扎实实地办几件实事。于是,就把实地走访工作安排了下去。

    在上课之余,叶抒文也和工作组的其他同志那样走家串户,与老乡们面对面地交谈。

    而乡亲们对这位教书先生,也颇有好感。

    尤其是那些大娘婶子们,恨不得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儿子一般。不管他到了哪一家,都非常受欢迎。

    在乡亲们的眼里,叶先生说一口官话,非常好听不说。

    这人啊,更是斯文俊气,就像戏文中常常见到的那些才子。有些大婶儿,胆子大一点的,就追着他问:“叶先生,说人家了没?”

    一开始,叶抒文被人这么追问,还有些不好意思。

    后来,脸皮也厚了起来。

    每逢有人问,就大大方方说道:“婶子,家里给定了亲了,等到大学毕业后就完婚……”

    这么一宣传,村里人都知道了。

    那位叶先生是定了亲的,家里已经给说好了。

    据说俩人还是大学同学,这可真是郎才女貌,格外般配。

    消息一传出来,那些大闺女们虽然有些失望,可学识字的热情依然不减。

    对她们来说,那叶先生门第甚高,本来就不是乡下女子攀得上的。现在能多看一眼就很好了,哪还敢想那么多?

    倒是村里的年轻汉子们,松了口气。

    自从叶先生一来,这闺女媳妇们就攒足了劲儿,天天跟打了鸡血似的,叶先生长叶先生短的,恨不得立马嫁给他。

    现在可好,人家叶先生是有主的,这些闺女媳妇们也该收收心了。

    徐甜甜和凤芝也听到了消息。

    她倒没什么。

    像这种大户人家出生的,能上大学的自然非同一般。解放前,说亲都很早,按照叶先生的年龄,定了亲那是妥妥的,有什么好惊讶的?

    倒是接下来,这种出生会受到家族拖累,希望叶先生能避开才好。

    对这位教书先生,她颇有好感。

    心想,要不要提点他一两句?

    日后也好有个防备。

    可这些日子,她甚至没和他单独说过话,即便想提点也没那个机会吧?

    况且真说了,人家就会相信吗?

    于是,又把这个想法给摁了下去。

    而凤芝呢,先是蔫蔫的。

    后来又打起精神来了。

    去识字班,也一如往日那般热情。

    过了年,家里就要给她说亲了。

    按照乡里的习俗,这都算是晚了的。可爹有自己的想法,也不想她出门子那么早,所以才把她留到了现在。

    她呢,也不想离开这个家。

    省得去人家家里吃苦受累不说,再像翠翠那样遇到个白眼狼,可有她受的。

    自从上了识字班之后,她更想找个自己喜欢的。

    也唯有这样,才像个居家过日子的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五十年代小日子》,方便以后阅读五十年代小日子20.第20章 金手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五十年代小日子20.第20章 金手指并对五十年代小日子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