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代小日子

19.第19章 卜一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拾玖景观 本章:19.第19章 卜一卦

    第19章卜一卦

    *

    村东头的章存林也听到了这桩趣闻。

    他并未多想,以为是那对年轻夫妇惹了叫花子,被人家捉弄了而已。虽然臭气熏天的,可人并未受伤,也拿人家没办法。

    可章老爷子却坐不住了。

    启铭今儿本该回来,可一直等到下午也没见到人影。他不禁犯起了嘀咕,那边是咋了?不会是有啥事吧?

    可即便有事,咋连个招呼都不打?

    难道是没找到捎口信的?

    可天刚一摸黑,又听老大说起了这事。

    心里愈加不安起来。

    想着不会这么巧吧?

    可又不愿往启铭和淑娟身上扯。

    结果,思来想去,弄得一晚上也没睡好。老伴还以为他上火了,说明儿一早给他炖个鸡蛋羹消消火。

    可章老爷子却是有口难言。

    他心知这事不好去打听。

    本来,乡里乡亲的不过是当一桩笑话听听,也没人在意是哪家的儿子和媳妇?他这么一打听,岂不是惹人怀疑?

    本来没影儿的事,也给套在自家头上了。

    可搞不清缘由,心里又着实难耐。

    这么一来二去的,还真上火了。

    *

    到了第二天。

    吃了晌午饭,章存林一家搬着凳子,去了识字班。

    惹得四邻乡亲们,都兴奋起来。

    说他家可真是追求进步,看看一家子都是文化人。

    也有几个和存林老哥同龄的,也跟着去瞧了瞧。

    见一屋子大闺女小媳妇,倒是热闹得很。还有那位俊气的叶先生,一口官话,教得的确好,比镇子上的先生强多了。

    于是,又有几个汉子当场报了名。

    还把家里没上学的娃给揪了过来,说一起听叶先生讲课。

    曹组长一看,高兴得直咧嘴。

    想不到这么快就见效了?

    他赶紧让小李在屋子中间划了一道白线,让男人们坐在一边,闺女媳妇们坐在另一边。

    倒不是他要搞封建,这是为了安全起见。

    万一有二流子进来浑水摸鱼,可是坏了识字班的名声。

    这天下课时,叶先生说从今儿起下午再开一堂课。让乡亲们吃了下午饭,趁着消食聊天的空档儿,过来学文化。

    大闺女小媳妇们一听,顿时乐坏了。

    这样子好啊,既能多学点,又能听叶先生讲课。省得一回家,就被那些家务活儿压得喘不过气来,还得看婆婆的脸色。

    而那几个庄稼汉子也没异议。

    平时吃罢了饭,也没啥事。

    过来学俩字,倒是不错。

    徐甜甜和凤芝自然也很乐意。

    对她来说,每天忙着学文化,做不好针线活儿就被遮掩过去了。若有人问起来,就说最近忙着练字,这针脚也就暂时搁下了。

    至于做饭晚了,爹也在识字班里,也就没了意见。

    而凤芝呢,恨不得叶先生站在讲台上,从早晨讲到晚上,更是个积极分子。

    徐甜甜心说,这个识字班办得可真好啊。

    一下子解决了好些问题。

    对这位俊气的叶先生,也徒生好感。

    而叶先生呢,老早就发现这个徐翠翠非常聪明。

    课上无论教多少字,她都能记住。

    虽然写得歪歪扭扭的,可比起其他人来可是强多了。

    真想不到,村里还有这般聪慧的女子?

    *

    村里人,欢天喜地的忙着学文化。

    就连章老大家的几个儿媳妇和小孙子也跑去上课了。不过两天,那间大屋子就塞得满满当当的,连个插脚的地方都没了。

    来得晚的乡亲,只能站在后面听。

    工作组这边,也借机宣传一下党的政策。

    还帮着农协会长和妇救会主任立威。

    曹组长明白,日后的工作还得依靠村里的基层组织,所以先得把群众发动起来,这思想觉悟自然也就提高了。

    一家子都在忙乎。

    唯有章老爷子和老伴闲着。

    都过去两天了,启铭那边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即便他连着喝了两天鸡蛋羹,可这心火还是未能消下去,嘴角也嗖嗖地冒出火泡来。

    惹得老伴也发了急,要老大赶紧去镇上的药铺里,给抓包草药回来。

    见爹生病了,老大章存山也不敢大意。

    立马跑到镇子上,抓了两包草药回来,让媳妇给爹煎上了。

    不过,他心里也有点纳闷。

    启铭侄儿这是咋了?

    说好的回乡,咋一连两天未见人影?

    搞得爹也上了火。

    后来,他实在忍不住了,就瞅了个空档去了老二家。

    章存林见大哥来了,自然很热情。

    他知道大哥是个老实人,对爹娘孝顺不说,对他这个兄弟也很照顾。

    当年娃他娘走得早,几个娃年龄又小,大儿媳妇又不立事,全靠娘和嫂子出面照应着,对大哥一家也是心存感激。

    见大哥问起启铭的事,就实话实说,毫无隐瞒。

    他不想袒护着儿子,也心知不可再生出事端来。

    这两日,对儿子迟迟未抱宝儿回乡,也存有疑虑。可一来忙着去识字班,二来也希望儿子能避避风头再说,就把这事给搁下了。

    现在忽然听到爹给启铭捎了话,可启铭却未返乡。

    立马觉得不对劲儿。

    爹那话里的意思,大哥可能不觉得,可他却品出了味儿。这是想让启铭带着一家人回来啊?可“和离”之事才了,这么做不是存心找茬吗?

    想着徐永泰的性子,他立马把那桩“趣闻”与启铭联系了起来。

    事情太过蹊跷。

    如果爹没这一出,他还想不到。

    可爹这么一掺和,那启铭本是个胆大的,外加上那女生学一闹腾,十有八.九就昏了头了。

    抱着儿子,携带娇妻衣锦还乡?

    那徐永泰知道了,还能愿意?

    章存林是个见过世面的,也知道徐永泰难缠。

    可爹和启铭哪晓得他的厉害?

    那徐家湾离县城不过十几里地,徐永泰去趟城里就跟玩似的。保不住他找人暗里盯着启铭,就等着他搞小动作呢?

    可想归想,这事情还没确定。

    目前,只是他的猜测而已。

    章存林压下心头的不安。

    听说爹上火了,满嘴起泡,心知爹也犯了疑。他赶紧跟着大哥去家里看了看,让爹趁热喝了药,躺着好好休息。

    他出了大哥家,抬脚进了章存贵家的院子。

    这会儿,存贵兄弟刚从镇上回来。

    见老哥打听那桩“趣闻“,犹豫了一下还是提醒道:“存林哥,这事我也听说了。你可知道那对回乡探亲的年轻人住在哪家客栈?”

    “……住在哪家?”章存林心里一阵紧张。

    “同乡客栈……”章存贵压低了嗓门说道。

    章存林一听,就明白了。

    这正是启铭和那个女学生入住的客栈。也就是说遭到“粪袭”的那对年轻人,十有八.九就是启铭他们?

    “……是启铭?”他试探着问道。

    “嗯……”章存贵点了点头。

    他经常给人写状子,对细节一向关注。听到这桩八卦就觉得蹊跷,侧面一打听,就摸清了事情的原委。

    章存林心生感激。

    他明白,这事存贵早就知道了。可他却一直封锁着消息,生怕对章家有任何不利。他冲着存贵拱了拱手,说道:“这事……多亏了存贵兄弟在暗里照应,哥真是感激不尽……”

    说着,就把老爷子给启铭捎话的事,透露了一二。

    章存贵见存林老哥也是个明白人,就把话说开了。

    他神情严肃地说道:“存林哥,你给侄儿好好说道说道,万不可再寻事了......这可关乎着整个章家的脸面……”

    “存贵兄弟,你就放心吧,启铭那边由我来管着,再也不让你大伯插手了……”章存林下了决心。

    他知道这事无法追究。

    没凭没据的,找谁去?

    可看这行事的手段,这一回并未直接针对启铭,也未公开宣扬,不过是发了个警告而已。

    这恐怕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让了一步。

    否则,那边早就把启铭给收拾了,哪还用等到今天?

    而章存贵因为这事,还专门卜了一卦。

    可那卦象却把他吓了一跳。

    “乱世方定,南方之事不利于章家,唯有三十年后方解……”这里面的玄机,他虽然猜不透,可趋利避害的本能还是有的。

    于是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存林哥,兄弟日前卜了一卦……那卦象里透着一股玄机,唯有和那边彻底撇清了关系,方可破解……”

    章存林一听,也瞪大了眼睛。

    他细细地忖了忖,觉得存贵的话也不无道理。

    那边,一大家子要去海外发展,不再回来了。他听启安提到过,那边与这边可是两个天地,日后若翻起老账来,还真说不清楚。

    也唯有趁着现在脱清了关系,才能避免将来有人拿这个来说事。

    可孙儿到底是启铭的骨血,就这么搁在外面不认了?

    听存贵话里的意思,三十年后方解。

    也就是话说,要等到三十年后再认回来也不迟?

    而章存贵正是这个意思。

    按照他的想法,这仨人最好是赶紧走,孙儿也不要进村了。

    如果存林老哥和大伯父想娃,就悄悄去县城里瞧瞧得了。还有,万不可见那个女的,否则这卦象还是无解。

    章存林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存贵兄弟一向是个严谨的,也从不信口开河。

    这宝儿入籍之事,就往后缓缓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五十年代小日子》,方便以后阅读五十年代小日子19.第19章 卜一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五十年代小日子19.第19章 卜一卦并对五十年代小日子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