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代小日子

16.第16章 叶先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拾玖景观 本章:16.第16章 叶先生

    第16章 叶先生

    *

    徐甜甜尚未进村,“和离”的消息已经传遍了。

    一开始,章家想着让这事悄没声息地过去。可没想到这么一闹腾,徐家一下来了几十号人马,这消息哪里还盖得住?

    本来,章家老三的事情,村里人都听说了。

    对村东头的那个“小寡妇”,也抱着同情。在乡亲们的眼里,那就是个可怜人。可没想到这么有志气,竟然闹起了“和离”?

    还分到了一笔家产。

    这可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要知道,自来有休妻的,净身出户的,哪见过这戏文中才有的“和离”?

    这可是大家族里的才子佳人们才会上演的戏码,想不到这徐家闺女也行?

    只是这“离婚”的名头,到底不好听。

    殊不知新社会了,甭管好不好听,以后这样的事都不再稀罕了。

    崔大婶子那边自然也听到了消息。

    她可是个积极分子,稍有风吹草动,立马前去工作组报告。

    曹组长听了,心里一动。

    这个徐翠翠倒是思想进步,可以作为重点发展对象,起个模范带头作用。于是,就把动员任务交给了崔主任,让她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徐翠翠给拉到识字班来。

    这可是受压迫妇女,翻身得解放的典型啊。

    对其他妇女的影响也大。

    结果,徐甜甜刚一进村,就被崔大婶子截住了。

    说她刚去了她家,跟她爹已经说过了,让她和凤芝一起去识字班。还叮嘱她明天上午就搬着小板凳过去,千万不要忘了。

    临了,又补充了一句,说以后有困难就来找她。

    徐甜甜自然满口答应。

    心想着咋这么巧?

    不会是在这里巴巴地等着她吧?

    *

    徐甜甜进了家门,见凤芝在灶屋里做饭。

    冬娃正蹲在树下,看蚂蚁搬家。

    见娘回来了,就蹬蹬蹬地跑上前来。一把抱住娘的腿,小屁股“哧溜一下”坐在了她的脚面上,嘴里哼哼着:“娘——”

    这是撒娇呢?

    经过几天相处,徐甜甜已经闹明白了冬娃的小动作。

    每次来这一势,就是想让娘驮着他,在院子里走一圈。可这孩子皮实得很,分量也不轻,驮着走一圈,可是个体力活。

    徐甜甜咬着牙,驮着冬娃才走了几步,就累得再也走不动了。冬娃呢,两手抱着娘的腿,笑得咯咯的,别提有多开心了。

    见冬娃高兴,徐甜甜也挺高兴的。

    她真希望这孩子就这么开心下去。

    可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对孩子的影响挺大的。

    现在,冬娃年纪还小,不大明白事理。可再长大一点,出去和别的孩子一起玩耍时,话里话外难免会带出来。

    小孩子都是敏感的,任谁也不想爹不要自己了吧?

    到时候,她又该如何开导?

    正想着,就看到章启铭从堂屋里走了出来。

    他看着她,顿下了脚步。

    嘴唇动了动,到底还是没有发出声音来。

    徐甜甜呢,自然也就装着没看见。

    她想,与其加深冬娃的印象,不如就此忘却。

    以后,就权当从未有过这个爹好了。

    章启铭的脸上讪讪的,一扭头冲着灶屋说道:“凤芝,哥走了,一会儿还得赶路,今儿就不在家里吃了!”

    “哥,吃了饭再走吧?”

    “不了,晚了就赶不上马车了……”

    凤芝沾着两手高粱面,从灶屋里出来,想拦着三哥。

    可章启铭却急着要赶回去。

    淑娟和宝儿还在城里等着,他实在是放心不下,得赶紧回去看看才好。

    “冬娃,你爹要走了,快去送送……”凤芝哄着冬娃说道。

    “……”冬娃站起身来,瞅了瞅爹,又瞅了瞅娘,小嘴张了张,又闭上了。

    章启铭见了,心里一揪。

    他走过去,摸了摸冬娃的脑袋,低低地唤了一声:“冬娃……”

    心里却叹了口气。

    对这个孩子,他的感情很复杂。

    解放前夕,从南到北都是乱哄哄的。

    书信不通,交通不便。

    如果不是这趟回来,他还不知道孩子的出生。

    也从未想到过,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儿子。

    一直以来,他对他毫无印象,也少有感觉,可他却是他的娃。也正因为这个娃的出现,才把离婚之事搞得复杂起来。

    本来,他一门心思地想着,自己这么做是为了翠翠好。过去,他和她相处了不过几天,本没有多少感情,即便提出离婚也是不忍心看她守一辈子活寡。

    可她却变成了冬娃的娘。

    不但让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还让他背上了负心汉、薄情郎的名声。

    他本可以装着不在乎。

    可真的能不在乎吗?

    每次一进村,就感到脊梁骨发麻,恨不得立刻逃离出去。可为了拿到离婚书,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求爹通融一下。

    今儿,终于得偿所愿,可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这份离婚书,是他梦寐已久的。

    可结果呢,却是大相径庭。

    他想,他这是活该。

    既然选择了远离家乡,去海外闯荡的路子,那就继续走下去吧?

    他已经对不起他娘儿俩了,不能再负了淑娟和宝儿。

    徐甜甜见那人一脸沮丧,没了往日的神采。

    心里也暗自称奇。

    这心愿已了,不是称了他的心么?

    咋又摆出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来?

    难道还想着别人宽慰他几句,让他的良心少受点谴责不成?

    凤芝在一旁,瞅着二人没有说话的意思。

    冬娃也跟娘学着,一声不吭,只好自己去送三哥。

    她站在院门外,看着三哥往村西头走去。

    心想,三哥这是去大伯家,和爷爷道个别?

    今儿发生的事情,她也听爹说了。

    以后,她和启康得跟着改口,不能再喊嫂子了,得喊姐。

    这个结果,倒是出乎意料。

    一开始,她只顾着心疼冬娃,生怕他没了娘。可这么一来,总算解决了这个问题。对翠翠姐,也不得不服气,有骨气不说,还挺有能耐的。

    这几天,她神思不属的,怕是在想这个问题吧?

    凤芝回到院里,先脆生生地喊了声:“姐!”

    把徐甜甜给楞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

    心说,凤芝可真机灵啊,这脑子也够活泛的。

    随后,俩人凑在一起,悄悄说了说明天去识字班的事情。

    凤芝说,这事多亏了崔大婶子,她三言二语就把爹给说通了。还说,咱家是军属,得给虎头村的闺女们带个好头。

    本来,见爹心情不好,她没敢提那个茬。

    可崔大婶子这一登门,就把事情给解决了。

    徐甜甜听了,也长舒了口气。

    这一晚,她搂着冬娃睡得格外踏实。

    她想等一觉醒来,明天就会有所不同吧?

    *

    第二天,吃了晌午饭。

    徐甜甜和凤芝一手扯着冬娃,一手搬着板凳去了村西头。

    到了章家祠堂外,见崔大婶子正等在门口。

    一见她俩,立马笑得合不拢嘴,就像看见了宝贝似的。

    她拉着二人,兴冲冲地进了一间空荡荡的大屋子,指着地上画好的白线,说道:“冬娃他娘,还有凤芝,你俩就坐在第一排吧?”

    “好咧,婶子!”凤芝欢快地应了一声。

    徐甜甜四下里扫了一眼。

    这间屋子很大,估计坐得下几十号人。

    这会儿,两扇雕花大门敞着,窗户也开着,还挺亮堂的。

    在屋子前面,靠墙摆着一张长条桌,上面架着一块大黑板,乌黑乌黑的,还散发着一股油漆味儿,像是才晾干不久的样子。

    估计,这就是讲台了。

    徐甜甜搂着冬娃坐下后,一脸严肃地说道:“冬娃,一会儿先生来了,可得坐好了,不能乱跑乱动,也不能哼哼……”

    冬娃点了点头,小手揪着娘的衣襟,好奇地打量着。

    过了一会儿,又陆陆续续地进来了七八个小闺女。

    一个一个搬着小板凳,抿着嘴笑着,按照画好的白线坐好了。崔大婶子也掸了掸衣襟,找了地方安坐下来。

    这时,一位中年汉子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土黄布军服,扎着皮带,打着绑腿,看着十分英武。

    屋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那人站在讲台上,先做了一番自我介绍。

    原来,他就是工作组的曹组长。

    他大声讲了几句,表扬了在坐的各位,说大家思想觉悟高。然后,就大声宣布:“虎头村识字班正式开课了,下面由叶先生来给大家上课!”

    话音刚落,一位身穿灰色制服的年轻男子,大步走上了讲台。

    他身材修长,留着个中分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着斯文白净。他把手里的那盒粉笔,搁在了桌上,随后向下扫了一圈。

    徐甜甜一瞅,这不是昨天问路的那位先生吗?

    这人看着顶多二十岁,想不到竟是位教书先生?

    只见他站在讲台上,朗声说道:“乡亲们,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识字班里的一员了!下面,我先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叶,叫叶抒文,以后可以叫我叶先生,也可以叫我叶同志……”

    说着,取出了一支粉笔,在黑板上端端正正地写下了三个大字:“叶抒文”。

    接着,又拿着教鞭指着黑板,一个字、一个字地念道:“叶—抒—文,这就是我的名字……”

    “今天,就先来教大家认一认自己的名字……下面,我要把各位的名字一个一个都写下来……”

    徐甜甜一听,心想这位叶先生还真有两下子。

    换做是谁,都想学会写自己的名字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五十年代小日子》,方便以后阅读五十年代小日子16.第16章 叶先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五十年代小日子16.第16章 叶先生并对五十年代小日子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