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13.凝脂莲(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醋 本章:13.凝脂莲(二)

    屋里一片静谧,只有养生壶烧水的“咕嘟咕嘟”声。

    “啪”的一声,水开了。

    然而两个人都没动。

    简宁甫看着这个几乎从小带大的孩子,心里感慨万千。

    一直以来,他都很欣赏陈飞禹,也能理解陈飞禹根植于心的自尊和自傲。

    可是,简路是他的女儿,情况又很特殊,他想替简路把今后的路都铺得的平平坦坦,不要有任何的沟壑。

    人都是自私的,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对,我的确调查过你两次,如果冒犯了你,那我很抱歉,”简宁甫的神情坦然,“但是,你向来都很聪明,早就该知道我对你和小路抱着怎么样的心思吧?”

    “可你也不能这样暗中调查我,你这样让我觉得……被侮辱了,”陈飞禹的脸色泛白,他努力压抑着自己心头的愤怒,压低声音道,“我是一个成年人了,你不能用你的方法来操控我的私生活。”

    简宁甫淡淡地道:“你该明白,小路太单纯,我不能让她有一丝半点受到伤害的可能。”

    “我为什么会伤害她?”陈飞禹反问道。

    “飞禹,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当年你阿姨走的时候,你答应了什么不会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吧?”简宁甫提醒道。

    陈飞禹沉默了片刻道:“当然记得,阿姨拉着我的手,叫我照顾小路。”

    “你应该明白,你阿姨让你照顾小路是什么意思,”简宁甫的眼神冷了下来,“你答应了,却一直装傻,后来小路高中毕业后,我暗示过你几次,你也一直避而不谈,这一年来更是渐渐来得少了,我心里就明白了,你是不愿意。”

    陈飞禹的脸色有些泛白,好一会儿才说:“照顾小路有很多种方法,并不一定要恋爱结婚。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我都会照顾小路一辈子。而且……阿姨当时那个样子,我能不答应让她走得安心吗?”

    简宁甫凝视着他,良久才苦笑了一声:“行,我不怪你,你实习在那样一个国际大公司里,眼界当然开阔了很多,有的是各种各样的美女,小路太乏味了。”

    “不是,”陈飞禹下意识地反驳,“小路很好,没有什么女孩能比得上她,我一直很喜欢她。”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简宁甫目光犀利地看着她。

    陈飞禹迟疑了片刻才道:“我现在不想谈恋爱,不管是小路还是别的女人,我只想潜心把工作做好。”

    简宁甫当然觉得这只不过是个借口,心灰意冷地摆了摆手:“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陈飞禹站了起来,朝着简宁甫深鞠了一躬:“叔叔,谢谢你和阿姨这些年对我的照顾和培养,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以后有机会,我会一定会回报你们的恩情。”

    简宁甫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古怪地笑了笑,喃喃地道:“其实,你是嫌弃小路不够聪明吧?”

    陈飞禹心头一震,拉在门把手上的手一抖,门忽然开了,简路一头摔了进来。

    他顾不得反驳,伸手扶住了简路。

    “这个……我……我来看看……”简路尴尬地挠了挠头,急中生智,“看看爸爸的茶泡好了没有!”

    养生壶里的水已经半温了,紫砂壶和茶叶却一动没动。

    “咦,你们没泡茶啊?聊得很开心吗?”她意外地问,眼里闪动着期待的光芒。

    简宁甫知道她的心意,当然不会让她失望,温和地笑了笑:“是啊,和飞禹好久没见了,聊得都忘了喝茶了。”

    “正和叔叔一起探讨怎么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呢,我听了深受启发,”陈飞禹也很捧场,笑着说,“比我一个人瞎琢磨强。”

    听上去,曾经的不快好像烟消云散了。

    刚才担心得趴在门上偷听的简路松了一口气,高兴地说:“本来就是嘛,我爸那么厉害,飞禹哥你听他的没错。来,我来替你们泡茶。”

    茶是上好的普洱,茶汤红浓清亮。

    简宁甫喝了两口,便借口说要午睡,回卧室去了。

    “飞禹哥,刚才可担心死我了,”简路吐了吐舌头,小声说,“我爸没骂你吧?”

    “没有。”陈飞禹的目光心不在焉地落在了简路的脸上。

    “他真的很喜欢你,经常在我面前夸你,我听着都嫉妒了,真的!”简路举起了三根手指在耳边发誓。

    她的头微微偏着,鬓边的几缕发丝从马尾中散落下来,黏在了雪白细腻的脸颊上,天真中带着几分性感。

    陈飞禹的心口一热,狼狈地避开了那真挚的视线。

    “我知道,我以后会常来看他的。”他低声道。

    “哼,”简路娇嗔道,“那我呢?”

    “当然也来看你,”陈飞禹连忙弥补,“今天想干什么?我陪你。”

    “真的?”简路很高兴,这一年来陈飞禹几乎没空陪她,好几次都是带点好吃的说两句话就走了。“听说最近有好多新电影上映,我们去看电影吧,。”

    周日的府山广场热闹得很,外面的广场上有商家在做推销活动,搭起的台子前聚集了一大群人围观,不时有欢笑声传来;人流量最大的路口三三两两地守着发传单的人,一见到他们就围了上来。

    想起自己发宣传单时的辛苦,简路来者不拒都收下了,不一会儿手上就有了一大叠,还时不时仔细地翻看着上面的内容。

    陈飞禹哑然失笑:“别看了,这些广告很多都是言过其实,别信以为真。”

    “嗯,”简路乖巧地应了一声,又道,“我只是看看,做这个传单也很辛苦,看两眼也算是……一种尊重,对吧?”

    陈飞禹愣了一下,抬手揉了揉她脑袋:“小傻瓜。”

    简路抗议了:“飞禹哥你总是揉我头发,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怎么不是小孩子?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个小丫头。”陈飞禹笑着道。

    “不给揉不给揉。”简路转身快速地后退着,朝他鼓起腮帮子做了个鬼脸。

    “小心。”陈飞禹赶紧提醒。

    府山广场的合大影城在整个北都都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除了两个国内首屈一指的巨幕厅,还独辟蹊径开设了一部分精致的vip厅,费用惊人,其格调和个性被一些小资和精英拥趸,几乎每天都人满为患。

    果不其然,一群人从里面观影出来,讨论得很热烈,也没瞧见简路,其中一个撞在了简路身上。

    简路“哎呦”了一声,揉了揉肩膀连忙转身道歉,撞上的女的倒也很客气,连连说:“没关系的……咦,这不是飞禹吗?”

    “刘婕、大楚,这么巧。”陈飞禹也有些意外。

    大家都是认识的,几个人围过来打招呼,简路很是好奇,站在陈飞禹身旁,一双乌溜溜的眼睛不时地从这几个人身上瞟过。

    几个同事有男有女,都是年轻人,嬉笑着调侃:“呦,飞禹,这是谁啊,长得这么漂亮。”

    “好啊,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居然都不带出来给我们瞧瞧,该罚。”

    陈飞禹有些狼狈,连忙澄清:“不是的,是我妹妹。”

    刚才和简路撞到的刘婕上下打量着简路,落落大方地伸出手来:“你好,我是刘婕,是飞禹的同学兼同事,很高兴认识你。”

    她化着淡妆,个子高挑、打扮时尚,看上去是个十分干练的白领丽人。

    简路慌忙握住了她的手:“我叫简路。”

    刘婕看向陈飞禹,神情复杂,嘴角却依然带着微笑:“既然碰到了就不如一起玩?我们正打算去k歌。”

    “不用了,她想看电影,你们去玩吧。”陈飞禹拒绝了。

    刘婕的眼神一滞,有两个同事好像也有点尴尬,忽然没了声音。

    “那就不勉强你啦,明天见。”刘婕重新露出了微笑,招呼了一声,大伙儿便告辞走了。

    “为什么不去啊?你同事会不会不高兴啊?我没关系的,看电影唱歌都可以的。”简路纳闷了,出了社会就需要交际人脉,这些她懂,当然不会任性地拖陈飞禹的后腿。

    “没什么,你不懂。”陈飞禹显然有点烦躁,脱口而出。

    简路嘟起了嘴。

    陈飞禹有点后悔了,立刻改口:“我的意思是你和他们在一起会没意思的,说的都是金融圈的话题,好了,我们去取票吧。”

    取票机一共有四五个,都排着队伍,简路是个不记事的,转眼就把那个刘婕的事情抛到了脑后,高兴地和陈飞禹讲着这部电影的花絮。

    “我有个高中同学也进了这个剧组。”

    “不过他不让我来看,说看了就和我绝交。”

    “哈哈哈他就是个跑龙套的,才两句台词。”

    ……

    陈飞禹心不在焉地听着,忽然觉得后背一阵凉飕飕的,他猛地回过头一看,只见不远处有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身形清瘦挺拔,五官隽美白皙,目光仿佛鹰鹫一般犀利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虽然只穿着简单的白衬衣和黑西裤,然而那气势迫人,有着一切尽在掌握的俾睨。

    陈飞禹再看了两眼,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便礼貌地冲着他笑了笑。

    男人却没笑,脸色冷冽,目光从他的身上挪到了简路的侧脸,扬声叫道:“简路!”

    简路应声回头,意外地道:“咦,华梓易,你也来看电影啊?”

    华梓易的神情有些不太好看,一步步地朝她走了过来,那步履之间仿佛带着一股质问的气势。

    简路本能地感到了一丝紧张。

    还没等她想到该怎么打招呼,几乎就在同时,陈飞禹和华梓易异口同声地问道:“他是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甜枣儿》,方便以后阅读甜枣儿13.凝脂莲(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枣儿13.凝脂莲(二)并对甜枣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