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你澎湃的大海

18.c hapter 15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白一墨 本章:18.c hapter 15

    入夜,滨城某地下美食城,田螺姑娘小吃店。

    新店开业,生意火爆,又是下班以后,小吃店内挤满了人,店门口摆放着四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人。

    过道另一侧,临时添置了一张空桌,隔桌对坐了两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吸引了不少来往路人的目光,尤其是女性。

    两个男人与刚从附近办公楼里抽身出来男人气质完全不同,周身散发出一股自然野性的气息。

    一个气质风流洒脱,像海上的风一样缥缈,五官俊美,脸上始终荡漾着火一般热情的笑。

    另一个则与之相反,五官英挺俊朗,身板挺直,明明身处闹市,却像漂泊在广漠无垠的大海上,远观众生百态,目光沉毅,冷冽如水。

    他就像大海本身,广博,神秘,外表看似平静,内里却暗藏着汹涌的波涛。

    更像是古希腊海洋文化打磨出来的古希腊英雄,桀骜不驯,独立不羁,追求自由,崇尚力量,勇敢,果断,富于冒险精神,有强烈的征服欲。

    他未开口说一个字,浑身散发出来的硬汉气质,却仿佛在无声地向众人宣告:

    男人可以死,但不可以被打败!

    这样气场强大的男人,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桌子上一直是空的,两个人等得时间有点长。

    郑淙无聊,拿出手机翻看新闻,无意间点开了一个热搜视频,眼睛突然一亮:“季鱼?船长,快过来看。”

    他把手机放在两人中间的桌面上。

    海坤人没动,视线却落在了手机上。

    手机屏幕上,正播放一场礼服秀,最后压轴的女人出场时,两个男人不约而同地坐直了身体。

    走秀的女人,一身蓝色单肩礼服裙,裙摆很长,拖在了地上,手上戴了黑色的长手套,一直套到手肘以上,只露出上半截白色的臂膀。

    她双手叉腰,一步一步踩着猫步,从舞台后面,一直走到前面,停下来,放下一只手,摆了个pose。

    女人眼神空灵,许是画着蓝色眼影,看起来有些冷艳。

    她转身走回去,台步不算娴熟,能看出不是专业模特,但贵在自然,不做作。

    她身上像是有一种魔力,能牢牢吸引住观看者的眼球,不管是现场,还是此刻屏幕前看的人,都没人出声,一直等着她走出舞台。

    郑淙长舒一口气,笑道:“这姑娘,什么时候跑去做模特了?”

    他把手机放回桌面,坐直了片刻的身体又松垮下来:“看来,不潜水,她完全能靠脸吃饭,以后应该饿不死她。你说呢,船长?”

    海坤一直没出声。

    舞台上那抹蓝色,让他想起很久以前,在世界某个角落,看到的一朵自然生长的蓝色玫瑰花,不是市面上人工染出来的那种蓝色妖姬。

    海坤意识到,原来他在她身上闻到的香味,是那朵蓝色玫瑰花的香味。

    这个认知,让他松了一口气。

    “发什么愣?”郑淙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奇怪,她不是受伤了吗,怎么又敢露肩膀了?这么说,她的伤应该已经好了,不知道有没有留下疤……”

    “左肩,”海坤端起桌上的白色水壶,倒了两杯水,“受伤在左肩,衣服改过。”

    郑淙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男人,用他机智过人的大脑加工了一下他的话,翻译成完整的表达。

    “你的意思,她以前的裙子,露的是左肩,后来因为给你挡了一刀,左肩受伤了,留了伤疤,所以现在衣服改成露右肩了?”

    “嗯。”海坤喝了一口水,放下水杯,补充了一句,“不是一刀,是三刀。”

    郑淙脸上的笑容僵住。

    他当然知道是三刀,三戟叉他又不是没见过,但他不知道,季鱼受伤是左肩还是右肩,更不知道她的裙子有这样的改动。

    他很了解海坤,一向不关注追踪捕鲸船以外的事情,尤其和女人有关的事,他唯恐避之不及。现在却能觉察到季鱼身上这么细微的变化。

    这是否意味着什么?还是仅仅因为她替他挡了三戟叉?

    “兄弟,那天晚上,你跟她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郑淙好奇心又上来了。

    “我跟她有没有发生什么,关你屁`事。”海坤被他问得烦了,直接拿他自己的话堵了回去,“管好你自己的事。”

    郑淙笑得趴在了桌子上,这男人平时一本正经的样子,没想到还会学他说脏`话。

    “来来来,香辣小田螺,天下第一美食家田螺姑娘亲手烹饪。”泥鳅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招牌田螺过来,打断了他们。

    泥鳅把餐盘放在桌上,在他们两人中间的位置上坐下来,给他们两人一人递了一双筷子。

    “快尝尝,好吃不好吃都给个好评。”

    “你也抢我台词?好,看我今天不吃垮你……的小媳妇。”郑淙踢了泥鳅一脚,不等他反驳,加了三个字,“未来的。”

    泥鳅瘪了瘪嘴,表情很沮丧:“肯定没戏。”

    郑淙刚夹上一颗田螺,立刻又放下:“你未来小媳妇直接拒绝你了?不可能啊,枇杷画的泥鳅和田螺那么美,是个姑娘都会喜欢。”

    “胡说八道,”这下,轮海坤踢他了,“你以为都和你一样,一张嘴就能骗女人?”

    “冤枉,我什么时候骗过女人了?都是你情我愿好不好”郑淙笑着抗议,“我这不是给泥鳅信心吗?你真想让所有人跟你一样,留在海上做一辈子和尚?”

    海坤嘴角抽动两下,没再说话,埋头吃东西。

    泥鳅转头看向拥挤的小店。

    收银台前的小姑娘,围着格子围裙,扎着两根辫子,眉清目秀,脸上的笑容甜得像熟透的甘蔗。

    似是觉察到有人在看她,她把视线转过来,很快又收回去。一转一收,喜笑颜开的脸上,多了两抹红晕。

    “泥鳅,你留下,后天我们出发,你不用再上船,东西我会让杨队长派人给你送来。”

    海坤说完,放下筷子,提醒郑淙,回去的时候记得给枇杷带一份田螺,起身准备离开。

    “你去哪?等我一会啊,我都还没吃呢。”郑淙脱下外套,摆开架势开吃。

    “你可以慢慢吃,我约了杨队长谈点事。”海坤刚转身,脚步还没迈出去,突然停住。

    “咦,那个女人怎么那么面熟?”泥鳅一直看着店门口,突然嘀咕了一句。

    郑淙正吃得起劲,他是无辣不欢的人,边吃边调侃:“废话,田螺你当然面熟。”

    他吃着吃着,觉察到旁边两个男人都有些异常。

    泥鳅突然起身,朝店门口跑过去,边跑边叫:“季鱼,是季鱼,季鱼姐!”

    “鲫鱼?”旁边有人疑惑地看着泥鳅,似是在问,田螺姑娘不是卖田螺的吗?怎么还有鲫鱼?

    店门口。

    季鱼付完钱,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声音很熟悉,四处张望,却没找到认识的人。

    余光却瞥见一个背影,她猛然把视线投向过道对面的桌子。

    郑淙笑着向她招手,指了指旁边的空桌,示意她一会儿坐过去。

    她也冲他晃了晃手。

    郑淙对面立着一个黑色身影,身形高大,脊背挺直。虽然背对着她,她却一眼就认出了这个背影。

    海坤。

    他没有穿迷彩服,穿的是黑色夹克衫,黑色牛仔裤,黑色登山鞋,一身的黑色,气质有些冷峻,但没有以前那么硬。

    季鱼刚要走过去,泥鳅已经走到她面前,把她手中打包好的田螺拿过去,对收银的小女孩说:“田螺,她是季鱼,我的朋友,你把钱退给她吧,我请她吃。”

    “啊?”小女孩立刻就急了,脸涨得通红,“可是,她是刷卡的,我我……我先试试。”她似是怕人误会她不同意退钱,硬着头皮操作刷卡机,这些她都刚刚学会,还不熟。

    “不用退了,真的不用。”季鱼要阻止,手中的卡却已经被泥鳅拿了过去,让她过去输密码。

    她无奈,又退回到收银台前,等着按键,不时用余光去看过道对面的男人。

    郑淙已经坐下来,继续吃东西。

    海坤侧过身来,向郑淙伸出手,不知道说了什么,郑淙脸上表情愣了片刻,但很快拿出烟和打火机给他。

    他抽出一根烟,把烟蒂含在嘴里,一手拿着打火机,拇指滑动了好几次,终于点燃。他侧头点烟。

    打火机的光,照亮了他的半边脸。

    季鱼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局,他好像偏头看了她一眼。

    她甚至能感觉到,他漆黑的眼眸,同样被光照亮,让她想起那片海,苍茫,广漠,无边无际。

    季鱼突然感觉心脏好像被人拧了一下,停跳了半拍。

    “好了,钱已经退到卡里了。”田螺长舒了一口气,把卡还给季鱼,问她够不够,要不要再加点。

    季鱼回过神来,顺了一下呼吸,连说不用,转身朝对面的桌子走去,却见海坤三两口把烟抽完,把烟蒂熄灭在一次性水杯里。

    走了。

    她脚步顿住,看着他纵身一跃,直接跳过栏杆,迈着长腿,走向前面的手扶电梯。

    电梯上行,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香飘四溢的地下美食城。

    季鱼愣了两秒钟,回过神来,快步追上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因你澎湃的大海》,方便以后阅读因你澎湃的大海18.c hapter 1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因你澎湃的大海18.c hapter 15并对因你澎湃的大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