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你澎湃的大海

14.c hapter 11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白一墨 本章:14.c hapter 11

    季鱼疼痛难忍,彻底沉睡了过去。

    此后的事,海坤怎么历经波折,把她带上岸,她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四周一片白色,空气里有消毒水的味道。

    床边围着一圈人,站的站,坐的坐,看到她醒来,纷纷靠近,问她感觉怎么样了,伤口还痛不痛。

    有医生过来,仔细查看她的伤口,脸上表情严肃,不停地感叹,被这么长的金属利器从后背到前胸刺穿,再往下一点点,就是心脏,命都要没了,云云。

    季鱼只是听着,或许已经痛到麻木,这样躺着不动,没什么感觉。

    医生例行问了她一些问题之后,让护士给她量了体温,叮嘱她一些注意事项,要忌口,伤口愈合之前,不能再下水,就离开了病房。

    季鱼一听不能再潜水,立刻就急了,想要叫住医生,却没力气叫出声来。

    她强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身体一动,伤口又像被撕裂了一样,痛得她倒抽冷气。

    “别动,再动你的手就要废了。真没见过像你这样不怕死的女人。”郑淙按住她,让泥鳅出去叫人。

    许是屋外的人听到动静,门突然被推开。

    海坤从门口进来,大步走到床边,觑视着她,半晌没说话,只摆了摆手让郑淙和其他人先出去。

    他身后跟进来一个身穿深蓝色海警制服中年男人,中短身材,神色威严,一同走到床边来。

    季鱼还想坐起来,海坤把被子盖在她身上,不让她动。

    “你想干什么?”

    “我要……出院……”

    “三个月之后。”

    “那怎么行?我还要去……斯宾塞岛参加……自由潜水比赛……”季鱼声音突然小了下来。

    她差点忘了,她现在是一个有服食兴奋剂嫌疑的前自由潜水世界冠军,已经被俱乐部除名,不能参加比赛。

    海坤身后的中年男人清了清嗓子,往前走了一步,和海坤并排站立,威严的脸色变得稍许温和了些。

    “季鱼,是这样,我……”

    季鱼看着他,一脸茫然。她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他说话的口吻怎么好像跟她很熟一样?

    许是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他笑了笑,拉着海坤在旁边两把椅子上各自坐下来。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杨泰铭,海坤以前所在海警支队的队长。关于你在日本被诬陷误杀小鲸鱼一事,我们海警支队一收到郑淙汇报上来的情况,就派出了代表,第一时间去和日方交涉。你放心,目前他们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只要我们能找到人证,证明你当时在海滩不可能有误杀行为,这个罪名不成立。”

    “可那是在日本,全都是日本人,谁愿意出面给我这个中国人做证?”季鱼看了一眼海坤,有些意外,他竟然把她的这些破事放在了心上。

    海坤视线从她身上掠过,停留了几秒,移开,双眸盯着虚空,似是在想问题。

    “你仔细回忆一下,当时海滩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人,和你有过接触?”杨泰铭试着引导她。

    季鱼仔细回想了半天,摇头:“我记性不好,没印象了。”

    “一家三口。”海坤在旁边提醒道,转头看向杨泰铭,“杨队长,那一家三口是中国人,比较好找。我们救过他们的小孩,说服他们出面作证应该不难。”

    “嗯,太好了,我马上派人去找。”杨泰铭行事果断,立刻就打了一通电话,把事情安排下去。

    杨泰铭放下电话,继续问季鱼:“他们是中国人,还有没有其他人?如果还能有一个其他国家的人,那就更有说服力了,不一定是日本人。”

    季鱼眼睛一亮:“我想起来了,还有一个叫抓小偷的人,听声音是个年轻女人,她会说中文,日文,还有英语。”

    她对这个人印象深刻,就是因为她当时用了三种语言,像是故意制造混乱,有意在帮她逃跑。

    “她是日本人,姓中田,应该是某个环保组织的成员。”海坤接了她的话,语气笃定。

    “你们认识?如果认识,季鱼被诬陷的问题就解决了。”杨泰铭看起来很兴奋。

    “不认识,我当时听到有人叫她中田小姐,他们在聊海洋污染的话题,她应该看到了我们,有心帮忙。凭这几条线索,要找到她……”

    “我应该知道她是谁,”季鱼打断了他的话,“她叫中田和子。”

    听到“中田”这个姓,环保组织成员,能说三种语言,她立刻就想到了一个人,一个让她头疼的人。

    这个世界,怎么会这么小?

    “太好了,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联系她。”杨泰铭在一旁催促,看起来比任何人都急。

    季鱼这事,说小不小,说大又不大,如果没处理好,就成了关系国家声誉的大事。从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宣布禁止商业捕鲸以来,中国就没有再出现这种事。

    现在出现中国人在日本捕杀小鲸鱼的传闻,就算是误杀,影响也非常不好。日本、挪威那些捕鲸国,一定会拿来说事。

    作为一名中国海警,杨泰铭当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季鱼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心里却犯难,要说服中田和子出面给她作证,肯定不是件容易的事。

    杨泰铭起身告辞,离开前,夸赞了她几句,什么机智勇敢,聪明伶俐,被海坤四个字生生打断:“自不量力。”

    杨泰铭笑而不语,走到门口,又停住,回头看了季鱼一眼,再看向海坤:“你跟季小姐之前认识吗?”

    “不认识。”

    “不认识。”

    海坤和季鱼隔着从床到门的距离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否定。

    杨泰铭笑着点头:“那就好。等季小姐伤好了,早点送她回家。免得她家人担心。”

    他让海坤留下照顾病人,不用再送他,自己转身离开了。

    海坤站在门口,远远地看了季鱼一眼,又看了下门,似是在犹豫,他是离开,还是留下。

    季鱼转头看向床头的水壶:“船长,我渴。”

    海坤远远地注视着她,似是要确认,她是真渴,还是又在耍什么花招。最终回到床边,给她倒水。

    他倒了水,放在床头柜上,扶着她坐了起来,在她背后放了一个枕头垫背,把水杯递给她。

    季鱼看着水杯,没用手去接,直接咬住杯沿喝水。这样喝水有一定难度,她需要把腰低下去。身体一动,眉头就皱得厉害。

    海坤犹豫了一下,在她身后床沿坐下来,扶着她靠在他身上,喂水给她喝。

    季鱼喝完水,感觉不渴了,身体却有些乏力,犹豫着是继续靠在他身上,还是躺下去。

    她瞥见从左后背肩胛骨到前胸缠着的白色纱布,神色忧郁,忍不住叹气:“可怜我那些漂亮的裙子,以后都不能穿了。”

    “……”海坤哑然失笑。

    命都差点没了,她还惦记着她的漂亮裙子。

    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混不吝的女人,为他挡了致命的三刀。这比让他死了还难受。

    季鱼觉察到他刚才似乎笑了,却始终没开口说话,大概能想到他现在是什么心情,笑问他:“船长,你现在是不是很开心?你救了我,我也救了你,这下,咱们彻底两清了。”

    海坤嘴角抽动了两下,挤出三个字,“谢谢你。”语气很诚恳。

    季鱼摇头,示意他在旁边坐下来,片刻前轻松玩笑的表情,转眼变得严肃,郑重其事地请求他:“船长,能不能收留我?”

    “什么意思?”

    “我现在无家可归啊,以后不能再比赛,留在鲲鹏号上倒也不错。”

    “不可能!”海坤想也没想,直接拒绝,转头看向门口,大喝一声,“都给我进来。”

    “嘭”的一声,门瞬间被推开。

    郑淙和泥鳅并排站着,后面还有个人。

    前面的两个人突然往两边移开,泥鳅指着枇杷笑道:“是枇杷,他给季鱼做了汤。说是给她愈合伤口的。”

    枇杷双手捧着一个保温杯,低着头,看起来局促不安。

    季鱼被海坤无情拒绝,胸口正堵得慌,听到枇杷还会给她做汤,气立刻就散了,想要爬起来,自己却动不了。

    “郑淙,过来扶我起来,我要喝枇杷做的汤。”她直接忽视了坐在旁边的男人。

    她拿命救了他,不指望他会对她感恩戴德,却连让她留在鲲鹏号上这么点请求都不答应。

    鲲鹏号收留了那么多人,为什么就不能让她留下?

    季鱼越想越气,不想看他第二眼。

    郑淙他们三个都围过来,枇杷乘汤,泥鳅搬椅子,郑淙扶她起来后,端着碗,递给已经站到床尾去的海坤。

    季鱼阻止:“端过来,我自己喝,你帮我拿着碗就行。”

    “你们两个是不是有病?人家都是患难见真情,你们都从鬼门关打过转了,还在这里较劲。真没出息。”郑淙毫不客气地笑骂道。

    他在旁边椅子上坐下来,直接喂汤给季鱼喝。

    海坤站了一会儿,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已经做完,留下也是多余,遂让泥鳅和枇杷跟着他一同回船上,郑淙晚点再回去。

    枇杷倒是很听话,无声地跟在他身后。

    泥鳅却嘀咕,船好不容易靠岸,为什么不让他跟着郑淙四处去逛逛,香港这么繁华,他还是第一次来……

    海坤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立刻就闭嘴了。

    他们三个人离开以后,季鱼一边喝汤,一边问起鲲鹏号上这几个人的情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因你澎湃的大海》,方便以后阅读因你澎湃的大海14.c hapter 1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因你澎湃的大海14.c hapter 11并对因你澎湃的大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