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你澎湃的大海

13.c hapter 10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白一墨 本章:13.c hapter 10

    船舱内。

    季鱼找到匕首后,打开靠海的窗户,刚钻出去,跳入海中。

    有东西从她的背后极速飞来,“嗖”地刮起一阵冷风。

    紧接着,她身后和身前两个方向,几乎同时传来噼里啪啦的一阵枪响。

    她落入海里,声音还跟着她传了很远。

    一直到她潜入深海,声音才渐渐消失。

    季鱼从海底快速游向波塞冬号前进的方向,同时慢慢向浅海往上浮,浅海压力小,她游动速度会更快。

    不远处,海坤正和小艇上的另外两个人,对付三只小艇上的十二个人。

    海坤让另外两个人先应付其中两条小艇,他跳入水中,手里拿着一把普通的长矛,一端是金属叉,另一端连着一捆绳索,这是手工捕鲸人常用的工具。

    鲲鹏号跟踪捕鲸船,只能活擒船上的捕鲸人,不能伤及性命。所以他们用的武器,都是最传统的工具。除非捕鲸船上的人先开火,他们才会带枪对阵。

    海坤刚跳下水,三只小艇上的十二把特制金属三戟叉同时刺向他。

    这种传说中的三戟叉,是希腊神话中海神之王波塞冬标志性的武器。

    长柄一端连着三根像刺刀一样的金属叉,所以叫三戟叉,中间的叉长,两边稍短,每一根叉都尖锐锋利,明晃晃露着寒光,如果被刺中,不死也残。

    季鱼刚好游过,远远看到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

    海水很快被血水染红。

    让她意想不到的是,转眼的功夫,十二把三戟叉突然被拉入水底,手握叉柄的十二个人,接二连三被拉下小艇,掉入海里。

    显然,三戟叉刺向海坤时,他及时潜入了海底,速度够快,潜入足够深,躲过了刺过来的利叉,但手臂还是被划破。

    海坤顾不上受伤的手臂,用手中的那把长矛刺向十二把三戟叉,再迅速收回来,他手握长柄和绳索一端,绕着十二把三戟叉游了一圈,钗头被绳索套住。

    他快速绕了几圈,牢牢地绑住了金属叉头。

    这一切都是在深层水底进行,上面拿着叉柄的人看不到,甚至以为刺到了他,想把叉抽出来。

    海坤拉着绳索往下潜,借着水的压力,把十二个人拉下了小艇。趁着他们还在混乱中,他浮出水面,长呼吸了几口气。

    他浮上来的时候,无意间瞥见身后有一个蓝色身影。

    季鱼冲他竖起大拇指,给了他一个微笑。

    她的笑容,突然僵住,海坤前后左右以及头上脚下六个方向,同时有人拿着像刺刀一样的三戟叉再次刺向他!

    “小心!”季鱼大叫一声,快速朝他游过去。

    海坤收回视线,左右两手同时拽住左右两边刺过来的三戟叉,且非常精准地抓住了中间最长的叉,双臂用力往中间一合。

    左右两边的两个人被海坤迅速拉近做相向运动,转眼靠近,他们想要收回手中的三戟叉,已经来不及,刺入了对方,双双毙命。

    海坤身体同时打横,躲过了前后刺过来的三戟叉,因为速度太快,前后两个人同样和左右两边的人一样,各自刺中对方毙命。

    海坤身体打横后,原本头上和脚下两个方向的人,同时刺向他的正面和背面。

    显而易见,他能应付正面刺向来的三戟叉,却无法同时抓住背面刺过来的叉。

    季鱼眼看着他身后的利叉就要刺中他,来不及多想,迅速游到他背后,抱住了他的腰。

    下一秒,有冰冷的利器刺入她体内,锥心般的刺痛袭来。

    季鱼痛得差点晕过去,紧咬住牙关,没有出声。

    海坤解决掉正面刺过来的人,转过身来,看到季鱼左胸被刺中,鲜红的血狂飙出来,双眼怒睁,一脚踢向刺伤她的人腹部。

    他这一踢,力道不小,受伤的人捂着肚子,痛得龇牙咧嘴。

    海坤迅速用绳索绑住他,抱着季鱼浮上水面。

    一出水面,两个人都大口大口地喘气。

    季鱼第一次感觉到,在水里短短几分钟的功夫,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疼不疼?”海坤用手捂住她的伤口,明明是问她疼不疼,他却感觉胸口像突然裂开了,疼得他透不过气来。

    季鱼刚想点头,因为确实疼,发现刚才被他拉下水的十二个人,剩下的又围了过来。

    她浑身冒冷汗,再看看越来越远的波塞冬号,咬牙:“不疼。你对付他们,我去割网放鱼。”

    她话音刚落,人已经转身,游向被波塞冬号拖得离他们越来越远的鱼网。

    “季鱼,你回来!”海坤对着海面大吼一声。

    可她已经潜在水底,根本听不到他说什么。

    海坤要追上上去,一圈人朝他涌过来群攻,他带过来的另外两个人根本抵挡不住,他只能先集中精力对付这些个人。

    群攻的人拿三戟叉再次刺向他,他用此前同样的方法,先用绳索控制住了他们的武器,徒手作战,这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海坤找准机会,把他们打散,各个击破。

    最终,一打三戟叉被他收拢,从水底同时刺向其中的一艘小艇底部。

    以此为中心,所有人围绕着这艘小艇,被他用绳索一一绑住了手脚,绑在中间的三戟叉上,每个人都只露半个头在水面呼吸。

    不管他们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越用力,只会彼此束缚得更紧。

    剩下的工作,就是把他们拉回鲲鹏号,留给他的两个船员就能搞定。

    海坤转身去追被拖走的鱼网。游了一段距离,远远便看到,季鱼正用匕首割鱼网。

    因为受伤,她使不上力,割了这么久才割出这么一个小洞,连半条鱼都钻不出来。

    她身边的那一片海水,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突然,她手中的匕首往下掉落。

    海坤胸口一阵刺痛,迅速游过去。

    鱼网边。

    季鱼用脚及时夹住了匕首,右手把匕首拿回来,用嘴咬住。

    她的左手已经不能受力,一用力就钻心地疼。她右手抓住鱼网,用牙齿咬住匕首,继续割鱼网。

    她确信,这鱼网就是传说中的“绝户网”。

    海洋恶性捕捞现象猖獗,渔民用的网,网眼越来越小,从2000年的4.3公分,缩减到2006年的0.8公分,到现在越小。已经不是网,跟布没什么区别。

    一网下去,赶尽杀绝!所以叫“绝户网”。

    鱼网用的材料也很牢固,季鱼怎么割都割不破。她在水中呆的时间太长,体力消耗太大,伤口越来越疼,已经有些力不从心。

    网内的大大小小的鱼,在拼命扑腾,有一只海豚原本一直在挣扎,似乎知道她受伤了,隔着网,看着她不动。

    季鱼仿佛听到她在问她,疼吗?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近距离地看到鱼的眼睛,伤口好像不疼了,心却疼得厉害。也很着急,她怎么这么没用?

    如果救不了这些鱼,她以后一定会做噩梦。

    绝望之际,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季鱼看到海坤出现的那一刻,那颗一直麻木的心,不久前感觉到一点暖,此刻突然感觉到疼。

    疼,暖。

    她麻木的心,终于有了知觉。

    海坤又像之前那样,吻住了她,渡了几口新鲜的空气给她。她像干渴的禾苗,遇到了一场及时雨,瞬间活了过来。

    他把她的手放在他腰上,夺过她手中的匕首,三下两下,就把鱼网割开了一个大洞。

    里面的鱼争先恐后地从洞口游出来,游向大海深处。

    海坤把匕首插入后腰皮带夹缝,转过身来,一手抱着她的腰,快速向海面浮上去。

    他们刚接近海面,立刻听到子弹落入水中发出闷闷的声音。

    海坤抱着她迅速躲开,朝远离鱼网的方向,s形向前游动,一直到枪声远了,才窜出水面。

    季鱼大口大口地喘气,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起初瞪着她,嘴角抽动,似是又要开口训斥她。

    她不想听他训斥,可又说不出话来,只用手指按住他的唇。

    季鱼凝视男人的唇,有那么一刻,她好像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再吻住,好好地品尝,到底是什么滋味。

    可她没有力气动,只能看着他的眼睛。

    他也在凝视着她。

    季鱼不知道为什么,从他眼睛里仿佛看到了另一片大海,同样浩瀚无边,却比现在身处的海更温暖,更澄澈干净,没有血,没有杀戮。

    仅仅只是这么看着,她已经觉得不冷了。

    可她的头晕沉得厉害,眼皮也越来越重,头和眼皮几乎同时耷拉下来,眼前一黑,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海坤低头看着靠在他身上的女人,她的嘴唇已经没有一丝血色,伤口还在流血。

    他一只手抱住她,另一只手,配合嘴,用牙齿咬住她裙摆,手用力一拉,撕了一大块布,绑住她的伤口。再脱下他身上的衣服,又绑了一层。

    季鱼伤口的血流得慢了一些。

    海坤绑好之后,一手抱着她,一只手划水,往前游,一边继续叫她。

    “季鱼,快醒醒,你不能睡!”

    季鱼迷糊中听到有人叫她,吃力地睁开眼睛:“船长,我疼……”

    “疼你还挡?”

    “挡之前……我不知道……要知道……这么疼……我才不挡呢……”季鱼说话断断续续,气若游丝。

    “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这句话,语气又硬起来了。

    “我不挡,你就会疼,你不怕疼吗?”说不定还会死。

    后半句她没直说。

    “男人糙,女人金贵。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这句话,听着仍然像是在责备,语气却像海水一样柔。

    “……”季鱼看着他的侧脸,笑了,笑得有些酸涩。

    能说出这种话的男人,一定是个会疼女人的男人。住在他心里的那个女人,真幸福。

    她没力气再说话,脸贴在他胸膛上,没受伤的手,不由自主地紧抓住他的肩膀,整个人趴在了他身上。

    海水很冷,很柔软。

    男人的身体却很热,硬朗,厚实,像没有风浪的港湾,让她觉得温暖,安全。

    “季鱼,不要睡。”海坤见她眼皮又快耷拉下去,加快了游动的速度,“唱歌,你唱歌就不疼了”

    “唱……什么……歌?”

    “《笑红尘》。”

    “我好困……”

    “快唱。”海坤急了,他一急就会吼。

    季鱼被他吼醒,开始断断续续地唱歌。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此生未了……心却一无所扰……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漫无边际的海面,经历过一场厮杀,渐渐恢复了平静。

    只有女人有气无力的歌声。

    季鱼睡睡醒醒,醒醒唱唱,唱唱睡睡。意识模糊中,又看到了梦中那个白色的庞然大物,向她游过来,突然浮出水面,凝视着她。

    “鲲……”她艰难得吐出这个字。

    “嗯?”海坤应了一声。

    季鱼微眯着眼睛,伸手要去摸大鱼的眼睛,手触到了他的脸。

    突然,她的手落了下去。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因你澎湃的大海》,方便以后阅读因你澎湃的大海13.c hapter 1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因你澎湃的大海13.c hapter 10并对因你澎湃的大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