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重回十五岁」

10.十 厉安安版刘兰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小珑 本章:10.十 厉安安版刘兰芝

    年少时的若有所失,其实就是爱。但我们要经过许多许多年后,才能明白,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

    ——摘自《萌猫安安的日记》今天我是感性的小野猫,比心心

    同桌生涯就这样不可思议地维持了下去。

    这期间,两个月的日子嗖一下就过去了。但安静借书给厉安安看,已经成了习惯。而厉安安的绘图越来越精细,就连人体模特的比例都像美术绘画史上的一样标准。“还真是个抖m。”安静嘀咕。一个有强迫症的抖m。

    厉安安一惯处于无表情状态。

    “喂,你开始学成衣制板了吧?”安静突然捅了捅他手肘。

    “好,有请厉安安和安静同学上来表演这一段。给大家演绎一下《孔雀东南飞》里刘兰芝和焦仲卿分别时的情景。”语文老师眼尾也没有扫俩人一眼,但就是知道是这两个优等生在她的课堂上窃窃私语。

    “我艹你妈哦!”安静冒了句粗口。

    得,这次不是奶奶个熊了。厉安安说:“你怎么不说大声点。”这个真的是女孩子吗?

    安静:“……”

    林老师笑眯眯地:“别不好意思,快上来。这样能促进大家背古文。特别容易记住。”

    安静:“……”你还是罚我把《孔雀东南飞》抄一百遍吧……

    林老师的“绵里针”外号,果然不是白叫的。嗯哼。

    厉安安大大方方走了上去。

    安静内心那个咆哮啊!她赶快又瞄了眼课本,虽然这首乐府诗不算太长,但是要背出来……也不容易啊……

    安静已经站了起来,陈莉坐在第四组最后一个位置上。她是“女长人”所以坐在最后一排,见到安静那急得不行的小模样,她笑得嘴都合不拢。

    陈莉性格活泼,觉得好玩,突然举手。

    “陈同学,要提什么问题?”林老师依旧笑眯眯。

    陈莉已经站了起来,说:“林老师,我来做小姑子。”

    小姑子没有一句台词,不需要背书。装副委屈脸,拧几滴眼泪就行。

    见有同学自动请缨,调节气氛,林老师笑得更愉悦了:“好好好。同学们都可以加入。”

    陈莉风风火火地跑到了第二组倒数第二位,扯了安静胳膊就往讲台走,一边走还不忘一边大叫:“林老师,我提议林若薇当婆婆,那么妒忌我家媳妇儿,绝对演得来电。”

    安静:“……”

    林若薇一张白嫩脸孔气得通红,但还是坐在那里,身板端得直直,既不回应,也不上讲台。

    而底下同学全在起哄。

    等等,厉安安就站在讲台上,微笑着等待。那阵势,怎么好像自己挽着爸爸的手,一步一步走向结婚礼堂……安静被自己的脑补给恶心到了,打了个寒颤。

    “嘿,这时候有婚礼进行曲,就perfect了。”陈莉简直就是她肚子里的虫。

    安静恼羞成怒:“滚!”

    坐在一、二桌的同学,纷纷腾地移动桌椅,把前面的空间搞得更宽。

    安静看了欲哭无泪。

    等她走到讲台上,横了厉安安一眼,这人居然还一副轻松的样子。“喂,你就不紧张?”

    “你是主角。你的台词多一点。我附和一下就行。”厉安安这个时候笑得特别的温文尔雅。安静眼尖,已经发现林若薇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一对眼睛死死盯着她看,于是决定调戏一下厉安安:“呦,校花吃醋了。”

    厉安安眼尾一挑,左手扯住了她的衫袖。安静觉得莫名其妙,看向他,发现这家伙居然就入戏了!他是一对凤眼,此刻一挑,还真有那么点感觉。

    他知道怎样可以最有效的恶心到她,所以看向她时,特别地含情脉脉。

    安静:“……”好吧,你已经成功恶心到我了。

    底下同学连声起哄。就连站在讲台一边的陈莉也忍不住笑,还对她打眼色,示意她快点说台词。

    安静:“……”无语问苍天,台词我已经全部忘记了。

    于是,林老师开始给提示:“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然后还不忘比几个指头,意思是,让安静记数字。

    安静:“……”林老师,你要不要这么腹黑。

    于是,安静确实想到了那么几个数字,开始面无表情的背书:“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十七为君妇,心中常苦悲。君既为府吏,守节情不移。贱妾留空房,相见常日稀。鸡鸣入机织,夜夜不得息。三日断五匹,大人故嫌迟。非为织作迟,君家妇难为!妾不堪驱使,徒留无所施。便可白公姥,及时相遣归。”

    底下一众人:“……”

    林老师扶额,然后很声情并茂地说:“感情呢?感情呢!”

    安静:“……”我艹你妈哦!

    不知是谁还嫌不够热闹,忽然就扔了一条黄色的围巾上来,刚好盖到了安静头上,大声嚷:“道具来啦。”

    厉安安极力忍住嘴角上扬的弧度,将盖在她头脸上的围巾掀开,正碰上她那对清清灵灵,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他有一霎怔忪。

    底下起哄声更大。

    又有一个同学撺掇:“哪有头发这么短,像个男人一样的刘兰芝。应该来段反串。”

    “就是就是,厉安安那眉眼比女孩子还俊。”

    这一次轮到厉安安全程黑脸了。

    安静哈哈笑,对着台下抛了个飞吻:“好叻,满足你们!”然后将他手上围巾一扯,直接替他挂到了他的肩膀上,还不忘笑着叫了一句:“娘子!”

    底下人笑喷,个个都抱着个肚子。

    厉安安看了她一眼,嘴角微微扬起,一对凤目也像在笑。给了安静一个极为揶揄的表情。然后眉目一敛,再看向她时,眼神里多了几分哀怨。

    安静:“……”居然还演上了……

    厉安安念台词念得好,没有刻意地捏起女音,但将安静刚才那一段话念得抑扬顿挫,十分有感情。见他要回头,安静配合着扯了扯他的围巾作出焦仲卿要挽留刘兰芝的姿态。

    于是,他再回头时,给了她一个欲言又止的眼神。陈莉也配合着来扯厉安安的衫袖,一副小姑子与刘兰芝抱头痛哭的神情。但那一瞬,安静的世界一切静止。安静想起了《霸王别姬》里演虞姬的哥哥,哥哥那时真是风华绝代。在她爸爸的书房里,至今还挂着哥哥的那张剧照。那时,安静爸爸还是一个在剧组里跑龙套的无关紧要的人,是跟在导演助理还要下面的小小实习助理。

    见她看着自己怔住,厉安安的脸蓦地红了,一直红到了耳根。

    底下安静了许久后,突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叫好声。

    林老师一直抿着嘴透着乐,看向俩人的眼神颇为古怪,一副“我看出你们有□□”的那个味道。

    “你刚才,一直看着我干嘛?”直到回到座位上,厉安安才压低了声音问。

    这一次轮到安静红了脸,嗫嚅了许久,也答不上一句话,居然还是怔怔地看着他。觉得上天真是优待他,长了一副如此俊俏生动的眉眼。

    安静的脸红,使得厉安安内心变得闹腾。两个人干脆不说话,默默坐着,一直到下课铃响,还是一副没有回过魂来的表情。

    ==========

    下午放学后,安静和陈莉还要到芭蕾舞室练舞。

    安静换下了厚重的大衣,穿着轻盈的洁白芭蕾舞裙跳了好几个圈。

    陈莉在一旁看,啧啧有声。安静举手投足,都像一只优美的天鹅。

    等她停下舞步,收了姿势,陈莉轻轻一跃,走了几步,已经到了她身边,一手搭在她肩膀,一手高举,俩人配合默契,再跳了一曲。

    “喂,安静,你下午是怎么回事,爱上厉帅哥了?”陈莉垂下眸来看她。

    正好她是仰头看手的姿势,尖尖的下巴绷得紧,纤细修长的颈项十分美丽,看向陈莉时的眼神纯粹,清纯、天真、优雅,懵懂得就如临湖起舞的那只白天鹅,明显是她的情绪还留在舞蹈里。

    那一幕被门口路过的厉安安看见。他停下了脚步。

    他从没有见过安静乖巧纯真的那一面。她总是一副对着大家耸耸肩,眼神狡黠,过分成熟的小大人样。

    室内暖气开得足,像暮春的那种暖。

    她一身芭蕾舞裙,贴身,轻薄,将她玲珑有致的身体曲线完全地勾勒了出来。又因为这种舞裙特殊,里面的胸衣很薄,她比之同龄人丰满,胸部的形状完全地展露了出来。厉安安的脸再度红了。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女生的身体。

    “喂。”陈莉显然已经发现了,对着安静抬了抬下巴。安静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三米外,门边站着的是厉安安。

    陈莉的手搭在她腰上,将她轻轻一推,安静只好按着舞步滑了过去,举手投足依旧完美。

    她体态轻盈,身段美丽,那种优雅是与生俱来。厉安安明白,他们不在同一个世界。他能来这所学校,本来就托了许多层关系。甚至要去求他那位只见过几次的妈妈。厉安安转身离开。

    看着他背影,安静忽然觉得若有所失。那种感觉,也没有太难过,就是觉得不自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喵,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重回十五岁」》,方便以后阅读喵,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重回十五岁」10.十 厉安安版刘兰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喵,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重回十五岁」10.十 厉安安版刘兰芝并对喵,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重回十五岁」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