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贾赦之妻不好欺

23.023 (小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日月 本章:23.023 (小修)

    与此同时,张家花园假山的密室之中,张阁老紧张的看着一老和尚对着张云施法。

    张云闭目盘坐于蒲团之上,头微微歪向一旁,眼眸闭起,好似昏睡之中,而在她身前则有着一络珍珠项链,那珍珠项链虽然珍珠颗颗圆润光滑匀称,泛着如象牙一般的光泽,算不得什么珍奇之物,但却是明涵芷亲手给张云的添妆之礼。

    那老和尚口中念念有词,随着老和尚的祝祷,张云身上开始散发着微弱的红晕,而珍珠项练开始闇淡无光,原本洁白的珍珠开始发黄,此消彼长,好似这珍珠的光华被张云吸走了一般。

    绕是不懂术法之人,瞧此状况也知道此术成了大半,张阁老抚须微笑,他安排了大半年,动用了张家无数银钱人脉,终于见着成果了。

    云儿夺得了凤气,张家与四皇子所图谋之事便成了大半,做为将来的皇后娘家,太子母家的张家,虽难免有些波折,但如果渡过此劫,张家的百年荣华就在眼前,说不得还能恢复前朝时的荣光。

    张阁老越想越是兴奋,没注意到老和尚的祝祷越念越慢,手指还掐着法诀,最后……老和尚突然喷了一口鲜血出来,连连倒退几步,跌坐在地上。

    张阁老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扶起老和尚,惊道:“叔祖是怎么了?”

    “咳咳……”老和尚连咳数声,苦笑道:“逆天改命,果然不易。”

    为夺凤命,他们先是安排了明氏嫁进已呈衰败之势的贾家,女子出嫁之后,其命运便会与夫家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明氏嫁至贾家,从此命运与贾家相连,无意识之间便会用自己的气运来扶持贾家,而贾家外表光鲜,内里呈衰败之势,为扶贾家,势必会削弱明氏的气运,一但明氏不再有着大气运护体,他们所图之事方能有成功之机。

    绕是明氏气运因贾家而有所损伤,但因为云儿命格中有缺,生怕冒然夺取凤命反遭反噬,他们仍不敢冒然行事,一直等到圣上下旨赐云儿为皇子妃,待云儿有了皇家之气护体,再特意请了明氏给云儿添妆。

    添妆有着祝贺之意,添妆之时难免会得到明氏少许气运,而且那又是明氏之物,借此打破明氏气运,夺取其凤命。

    这一环接着一环,孰不容易,没想到做了那么多,还是夺不了凤命,只能夺得些许凤气,让云儿成了隐凤之体,不过好在这凤气虽然不多,但也足以保住张家了。

    张阁老紧张地瞧了一眼张云,“可是云儿……?”

    老和尚微一沈吟,见那珍珠仍旧闇淡无光,他微微思索道:“云儿倒是无事……”

    “叔祖这是……?”张阁老不懂玄学,但也看得出事情怕是有变。

    张阁老脸色惨白,难不成这张家灭族之事还是避免不了吗?

    “凤命果然难夺。”老和尚苦笑道:“好在虽然夺不到凤命,但云丫头已成隐凤之体,张家总算是稳了。”

    虽说这隐凤之体和真凤之命相比终究是差了些,但已经逆转了云丫头的早夭之命,若有机缘,说不得云丫头能再进一步,而且也借着凤气捥回了张家的运势。

    听到能够保全张家,张阁老松了一口气,“能够保全张家,我已心满意足了,总算有颜面见张家的列祖列宗。”

    他这一辈子都在文字上打转,老和尚的言下之意,他心中有数,云儿不是坐不上皇后之位,便是后位不稳。他虽然担心,但却不惧,按着叔祖所言,只要机缘到了,云儿自然是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

    只要张家还在,没机缘,他也能弄一个‘机缘’出来,他从一个几近没落的世家子弟一路爬到今日的内阁大学士之位,靠的绝对不是运气二字。他一直坚信:‘天助自助者’。

    老和尚微微点头,“你心里有数就好。”

    “侄儿多谢叔祖。”张阁老郑重地对老和尚连磕了三个响头,他虽然不懂玄学一道,但见叔祖惨白的脸色,也知道叔祖这次为了张家付出极多。

    老和尚微微点头,这代的张家家主是个聪明人,可是就是运道差了点,好在,眼下还来得及。

    老和尚叹道:“为夺凤命,我逆天改命后寿元无多,三日后便会坐化了。”

    闻言,张阁老也变了脸色,满脸羞愧之色,“是侄儿对不起叔祖。”

    他曾听父亲说过,叔祖是方外之人,己达先天之境,可知过去未来,云儿初初重生之时,要不是叔祖亲自确认过,他也不会信了云儿所说的‘未来’。

    本来以叔祖之能,百岁寿元可期,要不是为了张家,也不会损了叔祖阳寿。

    老和尚看出张阁老脸上的愧疚之色,叹道:“无需愧疚,身为张家人,我也不过是尽上一份心力罢了。”

    那怕入了空门,他始终还是张家人,那能眼睁睁的见张家被灭族而不管呢。

    老和尚慈祥的摸了摸张阁老的头,从怀中取出一物,递给张阁老道:“这个平安符你随身带着,以后万事小心了。”

    张阁老知其珍贵,连忙双手捧着收好,堂堂严空寺住持亲手加持的平安符不知有多少人抢着要,也唯有他年年得了一个。

    老和尚微微点头,“记住!势可为而为之,不可为则不为,不可勉强!凤命与国运相连,平日里得多积德行善,断不可害人。”

    强求来的东西毕竟是强求来的,根基不稳,说不得那日便会还回去了。只能多积德行善,以求上天垂怜,让他们能多保住一会是一会了。

    张阁老郑重的点头,“侄儿知道。”

    老和尚点点头,但一转眼瞧见昏睡的云丫头面上隐约的戾气,老和尚心中一澟,这孩子戾气太重了,只怕……

    老和尚搬着手指,姆指不断在指节中点拨,想寻觅出一丝半点未来,不料……

    “噗──”老和尚口吐鲜血,双眼瞪的极大。

    错了!错了!一开始便错了!

    “错……”一句话未完,老和尚顿时气绝身亡。

    “叔祖!?”张阁老连忙轻唤着老和尚,但老和尚己然过世,随着张阁老这一推而倒下,只是双眼仍望着张云所躺的方位,眼睛瞪的极大,好似死、不、瞑、目。

    xxx

    明涵芷花了不少时间安抚贾史氏,一回房也累的厉害,顾不得其他,连忙收舍一番歇下了。

    和贾史氏不同,她对张家之事倒是真不在意,莫说张家姐姐变得厉害,让她完全不想亲近,到后来她的注意力也被那小水滴给吸引住了,那顾得了张家姐姐的冷嘲热讽。

    不知为何,那小水滴总让明涵芷忍不住想到了贾赦,想到他说的什么‘黑气’、‘运势’不好,再想到那小水滴是从她差点入口的茶水里冒出的,便觉得有几分不安,本想与贾赦好好聊聊的,但因为疲惫的厉害,也就暂且罢了。

    只是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张府喜宴上受了刺激,明涵芷这一个晚上翻来覆去始终睡不好。

    她梦到自己成了一只凤凰,有着漂亮的朱红色翎羽,身上的羽毛还隐隐泛着金光,正当她在天空中自在飞翔之时,突然跑出来一只有着张家姐姐眼睛的青鸟跑来啄她。

    她本来想反抗,但不知为何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见那只青鸟吸她的血,吃她的肉,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那只青鸟越是吃她,毛色变得越发/漂亮,从原本青灰灰的颜色而逐渐变红起来,尾巴也开始生出了漂亮的羽翎,而且头上还隐隐生出了肿瘤。

    正当她以为自己要被咬死之时,突然一股子冰凉之气充斥全身,她只觉得全身舒适,好似吃了人参果一般,全身的毛孔的舒展了,但那青鸟不知为何却好似被涷住了一般,原本啃咬她的动作迟缓了不说,而且青鸟新生的羽翎上也开始结霜。

    最后那青鸟混身上下被涷的厉害,身上满是冰霜。青鸟眼见再也啃不了她之后,最后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飞走了。

    之后她终于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了,虽然那股子冰凉之气一直充斥全身,但她却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反而觉得舒爽的很,这辈子好似没这么爽过。

    梦境再转……

    睡梦中她成了一只冰凤,天上地下任她飞翔,还交了一只胖胖的,体重绝对超标的恐龙做朋友,三不五时交换一下/体/液……呃,别想歪,是拿她的眼泪和恐龙的血液做交换。

    她的眼泪有治疗之效,而恐龙的血液能助她成长,就这样她从一只小小鸟,长成可以和她的恐龙朋友一样大小的大鸟,一龙一凤可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附近所有的小动物都被她们联手欺负了一遍,当她们的世界再也没有生物可以和她们比肩之时,她仰天长啸,凤凰展翅,利爪划破虚空──

    然后……没有然后了,当明涵芷从梦中惊醒之时,她的脑海中仍残留着那凤凰展翅,一爪划破虚空的感觉,感觉好真实,好想捉一捉……

    明涵芷效仿着凤凰展翅,双手用力一挥一合,手掌间瞬间夹死一只蚊子……

    明涵芷默默地擦掉手上的蚊子血,她真的是想多了,怎么会梦到凤凰盘龙?

    不过后来她就知道了,有人想的比她更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之贾赦之妻不好欺》,方便以后阅读红楼之贾赦之妻不好欺23.023 (小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之贾赦之妻不好欺23.023 (小修)并对红楼之贾赦之妻不好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