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贾赦之妻不好欺

20.02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天日月 本章:20.020

    作为一个曾经的现代人,明涵芷一直无法接受古人所谓的大红大紫的装扮,还时不时的大红配大绿,每每看到这般的配色,明涵芷总是忍不住囧了一下。

    明涵芷眼中的正常颜色,落到这时代的人的眼中都是再素淡也不过的颜色,又不喜衣饰上有过多的纹饰,说好听点叫素雅,说不好听的像守孝,完全没有少女的娇气,而时下所谓的正常颜色,落到明涵芷的眼中又活脱脱的成了一个俗字。

    没法子,这数百年来的审美代沟太深了,无论奶嬷嬷或是明母再怎么教的教不过来。为了明涵芷审美异常一事,明母都快愁白了头发,还曾经很认真的考虑着是不是要训练个婢女出来专门帮明涵芷配色选衣!?

    好在这十几年的潜移默化,终究还是让明涵芷接受了她比较能够接受的所谓的鲜艳颜色。不过明涵芷所能接受的颜色,看在贾史氏的眼中还是过于素淡了。

    贾史氏不赞同道:“妳这孩子也太实心了,那些布料白收着不就霉坏了,还不趁着鲜艳时拿出来做做衣裳。”

    像明氏生的这般好的美人儿,就是该拿着金玉装饰着才是。

    明涵芷笑道:“媳妇想着今日是张家姐姐的好日子,何必与她争艳呢。”明涵芷的眼下之意便是不想抢了张家姐姐的风采。

    张家姐姐容貌不过中上之姿,嘴上虽然不说,但对容貌不如旁人之事向来是颇为在意,她今日又不是想和张家姐姐争抢些什么,况且女子嫁人也就这么一次,又何必在张家姐姐的大日子中又何必抢了她的风采。

    这话听着让贾史氏十分舒心,张家女嫁的好些又如何,她们贾家不缺地位,也不缺银钱,张家女的身份地位再高也与贾家无用,而且她的媳妇无论容貌品性可比张家女还好的多呢。

    虽然明涵芷说的话也在理,但做为贾家媳妇,打扮的如此朴素可是万万不成的,若让人瞧见了,还当他们贾家养不起媳妇呢。

    明涵芷原本的装扮被她挑了又挑,首饰都被换了好几套了,贾史氏才勉强觉得可以。原本配戴的那套珍珠头面被换了套祖母绿的头面,还赏了件五彩刻丝莲青色底鹤氅,硬生生压住了原本的艳色衣裳,更加衬托明涵芷空灵的气质。

    明涵芷不由得服气道:“媳妇之前无论怎么装扮总觉得不足,不是太艳便是太素了点,还是太太厉害,用冷色压住了艳色。”

    怪不得红楼里那个女儿家那个不灵秀可人,贾母还敢说几个女孩子还不如她年轻之时爱打扮,在装扮上,贾母真真是有一手的。

    贾史氏笑道:“我年轻时也喜欢调花弄草,平时的衣裳首饰那样不精细,只是养了几个皮孩子,倒是落下了。”

    说笑间,倒有几分不胜唏嘘,莫说以前她是父母掌心的嫡出娇女了,平日里的衣裳首饰都是独一份的,出嫁之后,丈夫和婆母也从不在银钱上拘着她,只不过做着大家主母,膝下又养了好几个孩子,也就失了这份装扮自己的心思了。

    等孩子大了,好不容易闲出手时,年华己去,再做什么打扮不就成了老不休的了,这一腔心思就只能用在孩子身上了,她不愿在庶女身上花心思,偏生连生了两个皮猴子,而唯一的小娇女又素来有着自己的心思,这点子想法反倒用在儿媳妇身上了。

    贾史氏满意的瞧着明涵芷,明涵芷这一袭装扮华贵中不失清雅,和她的气质倒是颇为相符,贾史氏随手指着方才给明涵芷试载的几套首饰,“这几套头面等会送到大奶奶房里。”

    明涵芷暗暗咋舌,不说别的,光她头上载的这套祖母绿首饰价格便不比昨日那套红宝石差了,“太太,这些还是留给敏妹妹出门子用吧。”

    自她进门以来,贾史氏总是变著名目赏了她不少好东西,收的她手都软了。

    见明涵芷没被这些头面首饰花了眼,还懂得怜惜弟妹,贾史氏心下更是满意几分,“敏儿出门子的东西我都给她存着呢。”

    贾史氏顿了顿又道:“赦儿被老太爷和老太太宠的过了,自幼便有些任性,妳能管住他,这点很好,以后还需妳多担待了。”

    对于她暪住了环翠与嫣红腹中庶出骨肉之事,贾史氏终究是有些歉意。

    明涵芷只道贾史氏是为了贾赦之事,她抿嘴一笑道:“我和大爷夫妻一体,媳妇自会好好照顾大爷。”

    “好孩子。”贾史氏虽是笑着拍了拍她的手,似是对她的回答极为满意,但眉眼间的忧虑之色不但未减,反而深了点。

    明涵芷瞧见贾史氏面上忧虑中带有歉疚的神情,心头喀啦一下,这事有些不对!

    虽是心里存着事,明涵芷面上不漏一丝痕迹,跟贾史氏来到了张家的添妆宴中。

    张家中来来往往的不少贵妇,不少人都对那一进门就冲醒了贾赦的明氏暗暗好奇,再见了明氏颜色,不由得一赞,最后也不禁暗暗惋惜,好个空灵秀美的美人儿,命格又好,怎么就嫁给了贾大公子呢?虽说这贾大公子醒了过来,但跟着那么一个纨裤子弟,也只比做寡妇略强一点。

    虽是惋惜着,但见着明涵芷的容貌,每个人忍不住赞了赞。

    贾史氏最喜欢让人奉承,见人人都羡慕她娶了一个好媳妇,当下更是对自家媳妇赞不绝口。说了好些好话,赞的连明涵芷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大户人家那怕婆媳之间有什么口角,一般在外头绝对是一副婆媳情深的模样,更别明涵芷才刚刚进门,正是婆媳之间关系最融洽之时,这作起戏来自是自然的很,本来这也没什么,但这般婆媳情深的景色倒是让张家人颇不得劲。

    张云重生之事虽然只有张阁老夫妇得知,但几个帮忙接待客人的张家媳妇们见着贾史氏和明涵芷婆媳情深之色,再听着贾史氏话里话外暗示着自家小姑子不如明氏之言,当下满心不是滋味。

    自家小姑子虽然性子娇了点,容貌不如人了点,但咱们家可是一品的内阁大学士啊,那是区区四品官能及的。

    不满之下,张家人对贾家的态度便冷淡了些。

    来参加添妆宴的贵妇个个是人精子,那瞧不出张贾两家有心结,张家为文官,来添妆的自然大多是文官女眷,再加上张家女今日嫁的是皇子,大伙琢磨一下,便纷纷去捧着张家人了。

    贾史氏贵为候门嫡女,夫君又是超品国公,平日里无论去那都只有被人捧着的份,那有被人冷落的份,当下气的柳眉倒竖,要不是不好中途离开,说不得她早就拂袖而去了。

    明涵芷也暗暗疑惑着,这张家姐姐特意请了她过来,但张家却又这般态度,着实不似以往交往时的模样儿,以往的张家姐姐虽然对自个容貌有些自卑,但始终不失大家闺秀的爽郎大气,待人接物都是极好的,那怕是普通六、七品官员的女儿也是亲切有佳,那会像这般冷着人呢?

    再则,就算张家姐姐一时间因为贾赦之事而对贾家有所不喜,但张家太太是何等厉害的人物,那会由得女儿、媳妇胡乱来呢?

    明涵芷百思不得其解,但也只能耐着性子宽慰贾史氏。

    贾史氏本是气的狠了,但听着明涵芷变着法子宽慰她也不由得一笑,“妳这孩子也太实心了,这可不成,以后这朝堂上的事虽离咱们这些后院女子远些,但多少也得知瞧一些才是。”

    贾史氏一瞧左右,低声道:“这张阁老不知怎么了,和太子爷之间颇有几分不愉快,咱们老爷是忠于圣上太子的,这不就……”

    她毕竟是国公夫人,平日里见的事儿多了,这早上才和她说笑,当天下午便出了事的人家也见着不少了。

    虽是一时气的很了,但冷静下来便也查觉出一二,细细想来,自赦儿出事之后,张贾两家的交情便不如以往了,想来,除了张家女与赦儿婚事不成之故,怕是也和张阁老与太子爷之间闹出的事儿有关吧。

    要不是贾张两家没有着翻脸,再加上张家女嫁的是四皇子,只怕她本来也是不想来的。

    贾史氏虽然自我解释的颇合情理,但明涵芷总觉得这事怕是没那么简单,做为大理寺少卿之女,明涵芷也习惯观察人的面部表情。

    张家太太在座,不可能瞧不到贾家被人冷淡的情景,以贾家的地位与张家太太的性子,早该过来说声歉了,就她却安坐在席间,连眼角眉稍都没望过此处一眼,活像这事是她所安排一般,可以张家太太的性子,怎么会做出这等得罪人之事?

    再则,张家太太虽然不怎么看着她们,但偶尔望向贾史氏的那一眼里隐约可以看出一些恨意,活像有杀子之仇一般。

    但就她所知,这贾张两家之间绝计没有结过仇,要真结过仇,之前也不可能会谈起儿女婚事了。那怕后来推她入贾家,认真论起也该是张家欠的多,怎么会用起那眼神望着贾史氏呢?

    再想想那着特意请她来,但自个却又不露面的张家姐姐,明涵芷眉头一皱,总觉得……事情并不单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之贾赦之妻不好欺》,方便以后阅读红楼之贾赦之妻不好欺20.02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之贾赦之妻不好欺20.020并对红楼之贾赦之妻不好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