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肤浅

16.共进晚餐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非木非石 本章:16.共进晚餐

    徐舟舟对辛喜的评价很形象具体:二哈。

    有时候反应很迟钝,有时候遇到自己在意的事情又很敏锐,经常控制不住寄几个的瞎嚷嚷,但真让她冲上去,也只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战斗力根本不强。

    也可能是职场经验不足,别人下套、设陷阱或者是话里有话,她是间歇性的识别,有时一眼窥破,有时过分解读、分不清敌我,还有时点也点不破,得用石头砸。

    比如说上一次,辛喜遇见的那个无赖刺头,因为他不还尾款还投诉辛喜要账的时候威胁恐吓,当时辛喜被批评加扣钱,老秦事后笑着安慰她,眼神真挚地说:“真的,有时候一个人的磁场很重要,磁场会吸引着你结交跟你同样的人,你这个人肯定磁场不好,所以遇见这样的人,你好好考虑一下,是不是这样?要不别人怎么没遇见?”

    辛喜那天心情也好,当时没有多想,只是笑着回了一句:“什么磁场啊,迷信。秦姐你还信这个?”

    几天过去,有一天下班回去以后,晚上睡不着突然想起来这段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不是变相诋毁她说她人品差吗?

    xxxx!

    辛喜大半夜差点给怄死,第二天把原话说给徐舟舟听,问她自己是不是想多了,徐舟舟翻了个白眼,反问她:“你觉得呢?她能出于真心跑来安慰你?”

    辛喜给气得啊。

    什么叫“你这个人肯定磁场不好,所以遇见这样的人”?

    这就是赤luo luo 的强盗逻辑,就好比“既然不是你撞得,你为什么要去扶?”“一个巴掌拍不响,他们为什么只欺负你不欺负其他人?”“别人为什么只强女干她,还不是因为她穿的太性感!”

    kissass !

    (去死吧!)

    辛喜也曾想每次回忆起来老秦的时候有些温馨的时刻,但是这好像有点难度。

    在医院看完张以要走,田忱运去停车位取车,她见里面车多怕不好停,便到外面的宽敞地方等着上车。

    田忱运果然绕了两三分钟才绕出来,辛喜上了车,感叹说:“医院的生意真兴隆,每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田忱运回了个笑,问她:“晚饭吃了吗?”

    “没有啊。”

    ”我也没有,要不要一起?”

    “不了吧,”辛喜解释说,“我不怎么敢吃,怕长肉。”

    “你不胖,”他看了一眼,“这么瘦减什么肥?”

    “我瘦吗?”

    “刚刚好,再瘦一点肯定没有现在好看。”

    没有人不爱听别人夸赞,辛喜听了自然心里愉悦,忍不住抱怨张以,“以哥老爱说我是胖子,每次几天不见面就说我又胖了,吓得我不行。”

    田忱运点头说:“他是故意刺激你的。”

    “我觉得也是。”

    “而且多吃一顿胖不了,少吃一顿也瘦不了,维持身材靠得是长期坚持,跟一顿饭两顿饭没关系。”

    “是啊,大家都这么说。”

    “带你去吃点清淡、不油腻的东西?”

    辛喜思索了一下,礼貌性问了一句:“会不会太麻烦你?会不会不大好?”

    田忱运松了口气,笑说:“不麻烦,麻烦什么,还跟我客气?”

    辛喜想,这又是送又是请吃饭的,能不客气一下?说到底还是人家知识分子教养好,说话不急不缓,有礼貌又不失距离,相处起来让人舒服的如沐春风,虽然张以也算半个知识分子,但总是痞里痞气,活生生像个野鸡大学毕业的下三流的人才,说话做事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

    大学的时候整天沉迷于lol,没有多少学术精神,仅有的那点斗志,也因为苍-老师、波-多-野-结-衣或者小-泽-玛-莉-亚以及吉-泽-明-步四位女神的存在榨干了吧。

    再看看田忱运,一看就是那种沉迷于学术研究,平常估计连撸-管都是能免则免的禁yu 系五四好青年。

    辛喜脑补了一番,越发觉得田忱运顺眼,这顺眼的大部分原因取决于他刚才表述的三个观点——

    1、你不胖,刚刚好。

    2、说你胖的人是故意刺激你。

    3、多吃一顿没什么,咱可以清淡一点。

    辛喜一直不承认自己是个吃货,也不承认一顿满意与否的饭可以影响她一天的心情。

    但是刚进高中的时候,发现高中生活根本不像《花季雨季》、《花火》、《爱格》这种青春向小说一样,或激-情四射,或单纯美好,或肝肠寸断的时候,她面临着紧张的生活、高强度的学业压力,的确把所有的兴趣爱好都压在了早中晚三顿饭上面了。

    如今回想起来,真是怀念,起码那时候有目标,年轻任性,不赚钱也不发愁没有钱花。

    当然,辛喜现在也很任性。

    田忱运点了单交给服务员,然后帮辛喜清洗餐具,她环视了一圈,见这会儿吃饭的人很多,皱眉叹气,“得多久才能上菜?”

    田忱运抬眉看她,“这会儿知道饿了?不保持身材了?”

    辛喜有些不好意思,垂着眼眸叹气:“远离诱惑还能忍住,你把我带到这种满是饭香味的地方,我当然会饿,我又不是进行光合作用的植物。”

    田忱运笑说:“稍微等一下。”

    他招手叫女服务员过来添茶水,看了辛喜一眼,对女服务员低声请求说:“麻烦给后厨说一下,我们这个桌能不能先做一道菜送上来吃着?我女朋友低血糖,怕她撑不住。”

    辛喜听到后面紧张的看了服务员一眼,赶紧夸张的扶着额头,垂眼低语:“亲爱的,头有点晕……”

    服务员立马信了,忙说:“那我去催一下。”走了两步又回身问田忱运,“用不用冲一杯糖水缓解一下?”

    辛喜不爱喝糖水,赶紧摆手:“不用不用,谢谢啊——美女你真好——”

    对方说:“没事,有什么需要您叫我。”

    辛喜抿嘴冲人家点头笑,等到女服务员走了,她捂住胸口舒了一口气,“我演技怎么样?”

    田忱运笑了笑,尽拣好听的说:“不当演员可惜了。”

    辛喜说:“那是自然,只可惜我没有进入演艺圈,不然肯定是一线小花旦。”

    田忱运不反驳,只是摇头笑。

    不过他对服务员说的一番话还真是管用,没几分钟就陆续上了两盘菜。

    不过上菜慢的桌也有安抚,女服务员旋即端上来几小碟糖醋花生,后面几桌上菜慢的,或是送糖醋花生,或是送凉拌豆皮,甚至有凉拌皮蛋。

    从餐馆出门,灯火通明,霓光闪烁。

    辛喜刚套上外套还没从他手里接过来包包就听见手机铃声,田忱运低头看了一眼,是重要的人,跟辛喜示意了一下便接听了。

    “喂—”他看了看手表,“什么时候?好好好,好好好。我这就回去,您稍等。”

    讲完以后便挂了电话。

    辛喜猜着是有人找他有事,怕再让人家送不方便,饭本来不该吃但也都吃了,再坐享其成就过分了,所以赶紧趁田忱运没开口就赶紧表态。

    “你是不是有事,要不我打车走吧。”

    “没事,不耽误……咱们一起走吧。”

    辛喜不大相信,“你真的没事?有事情你就赶紧去忙,我自己回家就行。”

    田忱运摆摆手,坚持说没有事,辛喜只好就信了。

    回去的路上,两人没有再交谈。

    辛喜吃饱了容易犯困,坐在副驾驶懒洋洋不想说话,他回头看了一眼,点开音乐放了一首歌,辛喜听不出来是什么,大概是之前没有听过,歌曲唱着—

    第一次见你天上下着小雨

    你站在雨里眼神有多迷离

    第二次见你是否上天注定

    寂寞的眼里就有了一个你

    ……

    虽然听起来还不错,但还是抵挡不住睡意,昏昏沉沉的闭上眼,虽然没有完全睡着,意识却恍惚了一会儿。直到他的手机又响才把她惊醒,对方催促,他说:“马上就到了,两分钟。”

    辛喜恢复清醒,揉了揉眼睛,不好意思地说:“刚才有点困……”

    “嗯,”他回头看她一眼,扭过去认真开车,毫不生疏地做安排,“我有点急事得回一趟实验室开门,你先跟我去实验室稍微一等,你家哪里?”

    “新村西路。”

    “那很近,我收了东西再送你,顶多十分钟。”

    辛喜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要发表什么意见才好,她平常也是挺有主意挺个性的人,今儿守着他却有些反常,竟然变成软妹了。

    原来是实验室有人过来送药品,结果没人,门也锁上了,对方正在门口等着,他要去给人家开个锁,不然进不去。

    辛喜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跟着田忱运进了研究室,她高中虽然接触过,大学也接触过,但毕竟是皮毛,没学到什么真材实料,再加上她是彻头彻尾的学渣,每次有做实验的机会,都是赶紧跟学霸抱团,滥竽充数,所以就更不用提了。

    没多大会儿就有人推着小推车进来,田忱运上前帮忙,提下来两大桶蒸馏水还有一桶去离子水。对方递上一个小本子又让他签名,签了名才离开。

    辛喜抱着胳膊打量了一眼,蒸馏水她知道是什么,至于去离子水还是头一回听说,忍不住问:“什么是去离子水?”

    “这种水不导电……水之所以导电就是因为里面含有自由移动的离子,如果去除离子就不会再导电了。”

    辛喜有些惊讶,“我以为水导电是因为太湿了。毕竟潮湿的东西都容易导电。”

    说完戳了戳实验室的某个器具,用一副自以为很懂的语气惊讶道:“你们这怎么还有喝白酒的小酒杯?我小时候在我爷爷家里才见过,现在很少有了。”

    田忱运回头看了一眼,实在被她逗笑,解释说,“你说这个?干锅,干燥药品用的。”

    辛喜有些尴尬,辛喜不好意思笑了笑,脸就慢慢红了,抿住嘴不说话。

    他比较敏锐,感觉出什么,帮她解围说:“不认识也正常,术业有专攻嘛。”

    辛喜垂着眼想,也是这样,隔行如隔山,更何况跟一个博士讨论学术问题,不就是他说c.h.o.n.p.,这边说柴米油盐酱醋茶?

    她围着通风橱转了一圈,打量着烧杯问:“这什么啊,怎么起了泡沫?”

    “模板剂。”

    “什么?”

    “类似于表面活性剂,洗洁精、洗衣粉、洗衣液都有添加表面活性剂。但是我这个是用来增加载体的孔结构数量,增大比表面积,进而增加纳米金粒子的负载量。这金颗粒大小只有20-30纳米。是不是很小?”

    “……”听不懂,拆开每个字都懂,但是组合到一起就是不明白。

    田忱运也意识到自己说得有点多,摇头笑了笑,“不懂没事,用不着懂。”

    辛喜虽然听不懂,但越是听不懂越是觉得牛掰高大尚。要是听懂了,就没有区别了。

    又见通风橱旁边放了个好像不锈钢材质的东西,伸手掂量了一番,就像哑铃一样,看着不沉,实际很称手,好奇问:“哑铃?”

    “反应釜。”

    她又举一反三地指另一边,“不同系列的反应釜?”

    “那是染杯。”

    “看着差不多。”

    “……”

    “这边还有微波炉?”

    “马弗炉。”

    “这容器不错,很大,可以当鱼缸,视野也好。”

    “大型烧杯。”

    辛喜点点头,完全没有听进心里,又看见一个长颈圆底的容器,爱不释手地说:“这个可以拿回去吗?回家当花瓶。”

    “……1000ml 容量瓶。”

    辛喜沉吟了一会儿,“你那个马弗炉可以烤地瓜吃吗?”

    “……理论上可以。”

    “实际呢?”

    “用来处理药品的,可能有残留药品,吃了会有危险,”说完有些不放心,科普说,“实验室的任何药品都不可以食用。就算是知道是可以饮用的也不行。”

    辛喜不理解的点点头,跟着他走到门口,看见实验台容量瓶里头各色的液体,忍不住又说:“这杯黄色的液体好像橙汁。”

    “有毒。”

    “紫色的这个更像葡萄汁。”

    “剧毒。”

    她想起来最近看的电视剧,皱眉说:“我前天看了一个剧,小姑娘和父母吵架喝了两口百草枯,大概五十克,洗了胃还做了血液灌流,最后还是死去了,你这个毒性有百草枯大吗?”

    “有,这个仅需要一滴。”

    辛喜捂住嘴,瞪着眼看他,“那你这岂不属于管制类的药品。”

    “倒是不属于。”

    “真有这么大的毒性?”

    田忱运知道她不信,点头重复说:“真的。没有骗你,不信我给你匀出来一点你尝尝?不需要太多。”

    她嘿嘿嘿地笑了笑,又看见紫色液体旁边的瓶子,故意跟他开玩笑,“这瓶深棕色的不会是可口可乐吧?”

    田忱运一本正经的说:“不是,是急支咳糖浆。”

    辛喜惊讶,“真的假的?”

    “假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奈何肤浅》,方便以后阅读奈何肤浅16.共进晚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奈何肤浅16.共进晚餐并对奈何肤浅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