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肤浅

15.戏精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非木非石 本章:15.戏精

    那就扫呗。

    辛喜掏出来手机打开微信,扫出来以后,仔细一看就愣了,god v?又是打“英雄联盟”反向q 震惊世界的韦□□字,而且头像也是那个笑得很嗨,差点流口水的胖妞。

    辛喜虽然不擅长游戏,对于这个游戏还止步于初级阶段,但是韦朕的大名还是听说过,她当然不会误以为田忱运就是god v,因为god v游戏虽然打得好,但是形象上跟他还是差距很大的。

    不过有一件事另辛喜费解,他既然有自己的微信号,干嘛还要她再扫一下呐?岂不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原来你加过我啊?”辛喜抬眼看他,“你怎么有我的微信号?”

    “呃……有吗?”田忱运沉吟了一会儿,似是而非地说,“通讯录不是有推荐好友的功能,应该是这个原因,我顺手就加了。”

    “你还有我手机号?”

    “上次你开车出事故是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通知我?”

    “对啊。”

    “那就对了,我回去以后就保存了,怕后面有事情解决不好,也是为了方便联系。”

    辛喜点点头,那怪不得……这人还真是想得周全。

    辛喜弄以后才抬起头笑说:“你同意一下。”

    田忱运打开手机屏幕看了一眼,点了一下又打几个字发过去。

    田忱运?

    辛喜想,原来全名叫田忱运,还挺好听,一听这名字,在小说里就是有主角光环的人物,他父母起名字的时候看样是走心了。随后把自己的名字也发了过去。

    辛喜。

    田忱运也看了一眼手机,抿嘴笑了笑,跟他想象中的那两个字一样。

    张以白天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喝大了,酒精过敏,还没回到家就被送到医院里输液,本来没病,医院一检查,发现他胃溃疡,然后就留观了。

    辛喜带着田忱运过来的时候护士正给他换药水,张以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小护士直乐,俩人正有说有笑,张以瞥眼看见辛喜进来,先是一喜,紧接着又瞅见田忱运,立马就收了笑。

    皱着眉冲辛喜摆手,“过来,过来,你给我过来---”

    辛喜没意识到什么,拿下单肩包放到椅子上,“这不生龙活虎的吗,我以为要咽气了。”

    张以没空跟她计较,抓住她的手腕把人拉到一边,低声说:“你怎么跟他一起过来的?”

    “路上遇见的啊。”

    “你以后见了他躲着点走,这人没安好心。”

    辛喜见他神神秘秘的,没想到却说这个,只觉得好笑,“怎么什么人到你嘴里都没安好心?好心都让你安了?人家怎么害你了?”

    张以“啧”了一声,嫌她声音大,示意她小点声。

    田忱运不明所以,但是看见张以拉着辛喜的手,俩人头几乎对着头的说话,脸色就不太明朗。

    张以看出来他的表情变化,还以为他听见什么,尴尬地冲他笑了笑,盯着他的脸,低声问辛喜说:“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你是不是有病?”辛喜用他刚才说话时一样的口吻问。

    “你还别不信哥哥的话,他跟我一起去保险公司那天向我问过你跟舟舟的情况,问你们怎么没来,问了两次。这小子肯定有歹心。”

    辛喜挣脱开他的桎梏,瞪着眼对他嘀咕:“人家问一句就是有意思,你是不是有点‘草木皆兵’啊,哦,那照你这么说医院的医生询问你的病情是不是对你有意思?还有啊,你刚才跟小护士打情骂俏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

    “我对谁有意思啊我?我就是闹着玩!我对你才有意思!”

    辛喜没有把他最后一句话放在心上,站起来一本正经地说:“对我有意思的多了去了,后边排队。”

    “我识人无数,什么时候看走眼过?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没骗过我?你总是说我丑,不是骗我?”

    她说这话时有些傲娇,觉得自己反驳的非常完美,说完想起来田忱运还提着水果篮站着,赶紧接过来东西,拉过去一把椅子,“田博士,坐,坐。”

    田忱运抿嘴笑了笑,弯腰坐下。

    张以叹了口气,有些恨铁不成钢。板脸盯着辛喜,也不说话。

    张以态度那么明显,田忱运不会感觉不出张以对辛喜的过度管控,要说是朋友之间的善意提醒,好像有点急切了。

    田忱运不动声色的打量张以,他思考的时候习惯性摸索下巴,想完以后思量怎么实施的时候又喜欢攥着拳头,拇指慢慢的、不间断的摸索食指。

    只见田忱运最后停下动作,笑得温润和善,“怎么没见女朋友过来?生病了也不过来伺候?”

    “他没女朋友,分手一段时间了。”辛喜看看张以,询问说,“你最近没谈恋爱吧?”

    张以清了清嗓子,“那个……呃……”

    辛喜对田忱运说:“看吧,他什么都不瞒着我。人超级好。”

    田忱运笑说:“那上次撞车,除你们俩,另一位是?”

    “我闺蜜。”辛喜说。

    “他是?”他指了指张以,又指了指她。

    “我男闺蜜。”

    “以哥跟那位?”

    “朋友。”

    辛喜补了一句,“因为我才认识的。“

    “哦——”

    他做了个恍然大悟的动作,见张以脸色尴尬,问话就停在了这里。主动跟张以说话:“好好的怎么突然住院了?”

    张以对辛喜有些无奈,也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假傻,有这么熟吗?别人问什么都一五一十的交代。

    怪不得他第一眼看见田忱运就没有好感,原来他本就不是招人待见的一类,再不欢迎田忱运,场面还是要顾忌,笑说:“没大事,就是酒喝多了。”

    辛喜抢话,“下次想借酒消愁,喝什么红酒啊,买两斤散装的二锅头不挺好的。”

    田忱运又笑了,“二锅头辛辣,伤胃,更不能多喝。”

    辛喜想了想,看张以,“牛栏山不辣口,10块钱一瓶,喝这个也可以。反正要吐出来,这样成本低。”

    张以说:“什么都有你,你话怎么这么多?”

    田忱运见张以不耐烦,收住笑解围说:“喝什么都不如白开水好。”

    辛喜又看了张以一眼,故意呲他,“喝白开水怎么配得上他的b格呢,要是来一杯82年的白开水说不定他才勉强愿意喝。”

    田忱运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笑,但还是没忍住。

    张以舔了舔嘴唇,心想你们一唱一和很默契啊,这才见了几次就一块挤兑起我了,行,真行,辛喜你可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奈何肤浅》,方便以后阅读奈何肤浅15.戏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奈何肤浅15.戏精并对奈何肤浅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