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肤浅

14.阴谋论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非木非石 本章:14.阴谋论

    老秦梨花带雨、可怜巴巴,再加上三寸不烂之舌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成功唤起来辛喜的同情心,让她不由自主觉得自己这一次简直是小题大作、无事生非,如果再一意孤行,任性的辞职走人,那就太糟糕太不懂事,不仅伤了沈占东惜才之心,还伤了她老秦的期盼之情。

    辛喜被她说的热血沸腾,甚至有一瞬间真的觉得公司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人情味的大家庭,而过去的一切不和谐都是自己的过分脑补与斤斤计较。

    辛喜从办公室不忘给徐舟舟还有其余的同事打招呼,然后提着包往公司门口走,走到销售部门口,瞧见销售部主管扭着屁股从外头回来,辛喜张嘴想打招呼,对方却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在她愣怔间,啪一声把销售部的门摔上。

    辛喜叹了口气,也怪不得薛明珊和老秦不仅是同乡而且关系处的好,这脾气性格差不多也就罢了,就连走路那目中无人的方式都如出一辙。

    辛喜记得自己刚来公司的时候,有段时间还崇拜得不得了,觉得这种t台式的走法,真是又拉风又有范儿。

    回到车上,张以正在抽烟,看见她赶紧掐灭,并且打开车窗换气。

    得知辛喜没辞职,松了口气。

    她也是这才看见有人加她微信,微信名字叫god v,添加备注写着:田。

    因为平常工作中跟客户首次接洽的时候,偶尔会留下个微信号方便以后联系,辛喜担心对方是她客户,就点开头像多看了一眼----

    非本地人,头像是一个胖乎乎的丫头在傻笑,头上扭了两个丸子,刘海极短,紧贴着小额头,笑的很嗨,眼睛都眯成一条线,口水眼看着流出来。

    辛喜寻思着,这谁啊这是,肯定不是客户,就没有姓田的。

    她微信本来就是私人的,工作以后迫不得已拿来公用,想起来这个就一肚子火。现在杂七杂八已经很乱了,实在不想再加陌生人,所以就退出来页面没有理。

    张以回去就病了。

    辛喜一开始不知道,还是张以主动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知晓,他说话很矫情,威胁说,如果还顾及情分就过去看一眼。

    辛喜有点无奈,但是不愿意跟病人多计较,这点度量她还是有的。

    下了班赶紧跑到医院,到了地方才想起来自己两手空空,就张以那嘴巴,真这样去了,他估计不会心慈手软放过她。

    只好在医院内的小型超市买了个花篮带上,到住院部门口,两个保安正在站岗,见她就这么往里进,伸手阻拦,“探望病人?有出入证吗?没有的话只能在规定的探望时间探望?”

    辛喜觉得不妙,“探望时间是?”

    “下午2:00-5:00。”

    她忍不住在心里问候张以这个戏精,刚准备打电话给他让他行办法,就见门口又来了两位,保安照理阻拦下来,对方却低声下气恳求:“通融一下吧,大哥,我这孩子在里头住着,生着病没人照顾,这都一天没吃饭了,我就是进去送口吃的……”

    辛喜平常的工作就是跟钱打交道,客户形形□□,有的有钱,有的没钱,至于家底如何,都需要自己来判断,然后才能根据情况推单。

    从穿戴配置,比如说皮包、镯子、戒指、项链,打眼一看是不是牌子,值不值钱,以及妆容、发型、皮肤保养情况,平常有没有保养都可以看个大概。客户来了端茶递水的空档,问一句“天不大好,怎么过来的啊”“家里住的距离这边远不远啊”在外行人看来是一句寒暄客气,其实都是为了判断对方的含金量,潜台词是说——

    “有车还是没车,交通工具什么价位?”

    “有钱没钱,家里在不在高档小区?”

    如果有人说:“家距离这边很近,步行过来的。”

    那以上两个问题都得到了解决,因为公司附近500m有个大学附属的教职工小区,虽然算不上高档,但都是退休老教授家属,不缺钱。

    所以辛喜职业病作祟,下意识打量人家,这俩人手里拎着一箱中老年钙奶,一盒子保健品,外加一个水果篮,说起来谎话竟然可以脸不红心不跳。

    最让辛喜惊讶的还不是他们,而是保安大叔抬手让行了,她是真不信保安大叔没看出来……

    辛喜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内心说不出的复杂。

    有时候你出于礼貌尊重服务型工作者的工作,也遵守医院或者企业的规章制度,结果却发现有些人可以走捷径,说到底还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就在这时候,她觉得有人靠近,胳膊紧跟着被拉住,辛喜很吃惊,下意识要喊叫,对方却先一步制止,“你怎么在这,找你半天了。没拿出入证怎么进去?”

    辛喜抬头一看,是田忱运,立马笑起来,惊喜道:“你怎么在……”

    “既然我都走到这里了,干脆陪你一道儿进去吧,”田忱运截断她的话,看了一眼保安,“走。”

    辛喜这才领悟到他的意思,旋即抿嘴笑了一下,抬手挽住他的胳膊,表现的无比亲密。

    田忱运愣了一下,垂头看了一眼胳膊上的手,又把视线慢慢转到她脸上。

    她眼里含着笑,但是未达到眼底,大概是不善于说谎的原因,虽然表情故作自然,但一双大眼睛游移不定,眼神飘忽。主动挽他的这个举动很大胆,脸上也因为这个大胆的举动,白皙里晕染上粉红。

    辛喜见他没有下一个动作,有些吃不准,保安这时催促了一句“进不进,不进别在门口堵着”。

    她一慌乱容易做事不过脑子,继上次尬演“死鬼”戏以后,又展现了一次演技——

    手上紧了紧,皱眉喊他,“怎么了啊,老公?”

    田忱运心里一跳。

    她突然意识到不对劲,赶紧闭上嘴,尴尬的转开脑袋,神情就像受惊的小鹿,而且是一只梅花鹿。

    他沉默几秒,在心里品味了一番,情不自禁地弯嘴笑了笑。掏出来出入证让保安看,然后提起她扔在地上的水果篮,顺势一揽,带着她往里走。

    两人相携着走出很远,倒是颇有几分夫妻相。她贴他很近,可以听到他清晰的心跳,不由自主地数着,奇怪男人的心跳怎么这么快,比自己的快好多,莫不是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你去看什么人?”他主动问,也不论什么礼貌不礼貌。

    “啊?”辛喜听见询问,下意识抬头看他。

    他近在咫尺,就连眼睫毛都能一根一根数出来,吐纳的热气散到她脸上,辛喜这才意识到什么,手忙脚乱的松手放开他,心里有些不好意思,垂着头拢了拢耳边的碎发,盯着脚尖看,“看我朋友,嗯……就是张以啊……”

    dr.田就是dr.田,一句话就能听出来关键,“张以我认识,”他歪着头打量她,“不过他是你朋友还是你闺蜜的男朋友?”

    “什么?”辛喜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一时忘了害羞,“什么闺蜜的男朋友?张以前段时间刚跟女朋友分手啊,我没听说他又谈恋爱了啊……”

    田忱运内心了然,反而这么试探了一句:“我一直以为你跟张以是男女朋友。”

    辛喜也没有察觉出他前后两个问题里的矛盾来,倒是把他想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吐露干净,“怎么可能,我们是好朋友,你还记得上次咱们的车子撞一块时,跟着我们的另外一个姑娘吗?她是我闺蜜,但是跟张以并不熟,我一直撮合,但是一直没成功,张以每次都说,你自己先操心你自己吧。”

    田忱运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听到最后忍不住抿嘴笑了,以为还得周旋一会儿,没想到这么轻而易举就提炼到了答案。

    辛喜说完见他盯着自己笑,立时又想到刚才自己叫人“老公”来着,忸怩了一下,“你笑什么啊?”

    “没事,”他握住拳头抵在嘴边咳嗽了一声,隐藏去情绪,用一副大人关心小孩的口气说:“你怎么来的?待会儿怎么回去?”

    “打车啊,待会儿打车走。”

    “天转凉了,”他透过玻璃看看外面,“晚上打车也不方便,要不待会儿一起走,我老师家属昨天出了点事,我就进去送个东西。”

    “不大好吧?”

    “你有什么不方便吗?”

    “我是没有,就是怕你麻……”

    “没有就行,没有就一起走。”

    这也太喧宾夺主了吧?辛喜想,欺负我有拒绝困难症吗?

    她就这么不情不愿的跟着田忱运去前台服务处送东西,走到半路越想越莫名其妙,但是现在说“no”似乎只会更加尴尬。

    田忱运见她一直紧绷着嘴,就像个墨守成规的小河蚌,主动搭讪说:“见了这么多次,你不仅撞了我一次车,还坐了我一次车,也算是朋友了?”

    辛喜抬眼看他,点头说:“当然,你刚刚又帮了我忙。”

    他笑着点点头,故意做出来思考的样子,“你是不是还没有我的联系方式?”

    辛喜有些不好意思,“好像是……你也没有我的吧?”

    “……对,”他模棱两可的说,“也可以这么说。”

    然后掏出手机,表情淡淡地说:“加个微信吧,你扫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奈何肤浅》,方便以后阅读奈何肤浅14.阴谋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奈何肤浅14.阴谋论并对奈何肤浅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