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肤浅

12.辞职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非木非石 本章:12.辞职

    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生活就像一瓢抽出来的地下水,有的地方寡淡无味,但如果是盐碱地,还能尝一尝咸淡,其实吃多了会齁死人。

    辛喜晚上回到家里,回忆起来那句“死鬼”就懊恼万分,鲜少演戏,所以容易杀不住车。

    她一个人住,家里有台电视机,但是如果想看就要付费。所以基本没动过,只是每周大扫除的时候按时清清灰。日子过的冷清,就要自己找点有意思的东西,所以她经常上网扒拉一些言情小说看,一定要是女主惨的,被虐的,虐身虐心,矫揉造作,最好是爱写无病呻吟桥段的那种作者,这样辛喜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豁达通畅,日子是多么的惬意好过。

    如果文笔好,能够抓住人心,虐出她两滴泪那就更好了,绝对是上品佳作,因为辛喜每次哭完,情绪得到宣泄的时候,都觉得全身通畅、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辛喜对张以说:“不管哭还是笑,都是个体力活,不仅能消食还能减肥。”

    “在你眼里说话都能减肥吧。”张以调侃到。

    “对啊,话说多了瘦脸。”

    “……”

    “什么时候有时间啊,我请你吃大餐,超级豪。”辛喜还记着撞车那个事情,不管怎么说,饭一定得吃。

    “不去,你请就算了吧。”

    “为什么啊,我这么可爱又有责任感。”

    “丑拒。”

    “你行。二!师!兄!”辛喜沉默了片刻,一字一句道。

    “看,笑笑,脾气还是这么暴躁,你跟我斗嘴哪次赢过?人家都是吃一堑长一智,你是吃一堑长一斤。”

    “我什么时候暴躁了,大家对我误解也太深了。我不是爱发脾气的人。”

    “……我都不想说‘你发起脾气来不是人’这样的话,因为太烂俗了,没什么新意,但是这句话配你却够了,一个b格。”

    辛喜说不过他,索性不说了,人要爱自己一点,对于这种话题终结者就要远离,她一个人远离还不行,他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所以一定要呼吁大家团结一致,共同抵制,他那么毒舌的人就该被封起来,真空包装,在自己的蛇圈里自生自灭。

    辛喜第二天不用上班,可以在家里睡个懒觉,泡个小澡,如果张以答应了吃饭的事还能开开荤……可惜他没有口福。

    晚上她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被一只不知名的小狗咬了几口,找到狗主人,对方答应带她去接种狂犬疫苗,半路却趁着人多的时候一个没注意偷溜了,辛喜去追他,却又被一直白色的野猫挠了,这畜生怎么也不松手,见她害怕,叹气说:“你顺一顺我的毛,顺舒服了我自然而然就饶了你。”

    辛喜赶紧照做,抖着手捋了两把,只见这猫“喵喵”叫了两声,跳下她的手臂跑了。

    辛喜很伤心,看着冷漠的路人,哭着责骂他们都是骗子。

    “叮咚”“叮咚”的怪异声穿透梦境,她不知道是什么声音,理智却把她从梦境中拉出来,她恢复意识,细细想想,原来是有人按门铃。

    她盯着天花板发呆了两秒,打定主意要把这个扰人清梦的、天杀的揪出来暴打。

    她“刷”地掀开被子,穿着睡衣,顶着睡容去开门。

    “surprise ----”

    张以站在门口,手里还提了两包东西,辛喜吐了口气,心里想,有病也不知道治一治。

    “一大早就去菜市场买了菜,而且还买了肉给你开荤,早饭先吃什么?给你做个肉酱?”他边说便把东西往冰箱里放,卷袖子、系围裙。

    辛喜的惊诧不能言表,赶紧探手摸一摸他的额头,“病的不轻啊。”

    他扫开她,有些不好意思,皱眉说:“贱不贱啊,对你好一点就难受,是不是又想挨呲?”

    “没有没有,”辛喜赶紧摆手,一边蹦跶一边摇晃双手,表情非常的假非常的夸张,“以哥,棒棒哒,社会我以哥,人狠话不多!”

    张以知道没有多少诚意,但是也不愿意跟她计较,拿着肉和一根葱就直接去了厨房。

    辛喜这里锅碗瓢盆酱醋茶什么都有,就是不经常用,她一个人做饭吃起来没劲,所以晚上下班要么是不吃,要么是在外面吃,不上班的时候,点外卖也是常有。

    有妈在身边和没妈在身边的区别,跟张以这货一对比,就是血淋淋的伤害。人家偶尔做饭是为了体验生活,自己偶尔做饭是为了节省开支。

    辛喜这边不慌不忙的洗漱,他一个人在厨房忙碌,她刷牙的时候过去看了一眼,“啧啧啧,现在男人这么能干还要我们女人干什么呢你说,这么拼命干吗?是不是你妈也知道你长得丑,所以让你多学点本事以后好讨媳妇?”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辛喜嘿嘿一笑,回到卫生间漱口,这是却又刺耳铃声,一看就是公司座机打过来的。

    接不接啊,她犹豫了会儿,还是接了。

    刘岩说:“老秦要把你手里刚接的项目交接给田甜。”

    “为什么?”

    “田甜说这个单她也正在追,而且比你早,估计是你们俩资源重叠了。而且她有通话记录为证,说你抢资源。”

    辛喜吸了口气,沉声说:“我人不在,看谁敢碰我的交接表。”

    刘岩叹了口气,说:“老秦过来了,先挂了。”

    辛喜不太信任她,微信找徐舟舟想要问清楚,徐舟舟过了两分钟才回复:老秦已经把你客户信息的交接表抽走了。

    辛喜盯着手机顿了几秒,牙齿差点咬碎,咒骂道:“xxx,xxxxx。”

    张以推门进来,“谁又招你惹你了,出来吃饭。”

    “不吃,有事。”她表情严肃,甚至有些冷,跟他说话已经是极力克制了。

    “出什么事了?”

    “没事,”她安静了一些,淡淡的说,“我要辞职。”

    张以还没听清楚,她就直接又拨电话给人资,“我辞职,今天就辞职,下午过去做交接。”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她冷笑着威胁说:“这个我管不着,工资一分不少都给我,不然仲裁你们!”

    张以在一边听着,辛喜如果真生气的时候他还真不敢搭腔。

    电话打完没多久,沈占东就过来了电话,辛喜看也没看直接拒接,公司里也都知道老秦挤兑走了不少人,所以估计是人资直接跟他通了气,他的电话刚消停两分钟,秦月英的电话就追了过来。

    辛喜照旧不接,不仅不接,还把手机关机了。

    “你这就有点任性了,怎么说也不能不接领导的电话。”张以看不过去,忍不住说。

    “饿了。”辛喜冲他笑。

    “都盛好了。”

    辛喜这才舒了一口气,“破公司谁愿意去啊,辞职了我就回老家,因为这个工作我都好久没回去了。”

    “这次回去就不回来了?”

    “嗯,有可能。还没想好。”

    张以不知道说什么,原本精心做得菜这会儿也有些寡淡无味,吃起来甚是不爽。

    …………

    田忱运他们回到宿舍,路过隔壁,瞧见他们把小型饮水机的水桶撤了下来,上面垫了一个纸壳,一人搬了一个小马扎,直接围坐起来打牌。

    看见田忱运他们三人,热情打招呼说:“来嘛,一起打。”

    “明天还有事。”

    “拉倒吧,明天周末,全学院都休息。”

    他被喊进去拉着坐下,四副牌六个人,他坐下就多了一个,想了想便起来了,“你们打,我出去买点东西。”

    别人也没再让,开局摸牌。

    他下了楼,从楼下板房搭建起来的简易书报亭买了一捆啤酒,两袋花生米,想了想又加上一盒烟。回来的时候气氛正高涨,刘强看见他,又激动又欣喜,“运哥,会来事啊。给我开一瓶。”

    他笑了笑,回宿舍找来瓶起子,然后又翻找出来展力豪昨儿在餐厅不经同意私自“借”回来的铁盘子,把花生米开袋,端着回去。

    边打牌边喝酒,后面又东聊西扯,一折腾就是半宿。

    田忱运后半夜一个人到阳台上吹风,拿起来手机,打开屏幕又锁上,锁上以后又点开,翻来覆去折腾几回,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从通话记录里找出来一串没有保存的陌生号码,加到通讯录,并且试着在微信页面搜索。

    做完这些以后他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很快,摸着胸口安抚,快速的心跳声却久久不停,他抹了把脸,声音压得很低,用自己能听见的音量自话自说:“一见钟情?田忱运你肤浅吗?真肤浅。”

    等到天边破晓,他才睡着,一觉到中午,食堂的饭香透过阳台传进宿舍,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还没通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奈何肤浅》,方便以后阅读奈何肤浅12.辞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奈何肤浅12.辞职并对奈何肤浅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