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25.第二十五章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文理风 本章:25.第二十五章

    知道老和尚和寺里的众位长老要走,本来只是打算来看看的林正,自然不舍得走了,便和慧儿留了下来,每日陪着老和尚说说话,聊聊天。

    三日后,林正站在兴安寺的门口,看着众位长老把一箱箱的经书装到马车上,最后向他挥挥手,上了马车。

    林正看着逐渐远去的马车,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慧儿看着林正失落的样子,第一次主动伸出手,握住林正的手,柔声说:“要是难受,就哭出来吧!”

    林正眨眨眼,不让眼里的眼泪掉出来,摇摇头,说:“我不想让众位长老看到我哭,让他们走的不放心。”

    就在这时,最后一辆马车上,老和尚突然伸出头来,对林正使劲挥挥手,大声喊道:“小子,老子走了,别想老子!”

    “知道了,老和尚!”林正抬起头,对着离去的老和尚,努力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

    “林大哥,你看那边河边很多人在放花灯,我们去看看怎么样?”慧儿指着前面的河,对林正说道。自从兴安寺的众僧走后,林正就有些郁郁寡欢,慧儿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就拉着林正出来逛街,以防他闷出病来。

    林正听到慧儿的声音,才回过神来,看着慧儿担忧的目光,突然自责起来,来的时候,他答应过岳父,会好好照顾慧儿,可如今,他却让慧儿担心,反而照顾他。同时也暗暗唾弃自己,老和尚他们是去大理传教,又不是生离死别,干嘛弄的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不就是大理么,等他存了钱,就带慧儿去大理旅游!

    想到这,林正一扫之前的颓废,看着慧儿,说:“走,我们去看看人家放花灯!”

    慧儿看到林正突然来了精神,虽然不知道林正为什么突然想开了,不过还是开心的说:“去那边,那边有空。”

    林正点点头,就拉着慧儿往那边走。

    林正带着慧儿往河边走的时候,才察觉到今天的集市热闹非凡,不由疑惑的问:“今天又不是初一十五,集市怎么这么热闹?”

    慧儿听了,不由捂嘴轻笑,说:“就知道你之前在走神,咱们进城的时候,城墙上不是贴了皇榜,上面写着为了庆贺半个月后圣上的寿辰,所以普天同庆一个月么。”

    “原来如此,难怪如此热闹,”林正恍然大悟。

    两人到了河边,就看到许多少男少女正在放花灯,甚至还有成双成对的,显然也是刚定了亲或者刚成亲,林正和慧儿对视一笑,也一起去旁边一个老伯那买了花灯,然后写了心愿,放了下去。

    ###

    林正抱着一摞账册,吃力的走到师爷的门前,门口的衙役看了,忙过来替林正接了过来,放在地上,问道:“王先生这次让你送的是什么,这么多?”

    林正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说:“多谢李大哥,先生让我把这些账册给师爷,说用来存档,具体什么,我也不大清楚,师爷在吗?”

    “师爷在,不过,”门口的衙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县太爷也在里面。”

    林正一听县太爷也在里面,立刻放弃了进去的打算,忙对李衙役说:“既然太爷找师爷,那肯定是大事,我不急,在外面等等好了。”

    李衙役本来就不敢放林正进去,看到林正如此识趣,就笑着说:“那行,正好陪老哥在这唠唠嗑,听说你前几日去府城了?”

    “这不是正好放假嘛,我就带着你弟妹去府城玩了玩,”林正笑着说。

    “哎吆,原来是有美同行,好福气!”李衙役对林正挤挤眼睛。

    林正笑了笑,说:“李大哥要是有空,也不妨带嫂子去府城玩玩,这些日子因为圣上寿辰,府城热闹的很。”

    “唉,我们老夫老妻哪像你们这些小年轻的,”李衙役摆摆手,说:“泗水城这些日子也挺热闹的,去看看也就行了。”

    两人正说着话,就看到县太爷和师爷从里面走过来,忙住了口,靠边站好。

    县太爷走到门口,就停下,对送他的师爷说:“不用送了,你回去尽快把奏折写好,拿给我过目,此次那群外戚犯下如此大错,居然还想着遮掩,真是天赐良机于我清流!”

    师爷陈经忙拱手说:“是,学生明白。”

    县太爷说完,就背着手悠悠的走了,至于旁边的林正和衙役,瞅都没瞅。

    县太爷走后,师爷转过身,看着门口林正,这才问道:“什么事?”

    林正忙指了指地上的账册,说:“先生让我把这些账册送来,好让师爷您存档。”

    陈经正满脑子想着等会的奏折怎么写,哪有心思管账册的事,就对林正随意说:“行,那你送我屋里来吧!”说完,就急匆匆的回去写折子了。

    林正抱着一摞账册好容易走到师爷的屋里时,就看到师爷已经在那皱着眉头苦思冥想,正纠结着要不要问师爷放哪,就看到师爷抬起头,说:“过来,放我文案上。”

    林正听了,忙抱着账册过去,把账册小心的放在师爷的文案上,无意中瞥到桌上有几张师爷刚写废稿,上面开头写着“外族破关南下,守将李成无所作为,致使生灵涂炭,其罪当诛……”,也没在意,就退了出来。

    傍晚

    张松收摊回来,就看到林正在院子里活动胳膊,不由走过去,问道:“怎么了,胳膊不舒服?”

    林正看到张松,忙放下手,说:“岳父回来了,没事,就是今天搬东西不小心压着了,我活动活动,省得明天疼。”

    张松听了,还是有些不放心,就直接撸起林正的袖子,看了看,只是有些青,确实不碍事,不过还是不放心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林正把今天搬账册的事说了一下,说道:“真不碍事,就是那账册太沉了,账房离师爷的住处又有些远,才压青了。”

    张松听了,这才放心下来,笑着说:“你小子也实心眼,既然远,就搬一会放下歇歇,干嘛非要一次搬过去。”

    林正摸摸头,说:“我当时不也没想到嘛!”

    看着张松又要唠叨他爱惜身体,林正忙转移话题说:“今天我见到县太爷了!”

    张松一听,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忙问道:“县太爷有和你说话吗?”

    林正忙摇摇头,说:“没有,我就送账册的时候,正在在师爷门口碰到。”

    张松听了,也没失望,反而说:“没说就没说,不过以后再见了,万一县太爷问你话,记得机灵点。老子不求你往上爬,不过能混的好点,慧儿跟着你也享福。”

    “岳父放心,这个我晓得,”林正听到张松如此通情达理,反而对自己的不上进有些不好意思,仿佛为了给自己找借口,随口说道:“不过今天县太爷忙着对付政敌,肯定没闲空搭理我们这些小兵。”

    张松对县太爷想干嘛没什么兴趣,不过他担心在县衙的林正会受影响,就问道:“县太爷想对付谁?”

    林正哪里知道县太爷要对付谁,就把今天县太爷的话给张松原原本本复述一遍。

    张松听了,顿时笑了,说:“哪里是县太爷要对付谁,他不过是跟着摇旗纳威而已,如今朝中势力有两股,一股是以皇后外家为首的外戚,另一股是朝中的清流,咱县太爷是科举出身,自然是清流,只不过他一个七品县令,也就跟着联名上个书罢了。”

    林正听了不由咋舌,本来看着县太爷那么激动,还以为他要搬倒什么死对头呢,谁知真相原来是这样,又想到他今天无意在师爷书房看到的那个人名,所以那个,才是大佬,不由问张松:“岳父,您知道李成是谁吗?好像是个将军。”

    “李成!”张松突然转头,问林正:“你问他做什么?”

    林正随口说道:“我今天在师爷那,无意瞥见他在写折子,好像是弹劾一个叫李成的守将的,说他没能守住关,让外族破关南下……”

    “啪”

    一声脆响,张松手中的神算招牌,直接被他捏断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方便以后阅读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25.第二十五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25.第二十五章并对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