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嫁

21.第二十一章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墨书白 本章:21.第二十一章

    “有公主这句话,在下便放心了。”

    白芷抿了口茶:“如今多有不便,在下先行告辞。”

    “明日去人市等我。”秦芃淡道:“如果不回北燕,不如先跟在我身边。”

    “好。”白芷应了声,便退了下去。

    等白芷走了,秦芃喝了口茶,从庭院里走出来,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这时候,老远躺在树上的卫衍睁开眼睛,看向白芷离开的方向,勾起嘴角。

    他这个嫂子,还真是很多秘密。

    第二日午时,秦芃去了人市,这时候白芷已经伪装好了在哪里,秦芃挑挑拣拣,假装什么都没看出来,将白芷买了回来。

    进屋之后没多久,卫衍便走了进来,含着笑道:“我听说嫂子今天买了个人进府。”

    “嗯。”秦芃看着书,面色平静:“手里缺用的人,怎么了?”

    “手里缺可用之人,嫂子同我说啊。”卫衍横躺到秦芃身边来,一手撑着自己脑袋,一手放在屈起的膝盖上,含着笑道:“要能打聪明的或者好看的,我手里多着呢,人市那种地方,能遇到什么好的?”

    听到这话,秦芃含笑抬眼。

    “怎么,”秦芃直接道:“卫将军如今对我还有疑虑?”

    卫衍面色一僵,没想到秦芃如此敏锐,片刻后,卫衍笑了笑:“哪里,我就是问问。”

    说着,他垂下眼眸:“嫂子多心了。”

    秦芃不想和卫衍纠缠在这件事上,她向来知道卫衍是个七巧玲珑心的。要打消他的疑虑,必须要他自己想明白。于是秦芃换了个话题道:“你如今露了面,可以去找张瑛了吧?”

    “嗯?那是自然。”卫衍点点头,想了想明白道:“你想让我去找张瑛说秦书淮退兵的事?”

    “他军队一直在这里,不是个事儿。”

    秦芃敲着桌子,认真思索着:“你的兵也不能一直在城里,可他不退,你就不能退。”

    “我明白你的意思。”卫衍思索着:“我等一会儿就去找张瑛。”

    两人说着话时,秋素走了进来,恭敬道:“公主,太后娘娘请您过去。”

    “请我过去?”

    秦芃抬起头,皱眉道:“可说是什么事了?”

    “娘娘没说,就是让您过去。”

    看来是没什么大事。

    秦芃点点头,淡道:“给报信的公公一些碎银,让他稍等,我即刻便去。”

    和秋素说完,秦芃便去换了衣服,而后带着白芷跟着人进了宫里。

    一进宫中,便看见李淑抱着秦铭在哭,见秦芃来了,李淑立刻起身道:“你可算是来了,你还记得我和你弟弟吗?!”

    “你这是怎么了?”

    秦芃皱起眉头,如今和李淑相处,对于这个妇人,她真是半点尊敬都又不起来。李淑一听这话就落了眼泪,将秦铭拉扯过来:“你在这么久都不进宫一趟,我和阿铭就算是被人欺负死你也不管了吧?”

    “母亲,”秦芃压低了声音:“您是太后,是太后就有太后的气度,宫里宫规写得清清楚楚,谁犯了事,宫规如何写你如何处置,便就是打死了也没人说你什么,这样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

    “而且,退一步将,”秦芃吸了口气:“我是公主,您是太后,论品级论地位都是你比我高,怎么还有你被人欺负我来管事的道理?”

    “好啊,你大了,翅膀硬了,就这样挤兑我,”李淑听着这话,蛮不讲理撒气泼来,抱着秦铭就道:“我是太后,可谁又把我放在眼里了?!让你当镇国长公主是为的什么?你当初又是如何说的?你说你要护着铭儿,护着我,如今你当上镇国长公主了,又不作数了?!我这个太后算什么啊……”

    李淑哭哭啼啼闹起来,秦芃脑子被她闹得发晕,揉着脑袋跪坐到一边,明白和这人是说不清楚的,便干脆绕开了话题道:“你别闹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铭儿被打了!”

    李淑拉起秦铭的手来,上面青一条紫一条,倒的确是被打了。

    秦芃眼神瞬间冷了下来,抬头看向一直闷着头不说话的秦铭,冷着声道:“谁打的?”

    秦铭没敢说话,李淑立刻道:“还有谁?太傅呗!一大把年纪了,还欺负一个孩子,更何况铭儿是皇帝了,他也敢下手,我看他就是造反!谋逆!”

    听李淑的话,秦芃脸色好了很多。

    如今秦铭刚刚登基,她还没来得及给他挑选老师,秦铭现下还小,老师格外重要,她本来都忘了,如今刚好提上日程来。

    孩子读书,大多是要被打的,可秦芃从来不喜欢对孩子管得太严的老师,因为以前北燕宫廷的夫子都不太喜欢她,可她觉得自己还是成长得挺好的。

    秦芃将秦铭召过来,看了伤口,平淡道:“他为什么打你?”

    秦铭没敢说话,秦芃笑了笑,温和道:“你说出来,姐姐不会怪你。”

    “我……上课打盹。”

    “为什么打盹?”

    秦铭不说话了,秦芃想了想:“你是不是晚上偷偷出去玩了?”

    “没有!”

    秦铭焦急出声,秦芃挑眉:“那是为什么?”

    “我……我……”

    “陛下挂念殿下,”旁边一位侍女终于开口,小声道:“陛下听闻殿下坠崖,夜不能寐,后来又闻殿下回来,一直挂念着殿下为何不进宫来……”

    秦铭不挣扎了,他红着眼,低下头来,仿佛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秦芃愣了愣,没想到秦铭居然是为了这个。

    她心里骤然柔软下来,心里暖暖的,她抬手揉了揉秦铭的脑袋,转头看着那侍女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双燕。”

    “嗯,”秦芃点了点头:“平日是你贴身伺候陛下的?”

    “是。”

    那侍女跪在地上,十分忐忑,秦芃打量着她,见对方神色坦荡清澈,点了点头,继续道:“这话你同太傅说了吗?”

    “说了……”

    “太傅如何说?”

    “太傅说……”双燕有些犹豫,秦芃往身后靠椅上一靠,懒洋洋道:“但说无妨。”

    “太傅说陛下,犹如妇人尔。”

    听着这话,秦芃含笑不语,但众人都觉得气氛冷了下来。秦芃抬手断了茶杯,抿了一口,点了点头。她抬头看向白芷,给了白芷一个眼神,白芷立刻了然,退了下去。秦芃这才转头,看向李淑旁边的大太监道:“太傅如今在何处?”

    “应在翰林院办公……”

    那太监应了声,神色颇为忐忑,秦芃二话不说,站起身来,便直接朝着翰林院走去。

    “唉?你去哪儿!”李淑站起来,着急道:“铭儿你不管了?!”

    “管!”秦芃朗声道:“我这就去管!”

    说着,秦芃就消失在了李淑视线中。

    春素秋素紧跟在秦芃后面,看秦芃走得风风火火,脚步又稳又快。

    秦芃一路走到翰林院内,此时翰林院中人来人往,秦芃进了屋中,直接道:“太傅大人何在?”

    听了秦芃的声音,大家都愣了愣,旋即有人最先反应过来,立刻叩首道:“见过公主殿下。”

    “太傅呢?”

    “微臣在。”

    一个白须老者从人群中抬起头来,秦芃打量着他,他恭敬跪着,面上刚正不阿,秦芃点了点头,同他道:“你过来。”

    老者皱了皱眉,还是站起来,跟着秦芃走到了隔壁的茶室。

    进屋之后,秦芃坐下来,同老者道:“太傅请坐。”

    “不敢。”老者警惕看着秦芃:“有什么事,微臣站着回话便是。”

    “本宫今日来,是为了一事,听闻太傅打了陛下,可有此事?”

    听了秦芃的话,老者眼中闪过不屑,面上却是恭敬道:“确有此事,可殿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愿闻其详。”

    秦芃点点头,那老者道:“昨日微臣给殿下讲学,殿下却在课上睡了过去,殿下如今尚且年幼,若凡事都依着他的性子,长大又如何学得会自律,学不会自律,又如何当一位明君,一位圣主?”

    “太傅说得是。”秦芃点着头,表示赞同,老者扫过秦芃,带了浓重的不屑和嘲弄,仿佛是在用眼神在说着,“秦芃是个女人,便应该十分好糊弄”一般。

    春素秋素看得气极,但又不敢上前,秦芃含着笑瞧着太傅,听着那人继续道:“打盹虽然事小,但发生在陛下身上,那便是大事。老朽虽是臣子,却也是陛下的老师,只能冒大不敬之罪,给陛下小小惩戒,殿下应该能理解老朽一片苦心吧?”

    秦芃没接话,这时候,白芷走了进来,手里捧了一堆纸张,恭敬放到秦芃面前。

    “殿下,就这些了。”

    秦芃点点头,正要说什么,就听外面传来一个清朗的男声,冷淡道:“在做些什么,这么热闹?”

    白芷豁然抬头,秦芃也跟着白芷一起,含笑看去。

    却是秦书淮站在门口,身着湖蓝色长衫,外披白狐大氅,面色平淡看着白芷和秦芃。

    他将目光落到白芷神色,神色平静,仿佛毫不意外,点了点头,却是道:“好久不见,白姑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四嫁》,方便以后阅读四嫁21.第二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四嫁21.第二十一章并对四嫁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