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美貌一无所知[快穿]

第86章 大结局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璃子鸢 本章:第86章 大结局

    第七章本源世界7

    夜色一点点的弥漫开来,气温骤冷, 到下半夜的时候, 就开始下雪了。`乐`文`小说`

    季子修的身体本来就没完全好, 虽然屋内燃起了炭火,依旧身体发抖。两个人睡在床上, 陆千澜用双手握住他的手, 轻呵出一口热气。

    屋内明明温度烧得如同春天一般温暖,应该不会冷的。

    陆千澜垂下眼眸, 知道这大约不是身体上的冷。

    他把人强势的圈入怀中,可对方也依旧没醒,像是陷入了梦魇一般。

    “子修……醒醒。”陆千澜想要叫醒他, 却发现他在睡梦之中也有一滴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陆千澜的心颤抖了一下, 心疼的用手指抹去他渗入发丝里的泪水。

    湿腻的感觉, 从指间传入心头。

    陆千澜的心甚至比他还疼。

    正在此时,季子修终于醒了过来, 睁开了水光涟涟的眸子。可似乎一眨眼,又会有眼泪流下来。

    陆千澜哑声的念着:“太好了……”

    季子修才发现自己又让陆千澜担心了,他的眉间仍带着倦色,却努力的勾出一个笑容:“我只是睡了一觉而已。”

    陆千澜说:“对于我来说……这一觉真长。”

    季子修微怔, 又想起了那些事情,心沉了几分。

    ——如果可以实现的话,那至少不会有这么悲惨的人生。

    那些当上宿主的,每个人都抱着这样的想法。

    只是, 最可怕的是,你以为你逃过了命运,可到头来竟然一直被玩弄于鼓掌之中。

    季子修看着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他的眼底满是害怕和担忧。那个陆千澜,从来都是运筹帷幄的模样,何曾如此过?

    季子修不心疼别人,也会心疼陆千澜。

    况且,他只是一个弱小而又固执的灵魂,即使知晓了这些,也依旧不改那份执念。

    他清楚的明白,若是有一丝的怀疑,就会失去实现执念的资格。

    “我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季子修用手和他十指相扣,轻柔的微笑起来,“不过为了你,我愿意骗自己。”

    他不能再怀疑,不能再去深思了。

    季子修的这句话,让陆千澜更加抱紧了他。滚烫的泪水慢慢滴落下来,滑到季子修的皮肤上。

    季子修忽然觉得有些后怕,万一自己真的醒不过来,陆千澜该怎么办?

    他舍不下他。

    “我爱你。”

    陆千澜哑声说:“我也是。”

    陆千澜、乔亚秋、秦奕、许究、谢川,无论是谁,都把这句话深深的刻入了心底。

    这么多年了,他终于听到了这三个字。

    ……

    几日之后,陆千澜答应季子修,把季云生放出了星月城。

    季家的事情,已经和他们没有关系了。

    季子修的时间早已经过去了四百年,无论兴盛还是衰败,这都是季云生的事情。

    季云生走的那一天,陆千澜牵着季子修的手,站在城墙上目送他们。季云生带着全部的家当,和季家爷爷,朝着他们挥手。

    季家爷爷回头看了一眼季子修,疑惑的问:“云生,陆将军身边的那个是谁呀?”

    季云生知道这次能离开星月城,也有季子修的功劳,便笑着对季家爷爷说:“是陆将军喜欢的人,就是他劝陆将军放我们走的。”

    这毕竟是乱世当中,陆千澜派了几人护送他们。

    这份恩情,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还。

    季家爷爷说:“云生,咱们季家绝不是恩将仇报的人,要是有机会,一定要还这份恩呀。”

    季云生坐在马车外面,第一次没有和季家爷爷顶嘴。虽然只是和季子修第一次见面,他却莫名的升起了一股亲近感。这一次分离,也像是和亲人分离一般。

    “知道了。”

    马车越走越远,逐渐消失在季子修和陆千澜的视线之中。

    季子修搓了一下手:“好冷。”

    这一声颇有些撒娇的意味,陆千澜低声笑了起来,把他的手紧紧握住。

    一边的守城卫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完了完了,自家将军俨然一副情根深种的模样!

    季子修哼哼了两声:“你把屋子里的镜子全都收起来了,是不是我这次变得特别难看?”

    陆千澜凑近了他,在他耳边轻声念了什么。

    季子修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通红,盯着他:“……老变态。”

    陆千澜把这称呼完全当成了爱称,完全不在乎,反而把季子修一个公主抱,抱了起来。

    “你放我下来!”

    “不放。”

    北风那个吹,守城卫站在城墙上,顿时觉得格外凄凉。

    这两个人秀恩爱都不分场合!

    陆千澜一路走到了陆家祠堂,他这一世又是托生在陆家的。而陆家的祖籍就是星月城,他们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个地方。

    他轻车熟路的走到了里面,才把季子修放了下来。

    季子修的脸色还有点红:“我说了不想来!”

    陆千澜知道他只是在闹别扭,凑近季子修:“看看上面是什么。”

    季子修有点烦,顺着他的话望了过去,才发现上面竟然挂着一幅画。

    那幅画极美,梅林深处,只有一个背影站在原地,少年身姿清雅,黑发如墨,他穿着繁复的白袍,衣服的尾部拖地,而画中的少年似乎想要去到哪里。

    季子修睁大了眼,这幅画他在季家看过无数次了。

    “你怎么会有这幅画的?”

    陆千澜坏笑的说:“我带你来看我们的定情信物。”

    季子修的脸顿时发烫,就像是快烧起来了一样。

    “……什,什么定情信物!”

    陆千澜眯起眼,里面全是笑意:“我说错了,是定亲信物。”

    这里可是陆家祠堂,陆千澜说这种混账话,季子修更觉得有些羞涩。

    “我带你来祠堂,是想做一件事。”

    季子修莫名的紧张了起来,却见陆千澜走到那边,把画卷取了下来。他的目光充满了怀念,然后将画卷好,走到季子修身边。

    “天地为证,陆千澜愿和季子修缔结姻缘。”

    他的眼神坚定,这些话每一个字都响彻在季子修的心头,他的心中带着些许甜蜜和羞涩,接过陆千澜手里的画卷:“你都说了那么多次,这次……也让我说一次。”

    萧瑟的风里,还飘着白雪。季子修轻轻的笑起,朝他伸出了手:“你愿意,和我一辈子在一起吗?”

    “一辈子……太少了。”

    季子修轻笑,想逗逗他:“那你想要多久?”

    “我许下的愿望,可是生生世世的。时间轮转,季节更替,无论过去多久它们都会遵从这个愿望。”他付出了足够大的代价,当然也要受到足够多的回报。

    “生生世世……真贪心。”季子修笑得温暖,“还好,我也一样。”

    陆千澜满足的叹息了一声,一直紧紧的拽着季子修的手,仿佛这样就是一辈子。

    他们虽然已经缔结过冥婚,可还没有婚礼。

    等到这件事情过后,陆千澜想办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婚礼,没有宾客也没关系,主角就是他们两人。

    十日过后,项文靖带着一小队人马来到了星月城。

    他带的人极少,看样子是想跟陆千澜和谈。

    铁翰军的军威响彻整个萧朝上下,况且惹怒了陆千澜,他不再镇守星月城。萧国便会内外夹击,一定会受到重创。

    项文靖想当皇帝,但也要萧国是完整的。

    因此,他不顾手下一群能人阻止,思虑许久之后带着一群人马来到了星月城。

    陆千澜在星月城布满了铁翰军,项文靖来的这段时间,陷入了全城戒备当中。

    项文靖被请入了城主府,他左右环视一周,才发现这城主府实在寒酸。虽是如此,可城主府处处透着一股肃杀的气息,让人肃然起敬。

    他等了不一会儿,陆千澜和季子修就走了进来。

    项文靖的目光落到了季子修身上,忽然微微一怔。

    他是看过这个三皇子的画像的,他的五官其实并不丑,只是被萧言帝宠爱太过,在体型上就圆滚滚的了。现在这个样子的季子修,他倒是真的有些认不出来了。

    瘦下来以后,五官完全立体了,而且那气质风度,一看就是大家公子,贵气非凡。

    项文靖的目光闪烁,站起身:“陆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原本以为陆千澜会把三皇子当成筹码,可如今看陆千澜细致入微的模样,却显然不是。

    而回答项文靖的,却是季子修:“蔺长东应该跟着你来了吧?”

    季子修这个举动,把项文靖心里的算计完全打散了。他皱起眉头:“三皇子殿下问起蔺长东是什么意思?”

    季子修嗤笑了一声:“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项文靖觉得更加奇怪,可表面不动声色:“说来听听。”

    “铁翰军不参加乱世,只镇守星月城。而且陆将军也可以对外宣称我死了,完全不阻挠你争夺天下。”

    项文靖冷笑了一声,觉得这个三皇子还真是年幼,当他也是三岁小儿吗?

    “提出这么诱人的条件,你有什么要求?”

    季子修露出一个笑容:“我想要蔺长东的命。”

    项文靖想起那个蔺长东,一个这段时间一直缠着他的人。虽然现在男风盛行,项文靖也算是个洁身自好的人,对这种自动送上门来的,没什么好感。

    “他招惹了你什么?”

    季子修目光微闪:“好歹伴读一场,和我从小一起长大,却把我的行踪暴露给叛军,害得护送我的影卫惨死,我当然得要他的命。”

    项文靖想了很久,似乎在判断这里面的真实性。

    气氛忽然有些凝重,项文靖把目光放到了陆千澜身上:“陆将军,三皇子殿下说的可是你的意思?”

    他是要得到陆千澜的保证。

    这个小皇子什么权势也没有,他不确定是不是骗他的。

    陆千澜却温柔的说:“我们家,他做主。”

    项文靖:“……”

    季子修的脸色瞬间变红,那羞/色在白皙的脸上格外明显。项文靖心下一动,竟然也觉得这小皇子的相貌气质极美了。

    光是这种风景,他便觉得特别。

    这陆千澜,看来是死在美/色上面了。

    “好!既然陆将军都这么保证了……”项文靖拍了一下手,“来人,把蔺长东带上来。”

    他手下能人众多,一个隐藏在梁上的身影飞的出去了。

    没过多久,蔺长东就被带了上来。

    他陡然被这么对待,还骂骂咧咧的大声骂道:“你们放开我!想干什么呢!”

    等他被人强行带上来,看到项文靖之后,眼睛一亮:“文靖……!救我!”

    他的长相只能算作是清秀,季子修看到他的时候,就产生了一股深深的恨意。季子修知道,这是原主对他的恨意,与他无关。

    只是即便如此,这个蔺长东也依旧给人一种违和感。

    项文靖勾起嘴唇:“蔺长东给你们了,陆将军可要遵守承诺。”

    “自然。”

    这样看来他是占了大便宜,项文靖冷眼看着蔺长东,觉得这烦人的家伙总算是有点用处。不过,他也跟陆千澜做了一个保证:“若是在下他日登基,绝不对星月城动手。”

    对星月城动手?

    且不说离了陆千澜,铁翰军根本不会听其他人的话。这几代萧朝的皇帝虽然对星月城忌惮,也不敢动星月城。外面敌国虎视眈眈,萧朝还有哪只军队可以抵抗?

    他们的脑子,还没蠢到这种地步,亲自拔了自己的利爪。

    因此,这个保证看似公平,实则只是项文靖占了便宜。

    陆千澜承了他的情,对他双手抱拳。

    项文靖没想到事情竟然进展得这么顺利,当日就出城了。

    有属下过来询问:“殿下,安插在星月城的暗桩,是否还是让他们继续潜伏在星月城?”

    项文靖玩弄着手上的玉佩,笑道:“看陆千澜被美色迷昏了头,就不用担心。他只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至于三皇子,嗤。”

    若是他有些心计,就该利用陆千澜打回皇城才对。

    他本就是听到了那句话,才准备来星月城谈判的,没想到得到了这样一个结果。

    “当日那个向我们禀告那件事的暗桩,最好早些铲除掉。”

    “是!”

    项文靖仍觉得有些不放心:“再监视一年,若这一年没有异象,就把暗桩撤了吧。”

    这星月城真是苦寒之地,夜晚如此的冷,落在街头的白雪,积得厚厚的。

    项文靖裹紧了身上的披风,想起了见到季子修的惊鸿一瞥,异样感涌上心头,却下意识的忽略掉了。

    另一边,蔺长东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到季子修之后,才面露憎恶。

    “为什么,又是你!”

    季子修觉得奇怪:“什么又是我?”

    “上次就是这样,明明项文靖先看到的我,为什么他会爱上你!”蔺长东算到他这一辈子攀上陆千澜,一定是带着上辈子的记忆,因为口无遮拦,所幸挑明了说。

    从他的只言片语,季子修总算是猜出了在蔺长东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他忽然觉得有些心累,又是一个重生之后,忘恩负义之辈。

    蔺长东的眼神充满了愤恨,上辈子的三皇子殿下和项文靖在一起了。项文靖原本想夺得天下,可后来他竟然自己甘愿臣服,推三皇子坐上了皇位。他虽然也喜欢项文靖,可项文靖对他全无这个意思。

    更甚者,他已经无法触及到三皇子所在的地方,就连恨也不知道找谁。

    蔺长东后来的命并不算好,蔺长东重生以后,就发誓要夺走三皇子的一切,包括项文靖这个人。

    他原本以为,这辈子分开项文靖和三皇子,会让他站在项文靖的身侧,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那个人。却没想到,他一路跟着项文靖,却被项文靖嫌弃。

    “你想做什么?”

    季子修拉出了陆千澜的剑,指着他:“你觉得呢?”

    蔺长东吓得脸都白了:“我,我不是有意抢你的文靖的。”

    季子修:“……”哥们儿你说清楚,没看到他家老陆脸都黑了吗!

    季子修咳嗽了一声:“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可你故意泄露我的行踪,弃我们十年情谊于不顾,难道还不反省吗?”

    蔺长东的眼底忽然有恨意。

    陆千澜走过来,夺过季子修手里的剑,却对三皇子有些不满。

    “来人,把蔺长东拉下去。”

    随着这一声令下,外面就有人把蔺长东拉走了。

    季子修的眼底露出疑惑,陆千澜却说:“他下不去手杀的人,凭什么让你来背这个罪孽?”

    季子修只有无奈,过了这么多个世界,也只有陆千澜会这么心疼他。

    他下得去手,不需要陆千澜来做这件事。

    可陆千澜的这句话似乎对三皇子有些触动,那股非杀蔺长东的执念也减轻不少。

    季子修觉得惊奇,按理来说最高难度,不该如此。

    [你真的想好了?]

    [……对不起。]三皇子的声音显得低落,[我大概不是恨蔺长东,而是不甘父皇的江山就这么被人抢走了。那个项文靖,还害得我皇族惨死……蔺长东竟然跟这样的人待在一起。]

    季子修沉默了,蔺长东的话里,他猜测前世大约有这么一段时间,三皇子为了江山社稷,和项文靖在一起过。所以蔺长东才心生嫉妒,重生过后这么对他。

    没想到,那根本不是蔺长东看到的那样。

    对于蔺长东来说,那是幸福。可对于三皇子来说,或许是忍辱负重吧。

    三皇子和项文靖的结局,一定不是很好。

    只可惜,蔺长东等到那个时候。

    [亡国之恨……你是想改变执念吗?]

    三皇子也恍惚了:[这一路逃生,我目之所及皆是生灵涂炭。我父皇治下的江山,竟然是这样,在皇城里的我从未发现,也从未细想过。]

    这一切无论怎样,都交由三皇子决定,季子修不会插手。

    [你想怎么做?]

    三皇子却闭上了双眼,那股恨意也最终消散:[算了。]

    项文靖也好,蔺长东也好,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折磨自己那么久?

    随着那句话落下,季子修身上的执念也散开了。萤火般的光芒随之散开,又慢慢的融入到他的身体里。

    季子修感受到了温暖,透过那些荧光看到陆千澜,发现他也同样如此。

    陆千澜的系统彻底走了。

    [主人,我要走了。]

    [……谢谢你。]无论怎样,季子修是感谢0404的。

    0404似乎也笑了一下:[主人,你知道我是负责美貌的系统,受不了辣眼睛的。]

    季子修微微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这段时间,我调整了三皇子的外貌。虽然跟你以前的那张脸完全比不上,但也很好看。]

    它的声音渐渐消散,留下季子修在原地。

    季子修深深的叹了口气,难怪他瘦骨嶙峋只是一个月就恢复了神采。

    这下子,季子修和陆千澜两人的系统几乎都离开了。

    陆千澜问:“好好道别了吗?”

    “……嗯,它又擅自给我调整了。”

    两人相视一笑。

    不过眼下的事情总算是完了,陆千澜再也不用担惊受怕。

    一个月之后,天下还未定。

    陆千澜安顿好星月城的大小事宜之后,前往了当初那个地宫。

    周围都坍塌殆尽,他费尽千辛万苦带回季子修的尸骨。这次不是在幻境之中,而是彻底的把他拥抱住了。

    在陆千澜拥抱那具白骨的时候,季子修也莫名感受到了温暖。

    他终于没有半点怨恨。

    黄纸漫天飞舞,那具尸骨被带了回来,埋在白雪红梅之下。

    季子修微笑着回望了陆千澜一眼,而陆千澜却在坟前亲吻了他一下。

    拥抱着他,和他唇齿相依。

    两人感受着彼此,分开的时候带着暧昧的气息。

    季子修气喘吁吁的说:“在自己坟前秀恩爱,古往今来我大约是第一个。”

    陆千澜的眼眸染上笑意:“那要不要再来一次?”

    “来啊,来个够。”

    陆千澜心痒痒的,季子修非要挑逗他,他自然不会客气的。

    毕竟这块肉,他可垂涎欲滴了太久太久了。

    又一月之后,在白雪融化之前,陆千澜把屋内换成了满目的红色帷帐,就连他们的大床也换成了红色。

    季子修刚一回来,就看到了这些,黑着脸问:“这是什么?”

    陆千澜面瘫的答:“婚房。”

    季子修的眼皮一跳,并没有说话,就看到陆千澜拍了拍床:“很软,要不要试试?”

    他家老陆怎么越来越……不正经了?

    季子修深吸一口气,走过去把人壁咚在床上:“来。”

    说干就干,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外面的雪下了一夜,半夜的时候,胡闹的两个人才停止。

    季子修恍惚间看到屋内的红色时,心头暖暖的。

    不刺眼,很温暖。

    就像新婚期一样。

    虽然这场婚礼没有一个宾客,但他已经很知足了。

    季子修沉沉的睡了过去,陆千澜看着他的睡脸,亲吻在他的额头上。

    他想起自己还是炎奚的时候,心中始终抱着一个念头。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执着于希望。”

    “我还执着于希望,还希望能见到你。”

    万水千山,重重阻挠,我终于和你相遇。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已经全部完结了。

    两个同样固执的灵魂,也同样珍惜着对方,一起走到最后的故事。

    感谢大家一直陪伴我走到结局,么么哒~也超级爱留言和订阅正版的小天使,比心~

    在写第一本的时候,我强烈的想写好一本书,然后一本比一本明白得更多。也有看到评论和收到私信,说我真的有进步,也特别特别感谢。

    然后《美貌》完结了,也有不满意的地方。希望下一本的时候,写出一本自己满意的~初心不变~

    下一本书明天开,有喜欢的也可以收藏~么么。

    《宿敌非要和我搞基》

    纪瑄厌恶叶暮禹。

    叶暮禹也被纪瑄欺负,从‘小可怜’被欺负成‘小腹黑’。

    二十年后,风水轮流转。

    纪瑄竟然被叶暮禹欺负成了‘小可怜’。

    叶暮禹压在他身上狂亲。

    后来,纪瑄重生到五十年后,

    在一次被班上同学逼着玩了碟仙以后,纪瑄被某个妖邪缠身了。

    夜夜鬼压床,就和当初叶暮禹压在他身上狂亲的样子一毛一样。

    纪瑄:我tm真是活见鬼了!

    ps:攻死后徘徊了五十年,等受。

    治愈文,甜!

    纪瑄:你报复我的方式就是非要和我搞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你对美貌一无所知[快穿]》,方便以后阅读你对美貌一无所知[快穿]第86章 大结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你对美貌一无所知[快穿]第86章 大结局并对你对美貌一无所知[快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