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六五七章 一去八百里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回头大宝剑 本章:第六五七章 一去八百里

经过一夜的安心歇息,翌日清晨,吕布麾下的将士再度集结。

连续的赶路与厮杀,在炎热的夏季里,士卒们多是疲惫不已,毕竟都不是铁打的身子。直到昨夜踏踏实实的睡上一觉之后,才将之前的疲倦一扫而光,清晨起来,倍觉精神十足。

在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喜悦笑容。

如此大胜,不管是张辽、徐晃等将领,还是最底层的士卒,回去皆是少不了奖赏与恩赐。

吕布向来是个赏罚分明的人,这点毋庸置疑。

出发之前,吕布作了简单调度,让孙策带着袁军降卒返回陈留,余下的将士则随他继续追击袁术。

陈留城如今兵马尽出,城内空虚,吕布选择了让孙策回守,这可谓是莫大的信任。

孙策亦是心中感动,抱拳大声应道:“末将定不负主公所托!”

像他这种傲气十足的人,一旦认定了主公,只要吕布不把他逼到绝路死地,他是绝对不会选择背叛。

吕布微微点头,随后扬起短鞭遥指前方,神色激昂的朝着身后将士大喝起来:“目标承匡城,出发!”

喝!

士卒们激扬大吼,紧随而去。

…………

西边,承匡城。

昨天夜里,袁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见有条巨大无比的蟒蛇紧追着他,可如何也摆脱不开,直至从睡梦惊醒。

帐下有善解梦者于郗,得知此事,拱手恭喜起袁术:“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额上冒着冷汗的袁术喘着粗息,不明所以:“喜从何来?”

于郗拱手作揖,恭敬的解释起来:“此地名为承匡,相传,创造世界的神灵女娲诞生于此,女娲人面蛇身,正好映证了主公梦中的蟒蛇。主公以为它是想吞了你,其实不然,在属下看来,它是想要庇佑于主公!有了神灵庇佑,主公今后必将逢凶化吉,万事无忧啊!”

听得这话,袁术细细一琢磨,好像还真是这样,心情顿时转好,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说得好,本主公重重有赏!”

“谢主公!”

于郗跪拜称谢。

此时,大将张勋快步走了进来,他瞄了眼于郗,欲言又止。袁术摆了摆手,示意无妨,张勋才沉声禀报起来:“主公,大事不好了!”

听到‘大事不好’这四个字,袁术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望了过去:“究竟出了何事?”

“主公,吕布打过来了。”张勋的语气和神态,满是凝重。

什么!

袁术的脸上充满惊讶,他压根儿没想到吕布会有这么快的动作,轱辘从床榻爬起,朝身旁婢女吩咐:“快,替我更衣,待我亲自前去查看。”

快速来到城楼,袁术扶墙而望。

就在不远的前方,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军队,即使隔了许远的距离,都能清晰听得那重重踏在地面的脚步声。

旌旗蔽空,漫天的沙尘飞扬,根本看不清究竟有多少兵马。

由于昨天的败仗,城楼上的将士们都还没能调转过心态。如今吕布大军又至,个个皆是人心惶惶,加上所处的城池低矮,防御力相较薄弱,更是没有丁点儿守城的勇气。

“快看,吕布分兵了!”眼尖的士卒语气惊讶,指着那边大声说了起来。

袁术看去,果如士卒所言,吕布的军队渐渐分成了左中右三路,中间那路仍旧保持原来的行进路线,而左右两翼则开始呈圆弧散开。

这家伙,想要包围承匡城!

袁术识破了吕布的意图,一双死鱼色的眼珠里除了愤怒,更多的则是踌躇。他很清楚,要真让吕布围住城池,他再想全身而退,可就难了。

“吕布这是疯了吗,就他昨天那点兵马,也妄想围城?”麾下将领有人不忿,昨天他们虽然吃了败仗,但并不是败在兵力和人数上,而是败在了吕布的突袭,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导致他们大败而逃。

就昨天吕布的兵马而言,撑死不过万余,而袁术现有的兵马,仍有六万之众。

“肤浅!”

袁术瞪了个白眼,叱骂起那名自以为是的将领,手指吕布军的方向,同众人解说起来:“你们看,吕布军所处的位置尘土飞扬,黄沙漫天,哪里才止一万兵马。指不定吕布已经和他的主力汇合,此刻正想着如何将我们留在这儿呢!”

众人顺着这么一想,好像那沙尘之中,的确有无数兵马将士。诸人顿时起了身冷汗,朝袁术抱拳赞服:“主公英明,我等不及也!”

若是围城,兵马起码要二倍于敌。

然则袁术此刻已经完全丧失了信心,他无法准确判断吕布究竟带了多少兵马,他只知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传我命令,全军朝东南方向的柘县撤离!”

袁术吩咐之后,又命人收拾起家当行囊,以最快的速度撤离。

承匡城外,吕布的大军距离城池仅剩半里不到。

“奉孝,为何要我下令放缓行军速度?”吕布对此很是不解。

骑着白色骏马的郭嘉眺望前方城廓,笑说起来:“我们不走慢些,袁术哪会有时间逃走。”

“你要故意放袁术逃离,为什么?”吕布愈发的不解起来,他清晨出发,趁势追来,为的就是要铲除袁术,而不是眼睁睁的放他离去。

郭嘉对此微作摇头,略显讽刺的说着:“难道大司马真要用一万兵马去围困人家数万守军?这不现实。”

来的时候,郭嘉向吕布建议,在战马的尾巴上捆上一两截树枝,这样马儿走起路来,身后便会升起许多沙尘,给人以极多兵马的假象。

同为谋士,郭嘉与戏策不同。戏策倾向于全盘掌控,想把所有事情都掌握在他的处理范围之内;而郭嘉则喜欢以小博大,玩心理战术,寻求感官和心理上的强烈刺激。

怂恿吕布突袭阳夏和追击袁术,皆是出自于郭嘉的手笔。

不管是哪支队伍,实力有多么强大,但凡他们在逃离的时候,军心和士气势必最为涣散。

倘若趁势追杀,只顾逃亡的士卒谁还会有心思反抗抵挡,如此一来,追击的队伍几乎可以说是势如破竹,不费丝毫气力,就能斩杀大量的逃亡将士。

郭嘉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战争,不一定要杀的人多才算做是赢,杀人诛心,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他要让袁术此生,听得‘吕布’这个名字,就不敢向前,倒退数十里。

听完郭嘉的赘述,吕布终于明白过来,拱手虚心受教。

且不说以他这万余兵马能不能围住城池,就算是围住了,强行攻城,也势必会造成己方的大量伤亡。万一把袁术逼得狗急跳墙,来个死守城池,以吕布目前兵力,根本攻取不下。

若是放袁术离去,则可以减少这些不必要的伤亡,只管在后面一路安心的追杀捡漏即可。

不知中计的袁术只管带兵而逃,渡过睢水,抵达柘县。

然则在柘县屁股还没坐热,斥候便急速来报:“主公,吕布军在后方穷追不舍,已经抵达柘县城外十里的山坡。”

听得这个消息,堂内众将领皆是骇破了胆。

“他是条疯狗吗!”

怒火中烧的袁术将手中茶杯猛地掷摔于地面,咬牙切齿,看样子吕布是要对他赶尽杀绝,简直欺人太甚!

然而形势比人强,袁术就算是有一万个不甘心,此时也只能屈辱的下达命令:“传我口令,全军往南再撤一百五十里,去太寿驻守。我倒要看看,吕布他能追我多远!”

于是,袁军再度从柘县撤出,往太寿方向撤离。

袁术在前面逃,吕布就在后面追。

由于数次的仓促撤军,后面又有敌军的围追堵截,经过连续二百多里的逃亡之路,大部分袁军早已半途溃散四逃。

到达太寿之后,袁术清点麾下兵马,可谓痛心十足,残余部队竟连先前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相反地,追击的吕布却成功与黄忠、方悦的军团会合,在人数上反而取得了绝对的优势。

入了太寿城,袁术军高挂起免战牌,想要休养生息。

袁术更是放下狠话,满目的阴鸷:“吕布这个蠢货,居然把战线拉得这么长,我就等着看他后方失火!”

只可惜,好消息没能等到,坏消息倒是一个接一个的相继传来。

先是曹操被陶谦牵制于兖州以东,后来又传来袁绍遭到了公孙瓒的大举入侵,不得不将颜良这里的将士调回。

如此一来,吕布起初岌岌可危的后方,此时已是安枕无忧。

听得这两个消息的袁术手指北方,气得破口大骂:“废物,两个废物!”

没过几天,又有一个更坏的消息传进了袁术耳中。后方运输的粮草在来的路上,被刘表的大将黄祖截取,丁点儿都没剩下。

什么!

袁术上前勒住那名斥候的领口,一双眼珠瞪得快要凸出眼眶,他只觉脑子里一阵天旋地转,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噗!

气急败坏之下,面色潮红的袁术喷出了一口血水,当场直挺挺的晕厥过去。

手下诸将赶忙上前将其救起,抬于床榻安歇。

大半个时辰之后,袁术悠悠转醒。

“来人,来人!给我传令下去,即刻发兵襄阳,我要亲手宰了刘表这条老狗!”袁术喘息着嚷嚷起来,脸色却尤为惨白,看起来极为虚弱。

闻讯而来的张勋快步走来,关怀说着:“主公,医郎说了,您这是急火攻心,千万不要再动肝火。有什么事情,等你养好了身子再说。”

“也罢,我就再容忍刘表几日,待我休养好了,定要踏平荆襄!”袁术攥握着拳头,想到粮草被劫,他就一肚子的火气难消。

少顷,袁术又问:“吕布呢,有什么新的动静没有?”

“回主公,吕布前天就已经围住了太寿城。不过他似乎并没有攻城的打算,只是每天派人来进行口头招降。咱们的将士,士气很是低迷。”

张勋语气沉重,目前的形势于他们而言,很不乐观。

还真是阴魂不散!

袁术心中恨极,却又无可奈何。

照此情形来看,吕布肯定是知道了他的粮草被劫,所以才迟迟没有强攻,为的就是想将他们生生耗死在这里。

“城内粮草还够几日?”

“最多坚持半月,主公还是及早想好退路。”张勋据实回答。

“主公,大事不好了!”长史陈纪急急忙忙的闯了进来,满脸的焦灼之色。

“又怎么了?”

袁术强忍心中怒意,语气很是烦躁。

陈纪不敢隐瞒,恨然道:“吕布掘开了渠水,大水奔涌而下,直接灌进城中,粮食被冲走无数,城内各处皆是汪洋一片,仅剩东门还未被淹。”

什么!

袁术惊坐而起,胡乱给自己套上身衣服,就往府外走去。

太寿城内,河水肆流,冲垮了许多房屋建筑,已经快要淹没胸膛。

“主公,咱们现在该怎么办?”见到这一幕的张勋心中莫名的觉得很堵,像是被大石头压着一般,快要喘不过气。

你问我,我问谁?

袁术偏头看了张勋一眼,头一回对自己感到了茫然。以前不管做什么事情,他都很有自信。可如今,心里却像是迷失了方向,看不到丁点曙光。

不是说有神灵保佑吗,怎么就搞成了这个样子!

“撤吧!”

深深叹了口气后,袁术无奈而苦涩的再度下达出撤退的命令。

得知袁术逃出太寿,吕布仍不打算放过,依旧穷追不舍。

于是,袁术从太寿逃到宁陵,又从宁陵逃出兖州,并越过了亲附自己的豫州,直入老巢扬州的九江,总算是得以脱险。

这次逃亡,总计八百余里,追得袁术真是惶惶如丧家之犬。

与此同时,吕布也选择了收手,率军返回陈留。

其实,吕布这场仗也打得颇为辛苦。

先是长驱近百里,歼灭袁术的先头部队于阳夏,继而围袁术本部于承匡,追敌途中“决渠水灌城”,迫敌不能立足,然后进行了数百里的穷追猛打,不让袁术有喘息之机。

袁术也因此成了丧家之犬,不得不远遁而去。

这场战争从夏至打到冬末,以吕布军的凯旋,而缓缓落下帷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汉末之吕布再世》,方便以后阅读汉末之吕布再世第六五七章 一去八百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汉末之吕布再世第六五七章 一去八百里并对汉末之吕布再世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