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巾赘婿

第264章:解围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一个幽灵 本章:第264章:解围

许攸呆愣在了当场,他曾经引以为终生护身符的名仕“光环”,居然在袁朗的面前失了效。

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将来会如何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光宗耀祖、衣锦还乡,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有客死他乡的遭遇,实在让他一时难以反应。

“走!”

两名执法卫将许攸架了起来,在地上拖行而去。

醒过神来的许攸一看左右两名凶神恶煞的卫士,立即吓得脸色惨白,随即大喊道:“袁朗,不,袁将军,明公!汝不能杀我,吾乃南阳名仕许子远,吾愿意效劳将军,鞍前马后……”

随后的话众人一概听不清晰了,只知道袁朗全程没有阻止行刑的命令,而后只听得一声西斯底里的惨呼,山谷之中一下子寂静了下来。

不一会儿,两名执法卫提溜着一颗血淋淋的脑袋走了过来,来到袁朗面前随即复命道:“启禀主公,执法完毕!”

袁朗表情凝重,看了一眼许攸临死前那恐怖的眼神以及扭曲在一起的面容,心里也确实不是滋味。

许攸再怎么说也算是当代的名仕,自己出于对全郡百姓、全军将士给出一个交代,不得不拿他当了戴罪的羔羊。

其实罪魁祸首当然是袁绍,这一点袁朗再知道不过,可是眼前的战争已经结束而且伤亡是如此之巨,在举城悲恸之际如果不采取一些报复的行动,恐怕自己的民心支持率要大大降低。

民心的丧失意味着统治地位的摇动,地位的摇动致使自己以及黄巾军在常山郡很难立足,没了立足的根据地袁朗以为,不出一个月,他除了撤回黑山,否则一定会被周边觊觎的势力,尤其是袁绍给吞并了。

袁朗给许攸安置了一个罪名,由他代为顶罪此次常山郡保卫战的罪魁罪人,这也只是权宜之计。

杀名仕,对于任何想发展壮大的诸侯来说都是一件损己的事件,名仕的效应在这个时代便如同惊涛骇浪之中立起的一座灯塔,很多人或集团投奔势力都是冲着名仕或拥有名仕数量多少的诸侯而去,袁朗现在不但没有拉拢名仕,反而将之杀害了,这件事情如果传将出去,恐怕将吓走一片有意投效的人。

“将之连并身躯一同安葬于南城远山之巅,让其为此次的战争罪孽赎罪吧!”

袁朗哀叹了一句,人是杀了,虽然替自己这边大多数人出了一口怨气,但是接下来要如何收场,他还真没想好。

袁朗转首望了一眼离自己不远处的张合,按理说杀了许攸,对方是高兴的才对,可是恰恰相反,张合显得有些紧张惶恐,额头更是渗出了汗珠。

看张合的表情,袁朗突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致命的地方,如果许攸是因为谋划进攻常山郡而死,那么张合以及刚刚受降的敌军将士们岂不是成了直接的刽子手,那他们将如何受到审判?

这一疑问想必已经随着许攸的被杀而传播了开来,不仅仅是张合以及敌军刚降的将士,就连自己原有的将士也在安静的等待着袁朗接下来的判决。

袁朗的心里翻江倒海一般,他杀人痛快却忽略了别人的感受,自己如果不现在给个确切的答复,恐怕那些敌军将士消磨光的斗志会立即因为自保而重新被点燃。

“袁将军,杀得好!”

就在袁朗苦无良策解决眼前之事时,突然一辆高规格的车驾绕行了过来,并且围拢在一起的将士因为驾前开道的皇家卫士,而摄于其威严纷纷让开了直通袁朗跟前的道路。

袁朗远望了一眼,如此规格的车队,他立即想到了来人的身份。

“袁将军,杀得好,许攸虽为名仕,但其心可诛,上无报效朝廷之忠心,下却有助纣为虐、残害百姓之歹心,杀之正合情合理!”果不其然一名宫装扮相的美艳女子在众人的簇拥搀扶下,从车驾上踩着木梯走了下来,她不是万年公主还能是谁。

万年公主的身份是无比的尊崇,这里面大半数人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过,不过在同伴兴奋的介绍之后全军开始躁动了起来。

袁朗早知道万年公主到了这里,但是没想到先来与自己见面的不是张宁,居然会是她。

虽然对于万年公主的突如其来感到不解,但是圣驾既然到了,那些必要的繁文缛节,还是意思一下为好。

“常山郡郡守、平难中郎将袁朗,拜见公主!”

袁朗上前接驾并行叩拜大礼,而后三军将士口呼敬语纷纷下拜。

万年公主对袁朗的表现很是满意,她微笑的上前作请起状,随后用一种只能袁朗听得到的语言说道:“中郎将大人,本宫又要前来叨扰呢!”

袁朗心里一个咯噔,这娘们不在平原郡皇叔刘备那里待着,怎么又要来打自己的秋风呢。

这也是袁朗现在还对刘备现在的处境不甚清楚,如果他知道对方下落不明,而且平原郡早就被袁绍给围了,他就对万年公主投奔一事幡然醒悟了。

心中虽然这样想,但是袁朗嘴上可不能这么说,不仅不能面露丝毫的怨气,而且还得装腔的说道:“公主莅临乃是末将的荣幸,末将定结草衔环以报公主赏识之恩!”

万年公主满意的直起身腰,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随后如君亲临的霸气高声说道:“尔等将士皆为我朝栋梁,今受袁绍指派、许攸鼓惑才行此有悖朝廷皇纲、人伦之事,死罪可免,但重罪难赦!”

万年公主此言一出,全场将士的脸色一下子换上了多种的颜色。首先是以袁朗为首的黄巾军,他们心里泛起了嘀咕,难道万年公主这一来就要拆袁朗的台嘛,刚被赶到死胡同的“是杀是受降”的问题,难道就要被以棒子打死,全部杀了抵罪不成。

然后是张合为首的降军,他们或是因为袁朗的仁义招降,或是因为原统帅张合的劝降,或是因为真的走投无路的真降等等,他们都心如死灰,面露死色,都在想万年公主所谓的“重罪难赦”,到底要如何处置他们。

万年公主的话语停顿一下之后紧接着又道:“此地罪魁祸首许攸既然已经伏诛,本宫便不再追究汝等死罪!但是真正的幕后首脑袁绍已经窃取了邺城,本宫现命令你们奉中郎将袁朗将军为新主,不日攻克邺城,以赎自身重罪,汝等可信服?”

很显然,万年公主的这段话是面对着全体的降将说的。

“吾等信服,谢公主不杀之恩!公主万福!”

张合等降军将士的脸色一下子展开了笑颜,本以为面临的将是一场审判,可是没想到的是,开辟出的竟然是一条自己本就要走的路,原来的那些担忧,瞬间因为万年公主的金口玉言而烟消云散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黄巾赘婿》,方便以后阅读黄巾赘婿第264章:解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黄巾赘婿第264章:解围并对黄巾赘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