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剑庭

卷九 第十章 锦屏山庄(五)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意缥缈 本章:卷九 第十章 锦屏山庄(五)

“怎么有两个天女?”

“不对,那个是假的!”

直到两个近乎一样的天女出现,死枭们才猛然醒悟,恼恨呼出。

而能假扮天女并伪装的惟妙惟肖者,自然是天女的孪生兄长释初心。

让释初心假扮天女凌心,这主意倒不是应飞扬出的,而是源自那几名优昙净宗的女弟子。

那些小姑娘虽美其名曰是为了“以假乱真,掩护天女”,但看她们一个个双目放光,兴致勃勃的样子,显然是对此事蓄谋已久,这次难得找到机会,自然要付诸行动。

而释初心已勘破我执,到了见相非相的境界,对这种提议其他男子或许会抵触,但他却不执着在意,加上确实挂虑妹妹安危,释初心便真也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姿态,任她们涂抹打扮。

可就是这近乎胡闹之举,却发挥了难以想象的奇效,若是平常,释初心绝不可能仅出一刀,便将玉峰道人和血狮禅师杀得一死一伤。

可玉峰道人和血狮禅师怎能料到看似任人宰割的天女凌心竟是他人假扮,并在一瞬间暴起伤人,夜枭们奇袭未成,反在一瞬间折了两名好手。

而就在夜枭们诧异之际,飞身而起的应飞扬已旋身舒臂,将箱中真正的天女凌心拉出揽在臂下。

“别想逃!”与应飞扬交手的四名夜枭反应过来,同时出招,数道气劲破空而起,夹击半空中的应飞扬。

应飞扬揽着天女提着马,又身在半空中,可说是一身破绽,但任气劲袭来,神情却依旧平静如常,好似胸有成竹。

果然,刀光冷厉,寒彻了漫天月光,乍见长袖罗裙飘舞,释初心身笼月华清辉,如广寒飞仙,绰约身形飞纵而来,却挥出了与凌厉至极的一刀。

刀光月光交融,暴吐数丈的刀芒,为应飞扬挡下袭来的劲力。

可此时应飞扬却没来得及领情,释初心的侧颜贴近眼前,纵然明知他的性别,应飞扬依旧止不住的一阵心神激荡,暗自腹诽:“这妖僧,亏得是个和尚,否则定是风流祸害!”

本就男生女相的释初心着上女装,可谓搭配合宜,浑然天成,与天女极其相似的面容已是如诗如画,再配以与天女不具备的凌厉气质,使得释初心散发出一种矛盾而又具侵略性的美感。

应飞扬忙将视线移向看惯了的天女凌心,平复激荡的心情。口中道:“放心,你家小妹由我照料。”

说着,他带着天女凌心半空翻身上马,马从空中落下,阻路木墙自是一跃而过。

死枭意图再追,却已被释初心和优昙净宗弟子牵制,只能眼见着应飞扬绝尘而去。

不,想要绝尘而去,还要过了眼前一关。

“啪!”

一道高大身影旋身落下,砸在应飞扬前方百丈,大地龟裂,烟尘四起间,但见一名男子屈身半跪,腰腹绷紧,斩马长刀倒插入地面,整个人好似一张绷紧了的弓,散发着一触即发的摄人压迫力。

未料死枭们方交上手,便让应飞扬突围,本还在暗中观察指挥的破军不得不提前纵身入场,现身拦杀。

“嗯?高手!”应飞扬心神一凛,断定最后现身的是这伙人的领头者。却不做丝毫停留,一手稳住缰绳和天女凌心驱马向前,一手持剑斜指地面,纳气提元,真气灌注剑刃,星纪剑光华大作,发出嗡嗡颤鸣,好似挑衅的战声。

奔马在前,破军不闪不避,一寸寸的拔出插地的刀刃,每拔一寸,身上战意便炽烈一分。而他耳边,则浮现了此行出发前,慕紫轩与他的对话。

“打招呼?门主让我调集死枭,只是打个招呼便够了吗?”

“若能取得多的战果,我乐见其成。”

“那对上应飞扬呢,他与门主关系匪浅,我也不用留手?”

“不需要,若真与他交锋,务必竭尽全力。”

“竭尽全力,门主不怕我杀了他?”

“稍有保留,我怕他会杀了你。”

“噌!”

回忆戛然而止,斩马刀完全拔出土,刀势也提升至顶峰,破军猛一踩地,提刀威烈跨出,每一步都如擂战鼓一般狠狠砸在地上,虽只一人,却以千军万马之势向应飞扬冲锋。

“他能杀我?”

当时慕紫轩说话时面容毫不作伪,是出自对下属的关心叮嘱,可只让破军更难以忍受。

破军者,征伐天下之将。

昔年皇室星天将门派气运尽数赌在创天大计上,偷天窃时,杀婴取运,终让天命所归的紫薇帝主降世。

为了让将来的紫薇帝主手下有战力可以依托,虽然皇室星天是以占星卜命着称,但倾尽门内积蕴,暗中培养出三个可堪大任的人才。以“杀、破、狼”三星命名,取意于三星会照紫微宫,天下易主,改朝换代之势不可逆转。

破军为将,在他们三人中修为最强,也最是骄傲,身为未来紫薇帝主的辅弼,他知晓慕紫轩对应飞扬极为看重,时常称赞他为不世出的剑胚,可正因如此,才让他不能容忍他在慕紫轩眼中的评价低于应飞扬。

此时,唯有全力攻杀的一刀,证明自身实力。

见破军来势汹汹,应飞扬剑眉一挑,暗道一声“来得好!”

此时天女全无抵抗力,若被死枭们缠住,暗箭难防,难保天女安危,唯有尽早突围,才最是安全。

此时受破军战意所激,应飞扬亦同出兵伐之招,杀伐猛烈的白虎临阵剑如脱闸猛虎,急欲噬人而食。

两个人,一条线,不退不闪,皆是倾力一击,有攻无守的杀招,预示此战没有千百交锋,胜负生死,只在一错身一瞬!

“呀!”

两道身影交汇,便闻同声一喝,破军扬刀,应飞扬挥剑,刀光剑芒璀璨迸发,明月瞬间失色!

下一瞬,又归于黯淡,相向的身影错身而过。

“得得”马蹄声依旧,而破军保持挥刀姿势,死了一般伫身原地。

知道一滴冷汗顺着他的下颌滴到刀脊上。

他还活着,却情愿死了。

方才交手一瞬,他时间好像变得慢了,慢得就如人死之前一般。

他能清楚的看出刀剑的轨迹,在他的刀芒仍差应飞扬胸膛脖颈半尺之际,应飞扬的剑气就能刺透他的心脏。

他预示了自己的死亡!

破军之将,本该宁死不退,向死而生,但他千锤百炼的战斗本能却背叛了自己。

他逃避了,放弃了以攻对攻的厮杀,选择了避闪,在生死之刻避开了应飞扬的一剑。

这一招不分胜负生死,但他却败得彻底!

破军站在那,直到死枭的一声提醒。

“老大!”

破军惊见一道刀气袭来,是释初心见他出神,抽隙挥出一记冷刀。

好在释初心仍被围攻,这一刀未能尽全力,破军猛然回神挡住刀气。

又听释初心道:“如何,若要再战,由贫僧奉陪。”

破军怒视释初心一眼,但方才那避闪,让他泄了战意,眼见应飞扬已突围,其他死枭却被释初心等人牵制住,就算能把他们解决,应飞扬也早已到了公子翎的地界,再追之不及。

“罢了,任务已成,也不必纠缠!”

破军心念一定,道了声:“撤退!”

一声令下,死枭立即停止撕斗,虚掩几招之后,各自退开战团,还不忘将疼得昏去的玉峰道人和多半已经断气多时的血狮禅师一并带走,,转眼之间,便撤得一干二净。

释初心这方战力不足,自然也不会穷追。

“呼……终于走了!我就说吧,还好我神机妙算,出了个好主意,否则这次凶险难料。”最初提议将释初心女装的女弟子舒了口气,便来邀功。

“别闹了。”一名年长些的女弟子分得出轻重,方才若再死拼下去,恐怕除了释初心有可能脱身,她们几个都要葬身在此,哪有心情再开玩笑,定了定心神后,向释初心道:“初心大师,现在我们怎么办,去锦屏山庄与天女会合吗?”

释初心双眉蹙紧,若有所思,片刻摇头道:“你们去便可,我的护送任务已经完成,公子翎素不喜招待男客,我又不像应公子那般,与山庄妖灵有交情,去了,也只会被拒之门外。”

“你这形容打扮,说你是男客,谁信啊?”几名女弟子看着艳态逼人的释初心,均在心中暗道了一句。后又追问道:“那你呢?你要去哪?”

便见月光之下,释初心弯腰从马车的残骸下捡起了玉峰道人所留的手臂,目光凝重,神情严肃道:“我有些发现,现在,便要即刻返回青城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步剑庭》,方便以后阅读步剑庭卷九 第十章 锦屏山庄(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步剑庭卷九 第十章 锦屏山庄(五)并对步剑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