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剑庭

卷九 第八章 锦屏山庄(三)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意缥缈 本章:卷九 第八章 锦屏山庄(三)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日已过午,许听弦才伸着懒腰醒来,口中还吟诵着先贤诗句,大有淡泊明志的儒门才子风范。

因在天书世界中“死”了一次,肉身虽无影响,神识却损耗过渡。

神识的修复没有什么捷径,唯有花费时间慢慢调养,所以许听弦这些时日变得极度嗜睡,每天至少有八个时辰是在睡梦中,来到青城山后,也是在伤病房中倒头便睡,直到现在才起。

然而一个懒腰还未伸完,他身子已先定住,面上懒散之色变得僵硬,道:“沈学弟,你怎么也来青城山了?”

便见他所在病房中,一名身材消瘦,面容冷峻的黑衣少年挺直腰板坐在胡床之上,观他年岁,应尚不到二十,双目却如静水寒潭,平静而又深邃,此时凝视着床几上摆放的棋盘,一边自己与自己下棋,一边道:“听闻你天书之战中劳神过度,我便应知世先生所托,来青城山看护你。”

被许听弦成为学弟的,自是继他之后的儒门第二位“公子”沈奕之,只是沈奕之有心低调,得了“公子”之称后并未对外宣扬,所以声名不显。

“哈,关心学长我便直说,不用假托知世先生之名。”许听弦心中知晓,以沈奕之冷漠心性,若不是本身就有来此的意愿,知世先生再怎么请托也是无用,心中一暖,起身穿衣同时又嘴欠道:“不过,说是看护病人,怎就一个人下棋,见学长我睡了,不知晓替我扇风驱蚊,让我睡得安稳些吗?”

沈奕之无视他的插科打诨,拈一枚棋子在手。“助你免于危险,还不算看护吗?”

“危险?哪来的危险啊?”许听弦正说着,忽然一阵尖锐风声,一块拳头大的尖锐飞石洞穿纸窗而来,直击向许听弦面门。

许听弦五感衰退,反应慢了半拍,心头一惊,原本还未褪尽的睡意已尽数被吓得消散,而沈奕之却如背后生眼一般,手中棋子被屈指弹出,如一道离弦飞箭,直迎飞石而去,虽以小击大,却将石块状成碎末,

而棋子反震变向,稳稳落在棋盘上该落的方位。

许听弦一惊,回过神来发现纸窗之上已是千疮百孔,显然方才情形已发生不止一遭。也亏得有沈奕之在,才让他安睡至今。又闻窗外有喧嚣声传来,忙问道:“怎么回事?外面怎么了?”

“应飞扬和天女凌心在外对战。”

“他们两个怎打起来了?难道因为应飞扬那家伙作风不端?惹恼了天女?”这般乱石飞溅,波及四周,显然已不是寻常的切磋,许听弦闻言疑惑更甚,已自行脑补出诸多剧情。

“是天女意识混乱,已击伤了素宗主,现在应飞扬正尝试制住她。”

沈奕之说得平淡,许听弦却是大惊,“什么?”察觉事情严重,许听弦连整理好衣服道:“我出去看看!”

沈奕之阻道:“留步,外头危险,你有伤在身,无力自保,还是莫多管闲事的好。”

“无妨,就算有伤,我也没虚弱到那种程度。”似是未验证他的言语,话音刚落便又有碎石飞来,许听弦轻描淡写一挥袖,便将飞石扫开,道:“看吧,几块飞石,还构不成危险。”

“有形有质之物,几时算得上危险了,危险的是不知从何处射来的暗箭。”沈奕之手拈棋子面容凝重道:“如今青城山山雨欲来,暗流激涌,阴谋,算计,利用,背叛,纵横交错,结成了一个纷乱的局,以你现今状态,安心休养才最是安全,踏出此房间,便可能被卷入局中,沦为他人棋子而不知!”

见沈奕之说得郑重,许听弦微微一愣,但他这人虽口上总说怕麻烦,实则却见他麻烦事便想插手帮一把,此时亦担忧天女和应飞扬间的战况,只挑挑眉笑道:“但应飞扬这家伙对战天女这场好戏,错过了可太遗憾了,况且有沈学弟这棋中圣手局外旁观,我便是真陷入他人局中,也有沈学弟妙手解围,助我脱出困局!”说罢,不再给学弟言语的机会,许听弦便已推门而出。

只留沈奕之在内中,无奈一叹,“局外旁观?可我,已经入局了啊!”

“啪!”清脆一声,沈奕之一子点落,棋盘上棋势交织纠缠,黑与白之间的壁垒已模糊不清……

-=-=

许听弦循声而去,便见院落外围,剑光四溢,气劲纵横,正是应飞扬独战天女凌心,已至激烈之时。

天女凌心的“十丈轻尘”束城银白长枪,枪势如瑞雪飘舞,白练经空,手腕一抖,朵朵枪花化作寒梅吐蕊,寒意摄人。

应飞扬在寒芒笼罩下,身形却沉却稳,脚踏罡步,长剑挥洒,在手上化出层层光幕,阴、阳、刚、柔、虚、实,诸般变化无常无定,与天女凌心相持不下。

几名优昙净宗女弟子插不上手,只在外围防止天女凌心走脱,此时却皆忍不住眼露惊骇,窃窃私语。

“真的假的,这个应飞扬竟然这么厉害,能跟咱们那位天女不分胜负?”

“人也生得很俊呢,就是额上那道疤很凶,可惜啊!”

“好了,宗主都伤了,你还有心情在这发痴,已经有人上山求援了,援军到前紧守阵线,莫让天女走脱。”

“是,知道了,不过没准援手到来前,应公子已经赢了咱们天女呢。”

应飞扬此时全神迎战,无暇分心,否则若被他听到这话,定是大感得意。

三年多前佛道大会,应飞扬在众目睽睽之下以三敌一,尚且输给天女凌心,心中一直有着芥蒂。

若换做其他人或许不会把这败仗当回事,毕竟天女身怀累世根基,莫说当时应飞扬还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便是名门耆老,败给天女凌心也得心服口服。

但应飞扬这剑痴思维显然异于常人,如今三年已过,应飞扬已近脱胎换骨,天女凌心却难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二人间的差距已越来越小,若非此时实在不合时宜,应飞扬倒真想一直这么战下去。

似是感应到应飞扬战意,天女凌心气质陡变,先前是冷漠肃然,此时却是柳眉竖起,美眸怒睁,大有菩萨怒目,降魔辟易之威。“十丈轻尘”也随之变化,长枪化作双刀之形,天女凌心左右开弓,刀气如浪,层叠无穷,周遭院墙在刀势下如豆腐般被切割倒塌。

察觉天女刀势猛烈,应飞扬凝水汽真元,结玄武不动剑势,严密剑光笼罩周身,心中却叹了声,“罢了,此时此刻,仍是……”

“赢不了。”

许听弦吐出三字,突兀插入那几名女弟子的话题,目光却仍锁定对战中的二人。

“嗯?这怎么说?天女现在可是没占什么上风呢?”一名弟子扫了许听弦一眼,随后不服道。

“天女凌心真元何等深厚,应飞扬无法匹敌,眼下虽是平分秋色,但若不能速胜,时间越长,劣势便越明显。可想要速胜,必须极招相对,那么不管结果如何,死伤终究难免……”许听弦解说道。

在他看来,应飞扬虽根基不如,但无论临阵机变,或是韧性坚忍都要胜过天女一筹,若是二人生死相搏,或许应飞扬真有机会击杀天女。但此时,天女凌心并无顾忌,应飞扬却恐伤她,束手束脚下,落败只是迟早的事。

“啊?那该如何是好,援手怎么还没到?”优昙净宗弟子急道。

许听弦盯视战局的同时道:“若是比斗,应飞扬赢不了,但要制住天女凌心,却还能等到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弟子追问着,眼神忽又被战局吸引,便见战局之中,天女双刀轮转,却难破玄武剑势不动如山的防御,手中长绫形状再度变化,双刀凝成一股,化作一根巨杵,似是要以力破敌,不管玄武不动剑防御如何坚固,一杵下去,也要砸破他的守势。

许听弦却双目一凝,呼道:“就是现在的机会!”

与此同时,应飞扬亦足下一点,身形瞬动,交战至此,他已发现制住天女凌心的机会,天女凌心过往虽也以一条“十丈轻尘”化作千般武器,根据对手选择合适战法,但变化之间圆融纯熟,心中自有分寸。

而此时的天女,变幻兵刃同时更像是进行了人格的切换,前世纷杂错乱的记忆就像是历代天女的人格都挤在一个躯体内,使得她不自觉的根据兵刃及招式,选配最适合的人格出战,但变化的过程中,却总会出现一瞬滞碍。

应飞扬观察到这一特点,所以一等到这瞬间的机会,旋即出手,但见他身形迅捷,欺身天女凌心前,同时并指如剑,凌厉一指,直指天女凌心胸前要穴!

等等……

胸前?

应飞扬未曾多想便已出手,但此时弹软柔腻的触感从指端传来,提醒着他出手的方位。应飞扬立时心神一荡,虽明知当此之时,不是顾虑男女之防的时候,但手上仍不由自主的慢了三分。

而这迟缓,便意味着机会已失。

天女凌心手掐法诀,巨杵凌空自动,朝应飞扬砸去,应飞扬横剑于胸前,挡住巨杵,却难化消杵上雄沉劲力,伴随着优昙净宗女弟子们的惊呼声,应飞扬如断线风筝般被击退数丈,落在许听弦身边。

许听弦所站方位只能看到应飞扬后背,看不清他方才手指指向何处,自也不知其中猫腻,此时见状,不禁怒其不争的骂道:“应飞扬,你怎么回事,大好的机会竟然错过!”

应飞扬哪会跟他道明方才的那点心思,只捂住胸口,压住激涌的血气辩解道:“我不习惯打女的。”

“因为你习惯被女的打?”许听弦脱口而出,道破天机。

应飞扬方压下的一口血险些被气得喷出,气急败坏得道:“许听弦!你若帮不上忙,就别来拆台!”

“好好,助你一音,再送你一次机会!”许听弦把定心念,盘膝坐下,名琴“九霄环佩”化现而出。

他知晓天女凌心每次人格转换,都对神识是一种伤害,拖延越久,对天女损伤越大,而方才应飞扬一击不中,错失机会,需要靠他援手才能制住天女。

便见许听弦凝聚儒门浩然正气,屈指勾弦,便闻清跃一声,天下丝线声乐尽化一律,中正平和的儒音激荡而出,洗涤人心。

一音弹出,本就心神耗竭的许听弦只觉头晕目眩,几欲干呕。

但好在成果显着,天女凌心乍闻天籁,散乱的意识竟也一收,身形不禁凝滞,而此时,应飞扬再度上前,剑指连点天女凌心肩井要穴,天女凌心反应不及,当场失去气力,软身跪倒在地。

“成了!”见此情形,应飞扬压在咽喉的血才放心呕出。

“不好!”此时却听优昙净宗弟子惊呼。

方喘出一口气的应飞扬忽感周遭气息涌动,忙又抬头向天女看去,便见天女柳眉蹙紧,神情痛苦,气息却从周身迸发而出。

“不好!她是在逆转经脉,强行冲穴!”

应飞扬心中凛然,强行冲穴对身体损害极大,天女凌心此时意识模糊,竟全然不顾这些,应飞扬意欲阻止,但因方才松懈下来将真气散回丹田,此时已然提劲不及。

却在此时,忽见一道月白身影由远而至,如飞云一抹,转瞬飘忽而至,口诵普度静心咒,同时探出一掌按在天女凌心后颈。

随着口中咏诵,普度静心咒的咒字飞出,化作金雨甘霖,浸润天女之身,天女狂乱神态一收,终是安详睡到在来人肩头。

两张相似又绝美的面容贴在一起,交映生辉,来者正是天女的同胞兄长释初心。

“是我来得太迟了,连累应兄受伤。”释初心怜惜的看了天女一眼,随后向应飞扬致谢道。

“无妨,天女平安便好。”应飞扬也安下心来,心中却暗暗一惊道:“好个和尚,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比起天女,恐怕他才是佛门后辈中最不可测度的!”

释初心能让天女安稳下来,虽多是仰赖应飞扬先行将她制住,但释初心方才出手只在兔起鹘落一瞬间,手法精准清奇更是连应飞扬都未能看清。

以前虽与他打过交道,应飞扬却从未见他露底,此时见释初心偶露峥嵘,不禁心头称奇。

而释初心确定天女已沉睡后,又向优昙净宗弟子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天女先前还只是沉睡不起,怎会突然暴起伤人?”

释初心原本是神姿高彻,如瑶林琼树的名僧形象,但此刻涉及亲妹,言辞间已隐隐有摄人气势。几名弟子为他声势所夺,互看一眼,嗫嚅道:“这个……我们怎么知道?她的状况前所未见,谁也不知会怎样,宗主,宗主她也被天女打伤了……”

释初心看从她们那也问不出结果,便又对应飞扬道:“应兄,你去商请楚神医医治天女,不知结果如何,楚神医可有答应?”

应飞扬摇头道:“不行,那老牛一旦认死理,就谁也拉不回头,现在他只专注于医治卫宫主,无暇理会天女的状况。”

“这该如何是好,天女情形,看起来比预想的更严重,若再耽误下去,不知又会发生什么变数!”释初心面容一凝,秀美的双目蹙起,露出担忧之色。

“初心大师,暂且安心吧,楚神医虽无法帮手,却已给我出了主意。”应飞扬轻拍释初心肩膀,坚定道:“蜀地不止他一个大夫,去锦屏山庄,我带天女去找楚颂求医!”

-=-=-=

“天女意识混乱,伤了素宗主?”

听到同门传讯,纪凤鸣忍不住撑案而起,以致于起身过快,常年劳累的头脑因供血不及有些恍惚,身子亦跟着晃动。

“师兄,别激动,你已经太累了……”左飞樱忙将他扶稳,怜惜道。

“我无事……只是,怎偏在这个时候……”纪凤鸣推开师妹搀扶,站直身子望向天空。

天上风云激变,山雨欲来,蔓延无际的浓重黑云,好像尽数压在纪凤鸣肩头……

-=-=

“天助我也!”慕紫轩听闻消息,则是另一番模样,“少了素妙音桎梏,真是省却了我不少麻烦。不过,我那师弟要带天女去锦屏山庄?破军!”

“属下在!”一名浓眉大眼的壮汉从旁站出。

“囚神牢中挑几个好手出来,替我招待一番。”

“属下明白!”破军点头听令,随后要下去照办。

“对了!”却又听慕紫轩将他唤住,破军回头,见慕紫轩带着危险的笑容道:“莫忘了,挑用剑的!”

-=-=

“掌门?掌门?”

春秋剑阙门人隔着房门汇报了方得来的消息,却迟迟未得到剑皇越苍穹的回应,还以为剑皇不在房中。连又唤两声,才听闻房内低沉威严的声音传来。

“本座知晓了。”

门人精神一振,等待着越苍穹传达命令,可又再度迟迟没有回应,忍不住壮起胆来问道:“掌门,您可有何指示?”

却只听闻越苍穹道:“没有,你先下去吧。”

“掌门真是变了啊……”门人略带失望的摇摇头,在心中叹道。

门中皆传,他们的掌门越苍穹目睹了剑冠和剑神的惊世剑决后,潜心闭关两载,却仍未能有所突破。以至于意气消沉,再无锐取之心,否则,怎会加入正天盟,听一个后生晚辈差遣。

门人失望离开,却哪会知晓,在门的另一侧,有那么一瞬间,猛然睁开的双眸曾绽放出堪比黄金剑芒的璀璨光辉,照亮整间暗室。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步剑庭》,方便以后阅读步剑庭卷九 第八章 锦屏山庄(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步剑庭卷九 第八章 锦屏山庄(三)并对步剑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