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宠妾

第227章 番外之小宝vs月月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假面的盛宴 本章:第227章 番外之小宝vs月月

    防盗进行中, 本文订阅比50%,否则需延迟三日, 补足可立看  瑶娘听话地闭上眼睛,可此时此刻她哪里睡得着, 满脑子都是上辈子在晋王府发生的一些事情。本文由 。lwxiaoshuo。 首发

    王家也是世代的吏役,王老爹早年当捕快受了伤, 所以待儿子大牛成年, 就将位置让给了儿子。王家有个当捕快的儿子,王婶子又有一手帮人接生的好手艺,所以日子过得十分殷实。

    一进半的宅子, 青砖黑瓦的大瓦房,门前收拾的干干净净, 一看就知道这家人的女主人是个勤快的。

    刚踏进王家大门,就看见院子里停着一辆马车。

    马车对平民百姓来说,可是稀罕物事。寻常人就算家里买车, 也都是驴车骡子车, 马这东西精贵,一匹就得大几十两, 还得用好料精养着, 一般人家买得起也养不起。

    只看这辆马车,就能知道这王婶子的亲妹妹在王府定是个体面的。

    可瑶娘却知道刘妈妈其实不过是晋王府里一个并不起眼的婆子。

    上辈子因为沉浸在自哀自怨中, 瑶娘根本记不清当初来王家,是怎么被刘妈妈看上的。这次来因为心态不同,她倒有心情去观察四周的情况。

    是她姐夫姚成先进屋的, 而她则是站在院子里等着。

    莫名就有一种感觉,有人在看她。

    *

    刘妈妈其实并没有将姐姐王婶子说的话放在心上。

    在她来想,这穷乡僻壤的林云县能有什么出众的人才。要知道她想找的奶娘,可不是一般的奶娘。只是这话不好当着姐姐说,又见姐姐那么上心为对方说话,她就想只是看看,是时随便找个借口敷衍过去。

    所以当姚成进来和王婶子说话,她连个正眼都没给对方。

    直到她看到立在院子里头的那个姑娘——

    说是姑娘吧,感觉有些不像,却又做着姑娘的打扮。

    刘妈妈是个过来人,自然知道黄花大闺女和妇人之间的区别。再漂亮的姑娘,也是含蓄,是内敛的。肩是收着的,眉是未开的,腰细但却僵硬,胯往内紧收,两条腿怯怯地并在一处,严实合缝。

    就算是那对女乃子,也宛如那刚出头的玉笋子,是花骨朵,是没有开放的鲜花儿,俏生生,却半含着。

    可眼前这个姑娘,却宛如一颗汁水丰沛的桃子。明明莹白的小脸上还带着些许稚嫩与娇憨之态,却偏偏又散发出一种不经意的媚态。

    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好像只是轻轻一戳,就能流出许多甘甜的汁水来。

    尤物!

    刘妈妈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么个形容词。

    她顾不得再去听姐姐和人絮叨下去,思及方才耳根子听到的话,忙问道:“想去王府当差的,可就是那院子里站着的那小妇人?让人进来我瞅瞅。”

    姚成一愣之后,忙不迭就出去了。

    见那姑娘缓缓朝自己走来,刘妈妈更是宛如得了什么至宝,眼梢上都带着一股明显的喜意。

    王婶子有些疑惑地看了妹妹一眼,有些想不通她怎么高兴成这样了。

    难道说是看中瑶娘了?

    思及此,她心里也是挺高兴的,这孩子是个命苦的,她也希望能给她找条活路,不然何至于去多这个嘴。

    瑶娘越发觉得如锋芒在背,怎么这刘妈妈看着她就好像是看到了金子一样。

    她记得上辈子没这种感觉的,不过转瞬间她就没功夫去想这个了,因为刘妈妈已经拉着她的手问上了。

    “刚生了孩子?怎么想到要去做奶娘?舍得离开自己男人?”

    这些问题瑶娘早在家中就和姐姐姐夫对过说辞,所以倒不难回答。

    “刚怀上男人就走了,实在生活无以为继,才会想着法子给自己给孩子找条活路。”她半垂着头,细声细气地道。

    一听男人死了,刘妈妈眼睛更是一亮,不过倒是没人注意到这茬。

    “倒是个命苦的孩子。在王府当差不同其他地处,府里规矩却是严的,不同在家里。”

    “这个瑶娘懂,会恪守府里规矩,不乱生事端。”

    刘妈妈拉着她的手,看着她莹白的小脸儿,宛如剥了壳的鸡蛋也似,俏生生,嫩滑滑的。若论比此女长得漂亮的,刘妈妈也不是没见过,可打从第一眼见到这个小妇人,她就知道李妈妈要找的人就是这样的。

    莫名的就是有这种感觉。

    她越发觉得满意,不免话就多了起来:“不过咱府里的月钱倒是丰厚,若是能选上,不提其他,一个月光月钱就有十两。当然,若是主子们高兴了,随手赏下来的银子就足够你干上一年半载了。”

    顿了下,她又道:“你恐怕不知道吧,这次咱们王府里选奶娘,是给小郡主的。若是你奶得好,又得小郡主喜欢,留下来当个奶嬷嬷也不是不可能。那时候你就体面了,说是半个主子也不为过,等到了小郡主长大成人出嫁的那一天,跟着陪嫁过去,风风光光的,可是几辈子都修不来的好福气。”

    这刘妈妈格外殷勤,似乎很想让瑶娘答应下这事的样子。而这些话上辈子刘妈妈并未曾对瑶娘说过,瑶娘有些奇怪她的意图。

    难道说王府很缺奶娘?所以向来势力的刘妈妈才会如此?

    可同时她也思及了上辈子的一些经历,下意识就道:“当个奶嬷嬷也是下人,这又叫个什么福气。”

    等话出了口,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心里一紧,生怕惹恼了刘妈妈。

    哪知刘妈妈却是一点都不恼,反而像看不懂事的孩子一样看着她,并道:“真是傻丫头!不过也是,你们这种小门小户出身的,自然不懂高门大户的规矩。我跟你说,这下人和下人之间也是不同。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更何况是王府小郡主的奶嬷嬷。这和普通的奶娘可是不同,算得上半个养娘了。”

    见大家都望着自己,刘妈妈生出一股高人一等的自豪,也因此说得格外仔细:“小郡主是你奶大的,还不是事事都听你的,不光在下人里头十分有脸面,在主子们跟前也有一份体面。是时,背靠着晋王府这座大山,整个晋州尽可走的。就拿我这老婆子来说,若是在这林云县碰到什么事,去了县衙报上晋王府的名号,连你们县太爷也得给老婆子两分脸面。”

    瑶娘听得心里苦笑连连。

    她自然懂得这个道理,可更清楚王府下人不是那么好当的。

    就好像她上辈子,明明是进府做奶娘,却因为被人设计,差点没被人撵出来。王妃念她不易,留她下来做下人,谁曾想竟被那胡侧妃接二连三的刁难,她才被逼无奈爬了床。

    而她上辈子的厄运就是从她爬床开始的,瑶娘虽不知道自己上辈子为什么会死了,到底是谁害了她,但她心中模模糊糊也有对象。若说整个晋王府里谁最恨她,大抵就是胡侧妃无疑了。

    想着胡侧妃的手段,瑶娘就感到不寒而栗,同时也有些意兴阑珊。

    可事已至此,她也知道自己没有别的路可走。

    当然,她可以厚着脸皮,忍下李氏时不时的辱骂,继续留在姚家。可恰恰瑶娘清楚留在姚家不是长久之事,姐夫说的没错,姚家能养她和小宝一年两年,难道能养他们一辈子?小宝总有长大的一日,难道她要让自己的儿子生活在这种屈辱的环境之中?

    还有姐姐,她不能只顾自己,坏了姐姐的好日子,所以她只有这么一条路可走。

    刘妈妈又说了一些话,瑶娘因为心绪纷乱,根本没有听进耳里。

    总而言之,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

    因为刘妈妈赶着回去,后天就要走,也就是说瑶娘只有一天的时间,就必须离开小宝前往晋城了。

    晋城离林云县并不远,也就是一日多的路程,可进了王府就不是那么容易能出来的,也就是说她将有很长一段时间再也看不到小宝。

    回去后,瑶娘面上一丝喜意也无,和姐姐打了声招呼,就进里头的小隔间看小宝了。

    蕙娘愣了一下,还以为那事没成,正想进去劝妹妹不要多想,被丈夫一把拉住。

    “事成了,后天就要走,瑶娘估计是舍不得小宝,你让她跟孩子单独待一会儿。”

    蕙娘眼神悲哀起来,沉沉地叹了口气。

    小宝刚醒,正躺在床上,小脑袋左顾右盼地看。

    一看到娘出现在他眼前,他的眼神格外的不一样,似乎也认识这就是娘。

    瑶娘悲上心头,忍不住就抱着小宝哭了起来。

    哭了一会儿,她擦了擦眼泪,掀开衣裳喂小宝吃奶。

    小宝有一会儿没吃了,吃得特别贪,可劲儿地吸着。瑶娘满怀爱意地看着他,一下一下地轻抚着他刚长了一层绒毛的小脑袋。

    接下来的一日里,瑶娘就抱着小宝哪儿也不去,以前还知道帮着家里干会儿活,如今也不干了。

    李氏前儿才被儿子训了一顿,这两天一直很低调,蕙娘得照顾明哥儿和洪哥儿,自然没空做家务,如今瑶娘也撂挑子了,她连着做了两日的家务,忙得灰头土脸,忍不住就发飙在院子里骂了起来。

    姚成不在,如今蕙娘也不想忍着她,掀了门帘子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她。

    “你别骂了,瑶娘明天就走。”

    可为什么呢?

    瑶娘突然想起上辈子她得宠后,胡侧妃被她挤兑得咬牙切齿,一次恼羞成怒对她说的话。

    对方说她是个傻子,竟去心甘情愿捧王妃臭脚,知不知道自己如今这样托了谁的福,以后一定会死在晋王妃的手里。

    彼时她并没有将此放在心中,因为她觉得对方就是因恨生怨,故意挑拨离间。当初她被胡侧妃折磨得痛苦不堪,遂生了爬床摆脱这一切的心思。事情发生后,边城传来急报,晋王直接往边城去了,根本没安置她,而她却还在胡侧妃的魔掌下。

    正当胡侧妃因妒生恨想对她动用私刑之时,是王妃派人来救下了她,并给了她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而不是但凡被人提起,就是那个爬床的丫头。

    因为这一切,瑶娘一直感激晋王妃。即使之后明知道晋王妃在利用自己和胡侧妃打擂台,她也没有逆反之心。她一直一直记得在自己最孤立无助的时候,是晋王妃拉了自己一把,并一直在府里给她脸给她尊荣让她站起来。

    而那个本应该给自己这一切的男人,其实就是个只管睡不管善后的混蛋。这是上辈子一直埋藏在瑶娘心中的想法。

    此时,瑶娘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告诉自己,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

    她想起了在林云县时刘妈妈的异常,想到翠竹看她的眼神,想到方才一闪即过的衣角,想到了自己上辈子的种种经历,还有胡侧妃说的那些话……

    突然,有一种让她如坠冰窟的认知,也许从一开始她的路就是被人安排好了,不管她如何的走,都逃不出对方的掌控。

    所以一切都有了解释,为何刘妈妈会如此殷勤,为何翠竹会这么恨她,为何她去了留春馆后,明明什么也没做,胡侧妃身边的人却总是为难她。为何王妃表现的十分怜悯她,却在留春馆那边将自己退回来后,依旧将她塞到胡侧妃身边当下人。明明若真是可怜她,大可将她留在自己身边……

    瑶娘想起了熬鹰——

    晋王有一只海东青,是一只非常漂亮却凶猛骇人的大鸟,从不让外人亲近,但对晋王却是十分温顺听话。

    有一次她见了,忍不住好奇问他。那是他第一次跟自己说了那么多的话,虽然只有几句,却让瑶娘记忆犹新。

    其实这种形容并不贴切,可意思却是差不离的。都是利用种种手段去打磨对方的意志,去摧残以及压迫,直到对方无路可走,直到对方失去了自己的意志,一切都按照主人的意思来。

    瑶娘浑身冰凉,突然发现自己的世界全然遭到了颠覆。

    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都如同上辈子那样进行着。

    瑶娘和翠竹被挑中了,剩下的人则是一人得了五两赏银,被人领着离开了王府。

    李妈妈将瑶娘两人带去了思懿院,晋王妃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她们用心服侍小郡主,就让人将两人领了下去。

    待两人下去后,晋王妃夸了李妈妈,说她眼光不错。晋王妃生性清冷,能说出这样的话,代表她对这差事办得十分满意。

    而这满意自然应在瑶娘身上。

    哪怕晋王妃也算是见多识广,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妙人儿。她想了又想,只能用‘妙’这一字形容,旁的若不是不太贴切,就是太过不雅。

    “谢王妃夸赞,也是那刘婆子机缘巧合寻到的人,能让王妃满意,也算是那刘婆子烧了高香。”

    “赏她。”晋王妃笑吟吟的。不知因为想到什么,凤眼中波光流转,一时间竟让人多了几分明艳不可直视的感觉。

    “给留春馆那边传话,明儿就把人送过去。”

    “是。”

    *

    留春馆,胡侧妃听到下面人传话,当即砸了手里的胭脂盒。

    她穿着遍地金妆花掐腰褙子,下身是品红色十二幅罗裙,头上梳着桃心髻,带着全套的赤金镶红宝首饰,显得富贵逼人,又明艳无双。

    一张纤巧的瓜子脸,大抵是因为皮肤格外莹白,显得深黑的浓眉长睫分外有一种让人不敢逼视的明艳。此刻,那双妩媚的凤眼中却是充满了腾腾怒焰,饱满怒耸的胸脯也上下起伏着。

    胡侧妃浑身都在颤抖,砸了胭脂盒不算,她又去砸妆台上的东西,却被丫鬟桃红一把从身后给抱住了。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一旁侍候的两个丫头,还有来传话的下人俱都下去了。

    桃红这才对胡侧妃道:“娘娘,您可千万发怒,这不是正上了思懿院那边的当。”

    胡侧妃气得手指头都是抖的,嘴唇也在抖,却又被洁白的贝齿紧紧咬住,溢出了血迹,足以证明她怒成什么样了。

    “她这干得就不叫人事,她怎么能……”胡侧妃说不下去了。

    反倒是桃红见自家侧妃气成这样,莫名有些可怜她。

    她心中叹了口气,安慰道:“按照府里规矩,小郡主身边该配四个奶口。王妃这么做让人挑不出什么错来,可侧妃您若是……”

    接下来的话,桃红没有再说,胡侧妃也明白是什么意思。

    若是她因此生怨,就是她的不对。

    可,那能一样吗?

    其实胡侧妃之所以会怒成这样,不光是因为晋王妃明晃晃往她身边塞人,还应在另一处**上。

    这事府里知道的人不多,即使知道也没人敢随便议论。倒不是怕胡侧妃知道会不高兴,而是怕踩了那位的痛处。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有事,晚上回来才看评论,看大家脑补得厉害,都扯上长乐给人当后妈了。她今年才十二,正是女孩子情窦初开,似懂非懂的时候,尤其云南王颜正,会有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很正常。

    就如同有的小仙女说的那样,长乐若想跟云南王有个什么,很难。一个霸道爹三个哥哥可不是吃素的。所以长乐就算是开放式结局了。

    太上皇说了“情啊,就是你会长长久久地记着一个人,能一直记着不忘。”,长乐说她知道了,就是代表她心里已经有了主张,也许她会一直记着,也许过段时间就忘了,不过那谁又知道呢?毕竟她还小,留点白吧。

    ~~~~~

    题外话:本来打算开个小宝的小车车,纠结了一晚上竟无从下手,(妈写儿子开摩托车,想想心理阴影面积)所以不可描述六暂时没还,面面打算还是写堂子和瑶瑶,这两天就写,到时候会在这里或者新文里指路。

    这本书终于完结了,感谢大家一直支持面面,甚至很多小仙女是从头追到尾,很感动。不会说矫情的话,只能说会努力写出更多更好看的文,来回报大家。(*  ̄3)(e ̄ *)

    ~~~~

    《家养小首辅》也开了,不一样的题材风格,不一样的宠法,双养成。

    头三章每章送100个红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鼓励。

    文案

    招儿是薛家的童养媳,她知道自己将会在小男人十五岁时与他成亲并圆房,可是小男人一直不喜欢她,嫌弃她,厌恶她。

    一夕之间,小男人突然大变样,不但对她好,还总是背着人搂她啃她嘴,这这这……

    ……

    一代大奸臣薛庭儴重回到自己少年之时,薛家还是穷的家徒四壁,家里为了一个读书名额打得头破血流,她还是自己的童养媳,这一世他决定要换个活法。

    首要任务就是对她好,对她好,各种对她好,然后多生几个小崽子。

    #奸臣首辅的养妻之路# ←.←谁养谁啊?脸大!

    手机地址:

    app的话,直接戳进面面专栏,可以看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王府宠妾》,方便以后阅读王府宠妾第227章 番外之小宝vs月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王府宠妾第227章 番外之小宝vs月月并对王府宠妾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