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欢

第61章 qihuan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云拿月 本章:第61章 qihuan

    见过方秋蘅以后, 齐欢虽然嘴上没有说, 陈让看得出来,她比刚回来那段时间放松了很多, 无形积压在心里的东西一扫而空。。lwxiaoshuo。

    每天陈让忙公事,齐欢分内工作做完便在旁相陪。一开始安分贴心,不出声打扰他,自己看书或玩电子游戏打发时间,到后头总是把手里东西一扔,趴在沙发靠背上枕着手臂看他。也不说话, 就那么含笑盯着他,无声干扰。

    直盯得陈让唇线紧绷,越发加紧处理手头事情, 工作效率迫不得已提升了好几个档次。每回合上文件朝她扔去佯斥眼神, 她不仅不怵,还扒着沙发咯咯发笑。

    工作时一派正经,端庄稳重,落落大方,面对旁人亦是。只有和陈让单独相处, 齐欢身上久违的玩闹心性才会显露。

    剧组拍摄周期所剩时间还余一半,项目结束, 陈让得继续接手别的工作。至于齐欢,他一句话说得够明白:“打包带走。”

    ——齐欢对此不甚愉悦,泄愤将他肩膀挠出几道痕。

    陈让经常出差,而齐欢的职业弹性大, 一年里分阶段工作,不是时时都在忙,两相协调,待在一起的时间挺多。

    ……

    拍摄进入如火如荼的阶段,天气大好,常去现场旁观的齐欢头一回被抓了壮丁。背景里需要穿校服的高中学生,调度出错导致群众演员不够,凑来凑去人不够,导演当场发了通脾气。

    齐欢被工作人员抓着胳膊拜托“救救场”,狠不下心推拒,只好临时上阵,当了一次群演。虽然只需要露背影,但连同她在内,几个顶包的女工作人员都长得偏幼,如此看着倒比招的群演还贴合年纪。

    换上高中校服,齐欢硬着头皮上场,她们几人在画面角落,连个正脸也没有,却要一直坐在石凳上闲聊。

    拍了半个多小时,不知听了多少句“卡”,齐欢几人聊得口干舌燥,终于被叫到一旁休息。

    过会儿还需要她们入镜,暂时不能走。

    忙里偷闲玩手机,正好陈让发消息来问她在哪,齐欢想想,自拍一张发给他,附言:【小姑娘真俊~】

    没几分钟,陈让打来电话。

    “……你那是弄什么。”

    “片场缺人,被拉来做背景板了。”被认为长得年轻,当然是件高兴的事,齐欢忍不住嘚瑟:“高中生哟。”

    陈让却说:“不像。”

    突然被泼冷水,齐欢不高兴:“哪不像了?你几个意思啊?”

    那边默了默,道:“哪有胸那么大的高中生。”

    “……”无言的变成了齐欢。她脸热几秒,反驳,“营养好不行么。”声音却莫名小了几分。

    陈让在那头轻笑。她咬牙叫他名字,尖声就快炸毛,他忙止了笑意:“行行行。”

    反正他不吃亏。

    好一通哄,齐欢才不跟他计较。

    挂电话前,陈让叮嘱:“早点回房间,等你吃饭。”

    她应好,又听他道,“校服别换了,穿回来我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

    “你怎么知道不好看。”

    齐欢从中听出一丝不寻常的意味,果不其然,他下一句便是:“不好看我帮你脱。”

    “你这人。”齐欢热脸,小声骂他。

    很快,收了手机再度上场。待到傍晚,终于没有群演的戏份,齐欢没留住片场吃晚饭,连校服都没还就直接往酒店赶——走之前和服化组说了,衣服的钱她另外单给。

    一进房间,蹬掉累人的高跟鞋,齐欢光着脚往客厅蹦,一头栽倒在沙发上。

    “我要喝水——”

    不多时,面前茶几上多了一杯温水,宽厚手掌放下一双干净拖鞋。

    陈让坐到旁边,齐欢将脚伸到他腿上。

    他转头,细细打量,看得平躺的齐欢收起手臂,缩着微微蜷身,防贼一样防他:“干什么?”

    陈让面色淡淡,“好看。”

    齐欢的脚在他手里,力道适中地被揉捏着,微微动了动,歪头,“我好看还是校服好看?”

    “——你穿好看。”

    一个倾身,覆下沉重身躯。

    齐欢被亲得透不过气,晕头转向,不知不觉勾住他的脖颈,贴合得更紧密。

    沙发上传来衣物悉索声响,齐欢热得脸发烫,等那只手把衣服推到她锁骨下,她才回神。

    “陈让……!大白天,起开……”

    好半晌,他过够干瘾,停了动作。

    齐欢喘气啐他:“亏我以前还以为……”

    “以为什么?”

    她抿唇,平复呼吸,然后嘁了声,“……还以为你不是重欲的人。”

    少年时的陈让,冷淡低戾,清冷压抑,沉默又张扬,集矛盾与和谐于一身。于是她越深究越沉迷,越靠近越贪恋,执迷不悔。

    如今他砥砺初成,清冷依旧,戾气不再,锐意锋利,但不过度不狂妄。

    一切都正正好。

    “那是你以为错了。”陈让的嗓音透着沙哑,他懒散轻笑,唇边那点弧度像掺了烈酒,教人怔怔移不开视线。齐欢看得出神两秒,发着愣,他俯首,在她脖颈间吮吻,而后轻咬,细嫩皮肤立时浮起红印。

    他沉沉睇她,眸色浓稠如墨,毫不掩饰身为男性对于床笫侵占一事的热枕,“我当然重欲,尤其是对你。”

    ……

    一番折腾,两人从沙发上起身吃晚饭,窗外已经天黑。

    饭毕,陈让安排的人送来衣服,一件件挂在铁衣架上陈列展示。

    “挑衣服?干嘛?”齐欢微顿,“过几天庄慕他们是要来平城看我,但是穿这些会不会太隆重了?”

    先前庄慕说的旧友聚会,回去后他就提上日程,问了各人的生活安排,协调出一个大家都方便的日期,算起来就在几天后。

    陈让道:“是去发布会那天穿的。当然,你想穿这些去朋友聚会也行。”

    “发布会?”

    “导演没跟你说?”

    齐欢稍稍回想,记起导演似乎的确有提过。过不久,剧组将召开第一次发布会,陈让作为投资方代表,当然得到场。

    “我也去啊?”

    陈让点头,彻底断了她偷懒的念头。

    ……

    齐欢对逛街买衣服的热情早不如十几岁时,陈让令人给她准备的衣服,她费了好半天劲才选出一件。

    ——无奈的是出发当天刚换上,她甚至没穿足五分钟,一个失手将果酱打翻沾到自己身上。

    陈让要人送新礼服来,齐欢懒得浪费时间,摆手说算了,干脆穿回自己平时的衣服。她本来就不喜欢繁重的礼服裙,穿起来累得不行,陈让见她高兴,只好遂她的意。

    正式的场合,人多,事情也多。齐欢一个帮不上忙的半“闲杂人等”,除了最开始同全剧组亮相,其它附加环节进行时,一直待在后台。

    中场休息,媒体朋友们被招待去喝茶水吃点心,陈让也从前面回来。

    齐欢吃着小饼干,忙着处理手上的碎屑,只抬头看了他一眼,“回来啦?”

    “等会儿再露个面就行了。”陈让说,“你累吗?”

    “不累。”她吃吃喝喝坐着看电视,清闲得很。又往嘴里塞了一块饼干,突然良心发现,想起他进门连水都没喝上,她起身屁颠屁颠去给他倒水。

    端着杯子刚转身,迎面就见一个美女进来。

    “陈先生您好。”气质婉约,人长得也美,进来的似乎是受邀来参加活动的某位女明星,不算红,但也常在电视山露面。她在陈让对面坐下,“刚才碰到工作人员,说让我帮忙把这个拿到休息室。”

    后一句话解释她进来的原因,至于有几分可信,就见仁见智了。

    和上次夜闯房间的十八流小演员比,这个女明星明显档次要高得多。言谈之间分寸把握得刚好,并不出格,但也是坐下后就不走了。

    陈让没怎么应,礼貌颔首,过后对她的问话,皆以一个字音应付。

    谈话不畅,女明星也尴尬,瞥见齐欢端着水,站在陈让身后几步远的位置一直没过去,笑了笑,“这位小姐怎么站着?”

    齐欢感受到陈让的视线,把杯子放到他面前,没言语,回先前坐的地方继续吃小饼干。

    女明星似也不介意她的冷淡,以她为话题,对陈让弯唇:“她是陈先生的助理吗?没想到,陈先生的助理也这么有个性。”

    齐欢黏饼干的手一顿,而后狠狠往嘴里塞。

    见陈让终于有了表情,女明星顺势往下道:“陈先生的助理长得好年轻啊,看起来像是在读书呢。”

    齐欢闷头吃饼干,看都看得看他们。

    “谢孙小姐夸奖。”

    这是进门后,陈让说的第一句超过一个字的话。女明星脸上笑意更深,然而下一秒又听他道:“我女朋友确实是长得比较年轻。”

    女明星笑意僵在脸上。

    陈让只记得她刚刚自我介绍时说姓孙,名字忘了,端起齐欢给他倒的水,喝了口,道:“孙小姐还有事么?这件休息室是我单人使用的,不对外开放,我女朋友她等会要午睡。”

    杯子放下,送客意思明显。

    ……

    “齐欢。”

    “……”

    “齐欢。”

    “……”

    “欢欢……”

    “别吵!”齐欢嚼着小饼干,回头瞪他,“你老叫我干嘛?”

    陈让倚着沙发背,无奈道:“人都走了。”

    她哼了声,继续吃饼干。

    陈让说:“我叫你穿礼服,打扮一下来,你不肯。”

    “你嫌我不好看啊?”齐欢怒了,就差拍案而起,“好啊,我穿的普通,嫌我打扮的不好看就算了,你去……”

    话没说完,陈让已至面前。被他抱在怀里,齐欢用膝盖踢他,不满:“我哪里不好看了?我这么好看!谁不好看?”

    “是是是。”陈让讨饶,抱着她的力度半点未松,笑着用鼻尖轻蹭她脸颊,“你最好看——”

    曾经第一次一起吃饭,她也是,非常自信,毫不害羞地对他说,“我超好看的好不好!”

    他那时不看她,嘴硬不承认。

    后来看着看着,真的发现,她超好看,特别好看。

    直至今天,在他心里,比任何人都要好看。

    .

    庄慕把一帮旧朋友召集到平城,和齐欢见了一面。一帮人,隔了几年没见,长高的有,变成熟的有,一成不变的也有。

    聚在一起嘻嘻哈哈,说笑玩闹,仿佛还是十几岁,无须烦忧的年岁。

    纪茉也来了。庄慕和张友玉知道她这些年一直惦记齐欢,这回联系她,将她也一起叫上。

    许久不见,纪茉长高了,还是那么白,安安静静的模样,添了几分可靠和稳重。过肩发留长,温柔披在身后,看人的时候,黑亮的眼睛里奕奕有光。

    齐欢被纪茉抱了个满怀,齐欢微怔,而后回抱住她。

    只是她抱得太久,整个人似是压抑,又似是释放着什么情绪,感觉有些不对劲。齐欢轻声问:“你还好吗?”

    纪茉没答,缓缓放开她,看了她许久。

    “纪茉……?”

    纪茉长抒一气,没说什么,弯起唇,只道,“没事。回来就好。”

    齐欢再看,她脸上神色分明正常的很。举手投足同当年有所改变,但还是那个认识的纪茉。

    这个拥抱结束后,纪茉拉着她回到人群,和一帮敏学的人玩游戏,再无异状。

    ……

    闹到太晚,赶不回酒店,难得和他们再聚,齐欢给陈让打电话,通知他不必来接,和纪茉、张友玉一起在酒店楼上开了间房。

    纪茉先去洗澡,另外两个趴在床上玩手机,张友玉突然神秘兮兮对齐欢道:“你看消息。”

    齐欢闻言点开消息,张友玉给她发了不知什么。

    “你要跟我说什么就说,还发消息……”

    话音渐渐湮没,看清张友玉发来的那些图片,齐欢一怔,而后瞪她,“你干嘛?”

    “这些衣服,很能增添情趣哦。”张友玉挤眉弄眼,“给你和陈让参考一下,不用谢我。”

    图片里,全是穿着情趣服装的女人。

    齐欢有点尴尬,张友玉说完滚了一圈,到旁边玩起游戏。齐欢盯着屏幕看了半晌,将图片一张张转发给陈让。

    照片发完,还没说话,那边发来消息:

    【……】

    干咳一声,她问:【你喜欢这些吗?】

    他回的很快:【不喜欢。】

    答得果断干脆,教齐欢脸都臊了。

    她道:【既然你不喜欢我就不买了。】

    这条消息发完,下一句她想道晚安,谁知屏幕跳出一句:【……你要买?】

    齐欢当即想解释,还没打完一个字,陈让便回了:

    【黑色那套。】

    【还有白的。】

    【第四张也行。】

    “……”

    齐欢无言。划动屏幕拉到上面看他说的那几张图片,脸更红。

    ——挑的正号是最暴露的几套。

    她质问:【你不是说不喜欢吗??】

    陈让答:【我以为你说的是人。】

    【……】

    【我看了下,衣服不错,都买了吧。】

    齐欢看到最新一条消息,直接把手机往棉被上一扔。

    趴在床边的张友玉听见动静抬头,见齐欢朝她看,扬起一个热情又显得有点傻的笑。

    齐欢深吸一口气,扯着棉被压过去。

    “哇啊——干嘛干嘛!”

    “欢姐……哎你打我干什么……”

    “闷!很闷……欢姐停……”

    洗澡之前,张友玉久违地感受了一把读书时常常能体会到的来自齐欢的“爱”。

    .

    聚会结束,第二天早上陈让开车来接人。

    齐欢和众人告别,坐进副驾驶。系好安全带,车平稳上路,却不是往市郊酒店开。

    “去哪?”

    陈让说,“带你去一个地方。”

    齐欢猜测:“新开的餐厅?”

    “你脑子里除了吃还有没有别的。”

    “也是,这个点吃饭好像不太对……”

    “和吃的无关。”陈让打着方向盘,“到了你就知道。”

    卖关子的行为迎来齐欢的唾弃。懒得配合他表演,齐欢让他把座位调低,闭眼休息。

    开了三十多分钟,来到市区另一处。是个新的高档小区,一层一户。

    陈让带齐欢到十七层,输入密码,门一开,室内墙面和地板已经装修好,初见雏形。

    “看房子……?”齐欢踏进室内,慢悠悠地转。

    陈让倚在门边,没进去。

    “你买新房子啦?”她回头,问陈让。

    陈让没答,反问:“你喜欢吗?”

    齐欢点头。环境,格局,初级装修,都是她喜欢的风格。

    绕了一圈,齐欢走到陈让面前,夸赞:“你的房子装修得不错哟。”

    陈让微垂眼睑,淡淡睨她,“不是我,是我们。”

    齐欢一怔。

    “密码是你生日。住之前加上我们的指纹。”

    齐欢发愣,“你……我……”

    陈让斜靠着门框,眉眼懒散。良久,那平静脸上慢慢氲起柔和笑意。

    “我们有家了。”

    无须过多说明和解释,一句话意思就已足够。

    齐欢傻愣半天,忽地鼻尖发酸。

    “哭什么。”

    “你不要讲这种话……”

    齐欢捂着脸,挡住泛红的眼圈,抱怨:“烦死了,明知道我收不住眼泪。”

    陈让伸臂,将她揽入怀中。

    闻着他身上清淡香气,听着他的脉搏心跳,齐欢忍不住,忽地一下哭出声。

    陈让俯首,鼻尖和唇瓣轻蹭她鬓边发丝,和他一样的洗发**味淡而恒长。

    “我们有家了,齐欢。”

    ———

    十多岁时,他晦暗阴沉,厌恶世界,觉得人生就像一条看得到头的直路,了无趣味。

    直到她出现,让他懂得什么是感情,重新体会善良,在碌碌万象里找到了足以支撑下去的动力。

    他们都一样,亲情缺失。

    磕绊半生里,没有一个完整属于自己的家庭。

    从他决定为了她努力成长的那天开始,他就一直在向前奔驰,不曾停下。

    现在终于可以歇一歇。

    然后牵起她的手,从今往后,并肩前行。

    他们将会有一个家。

    他们有一个家。

    属于他和她,以及将来共同缔造、凝融着他们血液的新生命。

    ———

    窗外天光明亮,迎来的人生一片大好。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到此完结,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陪伴,希望我们下篇文还能再相见。

    新文《玫瑰玫瑰》(暂定名,以最后开文文名为准)已发预收,戳进专栏里,可以提前收藏一下,感谢感谢。

    ———

    大结局,来一个福利拉灯(就是有点短小,只有1000+字数,sorry)

    搜索微博id:大佬会-(注意,后面有个“-”),最新一条微博的评论里,点击链接,提取码为:iwa3

    时效至明天中午(7.11日)12点,12点删除链接。

    ———

    到这里,这篇文就结束了,再次感谢各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清欢》,方便以后阅读小清欢第61章 qihuan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清欢第61章 qihuan并对小清欢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