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妻在上

第200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花日绯 本章:第200章

    吃霸王餐不道德。《乐〈文《小说 一章只要1毛!为1毛钱丢了人品不值得。快来。  漠北关外, 酷暑黄沙,大风来袭, 卷卷当空。

    城外疆场,两军厮杀, 萧国武安侯率领三万精兵势如破竹, 大获全胜,损兵极少的情况下,俘获梁国三百将领,杀敌千万,至此, 两国僵持三年的战争, 终于尘埃落定。

    是夜, 萧**营之中办热烈的庆功宴,将领们回京受封之前, 军营里先论功行赏, 将士同乐。

    武安侯祈暄很高兴,喝了不少酒, 他容貌俊美,高大健硕, 年轻时曾是京城万千闺中少女的梦中情郎, 如今年近四十,依旧魅力不减,轻甲劲装,英武不凡。

    他高座主帅之位, 威慑四方,此战之后,还有谁可以撼动武安侯祈暄之位。他是祈皇后的胞弟,这几年来,边关年年大捷,武安侯祈暄所带领的军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此次与梁国大战,彻底解决了梁国这个心腹大患,回京之后,论功行赏,武安公的爵位已然被他收入囊中。

    谁能想到五年前刚刚袭爵的武安侯世子,因一桩桃色官司牵扯上了淮海海寇案,差点被皇上用来杀鸡儆猴,皇后跪地一天一夜,才求得皇上收回成命,但武安侯的爵位却被暂夺,发配到漠北服役,准许家眷随行,旨令:

    若无功绩,此生不必回京。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武安侯世子这一生都将困死漠北,无出头之日,然祈暄被发配边关的第二年,一场大战又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他只身一人潜入军营,将敌军首领的项上人头砍下,让敌军自乱阵脚,萧国不战而胜。武安侯的爵位,失而复得。自此在军中立威。

    梁国的郡守投降,献上数百名舞姬歌姬,热闹的庆功宴上,这些美貌舞姬在铁血军营中又是别样一道风景,将士们今日德胜大喜,这些舞姬都被分派到各功臣身边,倒酒助兴。

    祈暄身边的是这些舞姬中身姿最妖娆,容貌最美艳的那个,小婵小心翼翼的跪坐在祈暄身边,优雅的为祈暄斟酒,她是梁国郡守的一房小妾,此次梁国大败,郡守没有任何犹豫就把她献给了敌方将领。

    一双白皙的柔夷若有似无的刮过祈暄的手心,轻咬唇瓣,娇艳欲滴,柔弱无骨的依附过去。她自诩美貌,没有男人可以放过她这样的尤物。

    她将自己的身子软软的靠在祈暄臂膀之上,温香软玉,吐气如兰:“侯爷。”

    声若出谷黄莺,抚动闻者心弦。

    祈暄的目光却落在那个端着几盘菜,跟着伙房婆子后头送菜进来的那抹单薄身影上,醉眼迷离间,有些忘记,她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单薄了。

    伙房的婆子来送菜,将士们起身接菜,纷纷起来向她行礼,她脸上带着笑容,竟比那三月春光还要明媚,亮眼。穿着一身普通民妇的靛青色窄袖袄裙,身上没有任何配饰,她自到了边关,就将身上所有的东西全都变卖充作了军饷,就连束发用的簪子都只是随手木头削成的。然而这并不能影响她的清雅秀丽。

    她就是那样一个,无需任何装饰,依旧能像水墨山水画般秀美的女人。

    那是他的妻,是那个被他辜负伤害了,却始终对他不离不弃的妻子,青竹青竹,这个名字曾经让他以为是蛮横跋扈,心机深沉、嫉妒成性的,一再拒绝逃避,做了很多错事,给她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直到五年前,他被贬关外,那时候,他才真正看清了身边那些满口仁义道德,奉承尊敬之人的真正嘴脸,尝尽了人生冷暖。

    只有她,只有这个曾经被他嫌弃到泥里的妻子,一路随行,助他东山再起,屡获奇功。

    回想多年,他太对不起她了。很早就想和她道歉,却始终鼓不起勇气,因为自知伤害太深,难以抚平。

    最后一盘菜是送到他案上的,将菜放下以后,顾青竹伸手去收他面前的一只空盘子,谁知手刚伸过去,就被祈暄给迫不及待的握住了。

    顾青竹讶然抬头,祈暄自觉唐突,低头闪避了一道她递来的目光,含糊不清的说了句:

    “这活儿,怎么要你动手?”

    顾青竹将自己的手抽回,拿起那只空盘,对他笑答:“伙房里人手不够,医所里的事都忙完了,反正闲着。”

    祈暄发现自己不太敢看顾青竹的眼睛,闻言只点了点头,许是喝多了,看起来蔫儿蔫儿的。

    顾青竹收了盘子就要走,却被祈暄拉住了,抓着她手腕的掌心开始发热,俊目微抬,对上了她那双仿佛会勾人说话的眼睛,她这双眼睛生的非常好,黑白分明,明亮清澈,自己的影子倒挂在她的眼珠里。

    一手拉着她,一手拿起酒壶,将杯子里的酒斟满,送到她面前:

    “今日大喜,陪我喝一杯。”

    顾青竹有些意外,目光在祈暄和酒杯之间回转两下,然后才扬起笑容,眼角有了两根细纹,但看在祈暄眼中,却是别样的风情,目光落在她那略微苍白,却轮廓极好的丰润唇瓣上,他还记得,她的唇瓣尝起来特别软,洁白的贝齿后面,藏着一抹丁香,顾青竹的牙齿生的非常好,笑起来格外的可爱漂亮。

    喉头忍不住上下浮动,身子某处似乎也在发热,将酒杯送到她唇边,顾青竹的头不着痕迹往后缩了缩,接过了酒杯,低头看了一眼,然后便放在了桌上,依旧笑着:

    “你知道的,我不会喝酒。”

    再次起身要走,然祈暄就是不放手,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仿佛只要她不喝,他就绝不放她走的架势,一双俊目因为醉酒而变得有些湿润,眼睛里满是血丝,可见这段时间打梁国有多累,祈暄的五官十分俊逸,曾经是京城万千少女的梦中情郎,模样有多出色,无需赘言。

    曾几何时,自己也曾被他这张脸迷的失了心魂。做出了很多可笑的事情。

    顾青竹无奈一叹:

    “侯爷醉了。”

    再次将他的手从自己手腕上撸下,暗自后悔为什么要来给他们送菜,凭白让他又轻视了一番自己,把她当陪酒舞姬似的对待着。

    谁知一只手给撸走,又来了一只,这只手揽过顾青竹的肩膀,祈暄强硬的拉着顾青竹,让她靠在自己怀中,再次举起酒杯,用低若蚊蝇的声音哄着:

    “就一杯。”

    他想看她喝酒,想看她用自己的杯子喝酒,想看她的唇瓣在自己面前张开,太想尝一尝她的味道了,太想太想了。

    顾青竹不愿再与他纠缠,显然今天晚上是喝多了,平日里都对自己避如蛇蝎,若是五六年前,祈暄愿意这样哄着她喝酒,顾青竹就是喝破了肝,也会奉陪,然而现在却提不起丝毫兴趣,只希望他可以停止作弄自己。

    迅疾在他的手腕的阳谷穴上拍了一下,酥麻的感觉让祈暄忍不住松开了力道,她趁机出了他的怀抱,将一旁的舞姬推到他的怀里,轻声吩咐了声:

    “伺候好侯爷。”

    说完,拿起一旁的盘子就转身走了。

    小婵被推到祈暄怀中,将计就计,软软的靠着不走了,拿起先前祈暄让顾青竹喝酒的杯子,娇柔妖媚的说了句:

    “侯爷,还是奴家陪你喝吧。”

    说完,就要饮下那杯酒,被祈暄按下,夺回酒杯,一口饮下,将酒杯重重的搁置在桌,又把靠在怀中的温香软玉推开,小婵被摔在地上,有些发懵。

    只见祈暄猛地从主帅席位上站起,因为起的太急,身子还有些摇晃,左锋营的张达立刻上前搀扶,也被祈暄给推开,脚步虚浮的走向那个已经从边上走到营帐中段的身影,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祈暄从身后将顾青竹扛上了肩膀,在顾青竹的惊叫和营中所有弟兄的起哄声中,祈暄把人直接扛到了自己的主帅营帐里,抛在他的床铺之上,迫不及待的压了上去。

    顾青竹卯足了劲儿挣扎:“侯爷,你干什么。侯爷……让开!不要啊。”

    祈暄觉得自己仿佛快要爆炸了,身子都激动的在发抖,紧紧将她搂抱在怀,温热的气息在她耳边急促的呢喃:

    “青竹,我欠你一个洞房,今夜补上好不好?我知道错了,咱们重新开始,青竹,青竹。”

    顾青竹不住反抗,可她哪里是祈暄的对手,很快就受到压制,他近乎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脖子上,乃至敞开衣襟的胸口之上,顾青竹呜咽着推拒,眼眶噙满了泪水。

    顾青竹渐渐的放弃抵抗,祈暄心上一喜,以为她终于肯接受自己,动作更加卖力起来。

    顾青竹越过祈暄的肩头,看见一道身影飞快的扑了过来,她几乎想都没想,对着祈暄的肩膀就是奋力一推,然后整个人扑入了祈暄的怀抱,被幸福冲昏了头脑的祈暄,顺势躺下,让她翻身到自己身上。

    可心愿达成的喜悦还没有维持片刻,顾青竹胸前刺出一道染血的寒光,一把锋利的剑从她后背刺穿,一腔热血喷洒在了祈暄的脸上。

    西芩园里,顾玉瑶将一对金灿灿的金钗拿在手里把玩一会儿,又放下拿起另一只玉簪在头上比划着戴,梳妆台上放着好些个精美的首饰,每一件看着都让人爱不释手,顾玉瑶兀自美着,透过梳妆镜看了一眼坐在软塌上盘腿打算盘的秦氏,小心喊了一声:

    “娘。”

    秦氏抬眼看她,顾玉瑶才转过身,把头侧过去让秦氏看她头上的宝石簪子,问道:“好看吗?”

    扫了一眼那簪子,秦氏没说话,顾玉瑶便嘟着嘴问:“不好看吗?”

    “怎会不好看,娘的玉瑶是最好看的。”秦氏将算盘打完了,才有空理一理女儿。

    顾玉瑶听到秦氏这么说,面上一喜,接着就问:“那我什么时候可以把这些东西戴出去?”

    她从来都没有拥有过这么漂亮的首饰,最贵重的就是前年过年的时候,老夫人送给她的一副银珠头面,她妥帖保管着一直没机会戴,到了去年,本以为终于可以戴出去美一美了,却又遇上嫡母去世,她得守孝,衣着打扮不宜鲜亮,耽搁了好些时候,没想到现在居然有这么多好看的首饰供他挑选,就是不能立刻戴出去。

    一来是孝期没过,二来……这些东西,来路不太正。

    秦氏收拾着矮桌上的单子,全都是这回寿宴用的,不得不说,这世上不管是办什么事情,还是得有钱才行,有了钱,她可以尽情的发挥所长,可以向人随意展示自己脱俗的品味,可以让别人大力称赞她的能力,这是秦氏第一回像这般恣意的花钱,才有了这些感慨。

    以前做姨娘的时候,为了维持基本的体面,一文钱恨不得掰开三瓣来用,处处缩手缩脚,什么都不敢买,什么都不敢用,就看着那个商户出身的沈氏,俗不可耐的穿金戴银,有钱也不知道怎么花的体面。

    如今好了,有了这么个金库在,今后她就可以好好的按照自己的喜好来打理伯府了。

    不过最让秦氏高兴的,并不是有了个金库,最让她高兴的是李嬷嬷已经得手了,将那份婚约偷了过来,直到看见了婚约,秦氏才真正的嫉妒沈氏这个女人,她给子女留下那么一大笔金钱不说,居然连女儿的婚事都攀的那么高,崇敬伯府的前夫人也是糊涂,居然与她定下了那样的婚约,足见沈氏定然费了不少心神。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完结。虽然大家看的有些纠结,但我至少圆了一个写‘破镜重圆’这个题材的梦,以前看小说的时候,就喜欢看这种破镜重圆的,后来自己写小说,就想自己写一本出来,不管好与不好,也算是一种尝试吧。我已经尽量让两人之间的隔阂变淡,今后也会尝试不同的题材,下一本是想写个比较欢快的,因为这本确实我自己写的也有点郁闷吧,写点轻松愉悦的。嘿嘿。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新文名叫《我的王妃》,最终选了这个文名,之前的文名搜索出来有雷同,便弃用了。但内容没有变。8月13日开坑吧。是个轻松爆笑的文。大家可以先预收一下下。

    李娇的爹是大月国谁都不敢得罪的第一弄臣。

    李家家学渊源,身为弄臣的女儿,李娇几乎没怎么努力,就成了大月国纨绔界的中坚力量。

    穿越而来的李娇给原身的平生事迹总结出四个字:轰轰烈烈。

    只可惜,原身轰烈了,潇洒了,恣意了,穿越而来的李娇却……嫁不出去了。

    电脑看文的姑娘戳这里

    手机看文的菇凉戳这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嫡妻在上》,方便以后阅读嫡妻在上第200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嫡妻在上第200章并对嫡妻在上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