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诱获

第660章 嚣张威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人一介 本章:第660章 嚣张威震

不管是吹牛、还是真牛,二人名字都带牛,使用的武器就不是凡品,在普通老百姓眼里,那绝对是牛气冲天。

西门吹牛使用的是一柄紫金锤,重五百斤,看上去不甚起眼,黑不溜秋,不知道真相的,还以为是木头疙瘩。

其实这柄锤原本是一对,每个重量二百五十斤,可是西门吹牛觉得不够劲,而且两手舞动,也不顺手,于是就二锤合一,铸成一个。

无独有偶,东方真牛的武器也是一柄大锤,也是五百斤,大概是锤把粗了一点,比五百斤多了一些,但是说起来还是算五百斤。

无独有偶,铸造这柄大锤的材料也是紫金。

要说区别,大概一种是西方紫金,一种是东方紫金。

历史上的用锤大将,都是以力气见长,武功的招数,也都是一力降十会那个路子。

二人从两支队伍里脱颖而出,从东西两个方向,跑向中间战场,手中大锤倒拖在身后,虽然是负重运动,速度还很快。

大概还有四五丈距离的时候,二人倒拖的大锤忽然举起,然后高举大锤,如同高举一面旌旗,继续快速靠近。

这个时候,两个人大概觉得需要给自己打一口气,都大喊出口。

东方真牛口齿便捷:“傻大个过来,今天爷爷给你这个孙子送终!”

西门吹牛虽然慢了一步,可是话给力,上来就是那套口头禅:“嘿嘿!小矮子!你跟爷爷斗?大狗艹小狗,我艹不死你拉也拉死你!”

一听这话,不少人都已经注意到了,二人的身高相差确实有点悬殊。

西门吹牛足有二米,又粗又壮,半截黑塔一般。

东方真牛也就一米略多,顶过也就达到西门吹牛的腰际。

如此身高的距离,别的差别不知道,二人挥动大锤的角度就有了显着不同。

西门吹牛显然就是充分利用地理优势,居高临下,大锤从上往下猛轰,就是一招泰山压顶!

东方真牛深愔小有小的优势,由下往上,拔地而起,大锤陡然飞起,就是一招举火燎天!

两只大锤遇个正着,在离地一米七之处轰然相遇,哐啷一声,如同炸雷一声惊天动地响亮!

这道声音如此之大,甚至产生了一股音爆!

把两万人队伍中虽然身强力壮但是距离较近的勇士,震倒了一片!

草草一估算,起码二百人开外!

百里良骝等人坐在机车了,虽然隔音功能极佳,那个爆音依然传了进来。

大灰猛然站立,浑身的狼毛陡然炸开!

小怜的素质不是盖的!

它一步跳出泛梨花的怀抱,跑到最佳观察点,看看有什么事情发生。

很快就辨别出是两个浑人打架搞出来的响动,不屑地皱了一下狗鼻子,又回到了原来那个温软的地方。

它虽然不像某些人那样一块色胚,呆的地方是好是坏,还是分的一清二楚的。

况且,它的年龄还真的很小,最需要温暖。

两个当事人以前虽然矛盾多多,这种全力以赴真干,却从来没有过,刚才那是二人的第一次!

两人虽然都没有被一招击败,但是两个人加在一起的千斤冲击,却让二人都感到无比酸爽!

别的不说,就是那种震动,就让他们虎口发麻心口发甜。

二人也都心里明白,自己这是受伤了。

外伤不说,最严重的是内伤!

如果继续下去,后果严重!

可是两个人都是轴人,这个时候谁能嘴软,提议说先停一段时间,调息一下内息,然后再战?

如果有人这个时候中间调停,让二人息战,保证二人都会心甘情愿地从了他。

可惜没有人能看出来,还以为二人在那里大战初起方兴未艾呢。

休战期间是,二人的目光正在激烈交锋。

东方真牛小眼睛盯着西门吹牛,嘴里没有说话,心里却说:“你瞅啥?”

西门吹牛瞪着两只比牛眼还大的人眼,呼哧呼哧喘气,也不说话,那意思显然也是“你瞅啥?”

这第一个反应二人都一样,很是从众。

第二个反应就不一样了。

大众的流行说法:“瞅你咋了?”

可是,这二位到了这块跟不下去了。

二人不约而同的心里说:“你怎么还不认输,说不打了?”

心里期望的话没有从对方听到,再等下去也实在不像话,二人只好鼓足勇气,接着再来!

西门吹牛还是一招泰山压顶!

而且大喊一声:“牛比不是吹的!”

东方真牛依然是一招举火燎天!

也大喊一声:“火车不是推的!”

这些都是农村干口水仗的切口,那意思都是“老子是盖世英雄,不是口头嚷嚷就得的软蛋”。

话音未落,又是一声震天巨响!

一千斤的两个家伙再次撞在一起!

这次两个人就惨了!

二人的虎口都震裂了!

血流如注,一会儿功夫,就把衣袖浸透了。

胸口一阵剧痛,心里再次一甜,一股血箭喷出!

可是二人都是狠茬,一口又给咽了回去!

这回二人都老实了。

不但没有了唇枪舌剑,眼神的交流也取消了。

二人这种笨重的武器,本来是对付那些轻量级人物的,那样抡起大锤,打起来就是一边倒的优势,力大锤沉,一锤下去,就是一块肉饼,那绝对是所向披靡。

不但杀敌畅快淋漓,而且绝对不会让自己受伤,简直是轻松异常舒服无比。

可是今天二人都算倒霉透顶,遇到了克星。

二人不管是锤重,还是武功,都是势均力敌,战场对敌等于自己打自己,根本无法压倒对方,只有打到累死为止。

二人也都想到了,自己不好受,对方也同样不好受,甚至可能更不好受!

这个时候谁认输,就再也抬不起头了!

如果认输的话,难道现在的名字也要改改?吹牛改成吹熊?真牛改成真鼠?

那是绝对不能忍受的!

这个时候,猫在机车里居高临下正在看热闹的百里良骝和商子政等人,就议论开了。

商子政不知道那两柄锤的重量,看到两人每一次举锤都很吃力,而且碰了一下以后,虽然响声不小,也没有其它效果,可是二人都像被火车压过一样,整个人都弹了。

于是,他不屑道:“这也太差劲了!我家的家丁也比这强大多了。”

百里良骝当然知道内情,说道:“老哥要是知道他们的锤重量是多少,估计你就不这样说了。”

心里暗道,看来你这知己知彼的功夫,还远远不到家。

“四五十斤到家了,难道还能更沉?”

商子政估计道,这还是使劲往高说的结果。

“哈哈!四五十斤?还要乘以十!”

“真的?五百斤?那还是人吗?”

商子政大吃一惊!

一阵后怕袭来。

刚才要是跟他对起阵来,茫然无知的情况下,还不得死几口子?

文多黠一直在和大灰套近乎,这个时候也插进话来:“五百斤?比奥运会举重冠军的杠铃还沉?这二人既然如此厉害,干嘛不去参加比赛,窝在这个小地方,还争得死去活来的?真是!”

公子婠霭道:“四肢发达者,往往头脑简单,没有高人指点的话,自然只能窝在家里,得不到发展。”

泛梨花罕见地也说了话:“其实这样也好,可以自然发挥他们的长处,否则进入世界,不但力量有比他们更大的,而且克制力量的方法很多,比如使用智力,一个智者就能轻易打败大力士。”

几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主,在那里说来说去,全然没有两位当事人的痛苦。

现在他们最大的难题是还打不打?

打吧,已经受了伤,肯定会伤上加伤,闹不好会有生命危险!

虽然已经伤痕累累,但是剩下的力气和功力,要一个人脆弱的生命还是毫无问题。

这当然也包括要他们二人对方的命!

不是不大,二人都妄称其牛!

在别人段时间漠不关心或者议论纷纷以后,二人经过绞尽脑汁的思考,终于还是决定再来!

死就死了,不能弱了自己的名头。

于是二人再次举起大锤,还是泰山压顶、举火燎天的姿势,冲向前去!

二人抱定主意,管它后果如何,先干了这着再说。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一声闷雷。

“师父!你在哪里?”

随着话音,一个黑塔般少年闯进场地。

百里良骝听着话音熟悉,往下一看,不是慕容嚣张那个憨小子是谁?

看他憨头憨脑的样子,百里良骝心里就生出一股别样的情绪。

多少有点舐犊情深的意思!

原来慕容嚣张的老爸慕容跋扈给了他的一个命令,让他以师父的尊严对待百里良骝。

这一下非同小可,慕容嚣张就坚决照办了。

他淳朴的少年心里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师父等于老师加父亲。

他虽然学习不行,尤其是数学更差,也是知道师父等于老师和父亲就是师父即大于老师,也大于父亲。

他这个人虽然不是叛逆,但是普天之下,也没有一个人让他服气。

老爸虽然不得不服,但是给他当老师就差了很多。

那些老师虽然学门有一些,但是很难让他敬服甘心情愿听从他们的教导。

所以,一听说这个百里良骝可以当他的师父,他就紧盯不放了。

这次行动,他开始没有参加,可是听说以后,立刻就刚了过来。

师父有事,弟子效劳,哪能师父前去冒险,弟子反而躲在后方?

他也不管路途远近,撩开大步就赶了过来。

胡营离东邵也不是太远,也就是二十公里,他也不知道着一辆车代步,路上有好心人想载他一段,估计一看他那个块头,也打了退堂鼓。

接果紧赶慢赶,知道现在才到。

百里良骝赶紧搭话:“我在这里!你先在一边看着,不要乱说乱动。”

慕容嚣张一听到师父的声音,心落进了肚子,松了一口气。

找到师父,一天云彩都散了。

他大脑袋如同雷达上的旋转接收器一样转了两圈,没有找到师父的踪影,心道,师父能力深不可测,不想露面的话,徒儿自然看不到,就不要费心了,他想见我自然就能让我看到。

他就没有想到,他那个挂名师父是在天上,而且乘坐的是开启了隐形功能的机车。

别说他的脑袋只是形似雷达旋转,就是真正的雷达也找不到。

忽然,他注意到两个人在那里打架!

他顿时大怒!

师父他老人家在场的时候,竟然还有人敢于放肆?

这岂不是大逆不道?

师父安坐,待徒儿出马为你摆平这两个胆大包天的夯货!

随即大吼一声:“胆大狂徒,慕容嚣张爷爷来了!”

撩开大长腿,如飞赶上前去。

那二人看到有人打搅,不知道来人是谁,也没有人管他是谁,正好趁此机会放慢了自己的进攻速度。

可是一听这小子的话,虽然亟盼他给自己解了这个不死不休的套,也是心中大怒。

你小子乳臭未干,冒充谁的爷爷呢?

如此不着调的毛孩子想来也成不了什么事,不理他了。

理也没有用,反而把自己的斗争减弱,这岂不是招致自己被打得满地找牙得败因?

于是再次鼓永向前,立意完成泰山压顶举火燎天的汇击。

可是,二人稍一犹豫,慕容嚣张到了!

就在二锤撞击之前的千分之一秒,他飞身插入!

二人虽然恨不得一锤将对方擂死,这时也大吃一惊。

千斤之力猛击之下,就是铁人,也成了铁饼!

这孩子虽然傻了一些,还是可惜了。

二人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现在即使是想抽回来也已经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

咦?

怪事!没有惨叫,没有血肉横飞,没有漫天飞血?

而且没有震天锤响。

嗯,感觉也不对!

大锤似乎打进了棉花堆!

这时候,满场一声惊讶:“啊!”

接着又是一声惊呼:“好!”

又接着一声赞叹:“厉害!”

两个打昏了头的当事人,这才晃了晃脑袋,平复了一下心情,定睛一看。

哎呀我的妈码呀!不得了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美食诱获》,方便以后阅读美食诱获第660章 嚣张威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美食诱获第660章 嚣张威震并对美食诱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