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之军嫂来自古代

第198章 .一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天蓝蓝 本章:第198章 .一章

    王爱国在外面等了将近半个小时, 叶锦程才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从房间出来,笑着自嘲:“让你久等了, 以前天天忙, 顾不得睡觉, 这一闲下来,就想把以前的瞌睡补起来。小说”

    纪迎夏在后面听着嘴角忍不住勾了勾,这人撒起慌来也一本正经。

    王爱国却好像很是理解, 他笑着说道:“都是这样的, 忙起工作哪里想得起睡觉啊,一闲下来才觉得累。”

    叶锦程笑着和王爱国去书房谈事, 纪迎夏的衣服还没洗好, 坐下来继续洗衣服。

    等到纪迎夏把衣服洗好,准备做晚饭的时候,叶锦程和王爱国从书房出来,两人神色如常,纪迎夏猜不出两人谈了什么, 有外人在,她也不方便向叶锦程打听。

    “弟妹, 你们忙,我就走了, 有空到家里玩!”王爱国语气和缓的说道。

    纪迎夏以为他今晚要在家里用饭,没成想却告辞了,客套的说道:“马上晚饭时间了,吃了饭再走吧!”

    刘志梅也在旁边说道:“是啊, 难得来一回吃了饭再走呗!”

    王国爱看了叶锦程一眼,脸色的笑容凝固了下,又瞬间恢复了,说道:“不了,部队还有事,以后有时间再过来玩,大娘,我就走了啊!”说着,就抬脚大步往外走去。

    “你看,这孩子怎么这么急啊!”刘志梅看着站在那里不动的儿子儿媳妇,叹了口气跟上前去送他。

    王爱国步子比较急,听到后面跟上来的脚步声,他边走边回头道:“大娘,天热,别送了。”

    刘志梅还是把人送到门外,见他开着车子走了,才转身回来。到院子里她嗔怪的朝着叶锦程道:“上门是客,又是你战友,你也没说送下。”

    叶锦程抿抿嘴,冷笑道:“对于他,没必要客气。”一个背地里算计他,现在见沈泽阳那里靠不住了,又想让他提拔,这种人,他懒得应付。

    刘志梅看着儿子的神色,不吭声了。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对于他那些战友,他都是巴心巴肺的为他们好,现在却对王爱国这么个态度,肯定是王爱国做了什么事,惹怒了他。

    不管王爱国做了什么事,惹恼了儿子,她当妈的,都是向着自己儿子的。即便王爱国没做什么事,只要她儿子不愿再和王爱国来往,她也会支持自己儿子的。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纪迎夏问叶锦程王爱国找他什么事儿。

    叶锦程脸色沉了下来,道:“王爱国当我是傻子呢,他在沈泽阳那里没得到任何好处,转身又跑到我面前抱屈,想让我心软提拔下他。”

    纪迎夏听了简直不说什么了,“这人脸皮真厚,他怎么好意思在阴了你一把后,再来让你帮他呢?”

    叶锦程冷声道:“他今后不会再找我!”王爱国上窜下跳的算计他,真以为他是菩萨,不会找他算账呢。

    纪迎夏不解的看向他。

    叶锦程道:“他心虚当然不会再来找我。”王爱国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即便再会算计,他也别想往上升了。

    纪迎夏挑眉:“你跟他说,你已经知道他做的事情了?”

    “嗯!”虽没有明说,但隐晦的点出了。

    ......

    时间到了八月底,学校马上就要开学,天气也没有那么热,可纪迎夏却好似生病了,胃部翻滚,难受的没了食欲,全身也懒洋洋的。

    叶锦程见她中午吃的很少,担心她得了胃病,就要带她去医院看看。刘志梅却恍然一笑,悄悄的问纪迎夏:“你身上好久没来了?”

    纪迎夏猛地睁大眼睛,她生过小慕承,婆婆的问话,使得她想通了很多关键,自从放假,先是她奶的腿断,再是叶锦程受伤,她只顾操心他们去了,还真没有察觉到她没来月事。

    她赶紧把右手放在左手脉搏处,几分钟后,她脸露喜色,怕弄错了,又把左手放在右手脉搏处,这才腼腆看了眼刘志梅和叶锦程,娇羞得道:“可能真是的!”

    叶锦程经历过小媳妇怀孕的事情,他妈和小媳妇的神情动作,让他心里惊喜。一把把纪迎夏搂在怀里,说道:“不管如何,都要去医院看看。”

    下午叶锦程就带着纪迎夏去了医院,检查过后,确实怀孕了。两人才面带喜色的回了家里。

    叶展华回来后,听到儿媳妇怀孕了,心里也挺高兴。

    叶锦程笑着道:“夏夏怀孕了,而我的职位也落实了,这算不算双喜临门?”

    夏外公笑着道:“算,怎么不算啊,为了庆祝这两件喜事,咱们晚上出去吃,庆贺下。”

    大家笑着同意了。

    ......

    第二胎,纪迎夏怀的比较容易,只刚开始两个月有点食欲不振,两个月后她就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什么都吃,根本不挑食。

    这让刘志梅和叶锦程松了口气,毕竟纪迎夏虽然怀孕了,还坚持去上学,他们担心她中午在学校吃不好,怕营养跟不上。现在她什么都吃得下,即便学校伙食差些,也没什么,只要能吃的进去,早上晚上吃好点,总能把中午欠缺的补上。

    沈燕青她们知道纪迎夏又怀孕了,稀奇的不行。她虽然长了颗不输男儿的心,但却特别喜欢孩子,知道孕妇不能碰撞了,在学校里特别照顾她。连纪迎夏去给学生们教书法课,她都陪着。纪迎夏感激不已。

    纪迎春暑假的时候就住在纪迎夏家里,当然知道纪迎夏怀孕了,在没课的时候,也会过来帮忙照顾她。这让纪迎夏既感动,又无语。她只是怀孕而已,真不需要她们这么劳师动众。

    可沈燕青和纪迎春不听,依然觉得她现在是瓷人儿,碰不得,需要照顾,两人每天轮流着跟着她。

    周末的时候,纪迎夏回去跟叶锦程抱怨,叶锦程却满意得道:“既然纪迎春这么识趣,将来总不会亏待她,帮她安排个工作好了,还有你那同学,你们既然真心相交,朋友间互帮互助,不需要太在意,以后她有了困难,你总有帮到她的时候。”

    纪迎夏点点头,两人关系较好,大家相互帮助,人生一世,谁还没有难得时候,她总能回报一二。

    ......

    纪迎夏这一胎怀的容易,生的也容易。生小慕承的时候,叶锦程没在媳妇身边陪着她,为此他一直很遗憾,现在小媳妇又要到预产期了,他每天即便训练到很晚也会坚持回家。生怕错过了小媳妇生产。

    七九年五月中旬,清晨五点多钟,叶锦程忽然被纪迎夏的□□声惊醒了,他每晚守在媳妇身边,怕她有事,睡得不沉。

    “夏夏,怎么了?”他一边着急的问,一边开灯。开了灯看到媳妇痛的发白的脸,他心里一紧。

    纪迎夏待疼痛稍缓,才闷声说道:“我要生了。你别紧张,赶紧去喊妈,收拾东西,去医院。”

    叶锦程一听小媳妇要生了,即便小媳妇让他不要紧张,可看到她忍痛的样子,他还是心疼了,紧张了。恨不得替她受了,却也知道此时不是紧张的时候,稳了稳心神,赶紧下床去喊他妈。

    刘志梅听到儿媳妇要生了,哪里还顾得上睡觉,捞起衣服披上,就下了床,收拾东西。叶展华也跟着起来了,说道:“快天亮了,我把承承抱到夏叔房间去,我来开车。”

    刘志梅慌里慌张的收拾东西,听到他的话,嗯了声,“你快点!”

    叶展华小心的把小慕承抱到夏外公房间门口,敲敲了门,夏外公年龄大了,这会儿都早上五点多钟了,他早就醒了,听到敲门声,他慢悠悠的起来开门。

    叶展华看到夏外公,小声说道:“夏叔,夏夏要生了,我把小慕承抱到您这里来,您看着点。”

    夏外公听到外孙女要生了,惊了下,连忙说道:“快进来!”

    叶展华小心的把小慕承放到床上,用衣袖擦了擦汗,说道:“夏叔,你就别出去了,有我们在不用担心。”

    夏外公点点头,交代了几句,才目送他离去。

    等刘志梅和叶展华出来的时候,叶锦程已经把纪迎夏抱到了车上,他紧紧握着纪迎夏的手,拿着一条毛巾不停的给她擦着脸上的汗水,眉头皱的可以夹死一只蚊子,嘴里还不停地问:“很痛吗?很痛吗?”

    虽然痛,却没有生小慕承的时候痛,纪迎夏还能忍受。即便能忍受她也被叶锦程问烦了,趁着不痛的空档,吼道:“叶锦程,你能不能闭嘴?”

    她只顾着忍痛去了,哪里有时间回答他的问题,他在那里嗡嗡像蚊子似的吵得她烦。

    叶锦程闷闷的闭嘴了,不过眉头还是紧缩。

    “妈,夏夏那么痛,有没有什么让她不痛的办法?”他拧眉问刘志梅。

    刘志梅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嗔怪道:“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你别瞎添乱。”

    叶锦程:......

    他哪里添乱了,只不过是不忍心小媳妇那么痛而已。

    等到了医院,纪迎夏痛的更厉害了,他慌忙把他抱了下来,眼睁睁看着小媳妇躺在病床上一个人孤零零的被推进了产房,他哪里放心,腿不自觉的就跟着走了进去,护士看到他来了,眼一瞪,想把他赶出来。叶锦程哪里是被人瞪一眼就退缩的啊,还是不退缩的跟着进来了。

    纪迎夏痛的不行,看到叶锦程还在那里乱来,大声吼道:“叶锦程,你不要捣乱,赶紧出去,你在这里我生不出来。”

    叶锦程听到小媳妇得话,腿迟疑了。不过脚步还是没有挪动,刘志梅看不下去了,赶紧走过来把他拉了出去。

    “妈,你拉我做什么?”夏夏一个人在里面生孩子,该多孤单?他身为他的丈夫,怎么能不陪着她呢?

    “你别添乱了,生小慕承的时候,没你在身边,夏夏不还是把孩子生下来了?她现在是第二胎,更好生些!”刘志梅瞪了儿子一眼说道。

    叶锦程感觉胸口被插了一箭,还是他妈插得,心里却对小媳妇更心疼了。可是他已经被赶出来了,产房的门也关上了,还能怎么着?只能直直的盯着产房的门,好似把门盯个窟窿出来,他就能进去似的。

    刘志梅见他的模样,也没管他,反正儿媳妇已经进了产房,至于儿子是怎么个反应,她才懒得管。人都有犯傻的时候,她只当她这个成熟稳重的儿子在犯傻而已。

    好在半个小时候后,产房传来婴儿的哭声,叶锦程轻轻吁了口气,过了半晌婴儿的哭声停止,产房却还没有动静,他急急的问刘志梅:“妈,怎么还没出来?”

    人,心里就不能多想事儿,一多想,就会想象出很多不好的事来,叶锦程现在就有点想多了。

    刘志梅又瞪了此刻犯傻的儿子一眼:“急什么?人家总要把孩子大人收拾好才能出来啊!”

    果然又过了一两分钟,产房的门打开了,护士丢了句:“生了个男孩,母子平安!”砰的一下子又把门关上了。

    叶锦程摸摸额头豆大的汗珠,这才真正松了口气。末后,他轻声嘀咕:“以后再不让夏夏生了!”

    刘志梅听到儿子的嘀咕声,心道:她还想让儿媳妇多多的给她生孙子呢,不生了怎么行呢?

    叶锦程知道小媳妇已经平安,心里放松了,察觉到他妈看他的眼神,他不以为然得道:“妈,我已经有两个儿子了,够了。你还想要孙子,就让金豪给你生吧。”他再舍不得让小媳妇生孩子了。

    刘志梅没在意的瞪他一眼,儿子现在不想要孩子,等到以后两个孩子都大了,他自然就会想再要孩子了。

    ......

    纪迎夏生了第二胎,叶大伯母叶二伯母纷纷来医院看她,叶奶奶听说孙媳妇生了,也想来医院看看,叶展华阻止了她,想来看重孙子什么时候都能看,医院人多口杂,以她的身份哪里能来?

    好在纪迎夏只在医院住了三天就出院了,出院后叶爷爷叶奶奶带着他们给小家伙准备的礼物过来了。

    家里院子大,叶爷爷叶奶奶住腻了军区大院,打算在纪迎夏这里住几天,纪迎夏当然欢迎。

    叶爷爷看着紧跟着他的几名警卫员,不舍得摇摇头,遗憾的放弃了。孙媳妇这里虽然好,但他下面这些人住在这里不方便,还是不给孙媳妇添乱了。

    小慕承对于多个弟弟先是稀奇,等过了几天发现,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围着这个弟弟转,他小小的人儿心里就不乐意了。

    刘志梅看到小慕承不乐意,又来哄他,天天忙活的不行。好在叶展华在家里帮忙照顾着,才好些。

    叶爷爷看到三儿媳妇在伺候孙媳妇坐月子,没时间照顾小慕承,就把人带去了军区大院,大院里有叶昊叶怡两兄妹,他有了人陪他玩耍,转移了注意力,虽然有时候玩累了,想睡觉的时候还会闹着找妈妈和奶奶,但还是在大院待到了纪迎夏满月才回来。

    ……

    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有八斤,长得浓眉大眼,像叶锦程,叶锦程想了几天,给他起名叶嘉泽。

    纪迎夏跟学校请了产假,安安稳稳的在家里坐月子。沈燕青听说纪迎夏又生了一个儿子,赶紧提着礼物和赵媛媛跑过来看她。

    他们家没有小孩子,小嘉泽虽然没有小慕承长得眉清目秀,但也不丑,像他爸爸,长大也会是个小帅哥,她喜欢的不行。

    纪迎春看到纪迎夏又生了儿子,心里既为她高兴,也有点失落想着自己破败的身子,这辈子不能有亲生的孩子,考虑着是不是去收养个孩子?但又想到她还没毕业,自己的生活还没着落,不如等到毕业后,有了固定的工作再说。

    纪迎夏出了月子后,没几天又迎来了期末考试,虽然她生孩子耽误些时间,但她记忆力好,对于考试并不担心。

    考完试后,嘉泽还小,暑假了,纪迎夏不打算回老家,纪迎春过年的时候回去了一趟,她暑假也不打算回去,去年暑假她挣的钱虽然不多,节约点平时零花就够了。今年她打算趁着暑假,再出去找个工作,挣点零花钱。

    ......

    暑假,叶以梅和**回来了,两人经过双方家长的同意,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两人都不是铺张浪费得人,简简单单的办了个婚宴。

    女儿没嫁人时,叶大伯母巴不得她早点找个婆家嫁出去,女儿真的嫁人了,她却舍不得了,流着眼泪把闺女送上了来迎亲的车。

    叶二伯母看着大嫂几个孩子都结婚的结婚,嫁人的嫁人,她家老儿子的婚事还没有着落,对着叶叶锦然就是一通数落。直训的他躲到了三哥家里一个多月,都不敢回家。

    等到他妈心里的火气消散了,他才收拾东西回家去。

    ......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纪迎夏这一批大学生此时正面临着毕业分配工作的问题,纪迎夏并不担心她的分配问题,周教授信守承诺,让她在学校担任老师。

    叶锦豪毕业后,叶展华让他去从政,被他拒绝了。

    对于最小的孙子,叶老爷子并没有太大的要求,经过几年的努力,三孙子已经是师长,升的不可谓不快,虽然叶家有他这个老家伙在,但三孙子现今的一切都是靠他自己努力得来的,靠家里的时候少之又少,有个能干的哥哥,锦豪的未来,选择性可以随意些。他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有了爷爷的支持,叶锦豪好似得到了尚方宝剑,更加不愿意出去工作,一心想经商。

    纪迎春这几年表现很好,叶锦程虽然对她无感,但看在她巴心巴肺对待小媳妇的份上,虽然不能让她留校,但在京市给她找个学校任教,还是没问题的。

    但纪迎春不愿留在京市,这么多年她的心境更加开阔,看开了很多事情。她想回到n省,这样更方便照顾家里。

    纪迎夏听到她的话,并不意外,这两年韩阳追求她,追的紧,可是她依然无动于衷,她就知道了她的想法。

    叶锦程此时倒高看了一眼纪迎春,叹道:“浪子回头金不换,虽然纪迎春算不得浪子,但她能改变的这么彻底,也算很大的进步了。”

    一个人经历过大彻大悟后,看透一些事情,纪迎夏并不奇怪。

    想了想,叶锦程又说道:“当初你怀嘉泽的时候,她在学校那么照顾你,我就说过她毕业时帮她安排工作,她既然想回n省,那么就把她分配在n省省城吧!”

    纪迎夏拧眉道:“纪迎春这几年在学校成绩优秀,表现良好,应该不需要你帮忙,她是n省人,如果真的想分配到n省应该还是容易的吧?再说,这样做会不会影响你?”

    叶锦程拧了拧她的鼻子,笑着道:“没事,不用担心。”

    纪迎夏嗯了声,叶家的人际关系,加上纪迎春属于优秀毕业生,只要给学校打个招呼,把纪迎春分配到n省即可,这不算什么走关系。

    “还记得我们结婚前,我的腿还没好,你给我的那几个方子吗?”叶锦程忽然问道。

    那是她上一世家里的方子,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爷爷打仗时,腿上落下了风湿的毛病,听说这方子有止痒止痛的作用,他就按照方子上所说,配了药泡腿,没想到这么些年下来,他的腿竟然好的差不多了。”叶锦程笑着道,他握紧了纪迎夏的手,“夏夏,你真是我们家的福星,如果不是你我的腿不能好,如果没有你给的方子,爷爷的腿这几年不知道要受多少罪。”

    纪迎夏不在意的道:“咱们是一家人说这些就见外了。”

    ......

    叶锦豪无意间听说他爷爷用了夏夏姐的药方子,连多年的风湿都快治好了,他若有所思。

    等到家里人都在的时候,他认真得道:“夏夏姐,既然你的药方子能治风湿,那么如果按照这药方子把它制成膏药来卖,你觉得怎么样?”

    纪迎夏拧眉思量,她一直知道锦豪想做生意,苦于没有机会,沉声道:“这我不太清楚,如果你真的想做的话,我这里有一些方子可以都给你,你拿去研究,如果真的可以的话,也算造福百姓了。”

    叶锦豪高兴的握了握拳头,刘志梅却在旁边说道:“那是你夏夏姐的方子,你张口就要,也好意思?”

    在刘志梅看来亲兄弟明算账,夏夏的东西就是夏夏的,两人再亲近,也不能明白无故的问夏夏要东西。

    叶锦豪无奈的看了他妈一眼,说道:“妈,如果夏夏姐给的那些药方子真的能制成成药,到时候我肯定不会亏待夏夏姐的,你也太小看我了。”

    他从小没吃过苦,对于钱财并不怎么看重,之所以想做生意,不过是喜欢赚钱的乐趣而已。挣了钱给家里人花很正常,更何况夏夏姐这么支持他,信任他,他亏待谁也不可能亏待夏夏姐。

    纪迎夏笑着道:“妈,锦豪什么性子你还能不知道吗?不相信谁,也不能不相信锦豪啊!”

    叶锦程打趣道:“我是军人,不能做生意,锦豪却可以,所以锦豪你可要努力点,今后你两个小侄子的学费钱娶媳妇要用的钱,就得靠你了。”

    锦豪大学毕业了,比几年前成熟多了,考虑事情较于以前也全面多了。他对他放心得很。

    叶锦豪没想到他哥哥这么支持他,拍拍胸膛说道:“没问题,放在我身上。”

    叶展华看着两个儿子和睦相处,欣慰的点点头。

    “你大姐的包子铺开了两年了,生意不愠不火的,挣得钱只够他们娘三个花用,你有时间去看看她包子铺有什么要帮忙的不,你好歹是个大学生,给她出出主意,看看能不能把她铺子得生意改善一下。”刘志梅忧愁的道。

    叶锦豪看了他妈一眼,欲言又止。

    刘志梅看他那样子,没好气得道:“要说就说,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叶锦豪撇撇嘴,说道:“妈,大姐哪里会让我出什么主意啊,我看啊,怡怡和昊昊要多个爸爸喽。”

    他既然想做生意,怎么可能不出去调查市场,即便大姐那个小包子铺,他也经常遛过去看看。这一看,就让他看出了问题。他大姐好似在谈对象,这可不得了,并不是说,他大姐不能谈对象,可她离婚了,谈对象更加要谨慎,如果只是谈对象还好说,他们要结婚的话,就不得不考虑怡怡和昊昊的问题。

    两个侄子乖巧懂事,他是一点不想他们受委屈,那么大姐找的对象,就得注意了。如果对方不能接受两个侄子怎么办?

    虽然他们叶家可以养活两个孩子,可他觉得他们更需要妈妈的陪伴。

    刘志梅脸色微变,“你说的是真的?”

    纪迎夏和叶锦程也挺诧异,毕竟当初大姐可是说过,不找对象的,不过她要找对象他们也不奇怪。

    叶展华并不觉得有什么,以琼离婚了,找对象很正常,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不容易,虽然有家里帮衬着,但还是有个家好些。

    叶锦豪肯定的点点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七十年代之军嫂来自古代》,方便以后阅读七十年代之军嫂来自古代第198章 .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七十年代之军嫂来自古代第198章 .一章并对七十年代之军嫂来自古代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