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暝血奇谭

第97章 画境,画心(其九)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猫型游戏手柄 本章:第97章 画境,画心(其九)

(一)

“为‘**’,追名,逐利,直至心力交瘁。”

“那若是无欲之人呢?”

“为‘生死’,生而老,老而衰,终难逃一死。”

“那若是长生而无欲之人呢?”

“为‘孤苦’,独身一人,随时间同流,直面宇宙之广而无所依托。”

“那若是长生、无欲却有觉悟,直面孤独之人呢?”

“为‘空虚’,不知所来,不知所去,茫然四顾,心无所属。”

“那若是长生、无欲、拥有觉悟与明确的目标之人呢?”

“那便是完人了,却也不再是人了。不喜不悲,长生不死,倒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

二人对坐,红眼睛对着蓝眼睛。妹红一根胳膊上撑着下巴,下抵着膝盖,脸上挂着意味颇多的微笑。片刻的沉默过后,她开口说道:

“那您呢?您觉得您是为物欲而奔波之人,还是为孤寂而苦恼之人,亦或是那没有弱点的,神仙、完人?”

白灵看着她,清澈的蓝眸子不眨一下,少顷,他轻叹了一口气,以一种,平淡之中又透着些许忧伤的语气,缓缓地说道:

“某日,我从亘古不变的混沌之中醒来,自此独行至今,已有千余年。”

“因何而生,为何而生,为谁而生,如何生存,这一切对我而言,都是永不得解的谜团。我只是巧合一般地醒了过来,然后便要长久地活下去。”

“我以人之姿降世,却又成不了真正的人。人拥有名为‘死亡’的恩惠,来洗刷他们的罪恶与痛苦,卸去他们肩头的重担,赐予他们永恒的安宁。”

“但我没有。”

“人拥有名为‘爱’的止痛药。凡人之间没有真正的信任,却因恐惧孤独,而紧紧相拥,并在美妙的幻觉之中匆匆度过一生。他们从未战胜过自己内心的弱点,却互相麻痹了对方,而无法感受到痛。”

“但我没有。”

“人拥有名为‘成长’的乐趣。不同的人生阶段,正如春夏秋冬,开花与结果,皆有所获。”

“但我没有。”

“因此,我不是人。”

“那么,我是那超然于世外的神仙吗?我想,也不是。”

“爱恨,生死,我从未将这些东西置之度外,只是背负着永生的痛苦,在那与‘永远’同样漫长的时间之中,万里独行,上下求索。所以,我大概只是一个孤独的求道者而已——这就是您想要的答案了。”

“是吗......”

妹红收去了笑容,站了起来。

“这么说来......”

她转过身,从她背上冒出来的火之翼,点亮了这昏暗的破庙。

“咱俩也差不太多嘛!”

她在那猛然窜起的烈焰之中消失不见,连一丝烟尘都没有留下。她的话音在这空空荡荡的庙宇之内反复回响,而白灵则再一次,闭上了双眼。

(二)

“月色真好。”

夜半,风起,鬼人正邪独自坐在Casi-Joon顶层天台的边缘,两条腿悬在空中,晃来晃去。她手里拿着一瓶西洋名酒,喝得微醉。天顶上的红月,拂面而来的晚风,把她哄得跟个半仙似的,悠然自在。方才那场差点让她小命玩完的战斗,就跟没发生过一样。

“咕噜......咕噜......嗝!”

畅饮之后便是一声酒嗝,再一晃酒瓶,液体撞击瓶壁的声响并没有出现,正邪便从那冰冷的地面上爬了起来,反握着瓶颈,胳膊圆着抡了一圈,将那个空酒瓶使劲抛了出去。

五、四、三、二、一、“啪!”

玻璃瓶落在了下头的街道上,碎成了一地的渣。侧耳等了好一会儿的正邪一听见那带着好几道回声的脆响,便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

她笔直地站在这赌场大楼的最边上,甚至还有半个脚掌探在外头,无所支撑。低头一瞧,那五十五层的高度足以令人双圌腿发软,对于恐高症患者,乃至没有恐高症的常人来说,眼前的景象都只会出现在他们的下坠噩梦之中。但正邪却张开了双臂,拥抱着这美妙的夜晚,胸中豪情万丈。

“你好,幻想乡!再见,幻想乡!”

她立在这全幻想乡最高的人造物之上,带着浓浓的醉意,大声呼喊。晚风吹动了她的发丝,将那豪迈的喊声带到了远方。

赢了!

正邪确信,她已经取得了胜利。而这场胜利,也不过是她实现野心的第一步而已。

那愚蠢的“真祖”轻信了她,给了她第一桶金,让她有了放手一搏的本钱。正是通过这一搏,她赚到了继续做大的筹码。幻想乡,大妖怪,吸血鬼,真祖,一个两个的,最终都不过是她鬼人正邪向上攀登的垫脚石而已。等她将他们一个个地踩在脚下,那帮家伙便会追悔莫及,并跪在地上乞求她的仁慈——可惜,她绝不会将仁慈赐予他们。

“都得死!”正邪继续高呼道,“你们!全部!都给我!下地狱去吧!”

“哈——哈哈哈哈!”

正邪可以看见,一张宏图正在她的面前徐徐展开,金山与皇冠,伸手便能直接够到。这种感觉,这种君临天下,藐视一切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欲罢不能。

然而,即使醉了酒,high到了极点,狂得上天,正邪的五感仍不至于失灵。因此,她几乎在第一时间便意识到,胸口那股突然升起来的热度并非是澎湃的心潮在作祟,而是真正地,物理意义上地,发了烫。

不,不仅仅是发烫的程度了,那简直就是......

“我尼玛的,烧起来了!”

简直就是着火了!

从衣服底下升起来的灰白烟雾吓得正邪一哆嗦,差点没掉到楼底下去。她赶忙后退了两步,远离了天台边缘,同时麻利地脱掉了那件西装外套,往地上一甩,两脚踏灭了外套内侧的火苗,接着便如发怒的大猩猩一般猛拍胸脯,直到上头的火焰灭去。

“呼......逃过一劫......个屁!”

好不容易灭了火的正邪,在来得及庆祝之前,就已经急得直跳脚了。无视了这火焰的成因,正邪此时,只关注一件,至关重要的,甚至可以说,比她个人的安危更加重要的事。

起火的位置是西装外套的内兜,而那内兜里头,刚好有一件怕火的物品,那是她用命换来的,最有用,同时也是手头最大的筹码。

于是正邪慌慌张张地便跪到了她亲手丢在地上的那件黑西装上,小心翼翼地将它翻开,从内兜之中掏出来一根洁白的丝绸卷轴。第一眼看过去,正邪便松了一口气——卷轴还在,没被烧毁。可第二眼看过去,她便又将那颗刚刚放下的心脏给提了起来——本该是纯白一片的丝绸上,多了一点黑。

她赶紧在地上摊开了卷轴,一拉到底,整一张长如冰河的巨幅画卷,便完整地展现在她的面前。那洁白干净的丝质画卷之上,密密麻麻地,画满了各式各样的人像,其数量须以万计,数不胜数。人像每一个都不大,画工却分外精妙,乃至匪夷所思,从头到尾没有一张重样的脸,每张脸也都细致入微,连最为细微的特征都能描绘出来,就如同将真人印在了画中一样。在那画卷的最末尾处,有几个远离人群的身影,仔细一看,正是灵梦、魔理沙、爱丽丝,以及负伤昏迷、躺在地上的慧音。这几个人都紧闭着双眼、皱着眉头,抬手遮面,就像是被强光闪得睁不开眼一般。

而在这四人旁边,有一块烧焦的人形黑斑,仍徐徐冒着青烟——那便是起火之处了。

“不对劲。”

正邪一看见这块黑斑,便本能地意识到了,情况不对。

因为这块黑斑,过于完整地,甚至可以说是一分不多,一豪不差地,抹掉了一个人——藤原妹红。

而藤原妹红的能力正好就是......

“哟,天邪鬼!”

正邪循着声,回过头,刚好跟十步之外的那个满头白发的纵火少女对上了眼。

“我应该没错过什么吧?”

妹红对她挥了挥手,咧嘴一笑,露出了两排整齐的牙齿,眼里却只有“要揍人”的凶光。

“藤原妹红,你丫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东方暝血奇谭》,方便以后阅读东方暝血奇谭第97章 画境,画心(其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方暝血奇谭第97章 画境,画心(其九)并对东方暝血奇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