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唐人

第五百二十章:忠良之后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当年秦风 本章:第五百二十章:忠良之后

520.

忠良之后

陈舟听了邹平的话,也是忙不迭的点头,直说道:“嗯嗯,老哥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皆是良民,又不是敌人匪徒,不能叫投降,只能说是给太子殿下效忠了,而且太子殿下虽是年幼,但是手段却是不凡,我等尽心为殿下办事,日后说不得还能有个官身,也好光耀门楣,告慰祖宗了,岂不比做这个天天四处陪小心的京城帮派的首领来得好”。

说罢陈舟又是眼中闪着精光一脸兴奋的说道:“而且太子殿下留我二人不死,给我们一晚上时间,说是明早希望得到满意答复,那就是铁定的要我们效忠了,若是再不识抬举,一心求死,那岂不是白白浪费这大好机缘”。

越说越兴奋,陈舟虽是平庸,却不是傻子,哪里会做混事呢,没注意一旁邹平阴晴不定忐忑的脸色,直拍拍邹平说道:“邹兄弟,明天天一亮,赶紧让人通报殿下,我们积极表态,日后咱们兄弟一起尽心尽力为殿下办事,封妻荫子,哈哈,美哉美哉”。

陈舟这个年过不惑的汉子看来是想当官当疯了,也是,这年头,虽是科举起来了,但是他们寒门子弟能有几个中榜呢?而且天下大定,军功也是少了,武人难有立功机会了。

陈舟久在帮派厮混,虽是个首领,但是在京城这个砸块砖头都能砸死个侯爷的地方,碰见个衙役班头都得陪小心,可是羡慕死那些当官的了。

本来陈舟以为他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当个帮派首领,吃喝不愁有钱花就够了,见着当官的羡慕羡慕就够了,哪里能想到,今儿一晚上这么大变故,却是一下子给了他个机会,攀上了当朝太子殿下,日后搞不好还是个从龙之功,哪里由不得他不兴奋呢。

陈舟说罢高兴的拍拍邹平的肩膀,似乎也是在慨叹这邹平的好命,不过二十几的年纪,却是有如此好命,日后大把的时间享受富贵了,我这下半生只能打拼个名声,给家里那崽子留个官身了。

邹平听罢却直是苦笑,拉下陈舟拍肩的手,“是陈兄一人,我怕是无福了”。

陈舟一愣,“什么意思?邹平你想干什么?”。

邹平却是好像有难处一般,有着难言之隐,只是说道:“唯恐小弟无此好命,无法再无陈兄共事”。

“啊,这……邹兄弟你别糊涂啊,你不想投靠太子殿下?我跟你讲你可别糊涂,到时候惹怒了殿下可别迁怒了哥哥我啊,你……”。陈舟直既惊又急的说道。

邹平直笑笑,“陈兄,你可知道我出身来历?”

陈舟又是一愣,出身来历?“你说你是战乱孤儿,我却是不信的,但你又不说……等等,邹平,你莫不是……乱臣之后?”说罢陈舟那是大惊了,直挪着屁股往后移了一下,不怪他胆小,若是邹平是什么乱臣贼子的后人,是那种灭族逃出的余孽,那可牵扯不得。

邹平又是苦笑,“陈兄莫激动,应该没那么严重”。

陈舟直谨慎又是悲情的说道:“邹兄弟,看在哥哥往日也待你不薄的份上,可别害我啊。你到底是何来历?”

邹平也是无奈说道:“非是故意隐瞒,只是确有隐情,好教哥哥得知,我原名陈平,世为隋室忠良,世代官宦,家父乃是隋室忠臣,雁门守将陈孝意,誓守雁门,为隋室殉国。大唐立后我恐为新朝不容,所以才改跟母姓邹”。

说着邹平,应该是陈平了,也是昂起头颅,很是自豪,父亲陈孝意虽是在自己少时就是死了,但是记忆中一直有那道高昂的身躯,特别是懂事之后,知道自己父亲是为国捐躯,誓死守卫雁门,拒绝投降刘武周那逆贼,最后找死,是个大英雄,是个忠君报国的忠臣,尽管很多人说为隋室尽忠,是助纣为虐,但是他始终认为,他父亲食君之禄为君尽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改姓十几年,此刻第一次说出来,陈平只觉得心头格外畅快,不惜一死了,纵使明日那唐室太子不容他,要杀他,那也认了,窝窝囊囊的连祖宗姓氏都不敢认,陈平只觉得很憋屈。

听完了陈平的话,陈舟也是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直说道:“邹……噢,陈兄弟还是官宦出身啊,了不得。嗯?你父亲是为前隋尽忠的,到你头上你应该没事的吧”。

陈平也是苦笑的摇摇头,他哪里知道有没有事啊,若是没事就好。

“邹兄弟,既是咱们都是一姓,数百年前是一家,若是信得过我,我就当做没听过一般,绝不对第三人说起,兄弟继续姓邹,咱们一起为殿下效力,如何?”陈舟也是一咬牙说道。

他这也是抱着极大的风险的,若是万一陈平身份暴露了,说是什么窝藏前隋忠良余孽,那可是吃不消的。

陈平听罢之后摇摇头,直说道:“陈兄的心意小弟领了,只是家父隋室尽忠,青史留名,如今虽是改朝换代,但我若是为新朝效力还不敢认祖宗姓氏的话,呵呵,着实不当人子”。

陈舟听了也是捶胸无奈,直低头不语,半晌,抬起头来直试探的低声说道:“邹兄弟,你跟哥哥透个实话,你对如今大唐可有恨意?”

陈平听了一愣,直摇头笑笑说道:“陈兄说笑了,家父去时,其时太上皇亦为隋室忠臣,家父又非大唐所害,何来恨意?”

说罢不等陈舟搭话,又是咬牙说道:“恨只恨那逆贼刘武周,恨只恨那叛将张纶,恨只恨那突厥蛮子”。

陈舟听得一头懵,这是怎么扯的,刘武周他是听说过?那是赫赫有名的反王,那也是大唐的敌人啊,不是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吗?张纶又是谁?怎么又跟突厥扯上关系了。

“呃,邹兄弟,令尊之事到底是怎样的经过啊?怎么听起来颇有曲折?”陈舟也是好似,直问道,也是有心跟邹平分析一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世唐人》,方便以后阅读一世唐人第五百二十章:忠良之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世唐人第五百二十章:忠良之后并对一世唐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