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

第308章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天成子 本章:第308章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是啊,以法治国好还是以孝治国好?

    吕荼也扪心问自己。

    伏闻圣朝以孝治天下……

    回顾华夏历代王朝,自汉起,统治者皆标彰的是以孝治天下,甚至做官也以孝行为考核标准。

    可是光靠这种道德的约束力,行吗?

    道德只能驯化好人,约束好人,旦那人没了廉耻,道德又能拿他怎样?

    翌日炊烟袅袅升起。

    吕荼被狗吠声叫醒,他伸了个懒腰,看着旁边还在呼呼大睡的公明仪笑了笑。

    着好装,他轻轻离开屋内。

    外面的空气真的好新鲜,吕荼深吸了口气,就在这时老丈走了过来“公子,打听清楚了,那隐者申徒嘉住在东郭……”

    吕荼去往东郭拜见伯昏无人的另弟子申徒嘉的事在乡民中传开后,他们都放弃了各自的活计,吵嚷着也要跟着过去长长见识。

    吕荼看着兵车后面跟着乌压压的人群,无奈放弃乘车与他们走路而去。

    乡民们自是劝吕荼坐车说自己是粗野之人走路再多也不觉得累,更何况那隐者申徒嘉离自己家这边也不远。

    吕荼当然不会自己乘车让乡民在后面跟着,坚持要与众乡民徒步。

    乡民们见吕荼意坚,心中又感动又心疼。

    吕荼看气氛沉闷,想起老莱子说过的话“你们齐国就是压抑,你看人家郑国男女青年在街上拉手……上巳节的时候更是在……滚草地……”

    昔日的老莱子音容犹在耳在目,吕荼眼睛酸暗道不知那个老顽童现在怎么样了,是否还活着?

    “诸位乡民,你们谁会唱你们郑国的国风,给我们唱些听可好?”吕荼扭头环顾身后跟着自己的那帮乡民打趣道。

    乡民们闻言相视笑齐声高唱“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吕荼听着乡民们歌唱郑风名曲《子衿》也是忍不住气氛与他们高声合唱。

    好家伙,整个原野百人大合唱,后来走着走着田间地头路上的农人行人也加入他们的行列高唱《子衿》。

    等到东郭的时候,队伍已经快有千人了。

    歌声阵阵,引起东郭居民瞠目结舌,东郭令以为有人闹事呢,慌忙带着门客前来探查,可是见到如此大的游行队伍时,他完全吓傻了。

    众人还在高声歌唱,只是这歌唱的多是吕荼以前唱过的名曲如《三家店》《苏三起解》《侬有段情》等。

    吕荼见东郭令带着门客堵住城门,知道是误会了,他摆手示意身后众人停止歌唱,自己则上前行礼报出了家门以及所来的目的。

    东郭令听对面的青年君子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公子荼吃惊的他眼睛瞪的老大接着便是喜的蹦三尺高“今日得见公子,我我我死而无憾矣!”

    跟随吕荼前来见识的乡人们见东郭令兴奋的手足舞蹈皆是善意的哈哈大笑。

    吕荼也是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名声在郑国如此之高,他对着东郭那些围过来的人问了些好,然后扭头对着东郭令讲自己想去拜见申徒嘉。

    东郭令听到吕荼的话后二话不说引着吕荼往申徒嘉家方向走去。

    衅蚡黄边走边对着张孟谈道“孟谈我现在终于知道公子以前为何说有时候软弱也是种武器的道理了!”

    张孟谈捋着小胡子颔同意,心中却是在想昔日公子因为慈悲因为仁德留下眼泪的幕幕,那原野大哭奴隶,爹爹,他们是人和自己样是人……那街角的呐喊,没有家的人不是畜生……莒父城对着众军的咆哮,齐国的信念……孟姜女身死,跪倒在雨水里不停的磕头谢罪……

    采桑女身死,你是我爹我能拿你怎样……

    公子流过太多的眼泪,多的张孟谈数都数不清。

    有时候张孟谈在想公子是不是水做的,眼泪做的,要不然为何他眼睛中总是饱含着泪水。

    自己也曾经问过公子,公子说笑道自己只是爱这片土地爱的深沉罢了。

    可是张孟谈不相信只是吕荼所言的那样,爱这片土地爱的深沉,所以这双明亮的眼里总是含着泪水!

    当然也或许是公子经常说的那样,这世间能留下来最伟大的东西,往往都是用血泪铸成的。

    公子每滴泪都留下无数的感动,相信这就是世人爱公子的原因吧!

    这人世间最伟大的文学往往是悲情文学,我们的吕荼给世人的欢笑是物质上的,可是带来的悲情却是精神上的。

    后来左丘明曾经在他的著作《伟大的帝国》这样写到:

    世人皆以为无情的权谋是获取天下的根本,其实错了,获取天下的根本在获取民心,而获取民心的根本在于获得民心的同情与怜悯。

    我们伟大的皇帝就是用他无数次的眼泪获取了天下黎民的民心。

    大齐灭亡后那个王朝为了把前朝的余威搞臭,不停的宣扬与嘲笑,吕荼的天下是哭出来的。

    可是哭有错吗?

    仁者爱人!

    见到不公平的,见到不应该的,见到遭受苦难的……

    无奈,没有条件改变,没有能力改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就像是你看着个孩子在你面前慢慢的痛苦死去,可是你却什么都做不了,你能做什么,只能痛哭!

    眼泪冲刷的不仅是自己的污浊自己的罪孽更是对自己灵魂的痛斥和对某些人的最歇斯底里的抗议。

    你们的心是被狗吃了吗?

    张孟谈神情有些恍惚,小童公明仪似乎现了他的不对扯了扯他的衣袖。

    张孟谈抹掉眼中的泛酸对着公明仪道“仪弟,这些钱财你拿着,让些乡民跟着你去买些食物,我想公子和申徒嘉先生接下来生的事定会持续到天色很晚……”

    公明仪点了点头,怀抱着钱财叫了几位有些力气的乡民跟着他走了。

    申徒嘉正在棵巨大的桑树下端坐,他突然看到家门外来了大群人,哈哈大笑道“今日早晨喜鹊落在我的头顶休息,我知道那是天意告诉我,今日会有贵客临门,可是不曾想却是那笑骂晏婴,论战孔丘,列御寇,老莱子,公孙侨,季扎,蟾,弈秋,颜阖,蘧伯玉……的公子荼到了”

    “野泽无用之人申徒嘉拜见公子”申徒嘉单腿站了起来,就像是只独脚鸡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孺子春秋》,方便以后阅读孺子春秋第308章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孺子春秋第308章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并对孺子春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