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

第111章 血雨飘溅卢蒲嫳(上)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天成子 本章:第111章 血雨飘溅卢蒲嫳(上)

    贾家此刻完全成了“大人物”手里的玩弄的皮球,他是两边受气,难为的他都要爆炸开来。按实力来讲,他应该听从东郭家的命令,可按礼法来看,士人们斗架,若自己这卑微的贾人参加进去,那无论谁输谁赢,自己都是输家。

    武士若是有礼杀农工商,不为罪,这是国人们的共识!

    东郭书看了一眼卢蒲嫳道“卢蒲嫳,本君子告诉你,只要有我东门家在一天,你那个叛贼兄长就别想回到齐国”。说罢他手中运转的太极珠被握压的咯吱一声。

    卢蒲嫳闻言噌的一声站了起来“东郭书,我再说一遍杀死你姐姐东郭姜的是王何不是我兄长!他…已经在外流浪了十年,这难道还不足够吗?”

    “哈哈,足够?不足够,永远的不足够!当年若没有你兄长的推荐,那被流放的王何如何回齐做的家臣;若不是你兄长,他王何又如何掌控兵权?若不是你兄长隐瞒我姐死去的信息,我姐如何在那肮脏的粪池内连尸骨都化成了被世人嘲笑的缢女?卢蒲嫳,这一切都是你兄长的错,你兄长的错!”东郭书越说越激动,最后把手中的太极珠狠狠砸在了卢蒲嫳的身上。

    “孟谈,什么是缢女?”吕荼听的有些冒蒙,这里面的信息量太大了,而且和那贾家说的还有些不一样!尤其是听到东郭书言东郭姜尸骨化成缢女,眉毛粥成一团。

    张孟谈正欲回答,东门无泽抢言道“公子,你这都不知道?缢女就是指yin虫!”

    张孟谈听到东门无泽如此大声,吓的急忙堵住了他的嘴“无泽,小点声,现在不是平常!”

    还好那边卢蒲嫳和东郭书吵成一团,没有听到这边的事来。

    yin虫?吕荼大吃一惊,这?接着似乎明白了,这yin虫其实应该是尸虫或者是蛆,但由于东郭姜因一人的美色毁掉了三家一君,世人才把她死后化为的虫子称呼******这边窃窃私语,那边东郭书差点要和卢蒲嫳要单挑动武起来。

    卢蒲嫳整日里奔走,眼见着救兄无望,只能饮酒度日,身体早已经被掏空。东郭书根本没有动手,只身旁的那家奴便一脚把他踹趴下了。

    “东郭书,你欺人太甚?”卢蒲嫳举起板凳向东郭书砸来。

    张孟谈大惊正欲言援助,吕荼却用手势制止住了他“不急,不急,再往下看看…”

    东郭书鄙视着他,动都没动,在那板凳飞来之前,一名东郭家武士上前,一拳把板凳给打飞了。

    接着一群家奴一块起上,乱拳乱脚,打的卢蒲嫳在地上疼的直打滚,可是他却咬着牙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呵呵,卢蒲嫳,你知道本君子最欣赏你哪点吗?”东郭书piapia的打着被家奴压制住的卢蒲嫳脸道。

    卢蒲嫳没有言语狠狠瞪着东郭书。

    东郭哈笑道“一颗铜豌豆,它砸不烂,锤不扁,本君子就喜欢你这一点!可是这点也让人特别讨厌,它…膈应人!”

    “本君子之所以让你活着,就是让你亲眼看到你和你的兄长天涯两边,就是看着你这颗铜豌豆能不能在这种兄弟之情下被煎熬的煮烂,哈哈…”

    “卢蒲嫳你给本君子听着,你和你兄长永远不可能见面,只要我东郭书活着一天,就不可能!我姐姐的仇,岂能是十年的流离之苦能偿还的?我要看着你们卢蒲家活的像在油锅里一样!卢蒲嫳,你踏马的,听到没?”东郭书说到最后,提着卢蒲嫳的衣领,眼睛都血红起来。

    “走”东郭书吐了口吐沫在卢蒲嫳身上,然后转身离开了。

    卢蒲嫳躺在地上,像只死狗一样,蜷缩着,蜷缩着,似乎想蜷缩成一个原点。

    “哈哈…”突然卢蒲嫳突然膨胀惨笑起来。

    他散发披肩,用手不停的扇自己耳光“铜豌豆,铜豌豆,铜豌豆…哈哈…铜豌豆…”

    张孟谈实在忍不住了,上前一下制止了卢蒲嫳的自残“卢蒲君子,你不应该这样活着!”

    “活着?”卢蒲嫳双眼无神的看着张孟谈“活着,没有兄长在身边,我从来没有活着,我只是一个躯壳而已。”

    张孟谈闻言一顿,瘫坐在了卢蒲嫳身边,这是一个可以为了兄长去死的男人啊!

    吕荼皱了皱眉走到卢蒲嫳身前,二话不说,一耳巴子打下去,pia!在食铺里成了绝响,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吕荼拽起卢蒲嫳的衣领“你听着,你是卢蒲嫳,不是卢蒲葵!你有自己的生活,你的生活全部不是你的兄长!难道有一天你的兄长死了,你也要去陪葬吗?”

    “一个人活着不应该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更不应该是为了一个人而活着,他有天下人去爱,去守护!若你是个还有觉悟还有良知的人,你就应该站起来,拿起你的武士之剑,去做一个男人,去做一个属于武士应该做的事!”

    “孟谈咱们走,一个人要想死,没有人能把他救过来!因为他的灵魂已经死了!”吕荼一脚把卢蒲嫳踹倒,拉起张孟谈往外走去。

    东门无泽第一次见公子荼发这样的火气,他身体不由打了摆子,从怀里掏出一些大齐通宝放在桌上,然后来到还在发傻的卢蒲嫳身边小声道“若你想救的你的兄长,明日…”说罢,举步离开。

    食铺里的人呆傻了许久,才醒转过来,今日他们的灵魂在热血之祸下煮的澎湃,一个人不应该这样活着!对,我不应该这样活着!

    夜晚的风有些凉,吕荼拿起那埙坐依靠在梨树边,迎着月光吹起了他的曲子…

    齐景公在门庭内远远看着自己这个幼子,已经到自己胸口高度的幼子,心中不知为什么眼泪扑打扑打的总往下掉,是因为那埙的曲调,还是因为那伤感的往事?

    他从张孟谈口中得知了今日白天发生的事,他想起了那昔日的大姐姐东郭姜,想起了他只能在布帏后偷偷看着她扭动着跳舞,她的一颦一笑就在眼前,真的,真的,就在眼前,仿佛用手现在还可以触摸到;想起了刀光剑影,想起了美人化成了乱拱的群虫,想到了自己被推上了君位…

    “儿啊!一位父亲活着,他的意义不是为了自己的快乐而活着,而是为了他的子嗣而活着!子嗣的快乐就是他的快乐,子嗣的幸福就是他的幸福!他可以被折磨成沧桑,他可以笑着去吞刀子,但看到子嗣的欢乐,他就算会含着眼泪但也会欣慰的笑着…”

    “儿啊!一个人多愁善感没有错,因为他是个人。是人,他就应该干净!可是你更是将来的君,你如今这般,爹爹心里就像扎满刺的荆棘抽打爹爹心,儿啊,你可知有多痛?”

    “你放心,这些痛,爹爹帮你承担;这些刺,爹爹帮你清理掉!”齐景公想到此处,一拳击打在亭柱上。

    吕荼的埙乐继续从那拳头大的乐器里悠长悠长的漫出,飘着,飘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孺子春秋》,方便以后阅读孺子春秋第111章 血雨飘溅卢蒲嫳(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孺子春秋第111章 血雨飘溅卢蒲嫳(上)并对孺子春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