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春秋

第039章 叔梁纥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天成子 本章:第039章 叔梁纥

    吕荼看着齐景公巍峨的背影却是笑的小虎牙漏了出来,看来齐景公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了!现在的地方大夫管理体制根本就有很大的问题,大夫既是一地的行政最高长官又是军事最高长官,甚至就是当地的大族,你说若没有礼制与忠心,他和地方军阀有什么区别呢?所以吕荼乘着齐军皆连两次大胜,齐景公威望最高的时候旁敲侧击,就是为了分权,分地方大权,收归中央。

    齐景公想做就做秘密召见了他头号心腹晏婴,晏婴听罢齐景公的想法后,眉头直跳,这要是搞起来这动静便大了,说不好齐国再次生出内乱。他劝解了几次见自家君上不听便道此事急不来,可待田穰苴班师回朝后,控制各部军权,然后才可实行。

    见晏婴同意了,君臣二人又嘀嘀咕咕了半天,商量事情的巨细来。吕荼则是去了孔丘的府上,想要提前给他偷漏个口风,看看他的意见,因为他知道孔丘是铁杆的中央君主专治派,历史上他毁名堕三都便是力证。

    吕荼在国老府外面就听到韵律节奏的读书声,恶,萌萌的,应该不是书而是唱歌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孔丘丘,你思春了吗?”吕荼迈着小脚还未踏进国老府的门槛,那骄横黏黏的声音倒是先传了出来。

    孔丘闻言差点把书简哆嗦掉在地上。众弟子倒是似乎都习惯了吕荼的骄横,他们看了一眼仲由,仲由有些尴尬,他也是孔丘的弟子,如今自己的小主居然这样称呼自己的夫子,的确有些说不过去,虽然他知道吕荼对夫子并无不尊之意,反而有一种说不明道不白的亲切感。

    “公子”众人皆过来行礼,孔丘亦然。

    “孔丘丘,荼荼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吕荼往孔丘怀里钻,想要攀在他的身上,最终骑在他的头上。孔丘似乎看穿了吕荼的用意,故意的左闪右躲,找词推脱,“公子请说”。

    吕荼见状撇了撇嘴,这孔丘不是傻子,真不是傻子,我刚想做什么,他一看就知道了,“孔丘丘,你见过大白鹅吗?”

    大白鹅?萌萌的,这问题倒是难住了孔丘,他家养过鸡却从没养过鹅,他们鲁国也很少有人养鹅的,天鹅倒是见过,哦不,那不是天鹅,准确的说应该叫鹤,“公子,丘没有见过大白鹅,倒是听闻过鹤”。

    “鹤?”

    “是的,鹤!在一百年前左右卫国有位国君叫卫懿公,他十分喜爱鹤,他为此让国人为其收集鹤,一时间朝廷站满了鹤。卫懿公根据鹤的肥美彪壮分成三个等级,最高的等级封其为大夫,鹤出行乘坐的是驷马之车,鹤毁坏了国人的粮食,国人敢怒不敢言。不幸有一天北方的戎狄南下入侵了卫国,卫懿公昭令国人抗争,但国人都说既然国君能封鹤为大夫,为上卿,为何不让你的鹤为你打仗呢?后来卫国被戎狄侵占,卫懿公不得好死。”孔丘时刻不忘他作为夫子的本分。

    众弟子闻言皆是一礼,很是受教的样子。吕荼白了一眼孔丘,他明白孔丘的意思是想借机告诉他不可玩物丧志。“孔丘丘你说的什么呀?荼荼不明白,荼荼问的是陈乞大夫家的鹅,那种大白鹅,不是鹤,也不是大雁!”

    孔丘闻言满脸的黑线,看着吕荼的小萝卜头和漏裆裤里时不时漏出的小屁股好想上前狠狠打他一顿,孺子不可教也,孺子不可教也!

    看到孔丘不说话,吕荼道“孔丘丘,前些日子荼荼去陈乞大夫家,看到一只大白鹅后面领着好多的小黄绒绒的鹅,可爱极了,荼荼问陈乞大夫那小黄绒绒的小鹅是从哪里来的?陈乞大夫告诉荼荼说,那小黄鹅是大白鹅的孩子,那荼荼就想小黄鹅是大白鹅的孩子,荼荼是爹爹的孩子,那孔丘丘你的孩子在哪呢?”

    孔丘闻言一滞,思绪飘到了遥远的鲁国,飘到孔鲤降生时那破陋的屋子内,亓官氏额头的汗,痛苦的大喊,哇的一声,一个小生命降临,还有那君上送的一尾鲤鱼…想着想着孔丘泪如雨下,不知道鲤儿现在怎么样了,他有没有给自己生下孙儿?

    弟子们见夫子泪沾青衣,无不动容。孔丘哽咽道,“公子,不错孔丘是思春了,不过这春是君子执着追求的礼,是我那远方的妻儿”。

    “孔丘丘你有妻儿啊,你的孩子一定很幸福吧,他有爹爹又有娘亲?可荼荼自生下起就是有娘生没娘养的孩子,荼荼从没有见过娘亲,荼荼问爹爹娘亲模样时,爹爹总是以泪洗面…荼荼真的好想娘亲啊!”吕荼说完眼睛的泪水汪汪的外冒。

    孔丘强忍住泪水蹲下把吕荼抱在怀里道,“公子不哭,没有娘亲疼爱,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可没有爹爹疼那更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孔丘的孩子叫孔鲤,他的年龄和孙武将军差不多,可这些年来我一直漂泊在外,从没有关心过他们母子,孔丘觉得自己…自己真是该打啊!”说罢泪水再也忍不住哗哗直流,他不知为什么也想到了自己的小时候,那时候自己又何尝不是和眼前的公子荼命运相像呢?

    他从没有见过父亲,是母亲寒苦伶仃的把自己养大,每当他看着自己的玩友在天黑的时候有他们各自的父亲接他们回家,自己却是一个人,迎着秋风萧瑟,夜色里他学会了思考,只有思考能赶走对父亲的思念,父亲您为何早早离丘而去?

    说不清多少夜里,他总是半夜哭醒。但看着母亲仍在熹微的油灯下纺纱,一只鱼,母亲总是说她爱吃鱼头,可鱼头真的好吃吗?他偷偷尝过又吐了出来。

    他甚至恨他的父亲,可母亲却想要他做他父亲甚至超越先祖一样伟大的人,他不明白母亲这样做,值吗?他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做了吹鼓手,每当有丧喜的时候,他都能分些腊肉,可母亲知道后却狠狠的打了他,那是母亲第一次打他,母亲说你是叔梁纥的儿子,叔梁纥的儿子怎么能做吹鼓手?家里的事你不用操心,母亲能忙活过来,你专心求学便好。

    后来他遇到了那个让他爱恨交加的舅舅,舅舅把他引荐给太史大夫做弟子,从此走上了学礼的道路,可是母亲却也因此活活的累死了,从此他成了一位孤独人,为了赶走孤独,他每天端坐着,思考,思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孺子春秋》,方便以后阅读孺子春秋第039章 叔梁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孺子春秋第039章 叔梁纥并对孺子春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