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狂徒

第六百零四章屁股上的胎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圣大鹏 本章:第六百零四章屁股上的胎记

屁股上的胎记,这绝对是张秋月最大的秘密,这个世界上知道这点的,张秋月估计也就她和她的父母,就算是她的那位哥哥,都不知道这个秘密。八≥一中文≧W≦W≦W﹤.≦8<1≤Z≦W≤.COM

可是现在,这个秘密却被林翰一口说破。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盯着林翰,张秋月神色凝重道。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有一百年,我们两个会成为道侣。”盯着张秋月,林翰咧嘴道。

重生的事情,绝对算是林翰心底最深处的秘密。若是换成其他人,林翰可能根本不会透漏这个秘密,但是对张秋月,林翰却不介意将此事告诉她。

林翰的话让张秋月越的狐疑,不过林翰却根本没有再继续为她解释什么,随手打出一团灵气,张秋月便立刻被林翰控制在手中。

抱住张秋月诱人的身躯,林翰缓缓将她的外衣脱去,然后取出了一颗火红色的丹药。

张秋月虽然神色凝重,一直死死盯着林翰,可是最终却也没有反对什么。

就在林翰为张秋月治伤的时候,张秋月的洞府外,一个满头白,可是脸蛋却看上去极为年轻的女修,从洞府外直接冲了进来。

“小环,秋月呢?”进入张秋月洞府内,这个白女子便神色冰冷道。

一直伺候在边上的小环,看到这个白女子,顿时被吓了一跳,再也不敢耽搁什么,立刻带着白女子,将其带到了张秋月闭关的地方。

而此刻这间密室外,云清随意的站在这里,仍然在为林翰护法。

看到有陌生人在此地,白女子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惊愕。而且,等她扫视了一下云清的修为之后,白女子的神色顿时越愕然。

“竟然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这样的大修士,怎么会来到秋月的洞府内。”神色狐疑的扫视了云清几眼,白女子才缓步走了上去,客客气气道:“这位道友,我乃是火灵宫孤风散人,不知道友是?”

“我叫云清。”云清语气淡然道。

既然已经脱离了黑风谷,那云清自然便不会再以黑风谷弟子自称。此刻这个白女子孤风上人,听到了云清的名字之后,简直忍不住浑身一颤。

她虽然不认识云清,可是云清这个叛出黑风谷的元婴后期修士的大名,她却听说过。

所以此刻听到云清的名字,孤风散人才会如此错愕。

传说中云清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角色,而黑风谷也算是偏向魔门的修仙宗门,此刻这样一位魔修大修士竟然悄无声息的来到此地,这让孤风散人心中顿时忍不住开始狐疑起来。

此刻可正是鬼灵宗和火灵宫两大势力决斗的时刻,这种情况下火灵宫宗门内出现一位魔修大修士,绝对不算是什么小事。

“不知道友何故来我火灵宫,而且还位于小徒的洞府呢?”孤风散人皱着眉头,仔细询问道。

云清眉目间露出几分不耐烦神色道:“没什么,只是陪着人一起来的而已。”

“陪着人来的?”孤风散人神色一动,心中却越惊愕起来。

能够让一名元婴后期修士如此谨慎对待,甚至亲自陪着对方跑到火灵宫宗门所在的,会是何等的大人物。

“师祖,之前和这位前辈一起来的,是一位姓林的前辈。”小环在一旁低声道。

孤风散人是张秋月的师傅,张秋月是小环的主子,小环一直是跟着张秋月修行的,因此她口中便一直称呼孤风散人为师祖。

“姓林的前辈?”

孤风散人脑海中急的盘算,可是却始终想不出有那个大修士姓林。

思索了片刻,孤风散人便将这些念头全都抛到了一边,这次她来这里可是为了自己徒儿的伤势,此刻云清出现的事情固然焦急,但是自己徒儿的事情却也缓不得。

所以,随口和云清客气了几句,命令小环好好招待云清之后,孤风散人便朝着眼前的密室走去。

不过,尚未等她走到眼前的密室跟前,云清便突然伸手道:“这位道友且慢,如今我那位朋友正在密室内,并且叮嘱我要为他护法,所以在他出现之前,还请你不要靠近这间密室。”

“你说什么?”孤风散人连声顿时露出了几分恼怒神色。

这里可是她徒儿的洞府,以往她来这里的时候,甚至可以不经通报,直接进入。但是现在,进入自己徒儿洞府竟然也有人拦截。

神念一扫,孤风散人神色顿时越阴沉,因为此刻张秋月的洞府内,赫然已经被人布置下了隔绝神念的强悍阵法,即便是以她的修为,也无法突破这样的阵法。

扫视了四周一眼,孤风散人神色恼怒看向云清道:“道友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只要是我那位好友的叮嘱,我都要完成。”云清面无表情道。

“好!好!好!你们这些魔道修士,竟然跑到我们火灵宫来放肆,而且还拿我徒儿要挟我,云道友,你若是再不离开此地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孤风散人此刻彻底恼火了。

虽然知道自己不是云清的对手,可是此刻这里毕竟是火灵宫内部,这点让孤风散人的信心大增,敢于和云清这样的元婴后期大修士叫板。

云清皱了皱眉头,他其实并不想在这里和孤风散人动手。不过,若是孤风散人真的想要闯进去的话,那他只能施展雷霆手段,先将云清降服再说,免得她将火灵宫的高手全都吸引过来。

此刻云清背后的密室内,林翰神色凝重,全身的精力都集中在了张秋月身上。

张秋月此刻身上仅穿着单衣,凌空悬浮,身上香汗淋淋,将贴身小衣都给湿透,这样的湿衣贴在身上,将张秋月的玲珑身段完全显示了出来。

若是其他男人看到这一幕,恐怕立刻会忍不住口干舌燥,但是林翰却神色凝重,似乎根本没有看到眼前的绝色一般。

张秋月之前还一直悄悄打量林翰,若是林翰稍有动作,她立刻就会拼尽全力反抗,哪怕是拼掉自己性命,也要保全自己的清白。

可是此刻看着林翰全神贯注的给自己治伤,张秋月顿时便有些困惑了。

从林翰的眼神中,她看到的的确是那种宠溺般的眼神,而并非是那种近乎赤果的火热,如此的神色,自然让张秋月越的迷惑。

此刻她的脑海中再次冒出了林翰之前所说的那些话。

“再过一百年,我们两个会成为道侣!”

若是换成其他时候张秋月听到这话,肯定会以为林翰在耍无赖,但是现在不一样,林翰先是说出了她身上的胎记,随即又流漏出此刻这种神情。

其实在第一次见到林翰的时候,张秋月便觉的面对林翰的时候有种古怪的感觉,此刻这种感觉更是明显。

不过,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了许多东西之后,张秋月便立刻摒弃了这些心思,收敛心神,凝神开始调息起来。

此刻她的身体火热,那股炙热的感觉,已经取代了最近几天一直萦绕着她的虚弱感觉。

将九阳丹的火热药力打入张秋月体内之后,林翰才缓缓睁开眼睛。

看了一眼面前这具他已经熟悉无比的美妙身躯,林翰脸上才露出了几分笑意。

这笑意可不仅仅是因为张秋月,也有一部分是因为此刻外面生的事情,此刻外面的孤风散人和云清两人已经彻底闹僵,但是孤风散人运气显然不太好,遇到了云清这名黑风谷的元婴后期修士,几乎连呼唤援兵的时间都没有,便被云清悄无声息的制服。

此刻孤风散人瞪大了眼睛,就站在密室门外狠狠的瞪着云清。

每当神识扫视到孤风散人的模样的时候,林翰便忍不住觉的好笑。上一世的时候,他可没少被孤风散人给为难,没想到这一世还没有见面,孤风散人便被云清整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其实此刻林翰已经可以出声阻止云清和孤风散人,但是他却故意没有出手。反正云清就算是出手,也不会狠下辣手,只是让孤风散人吃点苦头而已。

差不多有足足一炷香的功夫之后,张秋月的身躯才缓缓落下,眼睛睁开,张秋月的脸上立刻冒出了几分羞涩,身影一闪,她表消失在林翰面前。

林翰对此也并不为意,稍微等待了片刻之后,穿好衣服的张秋月,才再次出现在林翰面前。

“林前辈,你刚才所说的百年后,我们会成为道侣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意思?”神色凝重,张秋月再次询问道:“莫非前辈懂得什么易理卦术,所以才知道我身上……还有百年后的事情。”

“这个还是以后再说,现在若是我们再不出去的话,恐怕你们火灵宫今天就要被人大闹一场了。”林翰摇了摇头道。

张秋月神色愕然之下,神念一扫,脸色顿时大变,急匆匆的冲出了眼前的密室。

林翰自然也跟着张秋月一起走出,此刻这间密室外,云清和孤风散人仍然对视而立,不过在张秋月的洞府内,已经有几个冰冷的神识,不断的扫视。

“孤风师妹,你没事吧。”

“大胆狂徒,竟然敢来我火灵宫闹事,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师兄,别说废话了,咱们立刻出手,拿下这个狂徒再说。”

“咦,林道友竟然也在此地。”

……

几道冰冷的神念不断的交流着,似乎是为了震慑云清,这些神念互相交流的声音,竟然清楚的传递到了这座洞府内的每个人耳中。

“师傅。”张秋月冲密室内冲出,立刻便扑到了孤风散人身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世狂徒》,方便以后阅读绝世狂徒第六百零四章屁股上的胎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世狂徒第六百零四章屁股上的胎记并对绝世狂徒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