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狂徒

第一百零九章 黑无常被罚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风圣大鹏 本章:第一百零九章 黑无常被罚

        黑无常根本不管不顾,他已经被林翰打出了真火,现在就是天王老子在他面前,他也要找林翰报仇。

        伸出手,就想推开拦在他身前的青枭真人。

        青枭真人不由露出愠怒的表情,大手一伸,抓住黑无常的手臂,怒道:“好胆,居然也敢跟本长老动手?”

        庞大的威压犹如潮水一般袭入黑无常的身上。

        顿时,黑无常打了一个激灵,大脑中的理智恢复了。他望着愠怒的青枭真人,原本黑色的脸,更加的黑了。

        扑通一声,黑无常就跪在了地上,惶恐的说道:“弟子黑无常,见过青枭长老!”

        青枭真人见此,脸色才有些舒缓,并未让跪在地上的黑无常起身,而是凝重的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黑无常一听,眼泪差点没留下来。今天真的是太倒霉了,太大意了,居然让一个练气期的修士将自己这个筑基中期的高手给打了。

        而且还当着青枭真人与白鹤长老的面,这以后真的没脸见人了。

        当下,声泪俱下的黑无常就描述起来。

        言辞激烈,将林翰一行人描绘成了不停管教,不尊长幼,违反门规,殴打执法弟子的恶人形象。

        青枭真人奇怪的看向黑无常道:“你一个筑基中期的修士,贾明为何能当着你的面杀掉这么多的执法弟子?那你当时在干什么?而且,贾明方才同样受了我和白鹤师兄一击,与你受伤的程度一样。为何你能让他骑着你身上殴打?小黑,你莫要在我们两个老家伙面前演戏才是。”

        青枭真人和白鹤长老见林翰扑倒黑无常身上,之所以一开始没插手,主要是他们惊异黑无常一个筑基中期的修士居然被人骑着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以为黑无常故意在博取同情,才没出手管制。

        林翰的肉身强大,外表上是看不出来的。

        黑无常哑口无言,修士的肉身,修为越高,同样肉身就会被改造的越厉害。

        相较于林翰,他的肉身应该比林翰这个练气大圆满的修士要厉害。

        同样遭受到重创,同样不能短时间内使用真气和真元,为什么自己还让他给揍了?

        “冤枉啊长老,黑无常大师兄简直是在胡说八道!”林翰被架在悬浮在半空中,一动不能动。但他的嘴巴还可以讲话,当下愤怒喊叫起来,“黑无常大师兄不分黑白,将我的弟弟妹妹四人抓来,非说我在血色秘境中得到了宝物,想要以他们做要挟,逼我交出宝物。此等龌蹉小人,根本不配做长生仙宗的大师兄,还请两位长老还我等一个公道。难道我们练气期的弟子就该被欺负?难道我们练气期的弟子就该被剥削?难道我们练气期的弟子就该不能反抗?”

        黑无常脸色一变,立刻反驳道:“你放屁,你一个小小练气修士,我怎会打你主意?贾明,莫要在长老面前胡说,小心后果。”

        “哈哈哈!”林翰仰天大笑,不屑的朝着黑无常这边吐了一口吐沫,冷声道:“若非长老们出手,此刻我已经是你手下亡魂了。你太卑鄙,为了想要从我这里榨取宝物,不惜杀掉十几个执法弟子栽赃陷害到我的头上,借此可以冠冕堂皇,光明正大的威胁我。还想杀掉我弟弟妹妹们,他们只是一群无辜的孩子,可你却下得了这个手,你简直就是没有人性的恶魔。修仙到了你这个份上,我若是你的先人,必定以你为耻。”

        黑无常气的嘴唇子直哆嗦,他的另一只手抬起来,就想打出一道真元,将林翰这混蛋的嘴封上。

        却在黑无常刚抬手,林翰眼睛看到了,他紧接着怒声吼道:“两位青天长老们,看一看吧,此獠何等的嚣张跋扈。被我说破了事实,现在就想杀人灭口了。我只是个练气期的小修士,何德何能是筑基中期的对手,可他却假装被我任意殴打了一顿,就在想要蒙骗长老们。此等心性恶毒,欺上瞒下,忘恩负义,自私自利之辈,若容他再存活下去。今日他敢打我的主意,他日成长起来,未必不敢打长老们的主意啊。”

        青枭真人与白鹤镇人的脸色不变,可心中对黑无常却没有什么好感。

        青枭真人一直跟着林翰,自然知道他这几天没有惹事,他的弟弟妹妹们更加不会惹事。

        先入为主的,黑无常把人搞到刑罚堂,青枭真人就已经明白是黑无常的错。

        当然,这种事时常发生,青枭真人平时懒得去管。

        可现在不一样了,林翰是阵法师,若情况如同他们猜测那样,那么林翰绝对不能出现半点问题。

        白鹤真人与青枭真人简短的交流了一下,他们来此可不是给林翰主持公道的,更不想听两人吵闹下去。

        为了快点结束眼前这一幕,白鹤长老直接对黑无常道:“去思过崖,自己出来。”

        “大长老……”黑无常脸色剧变,思过崖那可是长生仙宗放逐弟子的禁地,里面危险重重,进去想要再出来,非得被扒层皮不可。

        白鹤长老温声道:“你想说什么?”

        黑无常登时瞪圆了眼珠子,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恨恨的望了林翰一眼,转身即走。

        他已经趁着空隙平息了体内的真元,浓密的黑雾将他笼罩全身,遮挡了脸上的青肿与血污,驾起遁术朝着思过崖的方向而去。

        “倒下吧!”

        白鹤长老一抬手,只见星光闪闪,落入到了还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张文龙,林晓璐,陆涛三人身上,三人顿时感觉一阵困倦,扑通倒在了地上昏睡过去。

        吱。

        刑罚堂大殿的门被一股无形的风催动着关上了。

        整个大殿顿时陷入了昏暗之中。

        地上的血腥味儿越来越浓,白鹤长老皱了皱眉头,屈指在空中连续弹了几下,一团团火光冒出,瞬间扑到了那些死者的身上。

        只不过是几个呼吸间,地面上的尸体都已经烧成了灰烬,而那些血污更是被烧的一干二净。

        此刻的刑罚大殿中又显得有些空荡,尸体不见了,血迹不见了,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林翰不想杀人,但他杀的这十几个执法弟子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他若不杀他们,只要给他们机会,他就会被他们所杀。

        故此,对于这种毁尸灭迹的手段,他在喜欢不过了。

        同时心中也暗自警醒,在结丹期的长老手中,十几个执法弟子就如同灰尘一样被轻易的抹掉。

        那自然的动作和无情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异样,显然根本不把这些人当成人看。

        林翰心中一抖,他可不相信两个长生仙宗最有名的长老会这么巧合的来刑罚堂,而且还赶走了黑无常,让自己的师弟师妹陷入沉睡。

        他们是冲着自己而来的。

        林翰的心情顿时有些紧张,面对黑无常,他还可以以魂飞魄散的代价让对方也死掉,可是面对两个结丹期的长老,他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啸月真人的传承被你继承了?”青枭真人察觉到林翰的紧张,微微一笑道:“方才此间布置的阵法是你所为?”

        林翰的大脑迅速的运转起来,他沉吟了一番,方才开口道:“两位长老就想让弟子悬在半空中讲话吗?”

        “嗖!”

        林翰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任意的操控,直接安排到了刑罚堂殿阶上头的堂主座位上。

        “讲!”白鹤真人仅有一个字,却给了林翰万重大山般的压力。

        林翰心思电转,他相信秘境精灵的事情应该没有被发现,不然他就不会得到这样的待遇了,而是直接被强行剥开肉身。

        “弟子不敢隐瞒两位长老!”林翰郑重其事的道:“啸月真人乃是一代阵法大师,他的传承,我怎能继承?不过有幸亲眼见到啸月真人的意念投影,倒也学会了一点阵法上的皮毛本领。适才的确是我布置了一个叠加低级阵法,却在长老们的手下不堪一击,十分惭愧。”

        秘境精灵的事打死都不能说,一旦被这两个老家伙知道了秘境精灵的存在,把它炼化了。那么血誓应验,林翰自己就跟着一起死。

        青枭真人与白鹤长老一开始不出现,而是饶了好大一圈子,让人去开启啸月真人的秘境。就是做出一副这是偶然被一群练气期和筑基期修士打开的,这样不会引起秘境精灵的警惕,估摸着秘境精灵想要重生,就肯定会随着这批进入秘境的人出来。

        摄魂铃对于魂力的感应最是敏锐,哪怕是躲到储物袋内,它都能感应的到。

        有了这件宝物,两人也不担心万一出来的人数多,会找不到秘境精灵。

        为此,两人还做了万全准备,悄无声息的在几个练气期弟子身上洒了引魂木的沫,勾引秘境精灵。

        可是到头来,却扑了一场空,这叫两人十分的不甘心。

        白鹤长老的庞大神念探出,无形中就像是有无数只触角扎入到了林翰的身体中,半响,他也没有感应到任何异物的气息。

        其实林翰并不清楚,早在他从血色秘境中出来时就已经被两人无声无息的用神念探查过身体了。

        这一次,白鹤长老不过是不死心再试一次,结果却是一样的。

        “难道它真的没有出现?”两人坚定的认为秘境精灵一定不会放过这次开启秘境的机会,肯定会选择出来,林翰是首当其冲最值得怀疑的人。

        白鹤真人皱了皱眉头,想要侵入林翰的识海强行探一探他的记忆。

        搜魂术只有元婴期的修士才能施展,结丹期若要使用,有百分之九十的失败率,而且看到的记忆也不是完整的。

        而且对施法者与被施法者有很大的伤害,被施法者的灵魂将会遭受到重创,轻则痴呆,重则直接死亡。

        施法者将会损耗一定的灵魂之力,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若林翰只是一般的练气弟子,白鹤真人也想拼一把试试结果,可这小子居然懂得阵法,是个阵法师。

        这就让白鹤真人有一种吃到鸡肋的感觉。

        “师兄,稍安勿躁,切莫打草惊蛇。”青枭真人看出了白鹤真人的纠结,暗中传音道:“既然已经证实此人是一名阵法师,不妨先让他去维修长生仙宗的护山大阵。你我轮番盯着他,若秘境精灵真的在他身上,肯定会露出破绽的。”

        白鹤真人知道阵法师的珍贵,便暗中回应道:“我自知晓,不过其余五人的嫌疑也存在,不可轻易放过。想个办法,让他们六人待在一起,这样盯着比较方便。”

        “这很简单,我去将五人找来,让他们跟随贾明学习阵法,一同修复护山大阵。”青枭真人轻声道:“其他筑基期的弟子貌似也打这几人的主意,不过他们并不是为了秘境精灵。而是猜测这六人身上私藏了东西,这会对我们计划有些阻碍,还请师兄出手才行。”

        白鹤真人同意青枭真人的想法,暗中答应下来,表面上,他则是冲着林翰温和的开口道:“既然你懂得阵法,那就是我长生仙宗的唯一阵法师,发血誓吧!”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世狂徒》,方便以后阅读绝世狂徒第一百零九章 黑无常被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世狂徒第一百零九章 黑无常被罚并对绝世狂徒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