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闲人

第395章:纤纤素手送无常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大篷车 本章:第395章:纤纤素手送无常

    此时的佳人显然经过了精心的打扮,粉颊丹唇,横波流艳;皓腕如玉,纤手茹素,轻扶着鬓边鸦发,愈发显得黑白分明,犹如两块墨玉和羊脂玉;

    没穿袄裙,却是身着一袭白袍,光滑如水,将那曼妙的形态勾勒的动人心魄,宛如一朵盛开的白莲花。m. 乐文移动网

    白袍长及足踝,一对儿欺霜赛雪的玉足影影绰绰,偏又那一抹儿白腻,竟似是比那白色长袍还要更白皙三分,隐隐约约间让人不由的怦然心动。

    “讷言今日怎的,竟如一只呆头鹅,莫不是不认得奴家了?”见苏默一言不发的只管愣怔,妙芸眼波儿流转,娇靥如花的笑道。

    苏默抬手摸了摸鼻子,将心中那一丝儿旖念收敛,摇摇头苦笑道:“芸娘,做人要厚道啊。你美成这样没天理,可让其他女子还怎么活?”一边说着,一边抬脚爬上了车,却在案几对面坐了,并无半分亲近之意。

    妙芸脸颊微微一红,目光中却露出幽怨之意,伸出玉手,提壶给两个小盏斟满,幽幽的道:“纵然再美,却不得惜花之人又有何用?匆匆百年,亦不过黄土一胚,肚子凋零罢了。”

    说着,清亮的眸子在苏默脸上一转,脸上露出黯然之色。那自伤自怜之意,直让人恨不得将其立即揽入怀中,轻怜蜜爱一番才好。

    苏默暗叫厉害,悄悄的轻咬一下舌尖,迫使自己平静下来。这女子一旦脱离了桎梏,竟似将一直以来掩藏的所有魅惑尽数发散了出来,竟是一举一动都夺人心魄,令人不能自已。

    尤其是此刻这种轻嗔薄怨,愈发将这种魅惑更盛了三分,苏老师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住人形,自己都把自己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只是对于美人儿话中隐含的幽怨,一时半会儿的却是不好应对,只得摸着鼻子干笑两声不搭腔。

    见他不接茬儿,妙芸眼中的幽怨更盛,微微坐正身子,重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淡泊宁静,两根葱管儿般的玉指拈起酒盏,微微一敬,正色道:“今日得脱苦海,全赖讷言之力。如今讷言远去在即,略备薄酒一盏践行,但愿此番君去,能平安顺利,万事如意。”说罢,将酒盏就唇,粉颈轻扬,已是将那盏中酒一饮而尽。

    许是饮的急了些,白玉也似的两颊顿时腾起一片红晕,恰如胭脂湮入了水中,愈增了三分艳色。

    苏默似是看的痴了,定定的看着她,一瞬不瞬,连酒盏都忘了端了。

    旁边跟着进来的小丫头簟儿看的噗嗤笑了出来,却又赶忙抬手捂住嘴巴,粉袖半掩之际,两只乌黑的大眼睛骨溜溜一转,随即又化作两弯弯月,肩膀也微微的一抖一抖的。

    苏默宛若突然被惊醒一般,苦笑着摇摇头,对小丫头无奈的摊摊手叹道:“想笑就笑吧,又何必挡的那么辛苦。面对着你家小姐这般美人儿,便是佛祖也要动了凡心吧。也就是哥哥我了,至少还能心动身不动,可不知有让人佩服,小丫头还不赶紧崇拜下我。”

    他这话前半段夸的妙芸,直让妙芸和簟儿一个娇羞一个欢喜,但后半段猛然转为了自卖自夸,那毫不脸红的无节操无下限,顿时又让二女瞪大了美眸,相对无言。

    小丫头涨红了小脸儿,半响才无奈的讷讷道:“公子,不可亵渎佛祖,不然佛祖会怪罪的。”

    哈,苏默打了个哈哈,耸耸肩无所谓的道:“好吧好吧,看在我家小簟儿的份上,咱们不招惹他。”

    这话说的顽皮,又惹得簟儿咯咯笑了起来。妙芸也是莞尔,嗔怪的白了他一眼,目光却瞄向那杯酒,佯怒道:“休偷懒耍滑,这送行酒怎的还不喝。”

    苏默啊了一声,做恍然状,伸手将那杯酒端了起来,将要举到唇边,却忽然又顿住,轻轻吸了吸鼻子,侧头道:“这是什么酒,竟似带着股花香味儿。”

    妙芸笑而不语,旁边簟儿抢着道:“这是桂花酒,是我家小姐前些时候亲自取了才开的桂花,费了好些功夫酿的。除了公子外,可从不曾给别个尝过呢。”

    哦?苏默挑了挑眉,目光移向妙芸,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气儿,却并不说话。

    他这忽然不说话,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簟儿一时有些茫然,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终是苦恼的抓抓丫髻,皱着小脸儿退到一旁。心中又是自卑又是难过。

    是不是自己又说错了什么话了?不然怎么苏公子和小姐都突然不说话了?唉,自己终究不过是个小丫鬟,又没见识,干嘛总是忍不住想和他多说说话?却终是多说多错,甚至连错在哪儿都不知,这般蠢笨,真是没救了。

    这般想着,心中那个朦朦胧胧的念头终是淡了,却不可自抑的有种莫名的难过升起,仿佛忽然有什么最珍贵的东西将要远去,再也寻不回来了。

    “为何这么看着我?”三人都不说话,沉默中,终是妙芸先吃不住劲儿,下意识的将臻首偏转一旁,贝齿咬着红唇轻声嗔道。

    苏默仍是定定的看着她,眼中神色变幻,复杂难测。良久,轻声一叹:“真要我喝吗?”

    这话声极轻,也极平静,但落到妙芸耳中却让她猛的轻颤了一下,藏在袖中的手也是下意识的猛攥了一下。但是不过片刻,便又恢复平静,努力将呼吸平稳着,笑道:“这可是践行酒呢,奴可是先干为敬了,那讷言要不要喝呢?”

    苏默脸上笑容渐渐收敛,眼皮垂了下来,静静的注视着手中的酒盏不语。

    妙芸眼中闪过一抹慌张,挺翘的鼻尖上不知何时竟沁出几滴细汗,显示了她此刻的心中,绝对不如表面上那般平静。

    簟儿却是愈发迷茫了起来,左右看看两人,终是又再难过的低下头去,小脸儿上黯然之色更重。

    “为什么?”寂静中,苏默忽然开声,淡淡的道。语气平静无波,连一丝波澜都不兴。

    妙芸眼中的慌乱更甚,两手不觉中都搅在了一起,强笑道:“什什么?”

    苏默缓缓放下手中杯子,抬起头看着她,又道:“为什么?”

    妙芸眼神儿飘忽,脸上红晕不再,代之而起的却是一片苍白,左右支吾不过,不由佯怒道:“讷言好没道理,说话没头没脑的,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的,哪有恁多为什么。你帮我那么多,今又离别在即,区区践行而已,何来什么为什么。莫非你还还怕我下毒不成?”

    苏默眼神复杂的看着她,直到妙芸的慌乱已经再难掩饰了,这才点点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明闲人》,方便以后阅读大明闲人第395章:纤纤素手送无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明闲人第395章:纤纤素手送无常并对大明闲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