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闲人

第385章:鬼枪天降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大篷车 本章:第385章:鬼枪天降

    闯人圣地,挖坟掘墓,盗人尸骨,这得是特么多疯狂才能干出来的事儿?

    怪不得这帮越人跟了疯似的突然攻击县城,这事儿换谁也绝不肯善罢甘休啊。

    “完了,完了……”刘通面色惨然,身子软,栽进椅子里,嘴中喃喃嘟囔道。

    他早些年来过这东南之地,对本地的了解远王义等人,甚至比安吉县令都要了解的更多些。

    越人对于祖先极其尊崇,被人挖了祖坟那可真是绝对能彻底疯了的。更不用说还牵扯到他们供奉的蚕神了。他们定会杀死所有的汉人,除非是有奇迹出现,否则的话,只怕从今日起,整个东南都要彻底大乱了。

    王义两眼泛红,急剧的喘息着,忽然猛的上前薅住安吉县令的衣襟,咬牙道:“人,所有的人,把你县衙里所有的人都动起来。官、吏、皂、隶,三班衙役,全部!都给我顶上去!给兵马司、卫所信,让他们带兵过来平叛!”

    安吉县令被他薅的快要脚尖离地了,但面上却出奇的没有任何惧怕之色了,如同失去了灵魂般的木然道:“没了,没有人了,能跑的早跑光了。兵马司?卫所?呵呵,呵呵,离着这里足有十里,谁能冲出去?别费事儿了,等死吧。我们全都会死,都会死的……”

    他喃喃的说着,显然彻底绝了念头。王义牙齿都咬出血来,粗重的鼻息重重的喷在他脸上,死死的瞪着他。半响,猛地大吼声,两膀较力,将他狠狠的推倒在地。

    锵的声拔出腰刀来,怒吼道:“老子活劈了你!”言罢,纵步上前,便要手起刀落。

    “我去吧。”忽然,个沉静的声音响起,让他跃起的身子僵,扭头看去,徐缙始终沉稳的面庞出现在眼帘中。

    “给我准备匹快马,我去找救兵来。”徐缙淡淡的看了他眼,扭头看着地上失魂落魄的安吉县令道。

    “至于你们,现在不是闹内讧的时候,且尽切手段守住这里再说。刘公公,还请你坐镇指挥,尽量拖延些时间。王档头,你带着东厂的人保护好刘公公,居中策应。哪里顶不住就支援哪里。现在慌乱恐惧除了加快大伙儿的死亡,再无半分益处。”

    他沉稳的声音有条不紊的吩咐着,在这片惊慌中,顿时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心中安定了下来。

    “对对对,咱们听徐统领的,都听徐统领安排。徐统领乃是定国公他老人家身边的人,定能杀出去带来救兵。”刘通蹭的从椅子中跳了起来,激动的尖声叫道。

    这刻,徐缙俨然他们最后能抓住的根稻草了。便是坐倒在地的安吉县令,都露出几分期寄之色。挣扎着爬起身来,跌跌撞撞的亲自去安排马匹等物。

    王义眼神中的疯狂渐渐消散,喘着粗气直直的看了他会儿,才缓缓的点点头,躬身礼后,去召集东厂的番子。

    这几人来时,都带了些随从。人数虽不多,但无论是刘通身边的大内侍卫,还是徐缙身边的定国公家丁,比之安吉县这些衙役捕快又要强上许多。虽不能杀出去与数百上千的越人颉颃,但若只是拼死守住县衙,还是完全能抵抗阵的。

    半盏茶功夫后,县衙侧门悄悄打开道缝儿,声马儿的嘶鸣声响起,徐缙手提条长槊,大喝声冲了出去。只不过片刻之间,远处便传来阵阵的厮杀怒吼之声,然后渐渐远去。

    县衙外的某处,那帮兜帽黑衣人静静的看着,领头的钰公子嘴角勾起抹狞笑,低声喃喃道:“晚了,晚了,就算你们能招来救兵又如何?这东南之地,终是要乱了,嘿嘿,嘿嘿。”

    言罢,转头看向身边人冷声道:“咱们的人回来了吗?大戏上演了,咱们也该功成身退了。”

    那人躬身应道:“是,已经安然返回了。那个义庄的人怎么办?要并带走吗?”

    钰公子微蹙眉,哼道:“带那个累赘作甚,他没用了,杀了。”他语声淡淡的,似乎条人命在他嘴里,便如随意杀死只鸡般的平常,毫无半分起伏。

    那人迟疑了,进言道:“可是据咱们探明,另外还有帮人没出手,是不是再等等?”

    钰公子不屑的冷然笑,转身而走,边走边道:“没那个必要。咱们只是要这东南乱起来,谁达成的并不重要。再说了,你以为这种情况下,他们能脱得了身吗?”

    那人省悟,不再多言,躬身应是。才待转身,不经意的目光扫过不远处的混乱,猛的睁大了眼睛。失声叫道:“公子,快看!”

    走出了几步的钰公子愣,下意识的停步转身,只是身子将转未转之际,耳中已被阵奇异的声音充斥。

    呜——

    天空中道乌光划过,如同斩破空间般,带着惨厉的音啸排空而至。

    轰!

    声巨响炸起,乌光曳空而落,在混乱的人群中的某处落下,带起片的尘土飞扬。

    漫天飞扬之中,杆黑黝黝的大枪直直插入土中半尺有余。强大的力道余波下,丈许长的枪尾兀自剧烈的震颤着,出阵奇异的啸声。

    哗楞楞——,随着枪尾的震颤,缠绕在枪尾上的块牌子不停的摆动着,出阵阵的金铁交鸣之音。

    场中所有人都被这突兀的变化吸引,不由的同时停下手来。便是那些暴怒疯狂的越人,也在这刻诡异的安静下来,齐齐望向那杆大枪上挂着的牌子,脸上露出震惊恐惧之色。

    牌子仍在摇摆不定的响着,四四方方的,却分成黑白二色。隐约间,可见牌子上座耸入云端的高塔,四周雾气氤氲,随着牌子的摆动,如同活转过来也似,流幻不定。

    越人们仰头看着,忽然不知是谁,第个对着那大枪噗通跪倒,五体伏地,瑟瑟抖。

    然后,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个又个,片又片,眨眼间,方才还亡命厮杀的越人如同浪潮般伏下,霎时间跪满了目所能及的所有地方。整个县城,刚刚还震天介的厮杀怒吼之声,不过须臾间便诡异的安静下来。除了些受伤未死者的哀嚎*,便唯有越人们连成片的低声呢喃之音。

    那呢喃中带着说不出的虔诚和畏惧,又似带着某种奇特的韵律,成波状急的向外蔓延,不过片刻间便漫布了整个天地。

    钰公子眼神急遽的猛缩起来,霎时间聚成针尖般,兜帽下的脸上再也不见丝毫血色,代之而起的是深深的震惊和恐惧。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出现?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他低声的失神呢喃着,语声中带着颤音儿,显示出内心中极大的震怖。

    “公子……”旁边黑衣人也在微微抖颤着,忍不住出声低呼道。

    “走,快走!刻也不要停!”钰公子猛省过来,伏下身子急的向后退着,蛇伏鼠偃着,同时低声急急的吩咐道。

    众黑衣兜帽者毫不犹豫的齐齐而动,个个如灵猫也似跟上,只眨眼间便影踪渺渺。有风吹过,砂石哗啦啦滚动,很快便将切痕迹掩去不见,便似这里从无人来过般。

    县城里,越人们呢喃之声慢慢停歇下来,然后在些头人的带领下,恭敬的对着那杆突兀而来的大枪行礼,然后默默的向后跪伏几步,这才起身唿哨声,纷纷奔窜而去,远远的消失于群山之中。

    约莫顿饭功夫,整个安吉县中,竟再也不见半个越人的踪影。这些越人来的突然,走的却更加突然。若不是街中到处都是喷溅的血迹和短刃残剑,以及零落的尸体和尚在哀嚎的伤者,直让人会以为之前切都只是短暂的幻象。

    县衙中,刘通、王义等人面面相觑,被眼前突然生的幕震惊的呆若木鸡。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原本以为的场弥天大祸,就这么极其诡异的戛然而止了。

    那杆枪,那块黑白色的牌子是什么东西?又为什么忽然在此刻出现?越人们又为何对其恁般畏惧臣服,竟然连圣地被闯、尸骨被盗这种奇耻大辱都能忍了?

    这切的切,无不充斥着说不出的诡谲莫名。

    刘通颤颤的哆嗦着,惊恐的觑了眼那杆仍插在街中的大枪,随即又如同被火烫着般赶紧收回目光,咽了口唾沫转向仍自张大了嘴巴的安吉县令道:“那……那究竟是什么?”

    安吉县令茫然,下意识的抬头去看,却忽然面色急遽的大变,失声惊呼起来。

    刘通和王义吓的差点蹦起来,齐齐循声看去,眼看去也是不由的尖叫起来。

    街心中,空空如也。方才那杆如同神魔般的大枪,便在转眼之间,竟毫无声息的不见了。

    几人面色惨白,浑身不可自抑的颤抖着,股寒气瞬间自心底升起,霎时间便传遍了全身。

    “鬼……嘚嘚……鬼……”安吉县令牙齿剧烈的打架,惊恐的叫道,然而句话未说完,便两眼翻晕了过去。

    县衙里,衙门外,所有人都如同被无形的大手扼住了喉咙,没有任何个人敢出丝声响。

    这刻,整个县城,如同死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明闲人》,方便以后阅读大明闲人第385章:鬼枪天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明闲人第385章:鬼枪天降并对大明闲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